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相依

老祖陨落后 第4章 相依

作者:墨染瞑娘 小说:老祖陨落后 更新时间:2021-09-15 15:27:17
林大夫给慕氏诊了脉,望闻问切,给慕氏扎了针,又开了药方。慕氏的病不算严重,长久郁结在心,加上这一次急怒攻心,又受凉染,所以只是看起来凶险些。她身体底子不错,只需要安心静养,调理几...

老祖陨落后

推荐指数:10分

《老祖陨落后》在线阅读

林大夫给慕氏诊了脉,望闻问切,给慕氏扎了针,又开了药方。

慕氏的病不算严重,长久郁结在心,加上这一次急怒攻心,又受凉染,所以只是看起来凶险些。她身体底子不错,只需要安心静养,调理几天就可以了。

但是到底忧思伤身,她身体底子再好,时间长了,也经受不住这样消磨。如果慕氏一直想不开,林大夫医术再好也无能为力。

开了药方,林大夫把药方交给慕青枫,让她去药铺取药。这一家病的病,小的小,他全程没有提起药钱。

林大夫不提,两个小的也不懂,但是慕氏却是知道的。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劳烦大夫了,这药钱是多少?”

“不值几个钱,以后再说吧。”

林大夫进到旧宅的时候,就猜到眼前这病人,多半是慕员外家那个命运多舛的姑娘。

林家世代在清江镇行医,是以当年也和慕员外打过几回交道。慕员外是个不错的人,如今见到他女儿落到这样凄凉的境地,林大夫心里不由地生出了几分感慨。

慕氏是个有骨气的人,不愿意受人无缘无故的恩惠。

她犹豫了一会儿,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枚碧玉扳指。

看着这扳指,她压下心里涌上来的一抹哀思,压下心底的不舍,把玉扳指递了过去,“这扳指是我家旧物,大概能值一些钱,就用它抵药钱吧。”

这扳指通体翠绿,光泽极好,看着能值不少钱。

林大夫不愿意占孤儿寡母的便宜,拒绝了,“不过几个铜板,哪里用的了这个。”

见慕氏坚持要给,林大夫推脱不过,给出了个注意,“镇上有家当铺,做买卖还算公道。夫人不如把东西送过去换些银钱,等有了钱送二十个铜钱到药铺去就行了。”

说完,不再多话,提上药箱扭头就走。出门看见姐妹俩躲在门后边悄悄地看自己,顺手摸了摸青枫的脑袋,留下一句,“如果有事,就来药铺寻我。”

林大夫是个好脾气的人,此时他心里对慕氏有些不满,那玉扳指至少能卖个几十两银子,说明这慕氏有余力让两个孩子过的好一些,却偏偏要把东西藏着,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忍饥受冻。

这算什么母亲?简直没有半点慈母心。

幸亏这不是自己家闺女,否则他气都被气死了。可怜了那两个女娃娃,看着都让他这个老人家心疼。

且不提林大夫那边如何生气。

这边,慕氏喝了药,养了几天,身体恢复的不错。眼看家里的米粮所剩无几,再加上还欠着别人药钱,慕氏穿戴整齐,决定出门。

饶是心里说服了自己几百次,可看着外面幽森森的街道,她还是忍不住手抖脚抖。

她活到现在只出两回门。

第一回遇见了她的那个丈夫。第二回去了京城,然后家破人亡的回来了。现在是第三回,她真是怕极了。

“这几天怎么没有见孙婆婆?”

虽然孙氏总是克扣,但是相比起让她自己去,慕氏还是想把孙氏找回来。

“娘亲,孙婆婆出去了,都好久没见她了。”慕青枫奶声奶气地问,“你要找她吗?”

“不……不找。”慕氏清醒了一些,连声否决,她们如今已经山穷水尽,如果继续被孙氏克扣,以后的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前两年的时候,还孙氏还顾及些主仆的规矩,偶尔贪墨一些东西,但好歹还做点事,不敢太过分。

当年慕员外花了大价钱从京城请来的刺绣大家,专门教授女儿,所以,慕氏绣花的技艺很不错,在绣坊能卖不少银子,足够四个人简单的吃饭生活。

只是最近半年,孙氏越发刻薄,昧下的钱也越来越多,三人的日子越发难过。

想到这些,慕氏摇摇头,“算了,咱们走吧。”

