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石碑,御兽法

御兽从养猫开始 第三章 石碑,御兽法

作者:海洋精灵 小说:御兽从养猫开始 更新时间:2022-11-24 19:18:20
“我们是隔壁的邻居,都是住这一层的住户,平常有时候候可能会见过面的。”“我们都是准备好商议一下一同去附近深入探索一下,看一看能不能够找到了食物,大家家里食物都非常有限,总有吃完的晚上。”“你有顾虑我们能去理解,而已现在的这状况能多些人总比一个人要好是吧,我们在7-“我们都是准备商量一下一起去附近探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食物,大家家里食物都有限,总有吃完的一天。”。...

“我们是隔壁的邻居,都是住这一层的住户,平时有时候可能见过面的。”

“我们都是准备商量一下一起去附近探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食物,大家家里食物都有限,总有吃完的一天。”

“你有顾虑我们能理解,只是现在这状况能多些人总比一个人要好是吧,我们在7-4商量,如果你改变了主意,随时欢迎来7-4房找我们,大家都是地球人,穿越在外,都是老乡。”

屋外的人说道。

白烨一声不吭,门外的声音确实是邻居的,但他和邻居不太熟,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品性。

他在犹豫,也在纠结。

不知道要不要开门,要不要加入他们。

直到脚步声渐渐远去,

确实像门外这人说的,

能多一些人抱团,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更有安全感。

而且白烨自己也不太懂荒野求生的知识,

在野外如何寻找食物之类的手段他也不太会。

白烨脑海中不由又浮现出那几只从天而降的巨型怪鸟。

眼神闪烁,最终下定了决心。

不过他并未立刻去邻居说的7-4房间,

而是先将家里所有能当武器的东西先找出来。

从超市里5块钱买的剪刀,平时用来拆快递;厨房里的菜刀;还有客厅茶几抽屉里的一把水果刀,薄薄的刀片白烨怀疑捅出去能不能刺穿野兽厚实的毛皮。

值得庆幸的是当初白烨为了省事,买的菜刀质量挺不错,垫在手心挺沉。

沉甸甸的菜刀握在手里就是比轻飘飘的水果刀有安全感。

在羽绒服里面穿上厚厚的几层,

用胶布缠上书本当成“板甲”。

整理好后白烨又从抽屉里拿出四根蜡烛。

这东西用一点少一点。

但白烨想到了大厦外的松林。

松树的松脂就可以当燃料充当照明,也能点火取暖。

相较来说反倒是家里唯一一个打火机更有价值一点。

将钥匙藏在身上隐秘的地方。

白烨点燃蜡烛,拿了一个小碗,然后用蜡烛的蜡油将蜡烛固定在碗里,托着碗走出家门。

走廊里空无一人,

白烨住的房间是7-10,在这一端,7-4在居民楼的另外一个方向。

路过7-8的时候,

7-8房间里突然传出一阵急促的犬吠。

隔着一扇门,

白烨能感觉到声音的主人就在门后面。

烛光照耀下,7-8黑色的大门泛着幽幽的光泽,白烨收回目光。

来到7-4前,敲了三下门,很快脚步声传来,房门打开。

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年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开的门。

蜡烛的光照在女人脸上,

有些高的颧骨为其增添了两分凌厉,年龄应该不小,眼角有些许皱纹,但能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白烨打量她,她也在打量白烨。

很帅。

这是她对白烨的第一印象。

人都是感官动物,

女人微微点头,

侧身让出一个身位。

“进来吧。”女人说的是普通话,字正腔圆,很是标准。

“我是7-4的业主,叫窦娟,你可以叫我娟姐。欢迎加入我们,你就是7-10的业主吧?”

