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无耻长老

仙本纯良 第二章 无耻长老

作者:正月初四 小说:仙本纯良 更新时间:2021-09-15
“你终于来了,今天竟然晚了半柱香的时间,该不会是从御道上面滚下去了吧。”一个有些冷清的男童声音传了过来,金飞瑶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她的面前站了个七八岁的男孩,炼气初期...

仙本纯良

推荐指数:10分

《仙本纯良》在线阅读

“你终于来了,今天竟然晚了半柱香的时间,该不会是从御道上面滚下去了吧。”一个有些冷清的男童声音传了过来,金飞瑶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

她的面前站了个七八岁的男孩,炼气初期的修为,穿着一身藏青色的侍者服,背着双手,下巴微抬,摆出一副世家公子哥不待见下人的神情。只可惜长得虫不吃,狗不啃的,富贵逼人的气势没有,到多了几分恶奴的丑态。

这家伙叫丁德佑,是云风真人家族中送来的,听说是云风真人的什么八大姨的重重孙,也算是沾着边的家族之人。小小年龄不学好,行事和那刘雪曼有一拼,果然是什么师傅教出什么徒弟。

金飞瑶笑了笑有些歉意地说道:“师弟,刚才有两头长灵羊打了起来,所以来晚了一会,不过应该还没到时间吧。”

“再不准备,真人可就要等了,赶快走吧。”丁德佑不耐烦地瞅了她一眼,一甩手便往里面走去,金飞瑶背着木桶,赶快跟上他的脚步。

云叶宫是贴着落溪峰的山壁而建,分为前殿和后殿,前殿是处理事务和侍者的住处。后殿则是云风真人的住处,中间用了一道玉桥横空连接。

那浴池就修建在后殿的外面,一丈多宽的池子由白玉修筑。并没有围起来,只是非常有情调的种些青竹围住一边,可以边泡浴边欣赏落溪峰外的风景。

对于这个浴池,金飞瑶是十分的羡慕,如果晚上能在这里边泡澡,边看着星空喝点小酒,将是何等的快事。心中到是有打算,如果以后有了自己的洞府,一定要修建个露天浴池。却忘了自己是女儿身,这修了露天浴池,挡得严了看不见风景,不挡住可就是让别人看了风景。

池子中昨日的长灵羊奶早已清理干净,金飞瑶把木桶小心的放下,拿过一根被劈成两半的青竹。她把青竹一头放到木桶下方的出口处,一头担在浴池上方。拔掉出口处的木塞子,乳白色的羊奶就流淌出来,顺着青竹缓缓流到浴池中。

就看到丁德佑拿着一个彩花大瓷瓶过来,在木桶出口处接了一瓶羊奶放在旁边的石桌上。金飞瑶默默地瞅了一眼,那奶是最专门留出来给云风真人喝的,剩下的就是分给其它的侍者饮用。

丁德佑放好瓷瓶,就抱着双手立在一旁,好似在监视她,怕她偷东西一般。看着桶中的长灵羊奶快倒光,那水深只过膝的浴池也快装满,金飞瑶有些着急。云风真人怎么还不出来,已经有好几个月没遇见他了,总不会是躲着自己吧。

就在这时,后殿中传来响声,一行人向这边走了过来,金飞瑶心中松了一下,终于等到你了。

云风真人穿着一件宽松的八卦长袍,下摆露出了没穿裤子的小腿。明明都这么老了,腿毛竟然还是异常的茂密。他的身后跟着两名侍女,一名手中的托盘上放着些衣服和擦身的大块棉帕子,而另一名则是捧着些水果和酒壶。

看到金飞瑶还站在浴池边上,云风真人有些意外,稍微的一愣神就恢复了正常。他走到浴池边,对着向他行礼的金飞瑶说道:“这段时间你干的不错,我很满意。”

然后又丁德佑说道:“佑儿,你把紫晶葡萄给她拿一串,每天都要跑这里一趟,也是难为她了。”

丁德佑应了一声,从侍女们抬来的托盘上拿了一串最小的葡萄,递给了金飞瑶。接过晶莹剔透的葡萄,金飞瑶很是无语。虽然来之前她就有过心理准备,可没想到事情还是出乎她的意料,身为筑基期的修士,竟然想用一串葡萄就赖掉半年的奶钱。

想着自己故意晚了半柱香才来,就是为了堵住他讨要灵石,怎么可能被一串小葡萄就打发了。金飞瑶就欢喜地说道:“谢谢真人,这紫晶葡萄可得四块下品灵石才能买到一斤,我一直想吃就是买不起。”

然后她不顾丁德佑的白眼,盘腿坐在浴池边就开始大口吃起葡萄来,一点走人的意思也没有,就连扔在池子边上的木桶也不管了。

看到她不但不自觉,竟然就这样赖上了,云风真人心中有些不痛快。以我的身份,让你白送东西那是你的福气,还敢要钱,真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什么。虽说心中不爽,但是让他做出不给钱直接赶走人的事,他又丢不起这个脸。而付给金飞瑶灵石,那却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的事情。

