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我叫苏承

匸欢 第5章 我叫苏承

作者:就叫呆瓜吧 小说:匸欢 更新时间:2022-11-23 07:50:34
晨时。“砰砰砰”敲敲门声再度而至,被从梦中惊醒的秦涟半梦半梦半醒嘴里叫着:“切记抓我切记抓我。”门外听见公主的喊生,急切地的敲着,声音也更进一步加大了,频率也更快了。这一次彻底让秦涟醒了回来。“呼,了天黑了。”长叹一声口气,才缓了回来。“敲什么。”秦涟不不耐烦地朝“砰砰砰”敲门声再次而来,被惊醒的秦涟半梦半醒嘴里叫着:“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匸欢

推荐指数:10分

《匸欢》在线阅读

晨时。

“砰砰砰”敲门声再次而来,被惊醒的秦涟半梦半醒嘴里叫着:“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门外听到公主的喊生,急切的敲着,声音也更加大了,频率也更快了。

这次彻底让秦涟醒了过来。

“呼,已经天亮了。”长叹一口气,才缓了过来。

“敲什么。”秦涟不耐烦地朝门外说着。

话语一落,敲门声紧接而止。

呆坐许久,秦涟才从屋内走出。

此时的秦涟衣冠褴褛,蓬头垢面,整个样子不堪入目,没有往日里的华丽。

谁叫昨日夜里,她吓坏了,整个人蜷缩在床中,入睡时忘了解衣,秀发也忘了打理,才有这般模样。

“公主,你的样子。”前来的侍女一脸惊吓的说道。

“我的样子怎么了?”说着走向屋内,拿起铜镜照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蓬头垢面,衣冠不整的女孩,秦涟见装镜子里的人,竟不知是自己,还颇有嘲笑的语气说道:“谁啊,这么丑。”

等等,秦涟仔细想了想,此时不正是自己拿着镜子吗?

“啊!”秦涟不敢相信这是自己。

之前还说人家丑,竟没想到自己骂自己。

好家伙,自己骂自己,头一次见。

“快快,来人。”秦涟一脸惊慌叫换着。

闻声而起,那几位侍女匆匆赶来。

“快。”秦涟朝她们挥了挥,侍女看着她的样子赶忙拿起梳子。

一位再为她整理衣冠,另一位再为她梳着头。

一顿操作,秦涟在侍女的巧手下又恢复了往样。再次看向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点了点头。

“公主,该用早膳了。”收好东西后,侍女屈尊的说道。

“走吧。”夜里她折腾那么迟,腹中早已空空如也。

不一会儿,早膳便端到秦涟寝宫内,还未等早膳上气,她便开始动筷了,享受着早膳。

另一边,苏承才刚醒,穿好衣服,拿着簪子踹入衣袖中,他也开始到早膳时间了。

早膳完就把簪子送去吧

“呼,吃得好饱啊。”她完全沉浸在享用早膳中,她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待她饱腹后,桌上的一盘盘膳点都被撤了下去。

大概过了半柱香时,秦魈来了。

“涟儿,为父来看你了。”刚到门口的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自己的女儿,毕竟昨日他被秦涟赶走后已有大半日不见了,可相死他了。

可想而知他是有多宠爱秦涟。

“你来干什么?”秦涟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当然,秦魈昨日的所做到现在她还耿耿于怀。

“父皇这不是来给你道歉来了吗。”说着,秦魈慢慢靠近着秦涟。

“走开!”抓起手边能抓的东西直接往秦魈处扔去。

“还在生为父的气啊,涟儿。”

“我说过,我讨厌你们。”

“昨日是我的不对,所以今日我来给你道歉拉。”

“哼,现在有什么用,昨日你不帮着我,却帮一个外人。”

外人,听到秦涟这么一说,秦魈之前的温柔被一丝愤怒取代了。

说苏承是外人,他可不买账,秦魈可是把苏老爷子当成自己的亲叔叔来着,当然也就把苏承放侄儿来看待。

“秦涟!”秦魈对着她大喊着,随后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你...你...我再也不会原谅父皇了。”秦魈再一次对她生气,让秦涟的眼珠忍不住打转着泪水。

这边,苏承也是享用完早膳就出发了。

“我出门了,张叔叔。”张叔正是照顾着苏承的一切起居,算得上管家吧。

寝宫内,秦涟还是稀落地流下眼泪,她婉起袖口擦拭着还未干涸的泪渍。

擦拭中难免会影响妆容。

她拿起铜镜整理这一丝凌乱的头发。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举起手在头上这一处那一处摸着。

