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4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4)
“有意思,据孤所知,你对司马弈情深一片,为他不惜牺牲窃取北魏兵力部署图——”抚摩着杯壁,凤绯池头顶发冠上的明珠在殿内闪着莹润的光,但他这个人却深不可测,“孤很很好奇,公主缘何一夜之间便有这般逐步转变。”沈汐禾明白人设这玩意,容易崩,因为她应付出来也是非常沈汐禾知道人设这玩意,容易崩,所以她应对起来也是相当从容。。...

“有意思,据孤所知,你对司马弈情深一片,为他不惜盗取北齐布防图——”摩挲着杯壁,凤绯池头顶发冠上的明珠在殿内闪着莹润的光,但他这个人却深不可测,“孤很好奇,公主缘何一夜之间便有这般转变。”

沈汐禾知道人设这玩意,容易崩,所以她应对起来也是相当从容。

“没什么,女人被爱情冲昏头,又被爱背叛,大彻大悟之后,自然涅槃重生。”

这话凤绯池不置一词,但他想起什么,又眼眸幽暗下去,声音沉了些。

“是啊,女人,最是容易被情爱左右,犯蠢发疯。”

沈汐禾冷不丁地看向他,要不是姐知道你身世,还以为你是被女人渣过呢。

“废话不多说,司马弈给你,你助我脱困,待北齐休养生息后,与你南魏缔结永世之好,我沈汐禾在世一日,北齐绝不同南魏为敌。”

茶水喝完,正事也该了了。

沈汐禾桀骜又自信地说完这话,凤绯池眯眼看她,“公主好大的口气。”

区区北齐,如今是人人可踩一脚的蝼蚁,还想同四国中最强的南魏为敌?

沈汐禾启唇一笑,“不要小瞧我,陛下,你也看到了,司马弈的下场。”

这话倒叫凤绯池沉默了,是啊,司马弈可是四国昭著的战神,从他上战场起便从无败绩,如今却被一个女人给拉下神坛。

的确是个不容小觑的女人。

“好,孤欣赏强者,你虽还不够强,但孤便同你合作这一次。”

沈汐禾抬手,手掌白得仿若会发光。

“一言为定,击掌为盟。”

她眼里的野性激起了凤绯池的胜负欲,他弯唇,伸手,同样白若美玉的手,与她击掌三下。

谁都没法想象,后世北齐与南魏的百年之好,竟是在这样一个昏暗的殿内,这般简单的击掌之下,缔结的。

“不过——”

就在沈汐禾琢磨怎么将人留在北齐皇宫时,凤绯池忽然从腰间掏出一把扇子,挡着脸,压低声音,面色古怪地开了个头。

沈汐禾心里一咯噔,他该不会反悔吧?默默握紧了剑柄,敢反悔,把他做掉!

250一口长气吸起来:我的小祖宗,这是攻略目标!

汐禾:只要我杀得快,目标随时换。

250:毁灭吧,这任务我没法跟了。

正和系统斗着嘴,就听男人落下一句——

“能和孤讲讲你惨绝人寰的爱情故事么?”

啥?

沈汐禾眉梢一抽搐,怀疑自己的耳朵,也凑近了些,像是两个上课说悄悄话的小学鸡。

“您说什么?”

“孤觉得,最近有灵感了。”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本牛皮纸书,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四国奇恋记事”几个大字。

沈汐禾下巴都掉桌上了,手动将下巴接上去。

“陛下……您难道就是……”

“嗯,孤就是风月先生。”

沈汐禾呵呵,她如果现在出去喊一声——魔头南魏帝就是四国那个喜爱写缠绵悱恻狗血小话本的风月先生,有人信吗?

她幻灭了,原本以为是个狂拽酷的反派男神,结果男神这么八卦喜爱写话本子……可还行?

“你敢说出去,就死定了。”

凤绯池将本子合上,眯起眼角,微一抬下巴,又分分钟变回魔鬼面孔,低声笑语威胁。

变态。

沈汐禾腹诽,面上一瞬巧笑嫣然,“自然,北齐现如今仰仗陛下,本宫自是配合陛下的一切要求。”

说着,她起身,广袖往后一甩,负手而立。

“只是时日不早,孤男寡女多有不便,若是明日北周退兵,这段悲天动地的虐恋故事,本宫定会事无巨细地讲给陛下听。”

一千零一夜知道吗?既然你喜欢听狗血故事,老娘今晚就搜罗一百篇,每天给你讲上一段,让你离不开我。

系统:万万没想到,爱情番里,碰到你们这种主角,也真是够了。

一个动不动就想做掉位面主要人物,一个两幅面孔热爱写话本子这么奇葩……

沈汐禾:只要不需要我谈情,一切好说。

“等等。”

凤绯池叫住了她,沈汐禾转身。

后者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双绣鞋,蹲在她身前,伸手隔着裙纱握着她的脚踝,将鞋子套上她染血的脚。

沈汐禾僵了下,要不是她木得感情,就要心动了。

结果就见男人给她穿好后,起身,用帕子反复擦着手指。

“孤怕你出去后,外人传我轻薄你。”

按照话本的套路,见了女子的玉足,是要负责的,万一她赖上自己,可就不妙了。

沈汐禾那本就没有几点的好感瞬间飞散。

她扯了扯嘴角,福了一身,“多谢陛下了。”

她走后,凤绯池脸上的笑落下。

暗处,他的暗卫疾风走出来。

“陛下,北齐公主可信吗?”

“至少有趣,而有趣的人,多活几日又何妨呢。”

凤绯池将杯里的茶喝完,而后也起身,“时候不早了,这北齐皇宫还没住过,留宿一晚吧。”

沈汐禾和他聊了半天,拖到夜幕深至的时辰,不就是想他留下,好震慑外头虎视眈眈的北周铁骑么?

他喜欢聪明人,尤其是还有故事的聪明人,那等这个话本写完了再杀处理了她也不迟。

答应替她退周兵,可没承诺保她性命。

北齐衰落,君王懦弱,帝后无子,唯有沈汐禾这点血脉,却有这般智谋,要是不能为他所用,便只能除了。

司马弈醒来时,只觉得钻心地疼,他低头,胸前一个大窟窿,虽然离心脏远着,但这么大一个口子居然没有人给他包扎。

再抬头,脸色就难看极了。

“哟,战王醒了。”

凤绯池坐在椅子上,手里转着核桃,一把扇子抵着鼻尖,露出微微眼尾上翘的眸子,笑意诡谲。

司马弈动了动手脚,发现被捆得很死,挣脱不得。

英俊的脸上满是寒霜,只能沉静下来,“本王还说汐禾一个弱女子怎会这般行事,原是你在背后操控!”

闻言,凤绯池笑声不止,眼角都泛泪花了,才重新坐正,摇头用看蠢蛋的眼神看司马弈。

从前怎么会觉得这人是个值得较量的对手呢?

愚不可及。

“她说得没错——战王空有武力,却没脑子。”

一句话气得司马弈脸铁青,“胡说!汐禾温柔天真,怎会这般刻薄……”

但话音戛然而止,他想起昨日,她眼都不眨一下,毫不留情的那一剑,当时他看到她眼里的杀意。

毫不怀疑,如果不是怕铁骑踏破北齐城门,她当时就直接杀了他。

汐禾……是他将她逼成了这样么?

不,一定是凤绯池这豺狼,背后指使,才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陛下,同这等人还废什么话——据说他的命,可抵北周三座城池,南魏以北也是该扩疆裂土了。”

清晨的曦光从殿门打开的一瞬照射进来,沈汐禾犹如高贵的女王,盛装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