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四姑娘

病娇皇子赖上门 第1章 四姑娘

作者:我吃元宝 小说:病娇皇子赖上门 更新时间:2022-11-25 12:49:59
平武侯叶怀章从衙门回去,表情有些凝重又有点儿疑惑。管家见状还没说话的,就被他挥打发掉了一直这样。他问看门的婆子,“夫人这会在哪里?”“启禀侯爷,夫人正老太太跟前说话的。”平武侯闻言,径自前去后院。云鹤堂,一屋子女眷正乐呵呵的闲谈,一副婆媳融洽,儿孙管家上前还没说话,就被他挥手打发了下去。。...

平武侯叶怀章从衙门回来,表情有些凝重又有点困惑。

管家上前还没说话,就被他挥手打发了下去。

他问守门的婆子,“夫人这会在哪里?”

“回禀侯爷,夫人正在老太太跟前说话。”

平武侯闻言,径直前往后院。

松鹤堂,一屋子女眷正乐呵呵的闲聊,一副婆媳和睦,儿孙孝顺的温馨场面。

丫鬟来不及通报,平武侯已经率先闯进来。

“无关的人都退下!本侯同老太太和夫人有话说。”

“侯爷这是怎么了,在外面受了谁的气。气性这么大,晚餐给你添一盅清火的汤水。”

平武侯夫人苏氏一边挥手示意女眷们都出去,一边安抚丈夫焦躁不安的情绪。

她语气不急不缓,仿佛天塌下来,都不能让她皱一下眉头。

她亲自替平武侯除去外袍,又亲自斟茶递水。

等到人都走了,老太太许氏才开口问道:“朝堂上又出了什么事?陛下又发作了谁?”

皇帝年纪渐长,脾气也跟着上涨。

当官的,尤其是有份上朝的官员,每每都提心吊胆,生怕被皇帝借口发作。丢了乌纱帽是小事,丢了脑袋才是大事。

“陛下今儿心情平稳,并没有发作谁。”

“那你做出这副样子怎么回事?”

“老太太和夫人可还记得咱们府上有位四姑娘?”

屋里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老太太许氏或许是年龄大了,记性不太好。

她问身边的桂嬷嬷,“咱府上有行四的姑娘?”

桂嬷嬷轻声说道:“老太太说笑了,府中有五姑娘,六姑娘,自然有四姑娘。”

“老太太您忘了吗,那年我生了个闺女,命硬,克亲缘,还没出月子就被送到了乡下庄子。算算时间,十几年了。侯爷,你怎么突然提起四丫头?”

毕竟是亲生的,还是夫人苏氏最先反应过来。

只是她表情不太好看,她一直当自己没生过那个孩子,当她死了。

实在是……

自从怀上那个孩子,娘家,婆家,接连受难。孩子出生之前,全家男丁下狱,临门一脚就是满门抄家的下场。娘家那边也受牵连,满目凄风苦雨。

那会她还是年轻媳妇,可身子也快熬干了。已经打算好了,真要沦落杀头抄家的地步,她就一根白绫了结了自己。

孩子没足月出生,瘦巴巴的,看着就讨嫌。

有路过的道人批命,说孩子出生时辰不好,命硬,克亲缘,就差直接说孩子是天煞孤星。

必须将孩子送走,送得远远的,才能保全家平安。

但不能让孩子死了,命硬的孩子一旦死于非命,定会回来索命报仇。

于是……

还没出月子,这个族中行四的女婴就被送到几百里外的田庄,安排了几个仆妇丫鬟伺候。

本来是报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将孩子送走,谁能想到,孩子一送走,两家的案子就有了转机。

无罪释放,官复原职。

老爷子本来身体不好,眼看不行了,出狱后又多活了几年才走。

从此,府中就没有四姑娘,谁敢提起棍棒伺候赶出去。

时隔十多年,平武侯突然提起四姑娘,这这这……

眼看苏氏就要发作,平武侯连忙解释道:“今儿要不是别人提起,我都忘了府中还有个四丫头。”

“谁?谁和咱们家过不去。不对啊,外面的人都当四丫头夭折。”苏氏一脸疑惑。

老太太许氏盯着平武侯,“你将事情原原本本说清楚。”

平武侯正色道:“今儿早朝结束,本侯被方内监留住说话。”

“哪个方内监?”老太太许氏问道,语气有些急切。

“自然是陛下身边最得意的方内监。他先是闲扯几句无关的内容,之后突然问我,府上可有一位四姑娘,听说八字很硬。我当场就懵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方内监已经离开,我也无处可问。你们说,他到底有何用意?”

沉默!

所有人都在沉默!

这事可大可小,必须慎重对待。

还是老太太许氏灵醒,“方内监是陛下身边的得意人,他问起四姑娘,莫非是宫里的意思?”

夫人苏氏也跟着说道:“方内监特意提起八字,难不成四丫头的八字除了克亲缘,还有别的讲究?”

“不管有没有讲究,既然宫里有人问起,咱们再也不能当哑巴聋子,不能当这个孩子不存在。派几个人将四姑娘接回府。”

老太太许氏一锤定音。

夫人苏氏很是愁苦,“可是孩子的八字,克亲缘。万一孩子一回来,家里运势跟着跌落……”

老太太许氏板着脸,“不接孩子回来,运势跟着就会跌落。接了孩子回来,说不定还有别的转机。侯爷,你是什么想法?”

