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踩点
“演习?你要角色劫匪?这是工钱?”听完作出解释,小丫头露着匪夷所思的神情,羡慕嫉妒道:“做官真好。”“为什么?”齐平吃着面条,没跟进妹子跃动的思维。脸颊削瘦的少女认真道:“做官的有钱的人啊,这就给五两。”闻言,痛惜道:“只可惜,你不能够科举,要不然也考个官当“为什么?”齐平吃着面条,没跟上妹子跳跃的思维。。...

“演习?你要扮演劫匪?这是工钱?”听完解释,小丫头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羡慕道:“当官真好。”

“为什么?”齐平吃着面条,没跟上妹子跳跃的思维。

脸颊瘦削的少女认真道:“当官的有钱啊,这就给五两。”

旋即,惋惜道:“可惜,你不能科举,不然也考个官当,到时候,你贪污,我藏钱,准保谁也查不着。”

姑娘好志向……齐平竖起大拇指,几口干完饭,起身找纸笔写了个单子:

“钱不是好拿的,帮我买点东西去。”

回来路上,齐平一直在回忆看过的警匪片,寻找作案灵感,上辈子因为身体缘故,没法工作,大半时光用来看书、电影……

大抵因为重生,相关记忆格外清晰,闭目回想,看过的影片历历在目。

地图、头套、绳索、模型材料……都要自行采购。

本来,只是走个过场的话,自然不必大费周章,但既然决心搞事,齐平自然要全力以赴。

准备工作要充分。

齐姝老大不乐意,好在材料耗资不多,知晓轻重,拿了钱和物品单子,屁颠屁颠离开。

至于真正的打算,没敢告诉,怕吓到她。

齐平也没闲着,送走妹子,锁门朝演习预定地点赶去。

途中,找了店铺买了书写器具,不是毛笔,是铅笔,名为“铅椠”,由一根铅粉笔与木板组成。

用以记录,不及墨笔风雅,胜在方便实用。

按照脑海中的资料,此次演习地点在范府。

范老爷大名范守信,以布匹生意起家,店铺遍及三县之地,为河宴首富,其府邸也颇为气派。

粉墙黑瓦,牌匾下飘着灯笼。

到底只是商人,门口并没有电视剧里站岗的家丁,齐平正要叩门,突然发现大门是虚掩的。

轻轻一碰,吱呀敞开。

院中喧闹嘈杂,隐有喝骂声,齐平好奇下,快步绕过影壁,正看到一个穿青袍,束发的青年矫健地跑到前院。

看到齐平的制服,眼睛一亮,嗷一声蹿到他身后,喊道:

“杀人啦!差爷,救命啊!”

与此同时,另外几道身影杀来,为首的赫然是年过五旬的范老爷,袖子卷起,举着一根荆条。

范夫人拉着他,苦苦劝阻,旁边一众丫鬟家丁,手足无措的样子。

“小兔崽子,你偷钱还敢跑!”范老爷气喘吁吁。

齐平身后,青年怂成一团,此刻抻长脖子,道:“爹,我那是投资,赚大钱的。”

“而且我是兔崽子,您是啥?”

范老爷瞪眼,挥舞荆条,作势欲打。

青年秒怂,躲在齐平身后,让他哭笑不得,此刻,他已经记起青年身份:范府二公子,说来也是个妙人。

范老爷白手起家,长子接管生意,次子闭门读书,一心一意,想培养出个秀才举人。

可范二公子天生不是读书种子,整日想着做生意,闹得家宅不宁,鸡飞狗跳。

“范老爷,消消气。”齐平没想到撞上家暴现场,忙打圆场。

家丑不外扬,范守信无奈,丢下荆条,汗颜道:

“齐捕快见笑了,是为了演习一事前来?”

“是。”齐平点头,“知县大人命我做好准备,提前来熟悉下。”

“正好,演习所需银两已筹备完全,请随我来。”范老爷挤出笑容,一群人返回内院。

齐平只是捕快,没有看茶待遇,径直入了偏厅,就见一箱假银摆在墙角。

“总共一千两。”范老爷道,“昨日衙门送来的。”

演习不好用真金,只能用县衙缴获的假银。

至于银票,相当于后世的存单,金额稍多,钱庄便只认本人存取,劫掠无用。

齐平认真起来,仔细摩挲,进行秤量,旋即以演习为借口,勘察宅院布局,不时丈量,用铅笔记录。

两个字:专业。

看的范府众人啧啧称奇,范老爷中途离开,倒是二公子全程陪同,整个过程用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告辞离开。

……

走出范府,齐平没有立即离去,而是对周围街道地形踩点,一直忙到太阳西斜,方才回家。

是夜。

齐家院内,烛光昏黄,房间内,穿着粗布衣衫的少女坐在桌旁,认真看着桌上摊开的地图。

“刷。”齐平手持铅笔,在范府位置画了个圈,表情冷峻:

“大凉一斤约500克。”

“一斤为十六两。”

“一两银就是31.25克。”

“一千两就是31.25千克,62斤多,不算重。”

“但会严重拖慢速度,必须要有交通工具。”

少女用力点头,深以为然。

齐平缓缓踱步,继续道:

“马匹可以从衙门找,问题不大,但其余问题也要思考清楚,周边环境如何,官府巡逻规律,多久能赶到,得手后如何撤离?恩,得做几套方案,灵活应变。”

齐姝表情茫然,本能点头,觉得大哥好生厉害。

“要我做什么吗?”

烛光下,少女瘦削的脸蛋,像一块温润的暖玉,大眼睛闪着光。

齐平笑了笑,习惯性揉了下小妹的头发,然后愣了下,抿嘴道:“的确要你帮忙,但不是现在,回屋睡觉吧。”

“我不困。”齐姝说,托起腮帮子,表示要看。

齐平无奈,卷起地图,将白日记录的木板放在左侧,搬来木头和锯子,开始制作范家宅邸的模型。

整个过程,无比认真。

直到屋外传来三更天的锣响,才伸了个懒腰,满意地审视桌上半个房屋模型。

“凌晨了……两点钟前睡觉不是我风格。”

齐平扭头,不禁莞尔,就看到齐姝已经趴在桌角睡着了。

“这战斗力也不行啊。”齐平将小姑娘抱起,轻飘飘的,他微微蹙眉。

家里不富裕,没油水,正长身体的年纪怎么行……愈发坚定了出人头地的心思。

将齐姝送回西屋,他洗了把脸,添了灯油,准备熬夜爆肝。

就在这时,他眉心轻微抽痛,脑海中,那只灰色的沙漏图标猛地翻转,明亮起来。

冷却结束了……齐平精神一震。

“白天使用是上午,到现在,大约九个时辰,是技能冷却时间?不,刚过零点的话,难道是每天凌晨自动刷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