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你是在装病吗?

病娇皇子赖上门 第5章 你是在装病吗?

作者:我吃元宝 小说:病娇皇子赖上门 更新时间:2022-11-25 12:50:00
天天刚,院门被钟声。媳妇子送去早饭。邓少通特地看了眼天色,莫不是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东家交待了,从昨日起小厨房每日开炮。殿下想吃什么盼咐一声,厨房做好就送去。要不然殿下不嫌我等粗俗,也可去小厨房就餐。”“你们东家人呢,她也在小厨房就餐吗?”“仆妇送来早饭。。...

天蒙蒙亮,院门被敲响。

仆妇送来早饭。

邓少通特意看了眼天色,莫非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

“东家交代了,从今日起小厨房每天开火。殿下想吃什么吩咐一声,厨房做好就送来。要是殿下不嫌我等粗鄙,也可去小厨房用餐。”

“你们东家人呢,她也在小厨房用餐吗?”

“我们东家已经用过早饭,正准备巡山。”

“巡山?”

“山上种了一些庄稼,东家不放心,要亲自去看看。”

“能否派人告知贵东家,本殿下也想巡山瞧一瞧周围环境,能否请她稍等片刻。”刘珩从里屋出来,已经穿戴整齐。

不说其他,光是他这张脸,真好看啊。

上了年纪的仆妇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饱饱眼福。

要是再高一点,壮一点,那就更好了。

瘦胳膊瘦腿,一副瘦弱小身板,难怪东家嫌弃他是豆芽菜。

仆妇放下餐食,躬身退下。

邓少通气得跳脚。

原本看在叶四姑娘能克邪祟,对自家殿下病情有帮助的份上,他已经打算不计较之前的事情。

万万没想到啊……

“殿下,叶四姑娘是在耍我们玩吗?昨日还说小厨房不开火,又说这里没有送饭的规矩。今儿,瞧瞧,仆妇不是会送饭吗。”

“现在是我们有求于她,她欺负我们又能如何。她的地盘她定规矩,自然是她说什么是什么。我们且看着,听着。”

“这这这……殿下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都已经被父皇打发到这山沟沟里自生自灭,已经没有比这更委屈的。区区送饭与否,这点小事,又何须在意。”

刘珩心态很好,反过来劝邓少通不要斤斤计较。

该吃饭吃饭,该上山上山。

出了门,跟上叶慈,开始巡山。

翻过一个土坡,视野瞬间开阔。这山沟沟里竟然藏有几百亩水田。

叶慈也没藏着掖着,“左边一百亩,种子是托人从岭南一带买回来的。右边的水稻,种子是我们自己经过几年培育筛选出来的。两个品种都种下,待到秋收对比收成,就知道哪种种子更适合这里的土壤气候,或许还有改良的余地。”

“四姑娘喜欢种庄稼?”刘珩很好奇,他是第一次碰见亲自操持庄稼的闺秀。

这位四姑娘同传闻大不相同,喜好也是少见。

叶慈抿唇一笑,“种庄稼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喜获丰收的时候,成就感十足。再说了,庄子这么多人要吃饭,不种庄稼还能种什么。”

“你身为庄子东家,犯不着亲自操持这些事情。毕竟你一个姑娘家……”

“哈哈哈……”

叶慈大笑,打断对方的话。

刘珩有些疑惑。

叶慈也不解释,带着他继续爬山,来到果园。

今儿,叶慈的主要任务,是检查葡萄嫁接成果。

当年,她跟随老爹走南闯北,见识过富贵温柔乡,也见识过荒野乡村。去过一线大城市,也到过新农村。

她不懂种地,但她见过。

她见过别人种地,见过别人如何培育种子,如何做果树嫁接。

她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用到这些知识。

这年头葡萄金贵,听说皇帝就特别稀罕从西域运来的葡萄还有葡萄酒,还特意派遣朝廷使臣出使西域。

甚至传闻,宫廷有专人负责培育西域葡萄品种,只是好像没成功,一直都处于失败,再来,失败,再来……无限循环中。

本地也产葡萄,当地称之为土葡萄,又酸又小个,没人吃,连狗都嫌弃。

她就想着有没有办法改良本地葡萄品种,尝试了一番,宣告失败。

后来她灵机一动,终于想到嫁接,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十几株西域葡萄苗。

第一次嫁接,失败。

这是第二次嫁接,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西域葡萄苗用完了。如果这次再失败,她就只能攒钱明年再接再厉。

