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你是一头白眼狼
穆思安狐疑道:“她怎么不报官?”“估计是觉得报官没用吧。”裴灏又淡然地拿起了书,翻了页,“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倒是不浅。”“大小姐以前挺单纯的。”“经事儿了,还不长大,脑子就...

穆思安狐疑道:“她怎么不报官?”

“估计是觉得报官没用吧。”裴灏又淡然地拿起了书,翻了页,“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倒是不浅。”

“大小姐以前挺单纯的。”

“经事儿了,还不长大,脑子就白长了。”

“……”

两人说着说着,转到了正事。

穆思安道:“刺客没有找到一点线索,还要继续调查吗?”

“让调查的人撤回来吧,不用查了。对方是人是鬼,迟早会露出马脚。”裴灏知道想要他命的人,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对了,刘进的事可有进展?”

穆思安正色道:“十年前刘进确实在赤岩县住过,有一天突然不见了,下落不明。”

裴灏问:“那么说,赤岩县是他最后现身的地方了?”

“目前查出来如此。”

“嗯,后日回京。”

“不找人了?无功而返,皇上不会怪罪您?”

“宫里这些年派出的人一拨又一拨,无功而返的多了去,本世子不过是其中一员。大不了就挨几句骂,无关痛痒。况且,我不是遇袭了么?大概是……幕后有人在阻扰皇上寻找小公主。”

裴灏说到最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穆思安:“……”

借刀杀人?

这招,好毒!

……

正如裴世子猜测的一般。

杜婉没去报官,就是怀疑报官没用。

先不说,她自个儿的处境微妙,那个罪魁祸首就不是普通人。

正是《乞丐公主》书中的女主角秦鱼鱼,是皇帝一直在找的,流落民间的小公主。

根据书中描写,小公主打小混迹市井,为了生存,偷蒙拐骗什么都干过。后来有了奇遇,意外得到一个仙人空间,立马咸鱼翻身,带着小伙伴们一起,在男主保驾护航之下,做生意,抢地盘,发展势力,混得风生水起。

文中后期,女主与皇帝相认。

又是一轮皇权争斗,踏着累累尸骨,最终……小公主混成了皇后。

是了,小公主为了爱,将皇位送给了男主,甚至所有反对的人,捉的捉,杀的杀,流放的流放。

呵,当女帝不香吗?

还是缺了男人就活不下去?

当时对于这个结局,杜婉怨念很大。

就像去参加了一场盛宴,美滋滋吃到最后,却突然看到饭后甜点是一坨屎!

妈的,恶心得不行。

恰好小说的开篇,男女主相遇就在赤岩县。而秦鱼鱼的金手指——种植空间,也是在小县里得到的。

其中就有一段这样的描述:

【赤岩县的女乞丐秦鱼鱼,因生得花容月貌,被有心人盯上,仓惶逃跑之际,躲进一处荒废的小院,无意中发现了地窖里藏着上千斤粮食。靠着这批粮食,她和破庙的小乞丐们才安然度过那年的寒冬。除了粮食外,她还捡到了一枚玉牌。玉牌通体如墨,中间蕴藏着一朵白色彼岸花,栩栩如生。】

数月后,秦鱼鱼意外受伤,血溅到玉牌……

原主有一枚这样的玉牌,绳子断了,就放在床头柜子上面。

杜婉还曾把玩过几次,当时没有多想。婆婆死的那天晚上,玉牌不见了。

同时也是这一天,让她意识到自己穿书了,还猜到了原主的身份。

只要能夺回玉牌……杜婉觉得这大概是对女主来说,是最大的报复了。

至于现实与小说,为什么会不一样?

很可能是她穿越而来,无意中救了秦鱼鱼,从而引发了蝴蝶效应。

在胡三等人护送下,找到了大山里的小村庄。

这村庄很穷,九成以上的人家都是茅草屋。村民的衣服上几乎都打着一块块的补丁。

唯一穿得像样长衫的,只有老村长。

有外人进村,老村长得知就上来询问。

胡三的态度挺好,笑着和村长说明了来意。

老村长见不是来找茬,松了口气,亲自给杜婉等人带路。

青山脚下,村东头不远。

新盖了七八间茅草屋,住着十几个孩子。

有几个小的,还打着赤膊,衣不遮体,正在地里的干活。

杜婉压下心底的不适。

等她说明了来意,要见秦鱼鱼。

一个五岁的孩子听了,飞快跑进了中间的茅草屋。

不一会儿,从屋里走出了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少女。

少女十四五岁的年龄,身量匀称,脸蛋圆润,眼大如杏,皮肤白皙,大概是年纪尚小,称不上艳光四射,却绝对是个大美人。

不是沦落为乞丐了么?居然还能长得这样,有点不合常理啊。

杜婉无力吐糟,也懒得吐糟。

这时候,又有一群大点孩子,围了上来,将秦鱼鱼护在中间。

就好像杜婉等人会欺负人一样。

少女睁着大眼,迷茫问,“姑娘,听说是你要找我。”

杜婉眯了眯眼,“秦鱼鱼,还记得我吗?”

“不好意思,没认出来,我们以前见过吗?”少女神态真诚,自然又不造作。

让人听了,都会有种她没有撒谎的错觉。

胡三初听时,都替大小姐尴尬了,找了这么久,原来人家不认识她?大小姐先前还说,人家小姑娘欺负过她,嘿嘿。

杜婉却心生警惕,“你真认不出我?”

少女认真点头:“没见过。”

“那县上的哑巴婆婆,你还记得吗?”杜婉单刀直入。

少女的杏眼猛瞪,惊恐的看向杜婉。

不过,秦鱼鱼不愧是女主,转瞬就恢复正常。

杜婉冷着小脸开口,“你可以不认识我,可我却认得你。上个月你昏倒在巷子里,是我把你救回了家里,还让哑巴婆婆熬了米粥给你吃,还花钱请大夫给你看病。”

胡三:“……”

大小姐有点傻呀?

旁边围观的村民,跟胡三的想法差不多。

就连秦鱼鱼的一些小伙伴们,神情都有些松动。可是其中几个大孩子,脸色就一下子苍白了,包括女主秦鱼鱼。

杜婉面无表情说:“将玉牌还给我。”

“什、什么玉牌?”秦鱼鱼眼神飘了一下。

杜婉心下冷嗤,“通体漆黑,中间有朵白色小花的玉牌。”

秦鱼鱼垂下长长的眼影,低头不说话。

杜婉占着理儿,所以理直气壮:“实话说,我很后悔当初救了你。你就是一头白眼狼,恩将仇报,忘恩负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