平武侯叶怀章蹙眉深思片刻,“就依着老太太的意思,派人将孩子接回来。”

……

侯府二管家叶贵,同内院管事钱婆子,在家丁仆妇的护卫下,历经十来天的舟车劳顿,总算赶到了位于云霞山山脚下的叶家庄。

当年四姑娘被送到这处最偏僻的庄子,群山环绕,出行不便,消息闭塞。

多年过去,也不知这位四姑娘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二管事叶贵又唠叨起来,“府里竟然无一人知道四姑娘的情况,简直荒唐。钱婆子,你在夫人跟前当差,又是夫人身边的老人,你当真一点都不清楚?”

钱婆子啐了一口,“和你说了多少回,夫人对四姑娘深恶痛绝,不许我们提起她。头几年,庄子上还有消息送到府中,后来可能是看府上没有人过问四姑娘的死活,庄子上的人也跟着惫懒起来,再无消息送到府中。

如今你问我,我又问谁去。这次来,夫人交代了,要好生看着四姑娘。你带的人到底行不行?”

“都是一把子好手,一个能打三。四姑娘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怕。对了,四姑娘还没取名吧。”

“是嘞。生下来还没满月就被送到庄子上,那会府中男丁都被关在诏狱,来不及取名。幸亏,‘四’这个排行,夫人没给别的姑娘。要不然,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一行人到了庄子门口,本以为很顺利的一趟差事,却吃了闭门羹。

刚开始被人怀疑是骗子,证明了身份之后又被告知东家不在庄子上,去了山上道观。

拉拉扯扯好半天,才弄明白庄丁口中的东家,正是他们要找的四姑娘。

“荒唐!”钱婆子疯魔了,“一个大姑娘,不住在庄子内院,跑到山上的道观和一群道士混在一起成何体统。这要是传出去,侯府的脸面还要不要。”

庄丁们都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钱婆子眼一瞪,“难道我说错了吗?”

“那是东家诶,自然是东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东家是青云子的关门弟子,当然要时常上山尽孝。”

还是二管事叶贵办事靠谱一点。

他没有和庄丁们争吵,而是问道:“山上道观远不远?你们安排个人带路,我们这就上山寻四姑娘。这是侯府主子交代下来的差事,谁都不能马虎。”

“之前侯府送来一封信,东家已经知道你们会来。她让我们转告一声,让你们不必上山,她也不会回京城。还让你们尽快回去,过几天可能会有暴雨,恐路途受阻。”

“开什么玩笑。侯府派我们来接四姑娘回京城,没接到人,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钱婆子盛气凌人。

面对这群土包子庄丁,她有十足的优越感。

“不管四姑娘是否回京城,总归还是得先见过人才行。前面带路,趁着日头还早,早去早回。”

关键时刻,还是二管家叶贵顶用。

庄丁们没法子,派了个机灵小伙带路。

山路崎岖,钱婆子半路掉队,叶贵带着家丁紧赶慢赶,半下午的时辰总算到了山顶道观。

云霞观,以山名为观名,野心不小。

刚踏上道观广场,头上就挨了一击。

“谁?”

叶贵惊了一跳,还以为是暗器,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根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头。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一道清脆的声音,来自头顶。

叶贵抬头一望,就见一少年道士坐在树枝上,摇晃着双脚,正啃着一条鸡腿,还是烧烤。

淦!

他们赶了一路,累死累活还没吃上一口热乎的。刚上道观,就被鸡腿给刺激了。

好饿!

鸡腿分一半可否?

“小道长,我们是平武侯府上的人,奉命来接我家四姑娘。能否带个路,或是通报一声?”

“原来是侯府的人。你们确定要接四姑娘回京,不怕血光之灾,不怕半路丧命?”

咯噔!

家丁们纷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四姑娘的杀伤力,大家都有耳闻,这这这……这如何是好。

二管家叶贵也是心虚,“身为下人,自然是奉命行事。烦请小道长带个路,是好是歹总得见了人再说。”

“不是四姑娘不肯见你们,而是担心害了你们啊。你们赶紧回吧,见了四姑娘,怕是没命回了。回去告诉你家主子,不想侯府遭受血光之灾,就别提接四姑娘回京的话。未免你们被主子刁难,四姑娘体贴,这是四姑娘亲笔书信拿好了,赶紧回去交差。”

这……

叶贵面色迟疑。

家丁们心生退却。

天煞孤星惹不起,还是赶紧回吧。

叶贵苦笑,“烦请小道长通报一声。”

“你这人怎么不听劝。”

哧溜,小道长从树上麻溜地滑下来,左手还拿着没啃完的鸡腿。

“连人都没见到就这么灰溜溜回去,不好交差啊!”叶贵一脸尴尬。

“见了就能交差吗?连命都没了,你还怎么交差?”

“小道长可别糊弄我。”

“骗你作甚?知道你家四姑娘为何上山拜道士为师吗?就是命太硬,得靠这座道观压一压。还有,她和京城相克,凡是从京城来的叶家人,见了她,都不得好死。轻则暴毙,重则天打雷劈。你可别不信。你要真想见,你随我来,我带你进去。只是,进去之后可没有后悔药吃,是死是活全看运气。”

小道士背着手,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往道观里走。

叶贵反而迟疑起来,迟迟没动。

家丁们更是往后退了两步,近在咫尺的道观,犹如洪水猛兽,随时会张开血盆大口吃人。

“管家,这事……”

有胆子大的家丁上前一问。

叶贵咬咬牙,看着手里的信件,“回去!”

他可不敢冒险见四姑娘,他怕死!

一群人来得快,去得更快,转眼消失在山林之间。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