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世子爷该吃药了
“问啥?”杜婉侧目。穆思安问:“是我有一点点好奇,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杜婉:“……我也想知道。”“不想说也没关系。”穆思安觉得她不想说,“只是你的家人都以为你遭遇不测了...

“问啥?”杜婉侧目。

穆思安问:“是我有一点点好奇,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杜婉:“……我也想知道。”

“不想说也没关系。”穆思安觉得她不想说,“只是你的家人都以为你遭遇不测了呢。还有一个关于你的谣言,京城都传遍了……”

杜婉睁大眼,“传了什么?”

莫名有股不好的预感,怎么破?

果然,穆思安一副欲言又止。

在杜婉压迫的目光下,他眸子一转,低声道:“有人说,你看上了谢七?”

“谢七是谁呀?”

“谢璋。”

“……哦。”是男主呀!

杜婉斜睨了他一眼,“谁说我看上他了?那可不是个好货。”

“咦,谢七得罪你了?”这可与传言不符啊。

“要你管。”杜婉翻着白眼。

很快,她又神色一正,适时道:“借我几个人。”

“干啥?”

“充充门面。”

“这个……你得去问世子。”穆思安笑得幸灾乐祸。

杜婉瞪了他一眼,将空着的大海碗,一把塞到他的手里。

想进入那个房间也不易。

门外有护卫守着。

经过禀报,这才被允许进去。

面对着没啥好脸色的裴灏,杜婉也不磨叽,“借我几个人。”

“借人做什么?”裴灏本不想理她,闻言又觉得不理不行。

杜婉斜斜瞅着他,“我不是借人干坏事。”

“总要说说要人干嘛?”

“我被人欺负了,还抢走了我的玉牌。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救你吗?因为上个月我……救了个白眼狼,不但抢了我的钱粮,还害死了一条人命。”有些伤疤是一辈子的,杜婉眼眶红红的不想再提。

“……?”

裴灏清冷的面容,微微波动。

杜婉紧抿小嘴,口吻不太好地问:“你到底借不借?我这回好歹帮了你一点小忙,你借人就当是还我的人情。”

“此话当真?”

借人而已,就还了她的人情,裴灏拒绝不了。

杜婉点点头,“当真。”

裴灏答应了:“你去问思安,就说我答应了。”

“行。”

杜婉转身就往外走。

穆思安很爽快地借了她几个人,还特意让胡三跟去。

直奔县外唯一的破庙。

自从猜出是谁偷走了玉牌,杜婉就一直想拿回来。

当然,仅限于想!

一个小姑娘与一群不要命的人对上,她几乎不可能赢。贸然去找对方,搞不好会被灭口。所以,以前的她再想要回玉牌,也要努力告诉自己要忍。

出乎预料的,去破庙扑了一个空。

按照书中的剧情,对方明明应该在破庙的。

不会是杀人了,逃走了吧?

一行人无功而返。

穆思安见到杜婉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遂问:“杜姑娘,事情办得不顺利?”

“没找到人。”

杜婉有气没力地瞥了他一眼。

旁边胡三将情况说给了穆思安听。

穆思安笑着出主意,“这个不是什么大事,一群人搬走的动静不会小。”

“你要帮我查吗?”杜婉大眼亮晶晶。

穆思安不怀好意道:“这个需要你先去跟世子说说。”

“……”杜婉郁闷。

之前借人时,人情还了呢。

再让她去求人?

杜婉双眼骨溜溜一转,立马挺起了小胸脯,“我去。”

“那我去厨房端药。”穆思安刻意提高点音量。

杜婉刚跑几步,一听穆思安的话,霎时小脚丫一转,一下子凑到穆思安跟前,小脸蛋堆满了灿烂的笑,“大哥哥,端药这点小事,还是由我来吧。”

“不不,这怎么行?你是杜大小姐,千金之躯,粗重的活你不能干。”

“端药而已,算不上重活。”

“还是算了吧。”

“没事没事,我来我来……”

杜婉瞅见他得逞的小眼神,真想呸他一脸。

端了药,送到了裴灏的房间。

裴灏正半躺于榻上翻阅着一卷书。见到杜婉进来,人家眼皮都没抬一下。

杜婉轻咳一声,“世子爷,该喝药了。”

裴灏问:“怎么是你端来?”

“哎呀,这不是要讨好你,有事求嘛。”杜婉很直白。

裴灏一时之间不知该说啥好了。

不过,他没有接过她的药。

杜婉见他迟迟不接药,就将药碗放到床头的小桌,“那些欺负我的人没找到,还不知道搬去了哪里。”

“想我帮你找?”

“裴世子脑子就是厉害,一猜就准。”

“……”裴灏只是冷淡地瞥了她一下,不想跟她瞎扯,见到她就觉得眼睛疼,直接叫来了穆思安,让他去办这个事。

随即杜婉被裴灏赶出了房间。又是一副不想见到她的态度!

你奶奶的!

以为本姑娘很想见到你么?

杜婉想发飙,可……忍吧。

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办事的样子。

不一会儿就看到胡三重新从厨房端来了药。而她先前端进去的药,是怎么端进去再怎么端出来,一口都没少。

呵呵!

防得真紧!

杜婉再次见到穆思安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明明这厮自个儿就能帮她去查,非要让她去找裴灏!

这是啥意思呀。

是想找她不痛快么?

不过,穆思安的办事能力还是杠杠的。

第二天就查了出来。

听说秦鱼鱼等人去了山里一个小村落户。

拿到消息,杜婉立马出发。

胡三等人依旧随从。

……

县上小院子里。

穆思安奇怪,“大小姐好似很急。”

裴灏翻书的手一顿,“大概是被欺负狠了,急着找回场子。”

“哈哈。”

穆思安轻笑,“难以想象小姑娘被欺负狠了会是啥样的?要不要安排个人去查查?”

裴灏若有所思,把书放下了,“听说是她救了个人,还出了命案。先让人在这附近打听打听。”

闻言,穆思安收敛起了笑,“出人命就不是小事了。”

叫来一个随从,吩咐几句。

那个随从出去后,不足一刻钟就回来复命。

原因是这事儿压根不是秘密,住在巷子里的人家都知道。就是半个月前,小姑娘善良又天真,不识人间险恶,救了个昏迷的女子回家,不曾想招来了一头恶狼,家里遭贼了不说,照顾她的婆子也被杀了。

凶手,没人知道。

令人意外的,小姑娘好像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