“没有,都没有。”她有点焦虑着说道。

几个呼吸后,她直奔园中跑去,心中坚定地确信它还在那。

呼,一路小跑着,秦涟也喘着气。

到了,就快到了,她直奔亭子走去。

在周围打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那簪子。

“我记得就在这,怎么会不了?去哪了。”又找了一圈的秦涟还是没有收获,开始着急了。

会不会是夜里的那团黑影?她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疑问。

就算是它,可以秦涟的单胆子怕还没见到它就已经晕倒了吧。

刚好,苏承也已到了园中,也正巧看到秦涟也在,刚好把夜里捡到的簪子还予她。

“喂。”苏承对着秦涟叫道。

抬头看去,发现是苏承,她不禁有了一丝惧怕,昨日他可是狠狠扯着秦涟的头发。

“你来干什么?”秦涟怀着敌意问着苏承。

苏承并没有说什么,只见他从袖中拿出那支簪子递向秦涟。

看到簪子的她,脸上的喜悦不言而喻,直接上手拿了过来。

“你找到的?”秦涟没了之前的敌意,开始亲切的问道。

苏承稍稍点了点头。

“哼,别以为你找了它,我就会原谅你。”表面上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其实她心里非常感谢苏承的,到她也是好面子吗,公主哪有那么容易低头呢。

还予她过后,他转及就离开了。

秦涟也是见状后叫住了他:“喂,我不叫喂,我叫秦涟,记住,我叫秦涟。”

随及苏承也转过身去:“我知道,还有我也不叫喂,我叫苏承。”

说完便离开了。

他既然知道我叫秦涟,还为什么叫我喂,秦涟心中闪过一丝疑问没多久便沉浸于寻回簪子的喜悦中。

要是她知道夜里的黑影就是苏承,不知她还会不会去如这般对待他。

秦涟似乎忘了是他搞丢的,但又因他找回簪子对他好感大加,当然是小孩子间的好感,并不是那种好感哦。

没想到本就是苏承的错,本就应该是他去找回的,到阴差阳错的让秦涟对他好感大大增加。

她好像忘了昨日他们还掐在一起。

果然,小孩子一点恩惠就会让她忘了所以。

回到寝宫的秦涟,对镜高兴地插回头上。她心满意足地摸了摸。

另一边,苏承也是觉得她莫名其妙,昨天他们还掐打在一起,还把她的发簪给弄丢了,找回簪子不过是他应该做的,今天不过是把簪子还予她,她的态度怎么一下大转。

她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有趣的是,秦涟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得失,其实并不然,这误会可真是奇妙。

......

傍晚时分,秦魈再一次来到女儿的寝宫,这次,他可是带了秦涟最爱吃的酥点。

“涟儿,为父又来看你了。”站在门外的秦涟在等着她的回应。

“父皇,你来了,快来,快来。”秦涟的态度跟今早的态度天差地别。

秦魈还以为她还是不会让自己进去,所以特地带酥点来哄她开心。

没找到还未到酥点发挥的时候,秦涟就已经气消了。

没办法,找到簪子的喜悦可是让她忘了之前的气,毕竟这是个人都会因为一件开心的事从而对以往的坏事得以忘怀。

“父皇,你说苏承他怎么样啊?”秦涟饶有兴趣的问着秦涟。

“嗯?你们不是...”秦涟听到女儿突然问自己说苏承,他有点不相信,昨天还叽歪在一起,他也是露出深深的疑问。

“你快告诉我啊。”秦涟继续追问着。

女儿这样问了,是不是和好了?这样不是更好,秦魈的心里思考着。

既然秦涟都这样问了,他自然就有必要回答她。虽秦魈也是前几日认识了苏承,但秦魈可是很相信着他,他可是苏老爷子的孙儿,为人肯定不会差。

“好好,父皇告诉你,他呀可比你强多了,不像你蛮狠又无礼。”秦魈头头是道的说着。

“哼。”秦魈一边夸赞苏承还不忘贬低自家女儿,秦涟不乐意了。

“你可别不承认啊。”秦魈吃着自己带来的酥点。

“哼,我是蛮狠,我是无礼但那是谁的错。”话中有话的秦涟让秦魈老脸一垮,差点没被噎死,急忙“咳咳”几声。

确实也是,秦魈从小就溺爱她,才让她变得如此这般。

“唉。”长叹一声,秦涟似乎回想起了过往。

“父皇。”秦涟叫着,秦魈之前有些许呆滞的眼眸才回复了以往。

“好了,好了,总之他比你好多了。”他没有心思在说下去,便草草地说了几句离去了。

“什么嘛。”一脸不满的她,气呼呼的鼓起脸蛋,她这样子可与往日里的粗糙反差甚大。

亥时,秦涟这边她已入睡。

宫内,秦魈的寝宫中还未熄灯。

他此时还不入睡,在干嘛呢?

碰,他的屋内传出阵阵瓷碰声,捅破屋上的窗纸,透过小口,他竟在饮酒,此时他的样子已经不能说是在饮酒了,分明是在酗酒,堂堂的圣上在酗酒啊!

“秋然,我好想你啊。”

苏秋然正是秦涟的妻子,也就是皇后!

“你知道吗,你已经走了七年了,这七年里我都在想着你。”对的,他每一天都在想着她,只是今天秦涟的一番话让他止不住对苏秋然的思念,在今晚爆发出了。

他从来没跟秦涟说过一句关于她母亲的话。

未句不提,让秦涟不知道母亲是什么,很陌生,她就这样一直成长至今。

说完过后,他又投入酗酒中,桌上摆满了酒坛。嘴里还一并含糊着说道:“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想你啊。”

极度的思想,却无处表达,也是有来喝酒来解欲无处可说的苦衷。

秦魈便在酒坛子旁带着无尽的想念悄然入睡。

借酒消愁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