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祖父的愤怒

仙本纯良 第四章 祖父的愤怒

作者:正月初四 小说:仙本纯良 更新时间:2021-09-15 10:25:14
金飞瑶咬了咬嘴唇,她没想到东叔竟然扔出了张二品烈火符,还好她反应及时,躲得快,只是被烧伤了腿。二品烈火符最少也得十块下品灵石才买得到,东叔的大手笔让金飞瑶有些震惊。看来祖...

仙本纯良

推荐指数:10分

《仙本纯良》在线阅读

金飞瑶咬了咬嘴唇,她没想到东叔竟然扔出了张二品烈火符,还好她反应及时,躲得快,只是被烧伤了腿。二品烈火符最少也得十块下品灵石才买得到,东叔的大手笔让金飞瑶有些震惊。

看来祖父是气得不轻啊,这样的东西也舍得拿出来。前年那地灵根的小堂弟去灵空派做内门弟子,祖父平日如此宠爱他,也只拿出了二百块下品灵石让他带去门中。金飞瑶非常不解,以祖父唯利是图的性格,一般不会做出这种败家的事,难道自己对他做的事,真让他这么上火?

这里还没想明白,东叔已经跟在消散的烈火后面冲了过来,拳头带起呼呼的响声迎面打来。金飞瑶躲闪不及,只得用双臂挡在身前,要硬接下这拳。

“住手。”

突然,只听到有人怒喝一声,三只冰棱就破空而来,深深地扎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硬生生挡下了东叔的攻击。

看到冰棱深深扎进石板五六寸,东叔捂着被冻住的拳头,脸色难看地望向来人。而金飞瑶则是松了口气,对着来人激动地喊道:“林师姐。”

上方的石梯上,站着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长得那是细润如脂,粉光若腻。身上的白裙无风自动,裙上的飘带轻柔地自行飘扬着,一只灵力所化的白蝶,带着闪闪亮光,环绕其身不停地上下飞舞。

她表情冷淡,站在上方傲视着他们,如同仙女下凡,一身的飘渺仙气。

东叔只是伪灵根,一时竟然看不出来人的修为。虽然知道此人穿的不是内门弟子服,但是那捉摸不透的气质,让东叔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林师姐秀眉微皱,冷声喝道:“你是何人,竟然在此公然伤害我派弟子,还毁我派山门,胆子到是不小。”

林师姐只是随便一喝,一股寒气便在周围漫开,而她的脚下,一层冰霜顺着石梯向四周漫延开来。

不等冰霜来到跟前,寒气就已经涌到东叔周围,他不敢耽搁,赶快向眼前的女子请罪道:“请仙子息怒,我是灵空派下的一个修仙家族,是受了族长之命来接我家小姐回去的,并不是来闹事。”

“接你家小姐?”林师姐瞅了他和金飞瑶一眼,怀疑地说道:“打成这样,也是一家人吗?我看你明明就是来此闹事的,休要狡辩。”

金飞瑶这时早就跑到了林师姐身边,按着疼痛的胸口说道:“师姐,你别听他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一见面就莫名其妙的对我出手,而且谁见过这样接人的,明明就是想把我置于死地。”

看到金飞瑶否认认识自己,而那女子明显是和她相识,东叔心中顿时慌张起来。要是这女子对自己动手,打死在这里,家族恐怕连上门问一声都不敢。

这时东叔是百口莫辨,又见林姓女子眼中寒光一闪,杀机浮现,只得暗自叫苦。

就在这时,只听上方又传来男子的喝斥之声,“放肆!山门重地岂是尔等胡闹的地方。”两名值守师兄姗姗来迟,手中的紫金长枪对着她们就是一指。

见到这二人,东叔心中一松。如果没有提前买通值守的人,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别人的大门口动手捉人。本来老爷的意思是直接拿灵石找执事堂,把金飞瑶赶出恒真派,然后在捉回去。

只是东叔起了私心,想扣下些灵石给自己用,就只买通了值守的弟子。以为自己的修为肯定不用花多少功夫就能拿下金飞瑶,谁料到最后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现在只能希望值守的弟子能看在灵石的份上,不要太为难自己。

而值守弟子看着被打得一片狼藉的平台,心中也是恼怒不已。这个废物,只不过是捉个炼气期都没入的女子,竟然闹成这样。还亏我们在上面装聋作哑的当不知道,折腾了半天事情没办成,却还招来了其它人,这十块下品灵石收得不划算啊。

“谁让你们在这里打斗的。你,跟我们去执事堂见管事师叔。”值守弟子威严地一指东叔,手中紫金长枪咝咝作响,一道道雷丝缠绕枪头。看起来好像东叔若有不服,就要马上动手拿下他。但是却背着众人,眼中悄悄地给了东叔一个暗示。

东叔心领神会,赶忙垂下手做出一副胆怯的样子,快步走上前来,嘴中还惶恐不安地说着:“请仙师高抬贵手,我真的不是故意为之,饶了我吧。”

“少说废话,快走。怎么处置,管事师叔自有分寸。”值守弟子对着他一瞪眼,凶神恶煞的骂道。然后又关心地对着金飞瑶说道:“你先去服用一些疗伤药,然后也赶到执事堂,这事少不了要找你对质。”

