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7章 实在
这是一只毛色闪闪发亮的公鸡,鸡尾酒有几支毛尤其好看,要不然能捡到手,做两个鸡毛毽子拿下街上卖,也能得个一两文。事实上,她啊想多了,切记说好看的鸡尾酒毛了,即使鸡身上其它毛,也被大娘拾掇妥贴,晾到太阳下晒。“大娘,你这是……”“你家没杀过鸡?”老厨房事实上,她真是想多了,不要说漂亮的鸡尾毛了,就算鸡身上其它毛,也被大娘收拾妥贴,晾到太阳下晒。。...

这是一只毛色发亮的公鸡,鸡尾有几支毛特别漂亮,要是能捡到手,做两个鸡毛毽子拿到街上卖,也能得个一两文。

事实上,她真是想多了,不要说漂亮的鸡尾毛了,就算鸡身上其它毛,也被大娘收拾妥贴,晾到太阳下晒。

“大娘,你这是……”

“你家没杀过鸡?”老厨房一脸疑惑,“一只鸡毛能卖两文呢。”

……

宋简茹尴尬的脚能抠出个洞,谁说穿越女无所不能了,看看,她刚想白得个鸡尾毛做个毽子赚两文钱,人家物尽其用比她还厉害。

“不好意思啊,大娘,我……想向你打听个事。”

“什么事?”

“这周围有那家要帮工吗?”

身无分文,宋简茹放弃了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昨天她逛过小街了,小街临河而立,漕运繁华,小商小铺很多,谋份洗盘子、打杂的工作,是当下最可行的生存方式。

药堂里老厨娘接触的人多,应当有些门路,向她打听这些事不知行不行,但她总得试试,她总不能整天藏着十文钱无所事事,每天只喝白面汤的日子她实在过不下去了。

宋家小子怎么娶了这个大两岁的大媳妇,老厨娘是知道的,刚才还有些鄙夷的神色变了,“你倒是实在。”

不实在怎么办,逃跑、消极遁世?

宋简茹不是这样的人,她挤出讨好般的笑容,“大娘,你看……”有没有这样的活,介绍一二呗。

老厨娘眉毛动动,没说话。

没有一口回绝,宋简茹觉得有戏,但她没有先开口,她等对方的底。

老厨娘笑一下,转身,拿扫帚清理褪鸡毛的墙角。

人啊,都是无利不起早,更何况,她与她才第一次接触,人家凭什么帮她,难道因为宋家穷、梓安生病了就该值得同情?

世上没有这样的事,人家帮忙是情分,要记在心中,不帮忙是本分,也不能心生怨恨,作为有求于人的弱势一方,宋简茹开口了,“不知道这里介绍一份工要多少钱?”

老厨娘没想到年纪小小的小娘子竟然懂这个,有些诧异,不过瞬间又想通了,直起身,朝面前的小娘子看了看,心中想道,也不知道这个小娘子被卖过多少道手才懂这些,还真是可怜。

“唉……”心里想着,嘴上也叹了出来。

“大娘你等我一下。”见老厨娘松口,宋简茹连忙跑到墙角旮旯,从鞋底掏出五文钱,一半身家啊,就看你了!

太阳快要落山了,春暮虽暖,黄昏后,凉气还是挺重,宋梓安用小树枝在地上练完字后回到了只有一张床的小格间,躺到了床上。

大媳妇拿出去晒的被褥盖在扁扁的肚子上有些暖气,虚弱的身体因为这点暖气好像好了点似的,宋梓安闭上眼不知不觉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轻轻唤他,鼻尖突然窜来浓浓的香气,好像是鸡汤味,哦,他想起来了,药堂掌柜明天上山祭神,买了鸡,大概是后厨窜出的香气。

没等压下喉咙口的涎水,声音再次响起,“宋梓安,宋梓安,你醒醒……”好像是大媳妇的声音。

他转头。

昏黄暮色中,他纤弱的大媳妇端着陶罐逆光而来,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兴奋神色,轻轻的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梓安……梓安……”

他拗身而起,沉稳的小脸上,一双眼惊讶的看向她,那来的鸡汤?

仿佛看到了他的疑惑,宋简茹没有隐瞞,“我当了家里的一件衣裳,换了十三文钱,昨天晚上买了三个胡饼,我吃了一个,另外两个准备给奶奶和英娘,结果被大伯他们抢走了,余下的十文,我藏在鞋底,英娘带着两个妹妹帮我保住了。”实际上她们保的是鞋,根本不知道她鞋底有钱,她有愧意。

原来是这样,宋梓安松了口气,马上转念又想道,胆子挺大的,刚来家里三天,就敢当了家里的衣服,“奶奶有没有找你?”

宋简茹愣了下,马上意识到他想岔了,连忙摇头,“我没拿客人的衣服,那件衣服好像是我被买之前穿的衣服。

“那件血衣?”

“……”有血吗?宋简茹再次愣住了,她身上伤痕累累,如果衣服上有血挺正常,那么当掉的衣服确实就是她的了。

宋梓安盯着她。

宋简茹回过神,“饿了吧,赶紧趁热喝汤。”对于前尘往事,她一概不知,避开话题,把陶罐里的鸡汤倒到床头的黑盏碗里,从袖袋里掏出一个烧饼。

现代有羊肉泡馍,她有鸡汤泡烧饼,也不错,抬眼,小男孩愣神不接碗,“快吃吧!”

十岁小‘丈夫’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慢吞吞的接过碗。

接过去也不吃,宋简茹皱眉,“宋梓安,你快吃啊!”

小男孩端着碗就是不开动,鸡汤热气升腾,在小小的房间内流淌。

这孩子不饿吗?怎么不吃啊!宋简茹的饿虫倒是被调动了,要不是有成年人的自制力,她都要抢过来吃了。

“吃啊!”她又催了一句。

“奶奶……”小男孩看着碗里鲜美的鸡汤泡烧饼喃喃自语,“有没有这个吃?”

原来是个有孝心的孩子,宋简茹面露微笑:“我找到工作了,等我拿了工钱,我会买鸡汤泡胡饼给奶奶吃,你先把身体养好,只有你好了,奶奶她才能卸下心头重担,你说是不是?”

“找到工作?”宋梓安吃惊的抬头。

宋简茹点点头,“我托厨房大娘帮我找了份洗碗刷盘子的工作,一天有三文钱。”

实际上是五文,但不管是现代中介还是古代牙行,介绍雇佣,中介和牙人都要抽份子,宋简茹每天工钱被扣2文,一直做到满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就能拿五文了。

宋梓安眉头紧皱,“谁让你出去干活了?”

“……”不干活难道等着饿死?难道她不知道三文钱少得可怜,可她从异世而来,对这个世界什么也不懂,不定下心去融入这世道,难道等着十岁小‘丈夫’养活。

大媳妇一双漂亮的月牙眼看着宋梓安,看得他朵尖发红,是啊,不管是年迈的奶奶,还是到了谈婚论嫁应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姐,她们都在做工养活家人,就连三妹四妹都上街捡烂菜叶裹腹,他有什么资格像秀才一般把媳妇姐妹养在家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