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你那个小未婚妻
杜婉忽然想起来了。小说里平南城穆家,不就是裴灏的外家吗?于是,杜婉没有任何心里负担的,指出了裴灏的位置,“你们自己去找,我就不打扰了,要赶着下山呢。”年轻人摇头:“不不,小妹妹帮...

杜婉忽然想起来了。

小说里平南城穆家,不就是裴灏的外家吗?

于是,杜婉没有任何心里负担的,指出了裴灏的位置,“你们自己去找,我就不打扰了,要赶着下山呢。”

年轻人摇头:“不不,小妹妹帮人帮到底,再陪大哥哥走一趟吧。”

“不用了吧。”

“要的要的,这样找到人更快点。”

“……”

原本以为说出来,人家就能放她走,结果,人家压根没有放人的意思,直接拎着她,让她指路。

再见到裴灏……

人已经昏迷了,伤口草草涂了止血的药草。

接下来自然是救人,带下山。

等杜婉没回过神来时,一行人就进了她在县上的家。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中年管事,领着大夫匆匆进来。

接着是烧开水、煎药等等,好是一阵忙活。

当然,这一切都没杜婉的事儿,人家也信不过她。

胡三一言不发,当门神。

年轻人见到杜婉,笑了一笑,“小姑娘,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是呀。”

“那如何称呼?”

杜婉戒备地点头,“姓杜。”

年轻人看出了她的戒备,温声道:“杜姑娘,打扰了。我家主子受伤了,大夫说暂时不宜走动。我们这段时间就借住在你家,怎么样?你的伙食由我们全包了,等我们离开,还会有答谢。”

“行吧。”

杜婉想了想,点头。

自个儿的卧室都被人占了,还能说什么?

她麻利地搬去了卧室旁边的小隔间。

等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的大清早。

杜婉先打水,洗了一把脸。

见胡三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打瞌睡,卧室门正敞开着。小姑娘一时好奇,就凑着半个小脑袋往里面瞅了瞅。

床榻上半躺一个面色苍白的俊美男子。

男人正接过年轻人端的药,一口喝完,眸光扫过门口贼头贼脑的小姑娘,皱眉问道:“她怎么在这里?”

这态度,这口吻,称不上好。

年轻人接过空碗,“昨天把你救下山,不好暴露了行踪。索性就来了杜姑娘的家里。”

他三言两语就将昨天的事说了。

“思安,我不希望闲杂人等靠近我的寝室。”裴灏又凉凉地瞥了门口一眼,冷脸躺下。

一副老子不想看到她的拽样!

杜婉气哼哼的走开,可又气不过。

于是,她小人得志似的双手叉腰,站在屋檐下,捏着清脆的小嗓音,对着庭院大声道:“哎呦呦,这是个什么世道呀。人在家里都成了闲杂人啦。某些人呀,是不是忘了,你正睡着闲杂人的房,躺着闲杂人的床,盖的还是闲杂人的被子呢!”

“……?!”

有轻微洁癖的某世子,死死盯着盖在身上的薄被,脑海还不断循环一句话:

睡她的房,躺她的床……盖她的被?!

穆思安转过身闷笑。

草!

小姑娘真可爱。

胆子还特肥,都敢怼世子爷了啊!

半晌,穆思安含笑拿着药碗走出房间,又掩上了门。

他笑眯眯问:“哟,杜姑娘别气。”

“谁生气了?”杜婉嗤笑。

“是是,你没生气。”穆思安又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不过看样子,姑娘与我家主子是旧识?”

“是他认识我,我可不认识他。”

“哦哦,你说得对。”

“……”这是没法聊下去了。

穆思安又故意问:“咋了,咋不说话?”

小姑娘眼眸清澈,心思纯净。

一身粗布短打,头发随意绑着。居然让人有点移不开眼。

杜婉翻了个白眼,指了指房间,“想知道,你自个儿问去。”

不等穆思安说什么,就一溜烟地跑去厨房。

穆思安将空碗丢给胡三,转身走入了房间。

不一会儿,就从裴灏的嘴里知道了杜婉的身份。

穆思安惊讶,“她真是你那个小未婚妻?”

裴灏问:“很惊讶?”

“你说,会不会认错了……?”

“不会。”裴灏的语气很肯定,“就是她。只是比起失踪前,小脸蛋清减了些,皮肤稍微黑了一点点。”

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心没肺,令人讨厌。

昨天的事,他会记着一辈子!

穆思安挑眉:“你就这么肯定?”

世子爷蹙眉,“你在担心什么?将她在这儿的消息传回京城即可。是真是假,自有长公主府的人去操心。”

“你说的对。”

穆思安识趣的没再谈论这个。

只是小姑娘的样子,实在不像娇生惯养的人儿,反倒有点像是市井长大的。

两个人谈论中的杜婉,跑去了厨房吃了一大海碗的杂锦粥。

她又盛了大半碗,端上就一边小口地喝着,一边在小院里遛达。

一圈后就确定了,小院多了些护卫。

杜婉只认得胡三,便凑到了胡三跟前,“大叔,你吃粥了吗?”

胡三憨憨地笑着摸了把脑门,“还没呢,小姑娘先吃。”

“嗯嗯,没吃也不急,厨房还有半锅。”杜婉又美滋滋地喝了一口粥,“真香呀,大米就是香。”

胡三守在大门口,还是憨笑。

杜婉一口又一口地把粥喝完,“大叔,京城离这儿远不远?”

“远,骑马要十来天。”

“……”真的挺远。

杜婉时不时就会询问一下京城的事。

其实,她之前不是没想过送信去京城,最后不了了之。

一是没钱,二是不敢。

原主是怎么被算计死的,幕后凶手又是谁,杜婉对此一无所知。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因此更不敢轻举妄动。

可一想到这些糟心事儿,日后会落到自个儿的头上……又郁闷了。

杜婉脑子转得飞快,开始琢磨起来。

有裴灏在此,联系原主家里人应该不成问题了吧。

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解决。

“杜姑娘。”穆思安站在她身后,喊了好几声。

杜婉吓了一跳,“哎哟,你走路咋没声儿呢。”

“是你想东西想得太入神了。”穆思安又是一脸好奇地凑过来问,“在想什么来着?”

“没想什么。”

杜婉傻了才告诉他呢。

这货一瞧就是一肚子坏水。

穆思安越发忍不住好奇,“那个,杜姑娘,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