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青春是从留短发穿校服那天算起
过去的一年,我将要27岁,从很小的时候就励志故事这辈子要做个风云人物,在江湖上叱咤风云,又或是像孙悟空,在传奇故事的渲染中和神话的加持下让我在现实生活中把七十二变充分发挥的淋漓尽致,等上年纪健康颐养天年的时候,写我上天入地的传奇经历,流芳千古。但故事终归但故事终究是故事,幻想的结局总是终结在破灭二字里,故事最终成了现实里的事故。前半生风吹过雨淋过,我依旧没有一路降妖除魔或者为民除害坐地称王的本领,更没有火眼晶晶识别渣男的眼力,在人人平等都只有一条命不会有谁能穿上复活甲的社会中,没车没房没存款,还要为第二天的烟钱焦虑,就算足不出户微信依旧能帮我接收初中同学给我时不时递来的中年危机,不由得吟诵起那句,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下一句则是,三十不到,压力山大。我的上半辈子总结开来也就四个字,失无所失。。...

这一年,我即将27岁,从很小的时候就励志这辈子要做个风云人物,在江湖上叱咤风云,又或者像孙悟空,在传奇故事的渲染中和神话的加持下让我在现实生活中把七十二变发挥的淋淋尽致,等上年纪颐养天年的时候,写下我上天入地的传奇经历,流芳千古。

但故事终究是故事,幻想的结局总是终结在破灭二字里,故事最终成了现实里的事故。前半生风吹过雨淋过,我依旧没有一路降妖除魔或者为民除害坐地称王的本领,更没有火眼晶晶识别渣男的眼力,在人人平等都只有一条命不会有谁能穿上复活甲的社会中,没车没房没存款,还要为第二天的烟钱焦虑,就算足不出户微信依旧能帮我接收初中同学给我时不时递来的中年危机,不由得吟诵起那句,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下一句则是,三十不到,压力山大。我的上半辈子总结开来也就四个字,失无所失。

也不知道人类是不是都是统一的把自己记性不好这件事算在年纪大了这笔账上,反正和现在的10后比,我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任由他们叫我阿姨,连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我这种经历过非主流时代,被杀马特洗礼,还签订过1999年保密协议,和奥特曼是兄弟的阿姨看见现在的小孩儿靠着手机电脑不接地气的娱乐方式,靠着课外辅导填充自己无聊枯燥被一路打压的天真烂漫童年就忍不住感叹,我们这一代才是最幸福的那一代。

比上,没有80后工资赶不上房价的压力。

比下,没有00后赶上二胎开放从小得有担当让着弟弟妹妹的约束。

可那时的却我们无比期待长大。

也许,长大的标志就是卡通印花的T恤,牛仔裤,运动套装变成校服的那一天。

2006年,我也换上了清一色的校服,上初中的我自认为自己也是个小大人了,不过这也只能是我的自认为,毕竟我妈还是会在过年的时候没收我的压岁钱,并以我还是个小孩儿的理由来剥夺我提前实现经济自由。

上初中的新鲜感比金鱼七秒的记忆还过的快,之后日复一日两点一线的生活就只是周一至周三的红色校服,周四周五蓝色校服来记录红蓝检查的学校更本突显不了我们这群初中生五颜六色的性格和七七八八的人格。所以变换校服颜色究竟是为了缓解老师的审美疲劳,还是提醒老师们坚持住学生换了蓝色就离周末不远了?反正我是不知道那统一的款式,夏天不透气,冬天又漏风,单穿显大,穿件羽绒服在里面就会显得臃肿的校服,除了放学游走在街上,起个给学校做免费广告或者犯事的时候被本校老师很快抓住的作用,还有别的什么意义。那种早上7点50,下午5点30的时间,可能也是我这辈子最规律的作息时间。到头来那三年千篇一律两点一线的初中生活,能让我想起来有那么点不同的味道就是学校门口凉面,今天醋多酸了点,昨天辣椒多了点。我到现在都还在怀疑曾经我那厚的不行的发量是不是因为开学军训要求女生齐耳短发,留了三年的短发导致后来家里哪儿都是头发就是不在头上的罪魁祸首。

仔细想想,我的社交恐惧症好像也不是到社会才有的,那种用高冷来包裹自己的孤独感从那时起就存在,可能我的高傲心态是与生俱来的吧。开学第一天的我在那种心态下呆呆傻傻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审视着这些未来要共处三年的同学,他们陌生的面孔让我开始担忧未来的相处,而同班的人里面只有两个小学同学,恰好又是平时不怎么来往的男生。我也就只能草草的打个招呼然后等着上课铃声响起。

墨绿的黑板,崭新的铁皮课桌,我开始放空自己,突然一个声音将我拉了回来。“高霜,哈哈哈哈,我们又是一个班。哟,野嬢嬢也在啊。”那个微胖的男生,不符合校规长度的头发,提溜着圆圆的黑黑的眼睛,扯着和自己体型不太相符的嗓子嚷嚷着跑进教室,恰好那个时候是正太吃香的时代,婴儿肥的脸上还挂着酒窝,带着笑意的眼睛弯成月牙型,标准的露齿笑,站在门口刚好挡住阳光,我撇头朝他看去,那缕缕阳光刚好在他背后四散开来,那几束光更像是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稚气,整个场景像极了青春疼痛小说里的男二号。别问我为什么他不是男一号,因为我看的剧,男一号都是带有攻击性的出场,相反男二号更显温柔可爱无公害。不知道是被阳光晃了眼,还是孤独罩着我,我看着他们嘻笑打闹,心里萌生出他们能和我打个招呼的想法,又担心他们追逐打闹会不会不小心碰到我,之后我要用什么祖安话来怼他们。可事实证明,女人的想法多是天生的,最后什么都没发生。期待已久的铃声终于响起,班主任的高跟鞋声步步逼近将他们嘻笑打闹声压了下去,整层楼,终于安静了。

果然,艺术源于生活,才有了青春偶像剧里男主角出场那束光,叫做主角光环的光。人和人的相遇随是随了一些缘,但这缘分,终究是摸不到抓不牢。就像刘若英那句歌词一样,“你来过一下子,我怀念一辈子。”而每个人的生活里大多也有这样一个人活着,鲜活的活着,让之后所有平静如水的生活里想起这个人来都会泛起涟漪,让之后所有平淡日子里想起这个人来都会泛出光彩。

与我高冷性格完全不搭的青春色彩,偏偏都是这个男生带来的,他就是蠢鹏。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