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悉数登场
心里越想越不甘心,脸上的表情也继续维持忍不住,落在沈流萤的眼里,莫名的感觉会觉得有些解恨。明白跪着道歉的滋味不不好受,以后被欺负人之后可就得想很清楚了。沈流萤适时地的问着:“五妹妹,我自认也没开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沈浅茉一咬牙,也没开罪过?毕竟开罪了!沈流知道跪着道歉的滋味不好受,以后欺负人之前可就要想清楚了。。...

心里越想越不甘,脸上的表情也维持不住,落在沈流萤的眼里,莫名觉得有些解气。

知道跪着道歉的滋味不好受,以后欺负人之前可就要想清楚了。

沈流萤适时的问道:“五妹妹,我自认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浅茉咬牙,没有得罪过?当然得罪了!沈流萤还活着就是得罪她了!

拿着襄阳侯夫人以前玩笑时订下的婚约,让世子还能记得她生辰给她送礼物!这就是罪过!

都被降为庶女了,她沈流萤还有什么倚仗?

昨儿听说襄阳侯世子找她,她精心打扮兴冲冲去见,没想到却是托她给沈流萤带生辰贺礼!

但这些她都不能说,说出来不仅会被父亲责罚,肯定还会惹得沈沐莲嘲笑。

见她咬唇不说话,正巧大夫来了,沈弘文不会在外人面前落了面子,轻斥道:“还不给我滚起来!”

大夫被引进来给沈流萤瞧脸,一看到沈流萤的伤痕,他就惊讶道:“姑娘你的烧退了?昨儿给你留的药吃的还好?”

这话一出,沈弘文就有些明白了,他瞪了一眼明显有些心虚的沈浅茉,暂时并不发作。

大夫查看伤口,微微叹了口气,沈弘文问道:“大夫,小女的脸可还能好?”

“伤口太深了。”大夫摇了摇头:“怕是要留疤了。”

沈弘文听完,心里一个咯噔,留下疤痕他还怎么带出去让人见?

沈流萤心里倒是觉得还好,可能是自己有了个藏书阁,里面的东西都太让她匪夷所思了,所以心底隐隐觉得这一个疤痕不算什么事儿,等她声名鹊起,一定会找到办法。

其他人也心思各异,沈沐莲是无什么所谓,沈流萤未毁容前就面黄肌瘦的,她也自认容貌无人可与她比肩,所以有没有疤痕的沈流萤都不会给她造成威胁。

沈浅茉就忍不住的窃喜,虽然没有死成,但是毁了容貌,看她还怎么勾引世子哥哥!

送走了大夫,沈浅茉又跪下了,不过因为知道沈流萤恢复不了容貌,她这一跪也没那么难受。

沈流萤只消得低着头,装出一副悲痛万分的难过模样,其他事情就交给急于向她表现父爱的父亲大人吧。

只是,这父爱必然是要受到阻力的。

“老夫人到!”

外头丫鬟高喊的声音,让沈弘文的鞭子顿在半空,时间掐得刚刚好,这一鞭到底没有落下。

门外走进来一个微微发福的老太太,瞧着是慈眉善目,只有沈流萤知道,这位祖母对着自己是多么铁石心肠。

老太太身边跟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妇人,她一看见跪在地上的沈浅茉,就扑了过去,抱着沈浅茉关心道:“五小姐你没事吧?”

她是沈浅茉的亲娘,吴采薇。

沈家原本是个农户,老太太丈夫早逝,含辛茹苦养大儿子。

沈弘文也争气,成为了探花郎,娶了许家小姐。

老太太本来可以颐养天年,但她对许氏这个媳妇真是处处看不顺眼,总觉得许氏无时无刻不在嘲讽她的出身。

沈流萤小时候就多次见过祖母寻这各种由头去罚她阿娘。

吴姨娘是老太太做主纳进来的,本来挑中她容貌美丽,一定能得儿子喜欢。

可吴姨娘这个人好看是好看,空有一副皮囊,沈弘文没多久就厌了。

为这事儿,胆小懦弱的吴姨娘没少被老太太训斥。

沈浅茉和她亲娘完全是两个性子,许是自小跟在老太太身边,耳濡目染,有眼力见儿,也会巴结讨好人。

这头一个就是把老太太哄得开开心心的,沈弘文五个孩儿里,也就沈浅茉与老太太最亲近。

沈弘文扶着老太太坐下,“娘您怎么来了?”

老太太反问道:“好端端你把鞭子拿出来干什么?你要打谁?”

沈弘文把鞭子丢给下人,挥了挥手,让人退下,转头就看了吴姨娘和沈浅茉一眼,知道老太太是谁请来的救兵。

“娘,您不能这么护着她,您看看她现在无法无天都干了什么!”

沈弘文把沈流萤带到老太太面前,“您看看她把萤儿的脸都伤成什么样了,姐妹不和,这传出去她们的名声、儿子的官声还要不要了!”

老太太也太久没见过沈流萤了,她现在与小时候的样子差得太多,但那一双眸子和许氏一模一样,又圆又亮看得人心生不悦!

脸上的伤痕可怖,但老太太并不怎么在意,她轻巧道:“姐妹之间偶有推搡,一个失手而已,已经毁了一个,何必紧抓着不放,难不成还要再打坏一个?”

明显偏心袒护的话在场人听了没有不皱眉头的,可老太太不管,接着道:“浅茉年纪小,难免犯错,流萤你是做姐姐的,该让着她。”

沈流萤心内冷笑,若是今天犯错之人是她,老太太就不会说出什么姐妹情深的话了吧?

早就认清了自己在老太太这儿不会获得半点儿疼爱,沈流萤听了那些话也没多少难过。

戏要做足。

沈流萤对着老太太福了福身,看着欲言又止的父亲,乖巧道:“祖母说的是。”

“这样就对了。”见沈流萤识相,老太太点点头。

表面平静,但沈流萤心下却暗暗发誓,此刻她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这笔账就先记着,他日她定要讨回来的!

“萤儿委屈你了。”沈弘文叹息着,一副为父很想为你做主,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模样。

上一世的沈流萤可能还会被他骗过去,但现在,沈流萤除了想笑还是想笑。

明明是那么拙略的演技,那么蹩脚的谎话,自己竟然都可以相信,还一直认为父亲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自己傻了一世,绝不会再相信第二次!

她这位父亲大人想要利用人时,立场总是做得很足,尤其是她这会儿正是伤心难过的时候,他可不就要赶紧安慰安慰。

沈弘文指着沈浅茉道:“你祖母说情,你二姐姐又宽容不计较,为父这回就放了你,还不过来与你二姐姐道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