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好久不见
刚出祠堂,一大群人黑压压的跟了出。三房的弟妹们屡次劝解,二房二房恶语鬼话,但是没有用。就像是耳聋通常,顺手拦下一辆taxi,将身后人远远超过甩走:“去虎门,旧渔港。”“旧鱼港如果大,哪三条街啦?”林岭东略想了一下:“像是是大沙湾?”“大沙湾如果大三房的弟妹们屡屡劝说,大房二房恶语连篇,可是没用。。...

刚出祠堂,一大群人黑压压的跟了出来。

三房的弟妹们屡屡劝说,大房二房恶语连篇,可是没用。

就像是耳聋一般,随手拦下一辆taxi,将身后人远远甩掉:“去虎门,旧渔港。”

“旧鱼港那么大,哪条街啦?”

林岭东略想了一下:“好像是大沙湾?”

“大沙湾那么大,是不是挨着给你找啊?”

说着,司机指了下标价牌,起步价2.5元,每公里收费0.65元。

“30多公里来着,是不是走啊?”

林岭东只是微微一笑:“走吧,麻烦你。”

车子刚刚发动,林岭东终于回忆起来:“大沙湾那里有个水产市场,就挨着洋货街,就去那儿。”

“好啊。”

桑塔纳排气管冒出一股黑烟,朝着虎门镇飞驰而去。

虽然東莞城郊,可这里毕竟是广東,作为第一批开放的经济特区,已经是建筑密集,车水如流,已有了都市雏形。

只不过外墙装修略显out,大部份是灰扑扑的蓝白配色。

画面如一出老旧默片。

半个小时之后,穿过虎门大桥,珠江水面上船帆鼓荡,牙岸边白石青塔,每隔一段,便修建着一座重达250斤的镔铁炮台。

虎门销烟,就是这个地方。

而炮台之后,就是旧渔港了。

“到点了,21块5毛谢谢。”

林岭东爽快付账,整理了一番衣领下车。

空气闷热,带着一股咸腥的海风气息,粗糙的红砖楼空,布满油渍的蓝绿油布,货架上挂着大条大条的生鲜渔获。

地面上污水横流,久远的记忆涌上,怀有洁癖的林岭东却视而不见。

来到渔市后门,脑袋便嗡的一声。

三十年光阴荏苒。

一间小小铺面,用木板红漆写着五字店招,杨记三文鱼。

一道靓丽的身影坐在门前。

黑色的橡胶裙下,藏着窈窕玲珑曲线饱满,细嫩的脸蛋跎红一片。

用一把钢丝刷卖力的清理鱼鳞。

杨婵,林岭东上一世的小小女友。

林岭东入赘港岛,她绝望到跳海自杀。

林岭东就这么痴痴的看着她,痛斥数十年相思之苦。

“这一世,我必不负你!”

转身,已是心如潮水。

却没有当面去见,而是找个公用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久违三十年,杨婵清婉的嗓音传来:“东哥?”

愣了数秒。

“当然是我了,什么时候忙完?”

杨婵欣喜的握着听筒:“店里那么多事,怎么忙得完嘛,你现在还好吗?”

林岭东:“还好啦,要不老地方见?”

杨婵睫毛一眨,清澈的大眼带着不解:“你不是去港岛了嘛?”

“刚回来,出来陪我喝糖水呀。”

“这么早呀,你都不用休息的吗?”

林岭东认真道:“我很想你,感觉好久不见,出来陪陪我了。”

杨婵咯咯直笑:“好肉麻呀,说这些也不害臊,那一会儿见。”

放下听筒,林岭东心满意足的笑了。

感觉多年的脑血栓都被疏通。

渔市对街,百花糖水铺。

林岭东轻叩了一下柜台,坐在了高脚椅上。

“三婶,来一碗红豆沙,一碗香芋椰汁西米露。”

广東人酷爱甜品。

糖水生意,也是广東人贴补家用常选的营生。

两人相识,就在这家甜品店。

看上墙上的明星画报,塑料花草,泛黄的货架,真是满满回忆。

店老板三婶探出头来,眼睛就笑成了一条缝儿:“是阿东啊,好几天没见你了,又来等你小女友啦?”

林岭东笑着点了点头:“前几天去了趟港岛,生意还好吗?”

“小生意啦,我跟你讲哦,你不在,细女也天天来吃糖水的,还天天问你来着。”

“是么?”林岭东不自觉的点着鼻头:“朱古力有吗?要港货你懂的。”

三婶探出头去,看了看外面:“有的。”

从柜台下方,小心的拿出一盒瑞仕莲。

拆开包装,里面是8颗心形的巧克力,拿出来摆在盘中,还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烛台,将一颗盘烛点上。

气氛瞬间到位。

当时港片流行,其中很多罗曼蒂克的桥段,很受年轻人的欢迎。

但一盒正宗的瑞仕莲,价格不便宜不说,还不好弄到。

“谢谢了三婶。”

“不谢啦,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糖,可别忘了三婶呀。”

“好细一条女呀,够靓又温柔,你可别辜负了人家呀,好钟意你嘅。”三婶八卦的说。

“嗯,不会,他弟呢?最近怎么样?”林岭东又问。

“烂仔呀,一天到晚人都看不见。”讲完,三婶又神叨叨的说:“我跟你讲哦,他跟人混字头去了,还一天到处去跟人炫耀,要去跑单帮,到时候被人沉海喂鲨鱼额。”

跑单帮?

林岭东面色一沉。

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

其实杨云还挺好一个小伙子,之前老一口一个姐夫,想让林岭东带着他挣大钱,可出于某些原因,林岭东一直没有答应。

稍一耽搁,也就晚了。

这小子混不下去入了字头,短短几年就再无音讯。

人多半是没了。

连尸骨都没能找到。

刚说着,嗅到一股浓浓的洗发香波味道,门帘掀开,头发上还挂着没吹干的水珠,杨婵已经走了进来,蹿上旁边的高脚凳。

脸蛋红彤彤的,装着看不见自己。

三婶抿嘴一笑:“我进里面去忙啦,生意帮我看着点。”

林岭东伸手,在她腰间轻轻的捅了一下。

“哪里来的靓女呀?”

顺手揽进怀中。

杨婵也架不住相思之苦,软软的贴了上来。

捧起小脸,林岭东是怎么都看不够,当时港片《倩女幽魂》热映,杨婵则有七八分神似王祖贤,清秀还更胜几分。

无论哪个角度,都是他最钟意的类型。

就没忍住。

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杨婵脸刷的红透,将他推开:“你讨厌啦你,回来都不提前说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