女人虽然是询问,但却是用肯定的口吻。

“嗯......我是7-10的租客。”白烨想了想,回答道。

虽然现在穿越,房东大概率是不能继续找自己收房租了。

窦娟抿嘴轻笑,“现在你说自己是业主也没关系,反正你房东也找不过来。”

跟着窦娟来到客厅。

白烨看见7-4的房间里有不少人,

客厅采光很好,窗帘敞开着,窗户是关着的。

手中的蜡烛自然是用不上了。

白烨吹熄了蜡烛,视线扫过客厅,没找到空的位置,他看见有的人甚至是直接盘膝坐在地上。

客厅有二十几个人,还有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孩被大人抱在怀中。

人很多,鱼龙混杂。

这是白烨的第一感受。

客厅也很大,应该是这栋楼最大的户型。

“没板凳了,你就坐地上吧,反正昨天晚上我刚拖的地。”窦娟对白烨说道。

说完窦娟走到靠窗的阳台方向,然后转过身对着客厅的众人。

白烨盘膝坐下,

哐当——

放在兜里的菜刀掉在了地上。

众人的目光在白烨和地上的菜刀之间徘徊。

白烨捡起来,把刀捂在胸口里。

“这是切菜的。”白烨解释道。

“别再掉出来就行。”窦娟轻描淡写的说道。

因为背对着阳光,白烨看不清窦娟的脸。

“我们这一层最后一户的业主也来了。”窦娟说道。

“一共十户人,现在全部都在这里。”

“大家能住在同一层楼,还一起穿越,也算是缘分不浅。”窦娟说道。

“什么是穿越啊?”客厅里一个年龄有点大的老人问道。

受网络的熏陶,大部分年轻人和中年人都多多少少听说过穿越这种东西。

他们接受能力也比较强,反倒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没有弄清楚情况。

她旁边像是她孙子辈的一个少年说道:“奶奶,就是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老人有点耳背,孙子重复了两遍老人才听清。

她惆怅的点头。

“哦~那我们还能回去么?”

“应该是回不去了。”她的孙子语气低沉,声音哽咽。

“奶奶还在呢,别怕,不是有奶奶陪你嘛。”老婆婆拍了拍孙子的手背,反过来安慰孙子。

窦娟拍了拍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后,开口说道:“我们之前住的附近就是商圈,平时卖菜也方便,所以...大家家里食物应该都比较拮据吧。”

“行了别废话了,你这个娘们啰里啰嗦的,如果不是为了搞吃的,谁有功夫来你这儿瞎耽搁时间。”坐在沙发上的一个寸头男人不耐烦的说道。

“赶紧说怎么个合作法,怎么分工,找到了食物到时候怎么分配,趁着今天还早,去附近探两遍,如果弄不成就趁早一拍两散。”

“是啊,赶紧说吧,时间都紧。”

立刻有不少应声虫附和寸头男人。

只因为他很壮实。

当其他人都是穿着羽绒服、或者披着外套时,

他穿着一个黑色背心,露出大片肌肉。

看上去颇为强壮。

在自然界,危险的环境中,强壮的同类个体身边总是有一群追随者,哪怕有时候只是潜意识。

“那行,我也就不废话了,我这人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

“我想先问一下,我们这一层里,有没有会野外生存本领的人才?”窦娟问道。

沉默。

没有人回答。

“看来是没有了......”窦娟遗憾的说道。

这时,一只手悄悄举起来。

白烨看见刚才那孙子举起了手。

“我平时喜欢看荒野求生的节目。”孙子说道。

“你叫李云东吧?”窦娟说道。

“嗯。”

虽然诧异窦娟能精确叫出自己的名字,但李云东还是用力点头。

他知道,自己有外婆需要照顾。

家里多了一份口粮,所以他要展现出自己的价值,这样才能分到更多的食物。

“好,到时候如果你的野外生存技巧有用,记你一功。”窦娟笑着说道。

李云东脸上乐开了花,坐在沙发上不住的呵呵傻笑。

其他人冷眼旁观。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青壮,都要出去搜寻食物,你们看怎样?”窦娟说道。

“俺觉得不行,家里的老娘们还要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呢,俺孩子才五岁,家里没个大人照顾不行。”旁边一个个头魁梧的男人皱眉说道。

“那就每家出一个人,然后找到的食物十家平分吧。”又有人提议。

但很快这个提议又被否决。

有的人家里人数多,肚皮多,需要吃的嘴也多。如果平分怎么行,所以那家人提议按照在场的人数来分。

“我觉得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分到食物的权利,如果真有需要,我们家里的老人也可以出去帮忙,肯定不会白吃饭不干活的。”

你一眼,我一语,怎么也达不成一致。

这时候都没有了一开始的矜持,场间一片激烈。

要是分得少了,谁能愿意。

哪怕现在还未曾出门探索,甚至连大楼都未曾走出一步。

可一群人在这里大吵大闹,争得个热火朝天。

“妈的,烦死了!磨磨唧唧,啰啰嗦嗦的!”

