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秦涟

匸欢 第4章 秦涟

作者:就叫呆瓜吧 小说:匸欢 更新时间:2022-11-23 07:50:33
“啊”草药敷在伤口不会产生的痛处让苏承下意识地喊了出。扛住了别人带给的痛可却扛忍不住这药与伤口接触到带给的刺痛。伤口处理方式好后,苏承正准备好回家去,可没想起秦魈来了。走到苏承面前蹲了下去,看了看他的伤,抿了抿嘴地说:“苏承,都怪叔叔教女无状,让秦涟害你扛住了别人带来的痛可却扛不住这药与伤口接触带来的刺痛。。...

匸欢

推荐指数:10分

《匸欢》在线阅读

“啊”草药敷在伤口产生的痛处让苏承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扛住了别人带来的痛可却扛不住这药与伤口接触带来的刺痛。

伤口处理好后,苏承正准备回去,可没想到秦魈来了。

走到苏承面前蹲了下来,看了看他的伤,抿了抿嘴说道:“苏承,都怪叔叔教女无方,让秦涟害你受伤了,今天叔叔好好地陪你,你想要玩什么,我满足你。”

原来公主名叫秦涟

“叔叔,我没事的,你快去陪你女儿吧。”苏承一脸做错事的样子说着。

“没事,叔叔陪你,这算是对她的惩罚。”说着一把抱起了苏承离开了太医府。

.......

秦涟带着哭腔一路跑着,眼泪一滴一滴得从她脸颊滑落在她经过的路上。

听到哭声的下人们一开始不明白宫内怎么会有小孩的哭声,都在议论着。

直到秦涟从他们面前跑过,非议声方才停止。敢对皇氏之人非议,被知道了,那就是死啊!

寝宫中,秦涟对着床前的枕头用力挥拳,发泄心中的不满和仇恨。

小孩子嘛,仇恨什么地过几天自然就烟消云散拉。

“可恶的臭小子,下次我一定要在狠狠地咬你一口,还有可恶的父皇,居然帮外人,一同欺负我。”秦涟拿起枕头朝窗口扔了过去。

心中的怒火才消失了那么一丢丢。

心情好了那么一些,她便躺在床上,嘴上骂骂咧咧说道

“可恶可恶。你们都该死!”秦涟一个人嘟囔着,一直重复着。

没过多久,她也累了,在骂骂咧咧中睡着了。

......

“砰砰砰”一整敲门声惊醒了秦涟。

门外一段急促声伴随敲门声而出:“涟儿,你还在生为父的气吗?父皇来给你陪礼拉,快把门打开。”这语气一听就知道是秦魈。

“终于想起来你还有个女儿。”听到是父皇的声音,秦涟的睡意顷刻间消失了。

“为父这不是来了嘛。”他也是从宫内的侍女中得知,第一时间赶来了这里。

“这么迟来有什么意义,滚啊。”秦涟不满父皇的姗姗来迟,再想想今早秦魈的所作所为,她的气不仅没消,还欲加加深。

其实秦魈也想早点来,他也是在刚刚得知消息才赶了过来。

秦魈厚着脸皮轻轻推开房门,借着月光瞅到了秦涟,而斯斯作响的推门声让秦涟察觉到父皇已经进了自己的寝宫。

秦涟的手在床上摸索着,一下抓住了挂在床头的香囊,急忙地扔向秦魈。

“出去!”伴随着香囊的落地声,她也大喊着。

秦魈被女儿的行为吓到了,以前都是一个下午的时间,秦涟她就消气的,而那些都是闹着玩的。

这次到现在还没消,让他非常明白她真的生气了,生自己的气中,是非常的生气。

若他强行闯入,不仅适得其反,还会让秦涟更生气。

关上房门,无奈地抬头看向星空,叹了口气便随之离开了。

而被惊醒的秦涟再想入睡,可就难了。

她再次入床,侧着身子想要再次入睡。可睡了好几个时辰的她还能睡的着?