云风真人在周围瞟了一圈,发现彩花瓷瓶边有个破了个口子的白玉碗。那口子是他几天前喝长灵羊奶时,不小心掉地上砸出的,而这碗是他从什么地方顺回来的,已经想不起来了。

他心中一动,伸手就把玉碗吸过来,然后和颜悦色地对金飞瑶说道:“这个玉碗是我的心爱之物,用它装长灵羊奶来喝,可以提高身体里的灵力。你是修体的,这个很适合你用,就赏给你了。”

金飞瑶有些怀疑的盯着那个碗沿缺了一块的白玉碗,总觉得那东西一点灵气也没有,和一般的法器根本不一样。可又觉得这种家伙好说也是筑基后期的修士,手头上应该不会有凡品吧。那碗到是每次来都放在那石桌上,缺口也是这几天才出现的,难说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想给自己。

看到金飞瑶愣在那,丁德佑皱着眉头很拽地说道:“愣着干什么,这可是好宝贝,真人赏给你可是便宜你了。”

犹豫了一下,金飞瑶接过那只碗,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一番,就见到云风真人挥挥手,不耐地驱赶着:“好了,你们先退下去吧。”

金飞瑶只得把玉碗放到怀中,收拾起木桶离开了云叶宫。

从落溪峰回来,金飞瑶回到自己在青野峰的住所。青野峰也是三峰门的地盘,但是却离内门比较远,山上长着大片的青草地,所以专门用来养殖食用的妖兽。金飞瑶的小木屋就在半山腰处,屋外的栅栏里圈养着五十来头长灵羊。

在云叶宫里浪费了不少时间,长灵羊早饿得在栅栏里面直叫唤。金飞瑶把木桶放在屋外,赶快拔起栅栏门上的插销,又从怀中掏出一块青色玉牌,对着长灵羊晃了晃,就向放牧地走去。

五十来头长灵羊很有序地依次从栅栏口走出来,跟在她的身后。金飞瑶手中拿的青色玉牌,叫兽行牌,上面画有红色的符纹,是最低级的控兽法器,可以控制温顺的妖兽一些行为。比如不离开兽行牌多远的范围,或是跟随此牌行走等一些简单的事情。

大家都有固定的放牧场地,所以金飞瑶直接领着长灵羊来到了一片斜坡上。她把兽行牌挂在一根早已插在土里许久的木棍上后,人就自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而长灵羊则自行散开,在四周吃起草来。

只要兽行牌挂在这里,这群长灵羊就只会在这五十亩的地界里活动,并不会四处乱跑。别的弟子养的妖兽也不会跑过界,来她这里吃草。只是这五十亩的青草地,就得金飞瑶花灵石买熟草粉来照顾,每十天不撒一回熟草粉,五十亩地里长的青草就不够这些羊吃。

趁着这个时候,金飞瑶把怀中的玉碗掏了出来,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琢磨了半天,怎么看这都是一只缺了口的普通玉碗。

难道被骗了?想到这里,她手中灵力涌出,向玉碗中探了进去。虽说她是修体的,但是并不是说就一点灵力也使不出来,怎么说金飞瑶也是个杂灵根,并不是灵力使不出来的伪灵根。

过了一会,只见金飞瑶站起来,突然将手中的玉碗猛的砸到地上,跳起来对着玉碗就是一阵猛踩。然后就叫到她发出悲愤的叫喊声,引来数头长灵羊,抬起头嚼着青草好奇的看着她。

“我被骗了,什么破宝贝,明明就是只普通的玉碗。这么有身份的人,竟然赖我十来块的灵石。我踩死你,踩死你,老混蛋。”金飞瑶边踩边骂,等骂够了,想想不划算,她又蹲下身把被踩到土里的玉碗给挖了出来。

就算不是什么法器,总算还是个玉碗,拿到城里去也能换点钱。虽然周围的城镇修士交易是用灵石,但是城中普通的百姓还是在用金银交易,只有和修炼有关的东西才会用灵石。想起自己的裤子上的补丁,正好去做条同色的裙子,省得在门派中领新的还得在花费灵石。

“什么时候可以把这种下人服换掉,实在太难看了。”想到这身灰色的外门弟子服,金飞瑶就觉得一阵不爽。虽然同是灰色,但是其它的女弟子都是配的长裙,只有自己领的是一身男装。

到现在一年了,金飞瑶也搞不清,当初管事的执事弟子为什么要给她一套男装。她可是穿着裙子入的山门,执事弟子总不会全是瞎子吧,难道因为自己是唯一的女体修,所以就给了她裤子,好让她穿着方便平日修炼?

抠掉玉碗上糊着的泥巴,金飞瑶把碗胡乱的塞进了腰上的小布袋中。看着无事,就准备坐下把早已记得熟烂的《聚力诀》在运行一遍,只当是巩固修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