黑色背心男人不耐烦的站起来,一脚狠狠踢在茶几上,茶几边缘的杯子摇晃了一下,然后打了个转,哐当一声摔碎。

“给我安静!”黑背心男人大声吼道。

众人安静了下来。

窦娟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杯子被摔坏了。”

“等会儿赔你一个就是了。”黑背心男人说完环顾客厅众人:“都还没出去,你们就争成这样,要是真带吃的回来了,你们岂不是要打起来?”

“要我看这所谓的合作也没有必要了,全部都各回各家吧,想组队的自己私下商量。

听了一会儿我算是听明白了,有些人心底打的主意就是不干活,多分配,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感情全世界的好事全让你家占了!”

刚才提议按照总人数来分的那几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虽然没明言,但黑背心男人就差将这几个字刻在他们脑门上了。

有人对他怒目而视,有人眼藏不满、饱含恶意。

但黑背心男丝毫不惧,还以冷笑。

“那你说怎么解决?”有人问道。

“想要解决很简单!这里人也不少,分队伍也能分好几队。”

“干脆按照不同的食物分配方法分为不同的探索队伍,支持哪种方法的就去哪个队伍,这样既省时又省力,还免了麻烦。”

黑背心男人看向那几户,嘴角上扬。

就让喜欢占小便宜的这几家狗咬狗去。

说完,黑背心男人走了几步,从茶几后面出来。

“我这个人性子直,要是说了什么得罪的话,还请你们几家见谅,

愿意跟我合作探索的就一起去,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这里可没有大锅饭这个说法。

一切按照贡献分配,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就没有!

我先走了,愿意合作的就来找我,不愿意就算了。”

黑背心男人说完就转身离开房间。

“童忌!”窦娟喝道。

黑背心男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窦娟。

“什么事?”

窦娟气笑了,“你是来砸场子的吧,你这么一搅合大家还合作什么。”

“是啊,是啊...”旁边有人赶紧应道。“没必要这么冲动啊。”

可下一秒,窦娟话锋一转。

“不过童忌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合作合作,要公平的才叫合作。

我也订个规矩,不管是留在大厦里,还是出去搜寻食物,只要做出了对团队有益的实事,这就算有贡献。

成年人出去做陷阱,探索打猎,老弱留在家里可以提炼松油和采摘松子,一些其他果子或者菌类也都是目标。如果有狩猎野兽,留在家里的女人缝制兽皮,打磨骨头制作武器。”

“还有跟着我们一起带过来的一些东西,如果能利用起来的也可以利用,总之不养闲人。”

窦娟一一说道。

在场有些人脸色微变,还有一些人微微点头,表示认可。

留在家里做的事虽然可能多了一点,但至少比去外面要安全一些。

那只巨型怪鸟就是前车之鉴,野外肯定还有其他怪物。

“如果同意的话就留下来吧,不愿意就算了。”窦娟说完看向众人。

没有人起身,也没有人离开。

窦娟满意的点头,“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如果到时候出尔反尔,那就别怪童忌翻脸不认人了,是吧童忌?”

童忌:?

我觉得你在骂我。

......

