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喜欢,不就应该坦荡荡吗?
现在的记忆出来都那个时候的事,那天放学时蠢鹏和谢亮在哪儿?我有种直觉,教诲主任的到来也不是偶然的不是必然。从那之后,偶尔会会在学校小卖部看见了校草,他也会主动跟我打打招呼,而我也不想被人意外发现我和他偷偷的有取得联系的秘密,久而久之就规避能和他遇见了的地方。下午的从那过后,偶尔会在学校小卖部看见校草,他也会主动跟我打招呼,而我也不想被人发现我和他偷偷有联系的秘密,久而久之开始避开能和他遇见的地方。。...

现在回忆起来都那个时候的事,那天放学蠢鹏和谢亮在哪儿?我有种直觉,教导主任的到来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从那过后,偶尔会在学校小卖部看见校草,他也会主动跟我打招呼,而我也不想被人发现我和他偷偷有联系的秘密,久而久之开始避开能和他遇见的地方。

上午的课间操有时候会改成绕教学楼跑步,而每次到了老师们看不见的死角,都会出现各种“意外”。只是这次意外降临到我的头上。刘蕴鹏和郭天宇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只扑棱蛾子,于是抓在手里吓女生。跑在后面的我不出所料是被吓的最好人选。在我走神的时候,蠢鹏一把将蛾子糊到我脸上,他以为我会躲开,可恰好走神,又恰好张嘴呼吸。于是我…吃到了。

要说什么味道我也不知道,当时只顾着恶心,顾着生气,这也是后来我怕虫子的原因吧。以至于大一的时候,寝室里有蟑螂,会大叫,会哭,会给我妈打电话说有虫子,害怕,不想住学校,会吵得对门的申姐睡不着,然后拿着拖鞋一把拍死蟑螂,对我说一句,给我睡觉。

也不知道是因为每天的形影不离,还是因为语文老师的那句负责。我渐渐的对蠢鹏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说不上那是不是喜欢,只是看见他和别的女生走的近我会生闷气,也说不上那是不是占有欲,他如果不听我的,我也会生闷气。我以为我这个水瓶座是天生的冷战高手,其实想想也是幼稚时期想要驾驭好一段友谊从而修炼出来的段位。

每个班级除了最胖最显老的男生,也都一定会有个矫情柔弱的女孩子,并且这个女孩子必定是性格爽朗的女孩子的天敌。不得不说女孩子的第六感是天生的,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就是个“白莲花”。

课堂上睡觉被老师罚站,面对课后同学的玩笑她回答道:我每天都要睡够10个小时,不然我就会一直迷迷糊糊。

饮料瓶盖拧不开会找男生帮她打开,她会矫情的说:帮我开一下,我手没劲。

面对男生的捉弄,反击过后又会生气。

我实在想不明白,没什么男生看不穿这些套路呢?睡不够10小时那就午休好好睡,放学早点睡,不要动不动就眯着眼睛装什么睡仙?瓶盖拧不开干嘛不学我,用牙拧?不喜欢捉弄为什么要参与其中然后又生气。

我更想不明白,她怎么做到无时无刻每句话每个动作都像撒娇。

像我这么大个大直女,隔现在我也做不到。更不会动不动一点小事就麻烦别人。我怕麻烦,更怕给别人添麻烦。

其实,面对这种女生我的做法自然是划清界限就好。但好景不长,她开始依附起我的蠢鹏。“刘蕴鹏,帮我拿下书包”,“刘蕴鹏,帮我开下瓶盖”,甚至最可气的是,在这个学期最后一次换座位的时候,她竟然说出了要刘蕴鹏坐她附近的话。

对别人动我的奶酪的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忍的。不和她说话是第一步,放学更加紧跟刘蕴鹏是第二步,但蠢鹏这个蠢真不是白叫的,看不明白我的不满意,不仅和她的关系走的更近,还真就不知好歹的坐了过去。

既然你选择忽视我的感受,那我也就只能以牙还牙,找了个蠢鹏比较不喜欢的男生,然后我顺其自然的换坐到了那个男生的前排。每次上课假意和这个男生聊天,实则是看蠢鹏和白莲花的动态。

不过每次看见的都是她俩那张灿烂的笑容,我也只能收起生气,假装和这个男生打的火热。下课蠢鹏叫我,我也装作听不见,看不到。

渐渐的,蠢鹏感受到我的冷漠,也和那个女生越走越近,为了彰显我的脾气,我也不甘示弱的和那个男生走的更近。终于,再这学期要结束的时候,我终于和蠢鹏冷战起来,公交车上的见面也不会再打招呼,故意错开时间上学,再也没有人喝我的牛奶了,放学也会认真的留下来打扫卫生,不会偷跑。

可能就是幼稚吧,现在想起来也是幼稚可极,为什么不能直觉干脆的说“你能不能不要和那个女生玩,我很讨厌她。直接把心里话说出来也好过互相猜忌,更何况你还不能保证对方是否足够了解你能猜到你的真实想法。

喜欢,不就应该坦荡荡吗?[space]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