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第一章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小说: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更新时间:2021-09-15 06:09:53
   玉莲出车祸,成了植物人。   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而玉莲睁眼后,发现自己成植物人...

   玉莲出车祸,成了植物人。

   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而玉莲睁眼后,发现自己成植物人躺在床上。她灵魂出窍了!

   所有人,包括外婆都看不到她。

   三年来,玉莲跟在外婆身边。看着她每天出去行善,为人算命。

   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消瘦的身体,一年比一年苍白的脸孔,只能干着急。

    最后,外婆还是在玉莲之前走了。被村里族亲接回老家安葬,玉莲也跟着去。

   头七那天晚上,正好是血月。在墓地旁守了七天的玉莲,抬头看着慢慢变红的月亮,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在玉莲灵魂消失的同时,医院里玉莲的心跳也停止了。护士医生赶来抢救,可最后还是没抢救成功。

   塘顾村,分上下村,一共有四百多户。是个大村来的,有一千多人。

   下顾村,一间有些年代破损的二进房。屋里屋外,窗户上,都贴满双喜字。

   院子里,摆着两张八仙台,桌上满满一桌吃食,坐满了人。大家边吃,边聊着。

   而院子角落处,也坐着几个妇女,正在磕着瓜子,聊八卦。而来了几天的玉莲,就在她们身旁听。

   八娘看向桌子的主人家,低声和几个姐妹说,“我刚进去看了一眼,要不是旁边站着人,我都看漏眼了。”

   “两个新娘子,穿的嫁衣,红头巾都是一样的。我都看不出那个是哪个。幸好是分在两个房间出嫁,要不还真怕混了。”

   这事挂婶是知道内情的,她说,“这嫁衣,我听说玉莲本来,是要穿她外祖母当年穿的。”

   “可大妹不同意,说两姐妹,就得穿一样的嫁衣,要不别人认为她们姐妹不和。”

   想到前些日子,顾玉莲拿出来晒的嫁衣,挂婶很是羡慕。

   她吐出嘴里的瓜子壳,回想道,“玉莲那套嫁衣,我见过。”

   “很美,颜色鲜艳夺目,绣的还是龙凤呈祥。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美的嫁衣。”

    这一听,人精的杰婶立马听出了问题来了。根据她对顾大妹的了解,这肯定是顾大妹嫉妒了。

   她说,“我看啊,大妹怕是眼红了玉莲的嫁衣。所以才会要求,穿一样的嫁衣出嫁。”

   作为顾大妹邻居的梅嫂,可是见证过很多次,顾大妹两姐妹怎么欺负顾玉莲三姐弟的。那可真的是把人当乞丐似的欺负,辱骂。

    而且,作为亲娘的胡英丽见了,也是视而不见的。作为继父的顾水牛,更加是当顾玉莲三姐弟是透明的。

    她看向桌上被人围着祝贺,笑眯眯的顾水牛,心里是不屑的,冷呵呵道,“可不是。别人不知道,我们这些左邻右舍谁不知道。”

   “往日,大妹可是使劲的欺负人。出嫁这么大的事,哪能让玉莲压她一头。也算他们有点良心,没有抢了人的嫁衣去穿。”

   挂婶是很同情顾玉莲三姐弟的,她叹气,“要说玉莲也是可怜!”

   “幸好,海家并没有嫌弃她。要不这孩子,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过。”

   一个村的人,爱打听八卦的杰婶对上顾村的事也是有些了解的。对顾玉莲家的事,也听人说过。

   “傻人有傻福。玉莲虽然是个傻的,可海家重承诺,不怕会亏待玉莲。”

   “这海家确实是好。当初玉莲爹走了,海家可是第一时间就说把人接回海家。是玉莲不愿意离开,这才跟着她娘改嫁过来的。”

    说到胡英丽这个亲娘,八娘是不喜欢她的,觉得她对顾玉莲几姐弟太冷漠了。

    “我去玉莲房间的时候,除了她弟弟妹妹在,就没一个人。我问了玉豪,说是她娘一直待在大妹那边,没来过。”

    说到胡英丽,梅嫂也不待见她,“玉莲她娘,说真的,她对玉莲这几个孩子,太无情了。”

    “以前,我就以为这人自私一些。可没想到,这人对自己的亲闺女,也那么的冷漠。”

   挂婶看了一眼放嫁妆的方向,压低声音和几个姐妹道,“我去看了那嫁妆。玉莲都是海家给的,充当嫁妆,这边可是没出一样嫁妆。”

   闻言,八娘几人吃惊,“顾水牛不是说,两个闺女一视同仁,这嫁妆给的也一样?”

   梅嫂嗤笑,语气不屑道,“他这个人多精,怎么舍得给一个没血缘的继女嫁妆。尤其这就是个傻的,不能回报他。”

    知道一些内情的杰婶,真心替顾玉莲感到气愤,“可真不是个东西!”

“当初他娶胡英丽的时候,可是拿了玉莲店子的租金,还说会把人当亲闺女。”

    三双眼睛震惊的看着说漏嘴的杰婶,挂婶急问,“店子?租金?这是怎么一回事?”

    顾水牛都做得出违背良心的事,杰婶也没瞒着。

她说,“我有一位族妹是嫁在上顾村的,对玉莲家的事知道得清楚。”

“当初顾水牛可说了,他会替玉莲收了城里店铺五年的租金。等玉莲出嫁,还给她做嫁妆。”

“这店,是玉莲亲爹在玉莲出生的时候,送给她的百日礼物。”

“五年前,被胡英丽租了出去。人一次性给了五年的租金,都让胡英丽给了顾水牛。”

    八娘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从对方眼里看出,大家都不知道这事。

梅嫂晦气的朝顾水生方向吐口水,“这事,我怎的都没听说过。真要是这样,那这个顾水牛,可真的不是个东西。”

    挂婶也是气愤不已,觉得顾水生太不要脸了,“可不是。拿了人家的钱放进自己的袋子里,可做的事,却没一件事是人做的。真是个黑心肝!”

八娘想到一件事,惊道,“你们说,大妹的嫁妆。会不会是那玉莲店铺租金买的。”

闻言,杰婶她们都觉得很有可能。当下,都低声唾骂顾水生一家。

   一旁吃瓜的玉莲,没想到会听到这么有用消息。当下,她也替顾玉莲感到不值,气愤。

这顾水牛,也太不要脸了!

占了人的钱财不说,还欺负人,辱骂打人。重点是,钱财到手,在外名声也挣,可做的事实在恶毒。

真是太可恶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