来到葡萄园,她的脚步都变得小心翼翼。

负责看守这一片的庄丁,更是小心谨慎,声音就跟蚊子似的,却又透着一股子兴奋。

“东家,我瞧了眼,真的出苗了,出了一颗苗。东家快看,就是这里。”

被砍断的本地葡萄枝干上,捆绑了一圈稻草。

没有塑料薄膜,她只能用稻草替代。这也是她今年最后一次尝试。

之前曾用过碎布头,用过肠线,各种她能想到的保护嫁接伤口不感染病虫害的办法,都但宣告失败。

最后一次,她选择了稻草。

枯黄的稻草上面,一片嫩嫩的葡萄叶子展开了一角,小指头那么大一点,很脆弱,却带着生命气息。

真的成功了?

叶慈自个都不太敢相信,误打误撞竟然成功了。

她揉了揉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哇,真的诶,嫁接真的成功了,出苗了。

“这是什么?”

一颗脑袋伸过来,紧靠着她,将她唬了一跳。

她侧目一瞪,“殿下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我叫了你,你没听见。”刘珩眼神清澈,顿时就让人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

叶慈:“……”

庄丁冲她点头,三殿下的确叫了她。

叶慈理亏,她摸了下鼻子,“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

刘珩:“……”

他低头偷笑,他发现叶四姑娘很要强啊。

“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

“葡萄!”

“葡萄?”

刘珩仿佛被打开新世界大门,“葡萄长这个样?从断口出芽是什么道理?”

“嫁接!你是不是想问什么是嫁接?就是将两个相似品种接在一棵树上,用来改良品种,更适应当地气候和土壤。”

“类似培育筛选种子?”

诶,这个皇子也很懂吗。

她多嘴问了一句:“你懂农事?”

刘珩嗯了一声,“每年立春,父皇和母后就会带领大臣,做半天农耕。父皇重农事,所以,我们这群皇子也会自觉了解这方面的知识。”

“为了讨好你父皇?”叶慈的问题又直接又犀利,根本没去思考这个问题是否合适。

刘珩坦然一笑,“是啊,为了讨好父皇。可惜,父皇不吃这一套。”

“就算你父皇不吃这一套,你们也必须学着讨好。他吃不吃是他的事,你们这群皇子要是不知道讨好,就是你们的错,错了就要受罚。”

刘珩:“……”

他盯着叶慈,仿佛第一次认识她。

叶慈冲他一乐,“很意外我会说出这么有见地的话?”

她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仿佛是在说:快来夸我啊!我这么聪明又机灵,至少要夸个五百字。

刘珩低头一笑。

这位叶四姑娘还自夸起来,这脸皮厚度,他是自愧不如。

嗯!

他捏捏下巴,“听闻叶四姑娘拜青云子道长为师,不知道本殿下可有荣幸拜会尊师。”

叶四姑娘同一般意义上被父母厌弃抛弃的‘孤女’完全不同,或许原因就在于她有个好师父。

于是,刘珩生出了拜会这位传闻中的青云子道长的想法。

只是……

“不巧,几天前我师父出门云游四海,归期不定。”

刘珩:“……”

他嘴角抽抽,感觉好像,似乎,被针对了。

叶慈盯着他,“我也有一个问题不吐不快。出门巡山,从大门到这,路程虽然不远,但一直都是爬坡。殿下身体不好,爬坡却不见劳累气喘,更不见咳嗽。你这病……”是装的吧!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撕心裂肺般的咳嗽,这就是刘珩的回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