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兴师问罪
陶岫烟劈头盖脸被这么一质问,好一会儿才寻回自己的声音,“事儿我也不不知情,刚看见了二小姐的脸我是吓了一跳。”实际上她昨个就明白沈流萤落入水中了,老爷这么多年都没不过问过这个女儿,么也不是想让她自生自灭?这么多年无论全然不顾,现在的又操的哪门子慈父心?还当其实她昨儿就知道沈流萤落水了,老爷这么多年都没过问过这个女儿,难道不是想让她自生自灭?。...

陶岫烟劈头盖脸被这么一责问,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事我也不知情,刚刚看见二小姐的脸我也是吓了一跳。”

其实她昨儿就知道沈流萤落水了,老爷这么多年都没过问过这个女儿,难道不是想让她自生自灭?

这么多年不管不顾,现在又操的哪门子慈父心?

还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莲儿也还在场就这般责问她,陶岫烟把不满压了压,转移到事情的源头沈流萤身上。

沈弘文对她这个说辞不太满意,“你呀你,阖府上下交给你你就管成这样子吗?堂堂小姐受伤了你也不知道!”

“我...”陶岫烟本想反问老爷这些年又知道多少事?别以为她没看见,刚开始她提到二小姐的时候,老爷明明是想了一会儿的!

但这些她不能说,未当上主母前她就处处隐忍,小意温柔,所以她才能当上正头夫人,现在自然也不会在老爷面前露了破绽。

她假装慈爱,一脸心疼的拉过沈流萤的手,看着她脸上的伤痕,自责道:“都怪我不好,府里事情再多也不能疏忽了二小姐,你受委屈了,是母亲没有考虑到。”

沈沐莲也在一旁帮腔,“父亲,咱们府上小到明儿早膳吃什么,大到庄铺田庄收成银钱花销全都是母亲一人在管,人的精力有限,哪能面面俱到。”

沈弘文对这个有出息的女儿一向比较宽容,听她说话也没再动怒。

沈沐莲见父亲这里安抚下来了,便转头看向沈流萤,亲亲热热道:“姐姐你受委屈了,这定是底下的奴才懈怠,姐姐你该早点儿和母亲说才是。”

“就是!”沈弘文也不满道:“既然受了委屈为何不说!”

沈流萤简直要笑出声来,说?她上哪儿说去?要不是外头又重新关注起许家的事,谁又会记得她?

另一方面,她觉得陶岫烟母女俩果然厉害,三两句话又把责任推回她身上来了,难怪上一世能把自己害得那么惨,还是要小心些。

再抓着陶岫烟也没什么用了,沈流萤不争辩,捂着脸,含着泪,可怜兮兮的对着她那父亲道:“可那是五妹妹呀...我想着我们是姐妹,父亲,我的脸好疼...”

陶岫烟也反应快,连忙吩咐:“快!去把大夫请来!二小姐咱们忍着些。”

沈沐莲看着那伤痕重重的叹了一句:“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这不是要了二姐姐的命吗?”

一句话让沈弘文火大,他大怒:“去!把五小姐给我带过来!我倒是要好好问问那个逆女,怎么敢对亲姐姐下这样的狠手!”

沈沐莲偏头勾了勾嘴角,来之前就知道今儿没有早膳送去她房里的原因,一个庶女屋子里的丫鬟竟然敢欺负到她头上,不给她个教训还真以为她能翻了天去!

沈流萤知道沈沐莲是故意的,但她乐见其成,她倒要看看,这两人打起来,谁技高一筹。

沈浅茉很快就被阮嬷嬷带了来,一进门她就察觉到气氛不对,还好她留了个心眼儿,刚刚趁着阮嬷嬷不注意,让翠枝搬救兵去了。

眼下拖一拖,等救兵到了,总归是没事的。

“父亲。”她装作没看见沈弘文铁青的面庞,笑盈盈的请了个安,“女儿好久没见父亲了,都想父亲了!”

沈弘文却没有好脸色,他一拍桌子,震天的声音吓得人一头一凛:“逆女!还不跪下向你姐姐道歉!”

沈浅茉内心极是不情愿,厨房那边的事她也知道了,打了就打了,只是翠枝太笨,做得不干净,让人抓着了。

但打了一个丫鬟而已,哪里需要她堂堂一个小姐跪下道歉!父亲也太偏心了!

她眼眶瞬间蓄满了泪水,“父亲,你怎么也不问缘由就让女儿道歉,说起来,三姐姐身边得红叶也是有错处的!”

“红叶?”沈弘文转头看向沈沐莲,但语气和缓了不少,询问道:“莲儿这是怎么回事?”

沈沐莲低头一想就知道那傻子是还没搞清楚让她来是为了什么,蠢还嚣张,今日就好好教训一下。

她一脸无辜道:“父亲我真的不知道,昨儿我带着红叶去逛金玉楼了,同行的光禄寺李大人家的小姐可以作证,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二姐姐受伤了。”

听她这么一说,沈浅茉预备滑落脸庞的眼泪都停住了,是她搞错了?不是厨房的事。

二姐姐?

沈浅茉灵光一闪,是沈流萤!

她刚刚进门没看清,这会儿往父亲身边一扫,站在那里的不是沈流萤是谁?

可怎么会?

昨儿那个大夫可说了,高烧不退是会死人的,她故意没给她留药,昨日还烧得那般厉害的人今儿怎么就神清气爽的站在这儿了?

可面前那个确确实实就是沈流萤,别的不说,就她脸上那一指长的伤痕就是她划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想着干脆弄死了一了百了。

没想到沈流萤命这么硬,这样都不会死。

再看父亲的脸色,怎么好像是要为沈流萤撑腰的感觉?

瞥了一眼陶岫烟和沈沐莲,沈浅茉心里撇撇嘴,肯定又是这母女两个吹的风,借着沈流萤的由头惩罚她?

沈浅茉低头思考要怎么办,她没有想过这事情会被父亲知道,所以对沈流萤下手的时候半点儿也没有遮掩。

当时就是笃定了沈流萤知道了也没处说去,可她现在不仅和父亲说了,父亲的态度也实在异常,竟然让她跪下道歉,还是给沈流萤?

尚书府里三位姑娘,沈浅茉自认自己不是最受父亲宠爱的,但也不像沈流萤那般被忽视五六年。

今儿到底吹的什么邪风?

见她半天没有动静,沈弘文觉得这个女儿不听话是在挑战他的权威,顿时怒喝:“给我跪下!”

沈浅茉吓了一跳,腿一软就真的跪了下去,因为沈流萤就站在父亲身边,这一跪,好像还真是跪了她一般,沈浅茉觉得屈辱无比。

她若是跪沈沐莲也就算了,比较现在她是嫡女,可沈流萤凭什么能受她的跪?都是庶女,且自己还比她得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