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5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5)
用司马弈去换南魏以北三座城池?要不然唠扩疆裂土这茬儿,凤绯池可就不困了。他直起腰来,扇子合起,上下扫了眼司马弈,“嗯,很不错,司马杰昏庸毫无用处,全倚仗这个胞弟,虽然二人面和心不和,但主帅若斩,西魏气焰定大伤——公主那真聪颖得让孤都动心。”目光落在他直起腰来,扇子合起,上下扫了眼司马弈,“嗯,不错,司马杰昏聩无用,全仰仗这个胞弟,尽管二人面和心不和,但主帅若斩,北周气焰定大伤——。...

用司马弈去换南魏以北三座城池?

要是唠扩疆裂土这茬儿,凤绯池可就不困了。

他直起腰来,扇子合起,上下扫了眼司马弈,“嗯,不错,司马杰昏聩无用,全仰仗这个胞弟,尽管二人面和心不和,但主帅若斩,北周气焰定大伤——

公主当真聪慧得让孤都心动。”

目光落在沈汐禾的乌眸上,凤绯池当着司马弈的面,暧昧缱绻地道。

司马弈顿时脸色青了青,“汐禾,你别听他的,他就是利用你——”

“陛下也是风华无双,令本宫心驰神往啊。”

沈汐禾这人,心里可以一潭死水,但嘴炮口嗨本事不能输。

她和凤绯池一来一往的商业互夸,落在司马弈这,就像极了狗男女看对眼了。

他咬着牙,顿觉胸闷气短。

“汐禾,你看看我,别被他骗了……”

沈汐禾像是才看到他这人似的,用看“垃圾”的眼神淡淡扫了一眼过去。

“哦,看到了,你真丑。”

原身也是瞎了眼了,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玩意儿。

她这眼神和语气,深深刺痛了司马弈的自尊。

他奋力挣脱,却被绳子捆得喘不过气来,只能红着眼将矛头指向凤绯池——

“南魏好大的野心,也想分一杯北齐的羹?我虽利用汐禾,可我是真心爱她,但你南魏帝的心思有多深,四国谁不知?你休要欺骗她年少无知……”

“呕——”

沈汐禾正懒洋洋地抚着袖口金丝绣的纹路呢,忽然听见这么一段,她没忍住,恶心得干呕了一下。

掩面蹙眉,对凤绯池道,“不好意思陛下,实在是被这话恶心到,没忍住。”

凤绯池看着这对昔日话本子里该是爱恨情仇纠葛几十个章回的主人公,此时这不统一的画风,顿时被戳中了笑点似的,俯身大笑不止。

就像是一个还在走原先的苦情戏,另一个却已经出戏当个看客了。

“年少无知?不不不,战王还是不了解你这位心上人,孤倒觉着她格外伶俐聪慧。”凤绯池起身,走到司马弈跟前,抄着手微微弯腰,居高临下地俯瞰他。

红唇一勾,一字一句地道,“孤与你不同,聪明人是用来合作的,而不是利用。”

要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眼下司马弈的写照了。

司马弈面色忽青忽白的,他转过眸看向一脸漠然的沈汐禾,还想说什么,却见沈汐禾招了招手,便有婢女上前,拿了一块绢布塞进他嘴里,堵住了他的话头。

他发出憋屈的“嗯嗯”声,瞪着沈汐禾,满眼失望。

沈汐禾眯了眯眼,又拍了拍手,婢女便拿了一条黑色的绸布,暴力地将司马弈的眼睛给蒙上了。

那打结的力道之大,凤绯池下意识抽了抽眼角,替司马弈觉得疼了。

果然,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看看,这就是现世报。

“好了,总算清净了。”

沈汐禾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头上环佩玎珰,好不华美怡人。

头上明珠莹润的光泽晃得凤绯池眼神微微闪了闪。

“公主当真要将这个筹码送给孤?”

他还是觉着沈汐禾这个决定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三座城池,她自己也可以换,如此一来,不仅能让北齐解当下之困,还白得三座城。

除非——

“陛下是聪明人,更是强者,眼下北齐百废待兴,这城池于北齐只是烫手山芋,拿不稳;但于陛下就不同了,如虎添翼,岂不美哉?”

而用这个人情,她自然要从凤绯池,从南魏这讨要点好处的。

“呵呵,”凤绯池扇子一开,风流不羁地扇了扇,眸里流光溢彩,看沈汐禾的眼神带了点欣赏,“公主,孤愈发觉着你是个奇女子了。”

至少,他有那么一点,不舍得杀她。

这可真是不大妙的发现呢。

沈汐禾扶了下鬓间的钗子,唇边是叫人看不透的淡笑,“本宫也觉着。”

北齐城外。

南魏帝提着被“虐待”得看不出从前器宇轩昂的战王样的司马弈,让北周退兵,并转告北周帝,止戈,以七座城池来交换司马弈。

若不然,南魏大军便援北齐,同北周一较高下,并扬言在阵前斩杀北周主帅司马弈。

北周的铁骑将司马弈奉若神明,立时不敢动作,恨不得替北周帝答应了这条件。

多方施压之下,北周帝当晚便气得紧急下令让使者来北齐谈判。

最终,北周同意退兵,与北齐停战,但七座城池只给了三座。

是夜,凤绯池在北齐皇宫后花园,同沈汐禾把酒言欢。

“陛下好算计,深谙有七座在前,这三座城池便唾手可得了。”

沈汐禾笑语称赞,举了举酒盏,饮了点酒后的她,慵懒得像是一只高贵的猫。

微微阖着美目,柔弱无骨地靠着椅子,手纤细得仿佛这杯酒都能压断她的手腕。

然而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瞧着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的美貌少女,却临危不乱之下,凭她一己之力,扭转了北齐将亡的局势呢?

“那也全靠公主提供的妙计。”

女人狠起来真没男人什么事,用司马弈换三座城池相送,这次北周铁骑丢了这么大一次人,司马弈回去,只怕是日子不好过了。

北周朝局复杂,这次为了保他,他的那些势力没少给北周帝施压,如此一来,他的狼子野心算是彻底暴露了。

北周帝能容得了他?吃败仗,丢城池,军心涣散,北周要有得乱了。

沈汐禾心想:不要小瞧前女友的报复,我能让你捅我一刀,就一定能还回去更多刀。

“不过,这次北齐南魏算是同北周彻底结仇了。”沈汐禾叹了一声,却并无后悔之意,“司马弈心眼小,睚眦必报,陛下还是当心些。”

凤绯池很是意外从她嘴里听到这话,顿时愣怔了一刻。

而后启唇,轻笑一声,仰脖饮尽手中酒。

“与豺狼搏,自是要当心的,公主亦是,尽管南魏相援,你北齐却仍是弱小可吞之国……”

说着,他顿住了。

大概是这几日,故事听得多了,又大概是酒饮得多了,他竟也有好心提醒旁人的一天。

他失笑摇头,起身,抖了抖袍子。

“夜深了,公主早些休息。”

没听见回应,他疑惑,低头一看,那座椅上的少女却是已经睡着了。

模样少了锋芒算计,多了点憨态可掬之意。

晚风送来她发间栀子的清香,像是极轻的一片羽毛落在他心弦上,轻轻拨了下,有些痒。

起了涟漪。

250:目标男神当前好感度+10,恭喜宿主,这装睡真是时候!

沈汐禾差点没绷住自己练习了好久的“可爱+迷人+清纯”的睡颜,默默给二百五系统记下一笔。

她就说嘛,不过是攻略个男人,恋爱番有什么难的要选她来?

江山她都能打,男人——还不是信手拈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