当铺里,掌柜的对着玉扳指看了半天,又打量了女儿二人好一会。

慕氏在一边等的忐忑,最后,掌柜的给了二十两银子,死当。

到了林家药铺,慕氏数了二十铜板还了药钱。

又去买了一些粮食和菜,慕氏身体刚刚恢复,撑着做完这些,回去当天晚上就再次病了。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姐妹俩虽然年纪小,但是都很懂事。她们俩迈着小腿,烧水,煎药,煮饭,忙个不停。

看着两个孩子为自己忙碌不停,慕氏心里愧疚不已,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多是心病。

这些年,她极力想把从前的事忘掉,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心想了,就能事成。

就这样慕氏的身体时好时坏,日子一天天地过着。

夏末秋初,天气逐渐凉爽,树上的叶子由绿变红。

这天一大早,慕鸿飞悄悄地把慕青枫拉到外面,指着孙氏的厨房,一脸惊恐,吓的话都不会说了。

见她这副模样,慕青枫知道孙氏被她发现了。透过门缝,孙氏整个都开始腐烂了,看起来非常恐怖。

大概是因为她是被毒死的,所以尸体上没有虫子。地上有几道抓痕,不难猜出她当时想往外爬,可是那毒厉害,发作的快,没爬出来她就死了。

大概年纪小,慕鸿飞看起来没有特别害怕。她躲在慕青枫身后,嫌弃地捂着鼻子,这里实在太臭。

“妹妹,这里好臭,我们该怎么办?”

慕青枫把姐姐拉到远处,“娘亲身体不好,如果让她知道了,她肯定害怕,身体就更不好了。”

“嗯嗯,我们一定不让娘亲知道。”慕鸿飞眼睛瞪的大大的,“拿这里该怎么办呢~?”

“烧了吧。”说着,慕青枫捏着鼻子,推开厨房的门走了进去。

这处园子当初建的非常考究,房屋之间相互隔开,因为是厨房,还做了防火的措施。厨房是青砖建成,慕青枫知道厨房里面还有孙氏留下的半壶菜籽油。

慕鸿飞看着妹妹有条不紊的把油倒在孙氏尸体上,弄完之后又把柴搬过来,盖在孙氏身上,两个人互相帮忙把周围的杂物了出去。

然后打开火折子,扔到柴火上,柴上有油,遇火就开始燃烧。

做完这些,慕青枫从厨房走出来,把门关上。退到了远处。

很快,厨房里浓烟四起,火苗往外窜。

慕氏听两个女儿说孙氏的厨房着火了,拖着病体去看了一圈,只看到断壁残垣,别的什么也找不出来了。

没多久她又从两个女儿口中知道孙氏走了,她心里觉得奇怪,但是并没有多想,反而松了一口气,走了也好,以后这里只有她们三个人了。

到了秋天,慕氏的身体养的差不多了,也开始像一个普通的寡妇那样出门,领绣活,养孩子。

慕氏的绣工本就不错,没有了孙氏在中间克扣,换来的银钱比从前多了好几倍。

母女三个的生活平淡且安逸。

然而,远在京城沈翰林家的日子却热闹非常。

沈翰林现在的妻子邢氏,是上司尚书大人家的庶女。与此同时,他院子里还有三个小妾。

邢氏性格霸道,时常找由头折腾几个小妾和通房。再加上沈翰林的母亲王氏喜欢给儿子的女人立规矩,他家后院常常鸡飞狗跳,让旁人看了不少笑话。

不过,这些并不是沈翰林现在最头疼的问题。

书房里,沈翰林匍匐在地上,一只脚踩着他的头。

脚的主人是一个身材高大戴着银制面具的男人。

“三年了,那件东西你找了三年,竟然还没有找到,真是个废物!”

沈翰林涕泪横流,趴在地上求饶,“大人饶命,小的所有的地方全都找过了,里里外外到了好几遍,连影子都找不到啊~”

“都找过了?那人呢?尸体呢?都找过了?我听说你还把慕氏送回了老家。”

沈翰林连声解释,“都找过了,两个老的就差扒皮了。慕氏当初走的时候小的还让人搜了身,除了一身旧衣服什么都没让她带走。送她回去的也是我的人,这些年小的一直都让人看着她,只要她把东西拿出来,我的人立马就会把消息传回来。”

面具男冷哼,踹了他一脚,“再给你半年时间,如果再没有进展,本座有的是法子治你。”

“是……是,是!”

沈翰林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两人点头哈腰,见两人要走,连忙将人人喊住,一脸狗腿,“大人,小的解药?”

另一个戴着白色皮质面具的男人扔给他一个药瓶,然后随着前面的那个银制面具男一起离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