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虚情假意
老爷和夫人正用早膳,阮老嬷嬷回去了,在夫人耳边低声耳语几句。陶岫烟神色没什么变化,她摆一摆手,让阮老嬷嬷先等等。从昨个个起老爷心情就也不是很好,这些事就不牢他费心了。但沈弘文却问了一句:“又怎么了?”陶岫烟给他盛了碗粥,笑道:“没什么,厨子忘了看火,陶岫烟神色没什么变化,她摆摆手,让阮嬷嬷先等等。。...

老爷和夫人正在用早膳,阮嬷嬷回来了,在夫人耳边耳语几句。

陶岫烟神色没什么变化,她摆摆手,让阮嬷嬷先等等。

从昨儿个起老爷心情就不是很好,这些事就不牢他操心了。

但沈弘文却问了一句:“又怎么了?”

陶岫烟给他盛了碗粥,笑道:“没什么,厨娘忘了看火,厨房走水了。”

沈弘文皱眉,“怎么做事这般不小心!其他人的早膳可都端过去了?”

“老爷放心,都吩咐人去外头买了。”陶岫烟说到这儿顿了顿,而后才道:“只是莲儿今儿要赴长风郡主的诗会,怕是要耽搁了。”

听到沈沐莲,沈弘文的脸上才松了松,他道:“让莲儿来一起用膳吧,底下那些不仔细的该处置就处置了,你也别太心慈。”

陶岫烟心中得意,老爷果然最疼莲儿,想到阮嬷嬷刚刚提到的那个,她不禁开口:“其他人也没什么,就是今儿厨房那二小姐也在,我总要顾着二小姐的面子。”

她平时没少这么给老爷上眼药,吹枕边风,这要是放在六年前,怎样的风也吹不动沈流萤的位置。

可偏偏老天爷帮她,许家一夕获罪流放,她和许氏也身份调转,她成了府里的当家太太,而许氏成了姨娘。

曾经的嫡出小姐沈流萤现在也不过是个庶出二小姐,永远也比不过莲儿,当年要曲意讨好许氏的不甘,全在她女儿身上讨回来!

怪就怪许氏死得太早,留下女儿来受罪。

陶岫烟想着想着,嘴角不动声色的勾起一抹笑意,可下一秒就挂不住了。

沈弘文刚刚还恍惚想了一下二小姐是哪个,等他想起来那个被他忽视许久的女儿,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吩咐道:“把二小姐也请来。”

陶岫烟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老爷用的是“请”字,自许家出事后,他什么时候用过这么客气的字眼?

虽然奇怪,但她也不会当众拂了老爷的面子,只是已不能专心吃饭,心思百转,直到沈沐莲在她身边落了座。

沈沐莲身着鹅黄色衣裙,身材纤细,瓜子脸上一双如水的眼眸,楚楚动人,听说坊间还认她为京城第一美人。

沈大人看着这个处处让他满意的女儿,心头的烦忧也稍去了些,问了些诗会之事,桌上也是一派的父慈子孝。

沈流萤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冷笑一声就跨进门去。

“父亲。”

“阿萤来了,坐。”沈弘文将注意力转移到沈流萤身上,见她蒙着面纱,不解:“好端端的遮起脸来做什么?”

沈弘文这么关心一问,让坐在那小口进食的沈沐莲觉得怪异,她偷偷朝自己阿娘看了一眼,可她阿娘也摇摇头,不明白父亲怎么突然想起沈流萤来了。

小时候,沈流萤就是遮在她头上的一朵乌云,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比不过沈流萤,只要有沈流萤在她就没有出头之日。

虽然现在形势逆转,她才是那个风光得意之人,可还是不由得对沈流萤心存忌惮。

她绝不允许沈流萤有一丝一毫翻身的可能!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捏紧了手中的勺匙。

沈流萤不动声色的观察几人,在沈沐莲身上顿了顿,心底冷笑一声,不过是一句虚情假意的关心,这就坐不住了?

其他人不明白沈弘文怎么突然想起了她这个被丢弃放养了六年的女儿,沈流萤可是清楚得很。

还不是因为她外祖父、当年的内阁大学士,一代大儒,自然是受读书人敬仰,尽管已经获罪被流放,但依旧有人想要为他平反。

以前坊间茶馆也有读书人为她外祖父不平,但声音毕竟渺小,没掀起什么风浪。

可这次不一样,以新科状元为首的寒门子弟纷纷上书,要陛下彻查当年之案。

作为大学士女婿的沈弘文自然也是备受关注,当然要来好好关心一下有许家血脉的沈流萤了。

毕竟咱们的户部尚书大人顺风顺水了这么多年,当年高中探花取了内阁大学士之女,从此平步青云。

读书人出身的他可不想要被另一批读书人指着脊梁骨骂他忘恩负义。

既然要利用她,那她也就不客气了。

沈流萤啜泣着摘下面纱,喊了一句:“父亲...”

接着就低下了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哭,把受了委屈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沈弘文见她脸上一指长的伤口皮肉外翻也是骇着了,接着一股怒气涌上。

当然不是心疼沈流萤,而是他正准备带着沈流萤在那帮学子中露个面,让他们知道许家血脉在自己的庇护下活得好好的。

可现在这还怎么带出去?!

“怎么会弄成这样!”沈弘文不客气的盯着沈流萤,这么多年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个当口出事,许家的人真是从来都不让他省心!

女儿受伤他不安慰,反而质问起她这个受害者来了,可真是个好父亲啊。

想到上一世的自己也是被这么一吓,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父亲就以她自己不小心弄伤为由,草草了事。

她也没有多少异议,心想着脸已经这样了,五妹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何苦让她再被父亲责骂。

上一世的自己真是傻得紧,她自以为为别人着想,却又有哪一个感谢她了?

说到底,或许还是贪恋那一丝父爱,那时不明白虚情假意,还以为这突然的关心是父亲终于想起她、心疼她了。

现在她再看那副嘴脸恨不得一口痰啐他脸上,真是好不要脸。

强忍下心头冷意,沈流萤委屈道:“是五妹妹,她还将我推入荷塘,若不是我命大,今儿就见不到父亲了。”

沈弘文眉头皱得更紧,他转头盯着陶岫烟,不满道:“萤儿落水的事你知道不知道?为何没和我说!”

这要是真出个好歹,他也是个读书人,知道笔杆子的厉害,到时候口诛笔伐起来,陛下那里也保不住他。

要是因为这件事毁了他的仕途,别怪他翻脸无情!这家里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