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师门水深,该如何把握?
乌泱泱的人群,三三两两地站满了问天宗下。而宗门大殿,掌门、长老,也都一齐行动中出来。收徒弟大会,可不而已那些慕名而至而至的凡俗的事情,宗门,是要作出该有的准备的。例如说这时穆紫的师尊破天道人,正让穆紫帮着梳着他的雪白长发。“哎哟。”穆紫心不在焉,而宗门大殿,掌门、长老,也都齐齐行动起来。。...

乌泱泱的人群,三三两两地站满了问天宗下。

而宗门大殿,掌门、长老,也都齐齐行动起来。

收徒大会,可不只是那些慕名而来的凡俗的事情,宗门,也是要做出应有的准备的。

比如说此时穆紫的师尊破天道人,正让穆紫帮忙梳着他的雪白长发。

“哎哟。”

穆紫心不在焉,手一快,就听到老者一声痛叫。

“丫头,突破不了也不打紧,可别把师尊的头发给拔掉喽。”老者声音慢慢的。

穆紫吐了吐舌头,认真梳理起来。

自家师尊叫个破天道人这么霸气的名字,可平日里行动举止都和蔼可亲,行动也慢慢的,好像个凡人老大爷一般,倒真有些奇怪。

不过想着可能对方性格如此,她也就只当是自然。

这么善解人意的大人物,可不多见了。

问天宗一个大门派,又属他们玉虚宫地位最高,收徒都收精品,足可见破天道人的地位。而一般修为高强、地位尊崇的大人物,哪个能没点古怪脾气。

说一不二,惟我独尊,那都是基本操作。

穆紫都不理解自己何德何能遇上这么个神仙师尊。

毕竟另一个弟子,师兄萧逸尘,那可是妥妥的天才,只比她早入门两年,现在都已经入了筑基境界了。

想着想着,她好似想起了什么,道:“师尊,其实我已经突破了。”

“突破了?”老者有少许的愕然,“我都未曾感应到你身上有半分突破之后的灵气波动。”

他缓缓摇了摇头:“小紫啊,都说了不急,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慢慢来,时间长着呢。你可不必开玩笑来宽慰我老头子的心。”

一旁,听见这话的萧逸尘满脑子黑线。

五年?十年?

师尊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其他出师的弟子都说,师尊曾经是个凌厉无比,要求严格的名师,怎么如今到自己这里,竟成了这副模样。

想到这,他不禁心头有丝丝的火起。

【萧逸尘,厌恶值+3.】

穆紫:“???”

我又做什么了?

这师门水深,叫我如何把握?

正思考间,破天道人起身,穿上长袍,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发髻和胡须,莫名透出一股威严来。

“走吧,咱们,也出去见见。”

“是。”

“是。”

二人纷纷点头。

行至屋外,一望无际的碧空,还有高大的山峦,阳光直射,带出层叠的阴影。

玉虚宫正是在一矮峰之上。

破天道人招一招手,身旁的一片落叶便飘落到三人的身下,然后不断变大。

嗖。

三人破空而去。

幽幽长空,仙法如此让人惊叹。

“这景色,真不错。”穆紫感慨,飞行的经历,她也是极少有的。

“哼,突破筑基,便有了御物飞行的能力。”萧逸尘毫不吝啬地打击道。

他已经筑基,显然早早就能自己飞了。

不一会,一座高耸的大殿在云雾中显现,侧边蔓延出去的,是一条通向山下的连绵石阶。

刚一飞到,就看到前边宽阔的广场上,有不少杂役在洒扫。

破天道人带着二人往室内而去。

穆紫缩了缩脑袋,虽然自己这回突破了,但炼气期一层,也就是个小菜鸟,一定要苟住了。

进入大殿,三三两两的白胡子老头都已经聚在其中,看到有人进来,有的扭过头,打着招呼,有的则是不闻不问,自顾自地谈论。

“唉,最近药材药性不够,聚气丹的功效越来越低了,得想个办法改进才行啊。”

“嗯嗯……”

穆紫看到一个头上长着草芽子的老头身边围着一群人,似乎有点不一般。

三人继续往前,有个背着大剑的男人迎了上来,对着破天道人道:“师尊。”

“是小铁啊,咱们也好久不见了。”破天道人笑道。

“弟子本该多多来看望师尊的。”中年男人似有些歉意。

“无妨,无妨。”

石铁点了点头,看向老者身旁的穆紫与萧逸尘二人,道:“这是师尊新近收的两位弟子吧。”

“见过师兄。”萧逸尘略带恭敬道。

师兄?

穆紫倒是不认识,不过她也跟着行了一礼。

看模样,对方似乎是师尊以前的弟子。

她自从到宗门,很少与旁人接触,对这些人物也不怎么熟悉。

“第一次见二位师弟师妹,我这当师兄的也没什么好东西,这点小东西,你们收下吧。”男人确实不知道这些,笑着点了点头,抚了抚手,掌间便分别出现两样东西。

在萧逸尘面前的,是暗银色的块状物,而穆紫眼前的,则是一只鸟雀,眼神灵动,蹦跶两下,歪着脑袋看向穆紫。

“这鸟雀带了一丝火性天赋,并且颇有灵性,既可解闷,也能做些送信之类的小活,便送给小师妹吧。”

说着,小鸟便跳到了穆紫的肩头,打出一个嗝,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火星子的味道。

而萧逸尘那边,却是眼神一凝,不敢去接。

“师兄,这……是玄铁吧,太珍贵了。”萧逸尘摇了摇头。

破天道人倒是一点没客气:“你石铁师兄让你拿,你就拿着,甭客气。”

那男人也是点头:“嗯,你已入筑基,又修剑,正是需要它的时候。”

“既然这样,那师弟就却之不恭了。”萧逸尘拱了拱手道。

见此,石铁满意点头。

那块石头闪着暗沉又银亮的光芒,就算是没怎么炼化,都能看出许多不凡来,好似精美的玉石较之普通的山野石块,高下立判。

“哼,不过就是石头一块,还不是个死物。”看了看那石头,穆紫暗自嘟囔,好坏她也是分得出的,想想,那石头应该比自己的这是小鸟珍贵不少,不免心中有些比较起来。

谁知此时,萧逸尘的视线,似乎正好不经意间从她身上扫过,旋即又轻描淡写地挪开。

“可恶,他看什么看,难不成是鄙视我!!”穆紫暗暗捏住了拳头。

“好了,你快去忙吧,既然待在宗门,日后总有相见的时候。”老者抚了抚胡须,对着男人道。

“是,师尊。”石铁行礼离去。

“宗主。”破天道人领着二人走到主座上,一个宽袍大袖的人物站在那,面上戴了一张青铜质地的面具,让人看不清具体的面貌。

“宗主好。”两人也跟着喊道。

萧逸尘的情况穆紫不知道,她自己是对宗主也是不熟的,修仙独门独院,而且她的实力低下,更是没有出去交流的底气,因此,大多时间,要么一个人待着,要么跟破天道人做些琐事,或与杂役干点其他活计。

此时在这大殿里,穆紫低头行礼,感觉有点压抑,眼睛稍稍抬起,谁知那宗主好似也在看她,很快就挪开视线,挥了挥手,示意几人到一旁落座。

穆紫稍微懵了下,也只当是错觉。

眼下现场忙碌,她反倒有点感叹。

其实收徒大会,长老们也不轻松,诚然那些新来的弟子紧张地要死,但是他们这些人物,也得陪着许久,等结束了才离开,修为差点的话,肯定累得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