七楼十户,一共派出了十二个成年男人还有一个女人。

窦娟的一头长发已经被她自己剪成了干练的短发,“男人能做的事,我自然也行,探索队伍也加我一个,放心我平时有健身,不会拖后腿。”

童忌竖起大拇指,“厉害。”

多出的两个成年人,7-9是一对合租的同事。

7-1是一对父子,父亲四十六岁,儿子十八。

本来父亲不让儿子去,让他留在家里,但儿子还是跟了过来,他不放心父亲一个人出去。

“上阵父子兵嘛。”儿子这么说道。

父亲无奈,但还是说道,“那你不要乱跑,到时候跟着我。”

不过队伍里年龄最小的不是这个7-1里的儿子,

而是之前和奶奶坐在一起的李云东,他刚满17,目前家里就他和他奶奶两人。

年龄最大的是一个叫钟臣良的老人,老人是一名退伍老兵,身子骨很硬,头发花白,其他人问他年龄,他只说六十了,但白烨觉得他真实年龄或许还要更大一点。

一楼入户大厅,

李云东奶奶拉着他的手,小声叮嘱着什么。

其他家属也都不舍的看着家里的男人,因为担心有危险,他们甚至都不敢去大厦外别离,只能站在大厅里。

虽然不舍,但探索附近的情况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

尤其是找食物,这种事情早和晚都有利有弊。

去晚了,也许附近果子、菌菇之类的东西就被大厦里其他人给摘光了,就只能去更远的地方。

那样,不止路程更远,也会有更大的风险。

但如果去早了,也许就是替别人踩雷,因为没有探索过的区域也许有未知的风险。

当然,高风险也伴随着高收益。

只看如何取舍。

大厦的位置处于山半腰,

周围位置还算空旷平坦,北边是山脊,上山的方向,南边是下山的斜坡。

东西两边都是茂密的松林。

“坐北朝南,咱们这房子风水还挺好的。”童忌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回头看了一眼大厦。

在这一望无际的原始大山之中,这栋钢筋水泥筑成的大厦格外显眼。

阳光的照射下,玻璃反射了光。

但不得不说的是这个新世界的树木都很大。

一棵棵松树拔地而起,数十百米高的松树比比皆是,哪怕大厦处于松海之间也不会太过显眼。

“我们往哪个方向走。”童忌询问李云东。

“往南边,水源一般在地势低的地方,而且动物也都会去水源边喝水。”李云东说出心里憋了很久的腹稿。

“而且捕鱼是比较简单的狩猎方式,我们可以做几个陷阱在小溪边,也许能有收获。”

“那就这样,按你说的走。”童忌想了想。

往下走的斜坡坡度不是很大,但众人都是全副武装,恨不得武装到牙齿。

身上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哪怕童忌也穿上了好几层衣服。

扶着松树踉踉跄跄的往南下山。

沿途低矮的灌木和小树杂乱无章的生长在林间。

这些成为了下山拦路虎。

不多时,白烨就发现自己羽绒服的袖口被刮出了一个豁口。

走了小半个小时,还在半山腰,迟迟没能到山底。

周围的环境一开始还有点新鲜,但很快就变得乏味。

身体也开始疲惫......

前面突然没了路。

一片像是断崖的横埑拦住了众人去路。

李云东爬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脑袋探出去。

“好高啊,至少有好几十米,这下面有个山洞!”

李云东惊异的喊道。

他们就位于山洞的顶部,脚下就是一个山洞。

这山洞有二十几米高,五六十米宽。

跳下去是肯定不行的,只能从两侧绕过去。

但虽然洞穴宽度只有五六十米,但洞穴外沿是山壁,一直向两侧延伸。

半个小时后,

众人站在山洞前。

山洞左侧有一块石碑。

石碑是青色,表面没有青苔,也没有长出草,光秃秃的,正面还有文字。

“有文字,说明这个世界有文明!”有人兴奋的说道。

队伍里,也有人皱眉,觉得这似乎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陌生的文明对他们大概不一定会是善意的。

而且如果长得相似还好,要是长得稀奇古怪的,四只眼睛六只手那种,那就最糟糕了。

白烨站在石碑前,抬头看向石碑。

石碑上的文字不是他认识的已知任何一种文字。

但偏偏看着这个字,只要全神贯注认真观看,脑海中就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文字的释义。

“御兽法,总纲......”

白烨喃喃自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