一直睡不着的她,也只能翻来覆去找个舒服的姿势。

也许是她难以入眠的原因,再加上屋外虫鸣声接连不断,她开始烦躁。

既然睡不着,我不睡了,艹秦涟的心里也是因这件事冒出这种想法。

当然,她的心里已经想好这段时间怎么度过。

悄悄地推开房门,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

没错,她想出去浪,她还从未在夜半的宫内到处浪。

强大的好奇驱使着她。

秦涟踮起脚尖轻轻地走出来寝宫,既然迈出了第一步,那么就没什么能难倒她了。

夜半时分,早以是万家熄灯入眠时刻,谁能想到在皇宫之中还有七岁幼女再瞎蹦哒。

“对了,我的发簪还在花园里,我要去把它找回来。”突然想到发簪的秦涟说着就朝花园跑去。

不过看她的样子好像并不怕黑夜。

怕,当然会怕。

其实她刚出寝宫是也是怕的要死,这一切都是因为月亮。

月色宛如夜晚的太阳,在月色下可是能看清的,既然能在黑夜中看清,自然就不怕喽。

一路小跑,一柱香的时间就到了。

趁着月色还在,秦涟在地上一路摸索着,找的很仔细。

想必这发簪一定是很重要吧。

可找了一路,还是没有收获。

“奇怪,怎么会没有呢?”秦涟喃喃自语道。

说完又继续埋头找着。

“对了,还有那里。”秦涟突然想到了那个地方便不在此处摸索,而是跑到园中亭子。

仔细想想,也就这里没有找过,并且这里还发生了那种事,很有可能在那之中丟了。

秦涟的想法是对的,在月色的照亮下,那支簪子微微闪着白光,也是很快的在亭子旁的草丛中找到了。

“终于找到了。”喜悦不言而喻的涌出。

伸出手想要捡起地上的簪子。

另一处的入口处,突然传出脚踩草丛的“沙沙”的作响声,不远处的秦涟也听到了,她开始害怕了。

毕竟这里除了自己根本就没人,突然的声响不禁让秦涟感到害怕起来。

是个人都会怕吧。

“谁。”带着颤微的声音向那处寻去,想要看清是什么东西。

秦涟心里一惊,依稀看到是一个人影再动。不会是鬼吧,她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而那大多都有着这绿植花卉,又遮挡了大部分的月光。

这里还有人?听到不远处的声音,那人影心声冒出疑问。

寻着声源,人影看向那处。原来是她,在月光的照射下,他看得一清二楚此处的另一个人是谁。

可秦涟就惨了,她看不清是谁,只看到一团人影在那走动,恐惧的心理一下涌上心头。

此时,天上有一丛云正悄悄靠近月亮,月光也正在一点一点地被它吞噬殆尽。

知道最后一束光消失,花园又回到黑暗中。

突如其来的黑暗,一下子让秦涟根本看不清。想要适应黑暗看清,那就必需得待上一段时间才行。

可秦涟哪里有胆子,当黑暗完完全全的降临到园中,她就已经吓破胆了。

“啊!”一声尖叫,恐惧已经完完全全的支配她了,撒起腿就跑,黑暗中,她也看不清路,一路上磕磕碰碰也是难免的,总是能听到此起起伏的叫声伴随着磕碰声。

“跑什么。”那团人影也是一脸疑惑。

终于能看清了,秦涟更是加快脚步,她已经忘了簪子这件事,明明就差一点就能拿到。

一路小跑到寝宫,死死地关上门,生怕那团人影闯入房内。

随后一咕噜扑倒床上,抓起被子把自己紧紧包裹着,蜷缩在闺床上。

嘴上还一直念叨着:“别过来,别过来,不要抓我。”说的时候还是颤颤巍巍地。

此时的她已经把簪子之事给抛在脑后了,那团人影在她脑中挥之不散,那有心思去考虑别的事。

秦涟走后没多久,月光再次降临于花园中,而那人影不在原来的地方,摸黑来到了秦涟之前所在的地方。

此处,月光清晰的打在他身上,方才看清那人影就是是人是鬼。

原来是苏承啊。

真是一惊一乍的。

“什么东西。”月光的再次出现让地上的簪子泛起白光。

靠近那白光,苏承才看清是啥。

“原来在这。”原来他也是来找簪子的,毕竟是他把秦涟的簪子弄丢的,他来找也是情有可原的。

蹲下身子,伸出手把它捡了起来。

苏承仔细瞅了瞅:“呼,还好没有损坏,就是脏了些。”说着说着,就拿起簪子放到嘴边吹了吹,再用衣袖擦了擦,又是如新一哲。

再看向秦涟跑回的方向,他犹豫着现在还给她还是明日。

我想他若是现在去还,秦涟一定会吓死。

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就现在还,择日不如撞日。

走出园中,顺着走廊来到了秦涟的寝宫前。

“住的不错。”看到秦涟的寝宫,苏承一脸羡慕地说道。

他想着秦涟之前也在园中,应该不会此刻就已经入睡了,便来到门前,抬出手对着门就是一顿敲。

“砰砰砰”的敲门声随着他一上一下的抬手接促而来。

蜷在闺床的秦涟已经很害怕了,在听到敲门声她更怕了。

“鬼来抓我了,啊啊啊,千万不进来。”秦涟在被子里小边祈祷边嘀咕着。

敲了许久的苏承,见还未有人开门。难道她睡了,苏承心里说着。

那既然睡了,那我就不打扰了。

随及他就离开了。

“停了?”敲门声的消失让秦涟以为是她的祈祷救了她。

“谢谢老天,谢谢老天。”秦涟说着

此时已经是子时(一点),折腾良久的秦涟已经起了困倦,露出脑袋打了打哈欠嘴上还说着:“我以后再也不出来。”

这都是她自己的想象,那根本就不是鬼,那是苏承。

说完,拉起被子倒头就睡。

呼呼呼

在她入睡时,苏承此时还未到家,从他那到园中也是要几盏茶的时间。

一路小跑,他也到了,悄悄地溜进房内,生怕惊醒他人。

一阵整顿,他也泛起困意,把簪子轻放在床头,他方才解衣入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