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洞天

老祖陨落后 第6章 洞天

作者:墨染瞑娘 小说:老祖陨落后 更新时间:2021-09-15
慕青枫当然不愿意做这人的徒弟,她只想杀了他。她不要被洗掉记忆,想到没有记忆后,要被这人洗脑,任凭他左右自己的思想,受他驱使,慕青枫宁可现在就死了。面具男看出了青枫的抗拒,却不...

老祖陨落后

推荐指数:10分

《老祖陨落后》在线阅读

慕青枫当然不愿意做这人的徒弟,她只想杀了他。

她不要被洗掉记忆,想到没有记忆后,要被这人洗脑,任凭他左右自己的思想,受他驱使,慕青枫宁可现在就死了。

面具男看出了青枫的抗拒,却不以为意。绝对力量之下,由不得她拒绝。

他举起手掌,凝聚力量,要往慕青枫头顶排去。

慕青枫瞪大眼睛,死死盯住那只手。身体仿佛一滩烂泥,寻死都做不到。仇恨,愤怒,不甘像火焰一样在她心里燃烧。

身体要裂开一样,疼痛在这一刻似乎消失了,仿佛有一股力量在蠢蠢欲动,有什么东西,好像裂开了一道缝。

面具男忽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意忽然,压抑着,似乎要突破而出,让他想要匍匐。

他低头打量着地上的女孩,觉得这样小的孩子连鸡都可能没杀过,怎么可能凝聚出如此强大的杀意。

忽然面具男心神一动,看向了天外,哪里出现了一个人。

“原来是他,”他觉得疑惑解开了,“这就怪不得了。”

他起身,忽然掐诀打出一道印记在青枫的肩膀上。

“小丫头,今日算你走运。不过来日方长,本座还会再来找你的。即便你逃走了,天涯海角本座都能找到你。”

话音未落,遁光而去。

光明散去,满室寂静。

慕青枫趴在地上,咬着牙,强撑着爬到慕氏床前,手放到母亲鼻翼下。

没有气息了——

她死了。

身体的疼痛,心里的疼痛,仇恨,愤怒,悲痛像一座座大山朝着她压了过来。

慕青枫再也支撑不住,嘴角逸出血来,眼睛一番,彻底失去了意识。

————

天是什么?地是什么?

无限云霞中,一只孤鸟展翅飞翔,越过高山,越过云层,飞向无极。

无限时间中,孤鸟化作一本天书,云霞化作万丈金光穿透天地,最后变作一道道字符敛入天书。

慕青枫忽然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此时正站在一本翻开的书页上。

一只小蚂蚁从书页里爬了出来,用触角碰了碰她,只见蚂蚁抬起脚,用力一踹,青枫的身体就从书里飞了出去。

青枫从天书上消失后,蚂蚁得意地动了动触角,“死女人,敢封印我,看我不坏了你的好事。”

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它又用爪子摸了摸不存在的虚汗,“那死女人下手还真狠,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还好我悄悄留了一手,提前醒了过来。”

蚂蚁动了动头上的触须,折腾了半天,终于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不对,怎么会这样?我的的法力呢?天赋呢?怎么什么都没有了?”

天书上面,小小的蚂蚁愤怒的原地打转,最后无奈地倒在了书页上,四肢无力的收缩着。眼睁睁地看着天书上再度浮现出金色的字符。

“气死树了,又着了那女人的道!”小蚂蚁嗷嗷叫骂个不停。

“臭忘月,死忘月,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这只小蚂蚁就是之前小树上的女童明心。她在忘月封印的时候利用天赋神通做了手脚,将灵体寄托在天书上,提前醒了过来。好趁着忘月记忆未醒,神识混沌的时候搞事情。却没想到忘月在封印秘法上做了改动,使她即便提前苏醒,却不能动用能力。

徒劳无功的折腾了一番,小蚂蚁耗费了许多力量,没多久,再度陷入沉睡。

不提明心如何气恼,青枫从离开天书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空间。

空间不大,有几亩土地,一汪泉水和一座小木屋。空间四周是滚滚云雾,手摸上去软软的,人却走不进去。

小木屋里有几排架子,放着许多瓶瓶罐罐和一些玉简和书籍。

从进入空间开始,青枫就发现自己脑子里多了一些东西。

这处空间名曰须弥,原本应该在她五岁以后开启,可是如今她重伤,不知道触发了什么,使得须弥洞天提前开启了。

青枫看了看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又翻了翻那些书籍,心里很是微妙。

她不识字。

从天书离开后,她就发现脑子里多了一部修炼的功法,上面的字她一个都不认识,好在这部功法不需要识字。

虽然不识字,倒是脑海里却知道这些字的意思,她的身体仿佛能自动修炼。她感觉有一股力量在她身体里游走。

天清,地清。她的意识似乎不再受身体的束缚,自由的在天地间翱翔。愤怒,仇恨,悲痛仿佛从灵魂里剥离了出来,停留在她的掌心。

忽然,慕青枫心神一动,意识回归本体。然后就发现,她的身体竟然能动了。

原本她被那人打断了全身的骨头,竟然重新长好了。

她动了动手指,睁开眼睛,就看见鸿飞端着一碗药汤走来,眼睛又红又肿,额头上还有伤。

她发现青枫醒了,顿时惊喜不已。

“妹妹——”

慕鸿飞喊了一声妹妹,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忍不住哽咽起来。她咬着唇,忍着眼泪,把药喂给妹妹。待妹妹把药喝完,终于忍不住趴在妹妹身上哭了起来。

“妹妹,青枫——,娘亲,娘亲她……她没了,她死了——,呜呜……”

药很苦,这是她有意识以来喝过最苦的汤药。或许以后也不会再有比这更苦的药了。

慕青枫动了动胳膊,把手放在姐姐的头上,姐姐的脑袋是温地,是活着的人。

她看着屋顶,声音很轻,“姐姐,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了。”

空旷地的荒园里,破旧的房间里,慕青枫躺在床上,静静地听姐姐说话。

距离那天已经两天了,青枫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那天慕鸿飞睁开眼就被妹妹打晕了,等她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妹妹浑身是血的晕倒在母亲床边,而母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体冰凉,没了气息,心里又惊又怕。

后来林大夫过来,见到慕青枫满身鲜血的样子,吓的不轻。后来发现她流血虽然多,伤势却不重。开了补血养气的药,嘱咐这几天不宜劳动。

那天,那人一脚踢碎了她的脏腑,肋骨也断了好几根,后来那人踩着她,一脚一脚把她的骨头全都踩断。

现在身体竟然没事了,慕青枫暗自猜测,大概是那本天书修复了她的脏腑和骨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