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6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6)
沈汐禾最后是被宫女送回寝宫的,凤帝陛下显然是个直男晚期,他喜欢听缠绵悱恻的狗血爱情故事,自个儿却一点儿经验都没取到。并且,这人骨子里冷血薄情,并不不愿意沾染到情爱。可能会在他的确,女人,只会很大影响他扩疆裂土的速度吧。正如此时大大清早就在花园里练剑的沈汐而且,这人骨子里冷血薄情,并不愿意沾染情爱。可能在他看来,女人,只会影响他扩疆裂土的速度吧。。...

沈汐禾最后是被宫女送回寝宫的,凤帝陛下显然是个直男晚期,他爱听缠绵悱恻的狗血爱情故事,自个儿却是一点经验都没取到。

而且,这人骨子里冷血薄情,并不愿意沾染情爱。可能在他看来,女人,只会影响他扩疆裂土的速度吧。

正如此时大清早就在花园里练剑的沈汐禾——

男人,也只会影响她出剑的速度。

谈什么恋爱?好好练剑,来一个渣男便捅一个。

她在这练剑,她的父皇母后却是忧心忡忡。

北齐国君拉着皇后,在花园外,遥遥地望着从前别说提剑,就是看到都会花容失色的柔弱女儿,此时舞剑比耍绣花针还轻松的样子,叹气摇头。

“皇后啊,你说咱女儿是不是受刺激太大……”

他指了指脑子,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但意思表达清晰。

皇后端着一张温婉美丽的脸,闻言便蹙了蹙黛眉。

“你这是什么话?女人若是被情爱冲昏了头,是会做傻事——但只要她醒悟过来,便涅槃重生,有不同的造诣。”

她的话,叫北齐君愣了下,“那也不能这么舞刀弄枪一辈子吧?皇后啊,孤觉着那南魏帝此次助我等脱困,是可以信赖的盟友,不如——”

他长了一张精明的脸,但实在不是什么精明人。

皇后听懂他言下之意,便立时冷了脸,“陛下,如今之困境,皆因汐禾斡旋才得解,那南魏帝您当是活菩萨?他在暗中观北齐北周之战,狼子野心,非是良人。”

她的反驳,叫北齐君不大乐意,“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汐禾这样四国少有的美人,难道还不能叫南魏帝心动?皇后你是不是多虑了,那南魏帝如果不是看中汐禾,怎么会和一个女孩家谈交易……”

经过险些亡国的磨难后,如今的皇后似是一夜之间也刚强起来了,她坚持她的想法。

“总之,臣妾不同意。只要汐禾不愿意,谁都别想逼她嫁人。”

说完,甩袖走了。

沈汐禾恰好走过来,听见这一句时,英气地挑眉。

“父皇,母后说嫁人,嫁谁?”

她额头是晶莹的汗,单手持剑背于身后。

瞧着颇有些女侠的气质。

北齐君在她面前,居然有那么点露怯了。

“没,没什么,父皇同你母后谈笑呢,啊,汐禾,南魏帝有说什么时候走么?要不要父皇带他在城内转转?”

沈汐禾要是知道北齐君想给她同凤绯池做媒,一定跳起来双手双脚合十来一个赞同。

能直接结婚捆绑,不用撩汉就能完成任务的话,她愿意牺牲。

系统:?您是不是忘了好感度这东西了。

汐禾:你可以继续装死的。

“等北周的大军离开北齐境地,他便启程了吧,父皇如今重心应在重整朝纲上,至于陪同南魏帝游玩一事,就交给儿臣吧。”

潜台词:别抢我的活。

北齐君虽然听不懂潜台词,但不妨碍他现在对沈汐禾言听计从的本能。

下意识就点头,“好,都听你的。”

等他回去路上,却百思不得其解地摸了摸脑门,“孤如今怎么这般听汐禾的话了?”

沈汐禾练完剑,就回寝宫沐浴,换了一身华丽得很难驾驭的宫裙,她一出寝殿,外头伺候的宫婢都屏住了呼吸。

实在是太美了。

从前公主喜粉装,清新淡雅脱俗,美是美,但如今这般华丽的大红宫裙,将她容貌里的艳发挥到极致,也使她从前柔和的气质,变得冷艳逼人。

这是一种夺目,具有攻击性的美。

沈汐禾走出了“姐就是女王”的步子,身上的配饰多则累赘,少则寡淡,她这般刚刚好。

彼时凤绯池正在看北周送来的城池图,笑着饮了一杯梨花酿。

疾风耳力好,听见沈汐禾环佩声响,提醒道,“陛下,北齐公主来了。”

沈汐禾?

凤绯池眉梢一扬,“再拿个酒杯来。”

疾风无语,别人和美人是花前月下,只有他家陛下是,喝酒拉着美人算计旁人。

沈汐禾进来时,凤绯池已经将酒给她倒上了。

“北齐皇宫的佳酿着实令人忍不住贪杯。”

沈汐禾自然不失优雅地落座,看了眼面前的酒盏,清冷的眼眸漾开一抹笑。

“陛下好雅致,不过今日本宫不便饮酒,便不作陪了。”

“这样啊,那公主前来有何指教?”

凤绯池自个儿喝了一杯,然后放下了酒盏,目光落在沈汐禾精致的面容上,的确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看着也赏心悦目些。

“讲故事。”

沈汐禾对着他缓缓勾了一个笑,冷艳的气质一瞬暖化了般。

讲故事……

凤绯池顿时觉着手有些痒,忙给疾风打了个眼神示意,后者无奈地去拿了笔墨纸砚。

沈汐禾清了清嗓子,便开始给他讲悲催的爱情故事。

只是,凤绯池却一边记一边发表了不赞同的意见——

“女人的眼泪能哭垮一座坚固的城池?这杜撰得不太合理。”

他听到后面就将这段故事的大概从纸上划掉。

沈汐禾:“……”都说是杜撰了,讲什么合理?

她噎了下,而后又进入状态重新讲了一段白娘子的故事。

“这人与蛇妖生的怎么会是人?”

凤绯池蹙起他俊美的眉,从方才的物理角度又切换到了生物学角度,挑毛病。

沈汐禾右手默默在袖中握成拳头,紧了又紧。

她怕自己忍不住,要掏出小匕首捅过去。

白素贞和许仙的孩子为什么是人她不知道,但听故事却不尊重讲故事的凤绯池是真的狗。

她一沉默,凤绯池却又不习惯了。

“继续,然后呢?这两人,不,这一人一妖生的孩子又成了文曲星?那人间的皇帝怎么办?声望盖过帝王,会不会后期谋反……”

他拿着笔,眉头紧锁,陷入对这段故事的沉浸式展开中,自顾自地联想了一番。

神特么声望盖过帝王,后期谋反……

好好的一个神话爱情故事,愣是被他给整得四不像了。

“陛下,故事到他当上文曲星救母后,就差不多收尾了。”

和人间的皇帝一毛钱干系都没有,谢谢。

“这样啊……”凤绯池意犹未尽地点了下头,在纸上写了一行字——

蛇妖与人生下的孩子竟是天降文曲星,但,因意图谋反而被英明的帝王诛杀。

得益于古代不近视的好视力而看得清清楚楚的沈汐禾:“……”

罢了,她还是别祸害这些被传颂了n年的名人们,她怕回去后,白娘子一家三口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告她毁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