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空间?

弃女初修仙 第3章空间?

作者:若水听风 小说:弃女初修仙 更新时间:2022-07-22 19:34:00
“你们和那孽种说这么多干什么?还不赶快将手给拉一直这样!”大舅妈面色面目狰狞。原本她都不的吧的,要也不是听见村子里议论纷纷,自己一家人还得在这里再次生活一直这样,怕被戳脊梁骨。啊恨严禁将这死老太婆扔到山顶让乌鸦给叼了去。“你还不放开手是也不是?看老娘不被打死本来她都不想来的,要不是听到村子里议论纷纷,自己一家人还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怕被戳脊梁骨。真是恨不得将这死老太婆扔到山顶让乌鸦给叼了去。。...

弃女初修仙

推荐指数:10分

《弃女初修仙》在线阅读

“你们和那野种说这么多干什么?还不赶紧将手给拉下来!”大舅妈面色狰狞。

本来她都不想来的,要不是听到村子里议论纷纷,自己一家人还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怕被戳脊梁骨。真是恨不得将这死老太婆扔到山顶让乌鸦给叼了去。

“你还不放手是不是?看老娘不打死你个野种!”

大舅妈没有上几天学,一口一个野种的叫着,眼睛余光看到门口处放着一把铁铲,抄起铁铲就对着夏初雪的手敲了过去。

锋利的铁铲头将她的手背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口子,鲜血涌了出来,却丝毫不在意,手指还在紧紧的抠着,十个指甲都抠出了鲜血。

实在没有办法,三个舅母全部都一起上,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给掰了下来。

“滚开!”

身体被大舅母使劲往后一推,可能是用力过猛的原因,她的头狠狠的磕在墙角,血水顺着额头脸颊滴到了脖子处,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玉佩正在缓缓吸收着已经到胸口处的鲜血,血越多,它本身散发的光芒就越亮。

幸好现在是大白天,强烈的阳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没有谁会发现胸口处那点光亮。

夏初雪被磕了头,脑袋一片昏暗,意识还清醒没有完全昏睡,便听到惊呼声和喝骂声。

“大嫂,下手是不是有点重了?小野种固然可气,但要真摔出个什么好歹来,我们还要花钱不是?”

“哼!这贼丫头的命可硬着呢,不用管她,死不了!”

大舅母狠狠的瞪了一眼已经晕倒的夏初雪,看到额头还在汩汩的流着鲜血,显然还有些心虚。

“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走到旁边的草丛里,随便摘下一颗止血的草药,咬碎了敷在上面,然后撕下她衣服的裙摆包扎在头上。

“呸,你想死,老娘还不想给你做垫背呢!俺没有上几天学,但杀人偿命的道理还是知道的,好啦好啦,赶紧走,这一天天的,什么时候是个头?”

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夏老大家媳妇是出了名的彪悍?所以下面两个妯娌也不敢太过反驳大嫂的决定。

还是夏老三趁着还没有离开的空档,将人给抱到屋子那唯一的床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夏初雪才悠悠转醒,四周一片昏暗。

月光透过破烂的窗户洒到床上,使她苍白的脸色更雪白如鬼。

这张床正是外婆死前睡的床,也是家里的唯一一张,她紧紧缩在床上怀抱被角,双目失神的朝着桌子望去。

眼神中充满了怀恋,曾经在桌子上吃饭的一幕幕袭上心头,眼泪又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想起外婆临终前说的话,夏初雪深吸一口气,强自打起精神想要去洗把脸。

可刚站起身,就感觉头重脚轻一下子摔在床角的地上,低头想要用手撑着身子站起来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发现脖子处的异样。

就是外婆给自己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此时正在发幽绿色的光芒,神秘而诡异。

“外…外婆?是你吗?是你显灵了吗?”

可能是时间长没有说话的原因,她的声音嘶哑而难听,早已没了之前的那种婉转动听。

如干柴般枯黄的头发乱蓬蓬的,散落几缕在胸口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本发丝上的鲜血竟然奇异的消失了。

下巴以下的位置一片干净。

不过夏初雪并没有考虑那些,思绪都被这小小发光的玉佩给吸引住了。

将玉佩从脖子处拿下来,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半天不得其解。

“外婆,你还舍不得我对不对?所以才留下这个东西陪着我!”

屋子很破旧,除了一张床,一个破旧的连门都快要掉的衣柜,就只剩下了一张四方形的桌子,桌子还缺了个角,下面有两个小凳子,一看就是用木板随意定的。

今天是月圆之夜,明亮的月光洒下,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银装,外面树影婆娑,风一吹,发出沙沙的声响。

到处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阴森。

可是她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害怕,反而能够和外婆有一丝联系而感到窃喜。

突然!不知从哪里吹过一阵阴风,手中的玉佩光芒大放,刺目而耀眼。

夏初雪的眼睛刚好对着玉佩,被突然出现的万丈光芒给刺的生疼,下意识抬手将眼睛给遮住,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感觉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难受,这才慢慢将手拿下。

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景色,差点惊呼出声,心脏砰砰乱跳。

刚才的黑夜对于自己来说没有丝毫害怕,可是现在却吓的双腿发软。

“我…该不是在做梦吧?”

说完这句话,眼睛一闭倒在地上,心里不住的默念。

做梦,肯定是在做梦,没事,等会睡醒觉就好了。

可是过了老半天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还是如刚才一样没有变化。

“天哪,这…这是哪里?”

这里就像一片世外桃源,处处透着梦幻与不真实。

这里没有太阳光线却很明亮,脚下的土地是紫金色的,不远处有一汪清泉和一个竹屋。

周围朦朦胧胧的,被半液态和半固态的什么围住,就像半透明的墙壁,白中泛灰。

清泉里泉水涌动,周围岸上一米的地方铺的是圆润的石头,那可不是普通的鹅卵石,而是各种颜色,晶莹剔透的玉石。

那颜色明亮的程度似乎和外界那种玉有很大的不同,却又形容不出那不同之处,只是感觉不一样。

清泉中水流涌动的方向正是朦胧墙壁的另一端,好像这汪清泉只显示出来一部分而已。

除此之外,这空间里就只剩下一颗幼儿手臂粗的小树苗,高约两米,四根分出来的树杈上挂满了翠绿色的嫩叶,叶片成叠状,就像花儿一片一片朝外张开,若不是每一朵朝外张开的叶片围绕的中心有隐约可见的黄色小花,还以为那一朵一朵的绿色叶片就是花呢!

它独自孤零零的伫立在这方天地之间,无风而动。

“这是什么地方?我来到了仙境?还是仍然在做梦?又或者已经死了?”要不然这片空间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等等!

空间?这…这该不会是故事里才会出现的空间吧?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夏初雪猛然摇头否定。

呵呵,外婆去世,连自己的脑袋也跟着去世了吗?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世界上根本不会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