“多谢师兄关心,我随后就赶过去。”金飞瑶道谢过后,脸色阴晴不定地望着值守弟子带着东叔去往执事堂,而昏迷不醒的东子也被搬到了一旁。

看着她那难看的脸色,林师姐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在手掌中倒出一粒绿色的复伤丸,递到金飞瑶面前,“给,先疗一下内伤吧。”

“谢谢师姐。”金飞瑶接过药,毫不犹豫的扔进嘴中。

“不用客气,就当我还欠你的灵石吧。”

金飞瑶瞬间的反应就是想把服下的复伤丸吐出来,只可惜药丸早就滚下了肚,就算吐出来也不可能在还给林师姐。

她只得苦笑道:“师姐,你还真是不客气。你欠的可是五块下品灵石,这复伤丸一粒可不值这么多。”

“我可是知道,你身上可没有什么疗伤的药。这复伤丸虽然不能马上治好你的内伤,但现在的情况,能让你行动自如可比什么都重要。里面还有三粒,全给你带上,欠的灵石就此一笔勾消。”林师姐此时有些无赖,硬把手中的玉瓶塞到金飞瑶的怀中。

金飞瑶很是无奈,这药确实是她现在所需的,虽然明知道自己被黑了,但也只得勉强收下。

看她心不甘的把玉瓶放入怀中,林师姐淡淡地问道:“你还不走,真想去那执事堂对质?”

金飞瑶白了她一眼后说:“你就是看我马上就要开溜,所以才这样黑我的灵石,不和你多说,我得先走人了。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们在见时,你可得把欠我的灵石还我,这东西只值二块下品灵石,你还欠我三块。”

也不管林师姐答没答应,金飞瑶扔下这话,什么东西也没带,就赶快向山下跑去。趁着东叔在执事堂被敲诈的功夫,她已经逃出了很远。

东叔在执事堂中花掉了带来的所有灵石,好话说尽,身上能值些钱的东西全掏了出来,才偿清了破坏石梯的损失。而要求带走金飞瑶,管事长老却以各种理由推辞,最后才暗示,只要拿出六百块下品灵石,他就保证会让金飞瑶留在这里。

东叔总共也才带了三百块下品灵石,早已被敲诈一空,还好他们不要金银,不然就连东子的治疗费和回去的路费都没有。

他只得和管事长老商量,能不能暂时不让金飞瑶跑了,等他回去凑够了灵石就过来。起初管事长老不太想管这闲事,一个连炼气期都没到的人,谁会花六百下品灵石专门来找她的麻烦。

但是在东叔迫不得已讲出事情起因后,管事长老觉得,就算是自己要价一千块下品灵石,他们砸锅卖铁也会肯出的。

原来这金家是依附着灵空派生存的修仙家族,规模不算大。当家族长的修为只有炼气后期,而且还在十几年前,因为和别人争斗,被打成重伤,一直没有恢复全部修为。

加上族中有灵根的小辈并不太多,所以他急切的想要提升族中的实力,就打起了拉拢灵空派筑基长老的主意。他先悄悄把家中三位不受宠,资质低的女孩选了出来。表明上说是给她们单独的好功法学习,却是把合阳心经换了书皮,说是本女子修炼的玉素心法,分给了三人修炼。

这可是炉鼎专修的功法,只待成年,便可送给灵空派的筑基长老做炉鼎,以此给资质好的小辈换个好出路和照顾。

这事就连女孩的爹娘都不知情,这合阳心经的内容,并不是人人都熟知的东西。不是另有所图,一般人也不会去看那种东西。

偏生金飞瑶从小就不老实,整日暗地里惹是生非,从不安份。因为对炉鼎好奇,专门偷偷去找了本合阳心经来看,这才让她知道祖父给她们的玉素心法,其实就是换了书皮的合阳心经。

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寻了本聚力诀修炼起体来,把祖父气得半死。她的父母都是炼气期的修士,已经有五六年不知所踪,恐怕早就死在外面了,想找人来强迫她修炼都寻不到人。只得在去年给她寻了门亲事,给另外一个修仙家族的族长做个小妾,好赚回点本来。

没想到她竟然捉了条细牙鱼扔进了族长的夜壶之中,那晚只听到族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人就晕死过去。那细牙鱼属于一级的妖兽,身子只有二指宽一掌长,嘴却占了身子的一半,满口的细牙带着毒液,咬住物体就死不松口。只是体积小了些,一般都是成群结队的出入,单只的细牙鱼到没多大的伤害力。

本来以族长炼气后期的修为,这种细牙鱼根本就没什么杀伤力。但是藏在夜壶之中却是让人防不胜防,一下就死死的把他给咬住了。等后来在去寻金飞瑶,她早在当晚就逃之夭夭,而族长被咬的地方,都已经过了一年多,还肿得如同手臂一般,一碰就钻心的痛。

除了身上的伤,让族长最受不了的,就是此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不把金飞瑶捉回去家法侍候,他恐怕死都不会瞑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