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3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3)
“汐禾,你这是何必呢?没有用的,北魏昨日必亡——”司马弈咬了一咬牙,却但是没不舍得太显热及地张口道。沈汐禾嫌他罗嗦,直接抄起剑柄,用出了吃奶的劲,朝他后脑敲了一下,力气还不够,飞快再补一下,好不容易将他敲晕了。众人:“……”有点儿剽悍了。打晕了反正。她再将沈汐禾嫌他啰嗦,直接抄起剑柄,使出了吃奶的劲,朝他后颈敲了一下,力气不够,飞快再补一下,总算将他敲晕了。。...

“汐禾,你这是何苦呢?没用的,北齐今日必亡——”司马弈咬了咬牙,却还是没舍得太冷凝地开口道。

沈汐禾嫌他啰嗦,直接抄起剑柄,使出了吃奶的劲,朝他后颈敲了一下,力气不够,飞快再补一下,总算将他敲晕了。

众人:“……”

有点彪悍了。

打晕了再说。

她再将晕过去的男人踢下马,让身后的御林军守着,自己则上前一步,“退兵!”

手中的剑剑尖滴着血,抵着司马弈的脖颈处,已然划破了一道血痕。

不是开玩笑的。

北周退兵五十里。

这个消息被一守城门的御林军迅速报给躲在密室里的帝后。

正和皇后相拥,鼻涕眼泪一把的北齐君王傻眼,“啊?退兵了?汐禾真的做到了?”

他一个高兴,直接晕过去了。

众人:“……”所以公主的柔弱也是遗传的吧。

北周战王的地位非比寻常,铁骑是他麾下亲兵,所以擒贼擒王,北周铁骑只能退出五十里外,同北齐交涉。

今日之事,可以称之为战王司马弈生平最羞辱的事迹,他和所有人一样,轻看了沈汐禾,才会这么草率就落入北齐之手。

当沈汐禾带着被捆起来的司马弈回到大殿时,北齐宫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从之前的鄙薄憎恶,变成了不可思议,以及颤抖的崇拜。

绝处逢生的希望来临,他们喜悦无比!

原本以为傍晚前,必定城破,国亡。却不料,让他们陷入绝望的人,也带来了生的希望,让头顶的旭日可以再次照耀北齐。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不用当亡国奴了!”

“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沈汐禾却没有沾沾自喜,她看了眼乱糟糟的人手,冷静地开始布防。

就连手无寸铁的宫女也被她委以重任。

不要小看女人,有时候柔弱美丽的生物,才是最吃人的。

如今整个北齐人心涣散,唯有沈汐禾站出来主持大局,并且生擒了北周主帅,是以,所有人都听从她的命令——

不听?就地格杀。

御林军如今可是对沈汐禾极为信服的,只要她能带领他们杀敌,他们愿意追随她。

“汐禾啊……那,那司马狗贼你打算怎么处置?”

等宫人被沈汐禾安排下去,没什么人后,北齐君主才一边扫着被绑在柱子上的司马弈,一边觑了眼沈汐禾的神色,试探性地问。

在他看来,如今有了这样一个筹码,当然是同北周谈判议和,保住北齐才是。

但不知道他这个女儿,是一时清醒,还是真的醒悟。

万一还念旧情……

“城外的铁骑只听他的,那简单,杀了,再找个人易容成他。”

沈汐禾拿了白色的绢布,擦拭着染血的长剑,美目在满殿烛火照耀下,却没什么温度。

哈?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北齐帝愣了愣,“可是,我们上哪去找这么个人……”

“这不,人自己来了。”

沈汐禾却是将绢布一扔,踢掉了不合脚的靴子,原先细嫩白皙的玉足,十根脚趾都是血痂,脚背一片擦痕。

她站在大殿门前,看了眼从一侧走来的男人。

南魏帝,凤绯池。

系统在识海中给她配了个土豪大金链子墨镜出场的bgm。

汐禾实在没忍住,对着还没看清的挺拔身影,便是“噗——”地笑场了。

待看清男人的脸后,她眼睛瞪直了。

男人乘晚霞而来,黑色的长袍,金丝镶边,胸口是一条睥睨天下的龙图腾,头戴黑金冠,长发如墨,肤白赛霜,长眉入鬓,眼眸清寒若星子,鼻挺唇薄不点而赤。

身颀长,残阳如血,映衬在他宛若神祇,又似艳鬼的面容上。

真是个妖孽。

就这长相,没有感情的汐禾看了,也想收入帐中的程度。

汐禾:二百五,他真帅。

250:我叫250!

沈汐禾:一样的。

250:叮,位面男神出现!当前好感度0,宿主加油把他拿下!

这正儿八经的机械音,将汐禾被美色晃了一下的神拉了回来。

她将剑杵着地面,双手握着剑柄,立在那,脏了的红裙迎风自舞,青丝飞扬,绝美的面上缓缓浮现一个期待已久的笑容。

“南魏帝,久仰大名。”

以嗜杀多变闻名于四国的男人,最年轻的帝王,也是名声最臭的一个。

传说他心狠手辣,嗜血成性,喜征战恶斗,戕害手足,绝情绝爱。

总之,这样一个人,接到养在深宫中,以脑子换了美貌成功害得要亡国的北齐公主的求助时,颇为意外,玩味地笑了好一阵。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当个笑话置于脑后,甚至会杀了那名御林军,但出乎意料的,他接了沈汐禾贴身令牌,来走了这遭。

“彼此彼此。”

凤绯池薄唇一勾,一张脸颠倒众生,但沈汐禾同样美得让人窒息,这两人站在一处,竟是不分伯仲,谁也压不住谁的气场来。

诡异的和谐。

“明人不说暗话,汐禾请您从唯一逃生的密道进来,足可见我的诚意——还请陛下出兵援我北齐。”

沈汐禾扶了一把看到不该出现在这的凤绯池而吓得站都站不稳的傻子爹,开门见山地道。

扫了眼殿内少得可怜的人手,以及上不了台面的北齐君王,凤绯池扬眉。

“公主说笑了,北齐灭国弹指间的事,孤帮你们有何好处?”

和野心家谈判,就是舒服,只谈利益不谈感情。

沈汐禾侧身,示意他看殿内的柱子处。

司马弈胸前的血已经干了,看得触目惊心,而他此时被捆成了个粽子,毫无昔日四国会晤时的风采。

见到他,凤绯池才面露几分兴味。

“这份礼,想必陛下会喜欢。”

沈汐禾微微偏了下脑袋,娇花似的模样,却愣是敢同魔鬼谈笑间做交易。

“很好。”

这份“见面礼”,凤绯池很是满意。

而这位小公主也有了和他坐下来谈的资格了。

“公主若是用他同北周谈条件,不是更容易?”

只是,凤绯池不明白沈汐禾为何找上自己。

南燕离北齐最近,南燕帝生性温良美名在外,她不求近邻却求自己这个世人畏惧的南魏帝,且还知道自己在哪,他愿意过来一趟,便是想弄清楚这点。

这个沈汐禾,古怪得很,也相当有意思。

“一线生机的苟延残喘哪比得上长治久安来得稳妥。”

少女优雅地拎起茶壶,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自己拿起一杯,举杯,笑不达眼底,仰脖,潇洒地饮了半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