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重生归来
沈流萤再睁开眼,了看看不见那让她入目心凉的红色,破落的屋顶漏着风,湿潮的空气里散发出着霉味儿,目光所及让她很陌生又很陌生。所以发热时而昏沉沉的脑袋让她去思考不了多少,酸软无力的四肢让她族诛站起身都冒了一身的冷汗。这是哪儿?我也不是了死了吗?死在沈沐莲嫁人为太子因为发热而昏沉的脑袋让她思考不了多少,酸软的四肢让她连坐起身都冒了一身的冷汗。。...

沈流萤再睁眼,已经看不见那让她触目心凉的红色,破败的屋顶漏着风,潮湿的空气里散发着霉味儿,目光所及让她熟悉又陌生。

因为发热而昏沉的脑袋让她思考不了多少,酸软的四肢让她连坐起身都冒了一身的冷汗。

这是哪儿?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死在沈沐莲出嫁为太子妃的那天。

难不成阎王地府就是这个模样?

沈流萤自嘲的笑了笑,倒是和她住了六年的偏院一个模样。

那儿可不就是地狱吗?

死都死了却还要回到这里,真是叫人不舒坦。

“咳咳、”沈流萤用手捂着嘴咳嗽两声,等放下手时她却愣住了。

这双手怎么还是健全的?

她不可置信的捏了捏右手的小指,这真实的触感让她恍惚。

沈流萤急切的想要知道真相,身体也好像突然有了力气,她翻身下床,屋子里连面镜子都没有,但她记得院子外有个荷塘,那是她噩梦的开始。

跌跌撞撞半走半爬的到了荷塘边,茂盛的荷塘缺了一角,那一角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开了,荷叶荷花全都折倒了。

沈流萤身体发抖,她最清楚荷叶为什么倒,她抚上脸,触手是被汗水沾湿的纱布,这给她鼓了一股劲,终于探头在水面看清自己现在的模样。

面黄肌瘦,大而圆的眼睛挂在脸上却让人觉得有些突兀,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那被纱布严实包裹着的右脸。

除了被汗水浸湿,上面还有点点血迹映透出来。

沈流萤颤抖着手将纱布取下,露出的面容却更加恐怖。

右脸有一道足足一指长的伤痕,明显没有上过药,皮肉外翻,又被纱布捂着,这会儿伤口泛着失血的白。

看到这,沈流萤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夸张。

“哈哈哈!!”

这笑声在寂静的夜空下显得格外瘆人,仿佛厉鬼回魂索命一般。

泪水流进伤口,刺痛感让沈流萤知道她真的活过来了,重生在了十六岁生辰,被毁了容貌推下荷塘的这一天。

是老天怜悯她,这一世,她绝不要活得憋屈,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要一一讨回来!

剧烈的情绪波动,让她本来就发着高烧的身体更加难受,她躺倒在荷塘边,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天上一轮残月,忍不住伸手想要去碰一碰。

枯瘦的手臂抬起,却让她注意到手腕上一个褐色的指头大小的斑点。

斑点细看像朵荷花的形状,她用手搓了搓,不见淡去,仿佛天生就长在身上似的。

但她可以确定,上一世的她身上绝没有这个,这胎记从何而来?

沈流萤心中疑惑,却突然眼前景象一晃,变成了另一副光景。

漆黑夜色忽然变成天光大亮,那里还有荷花荷叶,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恢宏建筑。

揉揉眼睛,没有眼花也不是做梦,想到刚刚那个胎记可疑,难道这是胎记里的世界?

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子,沈流萤就朝那建筑而去。

走近了,才看见古朴的大门紧闭着,而门右边写着“学海集万卷”,左边则是“书山阅千秋”,正中间则是书着“藏书阁”三个大字的黑色牌匾。

“这里面是书?”

沈流萤怀着好奇,推开了朱红的大门,一声闷响,仿佛猛兽的低鸣,迎面而来一股风夹杂着厚重的气息吹过。

无处不是书,入目皆是书。

这是一座用书堆砌而成的堡垒,一眼望不尽的书海让沈流萤惊叹。

她外祖家也是书香门第,几代读书人累积下来的藏书也有万本,儿时随着母亲回外祖家时也见过,当时以为那里就是书最多的地方了,可和眼前这个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幼时受母亲熏陶,也曾读四书阅五经,多得长辈夸奖,可自从外祖家被获罪流放后,她也没有什么机会再拿书了。

想到这里,她一时心动,自离自己最近的书架上想要取一本下来好好闻一闻这浸满墨香的味道。

可她的手却径直穿过了书本,沈流萤缩回手,反复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了看,又狐疑的看了眼书架。

书还在那里,手也还是自己的手,为何却取不到?

沈流萤走向另一边的书架,她要再试试,可结果依然。

“这莫不都是幻象?”她喃喃自语道。

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警告!警告!无阅读权限。”

阅读权限?那是什么?

难道她来到这里还不算是有阅读资格的吗?

带着疑问,沈流萤细细的观察起这些可远观而不可触碰的典籍,有什么比食物就摆在眼前却一口也吃不到痛苦呢?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却又觉得不甘心。

上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又莫名其妙进了这座巨大的书屋,没道理只是给她瞧一眼。

现在没有阅读权限,那她就去获得阅读权限!她隐隐觉得,忽然出现在手上的胎记,以及这胎记里的藏书阁,一定是上天赐给她的机缘。

阅读权限是什么?这里一定有线索!

沈流萤目光扫过,停留在了书架上。

她记得外祖家的藏书阁都是按着书籍类别分门别类放着的,那这里的书也许也有它们摆放的规律。

在书架上找了一会儿,果然在最右边刻着一块小牌,上头写着:名垂青史。

不解其意的沈流萤接着找下去,在后面几排又看到不一样的字,写着:声名远扬。

嗯?

她忽然有了个猜测,飞快的往里跑去,果然,后头几个书架又出现了不同的字:如雷贯耳。

不同的标签,同样的不可触及。

沈流萤有些明白了,她直接往最里头跑去,那里只有一个书架,上头写着:声名狼藉。

她伸手去拿书架上的书,这回手没有透过书架,而是结结实实的与纸张触碰在了一起。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阅读权限已开启。”

沈流萤笑了,她的猜测得到印证,所谓阅读权限就是阅读者的名声威望,名声越大,站得越高,能接触的书籍也就越多。

而她现在,确实是不够资格翻阅那些。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