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1章 宫帷之内巧心钻(修)
掬慧宫建于高台之上,殿阁高阔。既纳光通透,又阻热隔寒。怀贵妃乐正绯心此时歪在偏殿厢厅里的贵妃椅上,身边跪着一个身着湖绿宫衣的宫女,执着美人棰在轻轻的替她棰腿。边上还立着...

掬慧宫建于高台之上,殿阁高阔。既纳光通透,又阻热隔寒。怀贵妃乐正绯心此时歪在偏殿厢厅里的贵妃椅上,身边跪着一个身着湖绿宫衣的宫女,执着美人棰在轻轻的替她棰腿。边上还立着一个年约二十六七岁的宫女,身着青绿色女官的宫衣,手中捧着茶,半低着头向她说着什么。

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她似睡犹醒,慵懒而闲适,腿部传来的恰到好处的力量让她全身都格外的放松。若非是那微泣的抽噎声不时的传进她的耳,这个早晨还算是不错。

在她的榻边不远,光洁彩釉的砖地上,还跪着一个女子。看身着装饰,绝非普通宫女。但此时她鬓发散乱,环佩半移,双眼红肿,纤细的身体微微抖着。面色青惨,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那女子一直竭力忍着喉间的呜咽,但还是有细碎的声音流淌出来。她眼尾的余光一直在看绯心的表情,当注意到眉轻轻的蹙起的时候,更想生生扼住自己的声音。但偏是让她抖的更厉害起来。

“本宫不愿再见你,让你自己上报居安,托病外养。已经是本宫对你最大的恩典!”绯心的声音依旧懒懒的,轻描淡写,她有着极为柔媚的五官,略飞的眼角此时熏上一点点烟蓝。额头绘着蓝金的樱彩。与她的衣衫相配,格外明艳。长发绾出蝶髻,垂下两缕翅尾飞在肩头。髻上是星星点点的碎花单簪,皆是深深浅浅的蓝与柔粉。与她面上微微的漾红,凑成华丽的媚色。便是此时,她依旧情温生柔,如风脉脉。

绯心懒洋洋的看着边上的宫女,微扬了下颌。站着的宫女明白其意。微点了下头应着:“娘娘,那奴婢先退下了。”

绯心偏头翻了一下身,将膝微拱了一下吩咐:“这里再重些。”她的声音酥软清淡,半眯了眼看着殿梁下垂落的十彩琉金苏帘。那明晃晃的华光让她的睫毛微抖了一下,力度合宜的捶敲让她又有些昏昏欲睡。完全视那跪着的女子不存在一般,更让那女子更加面如死灰。

“娘娘,臣妾知错了……还请娘娘看在,看在臣妾……”她呜咽着说不下去,额间已经泛了血肿,想是磕头磕的久了。但她浑然不觉疼痛一般,趋膝伸手,想再靠近绯心一些。却让边上执棰的宫女一个眼神,又生生的定住了身。

绯心听了她的话,静了许久,慢悠悠的说:“本宫看在你是五嫔之一,给你留些脸面。别扰了本宫的清静,下去!”她轻轻咄了一声,帘珠轻摆,帘外侧立着的一个年轻太监有如得令,趋身而入。手肘间的拂尘微荡,板着平平的腔调:“清嫔娘娘,趁着今日天早,您就请吧?”

这声音一出,边上已经一阵悉索轻响,鬼魅般的贴过来两个小太监,皆是蓝衣宫服,带着帽,一个手上已经拿了包袱,一个伸手便来摁她。

那女子眼瞳泛红,面上斑驳的残妆让她的表情此时有些狰狞:“乐正绯心,你算什么东西!暴发户的女儿,贱民出身的烂货……”她歇嘶底里,变腔走调的声音还未出完。两个小太监已经连捂带扯,让她险些翻了白眼。他们浑然不顾,拖死尸一样的将她拽了出去。

领头的年轻太监弯躬着腰:“娘娘,奴才这就去办事了。”

绯心闭目不语,他静静的慢慢退出去了。她眉头微微舒展,并不以之前所听的话为意。在后宫这里,肯当面骂你,已经算是忠厚了!倒下的不一定是输,站着的,也不见得是赢。所以,她并未有半点快意,也没半分不悦!

三年了,不知不觉,又迎来一个春天。芳草吐碧,柳展樱飞,高阶外石榴出新芽。此时正是清晨,铜鹤上还蒙着初露。殿外雀儿踏枝清歌,采摘凝露。宫娥个个明肌如雪,笑颜胜花,有条不紊的忙碌。与初日之光交相辉映,格外明媚。而这锦绣之季,正是选秀时节。

三年前,她同样也是自端阳门而入,穿过这厚重而高阔的城洞,进到这座恒永禁宫之内。入宫不久便封为昭华夫人,第二年便晋为三妃之首。如此奇快升位,勘称百年首例。

但她知道,之所以可以升位如此之快,并非是因自己有绝胜之姿,亦不是母凭子贵,更不是家世显赫。而是,她长得与这掬慧宫的前任主人,慧贵妃有六七分相似。

人有相似并不离奇,只是她,不仅长得像,连举止神态,习惯爱好,无一不像。正是如此像,勾起圣上对慧贵妃戚怀之心。她才能一举扶摇而上,得蒙荣宠。

她并不介意当个替身,太后将她挑选而来,正是当这个替身。她并不爱这蓝粉妖饶,不爱这软红纱质,但现在,她日日都做此妆容。她不喜欢十彩琉金,不喜欢太过耀眼的东西,但现在,她这掬慧宫内,皆是五光十色,触目明艳。因她现在这一切,都是因她的“像”而拥有的。她要一直“像”下去,直到死亡的那一天。她很清楚,这就是她的人生。这坐恒永城,便是她的家,她的战场,亦是她的坟。

帝七岁登极,至今已经十五载。以十一子的身位继承大宝,康太后功不可没。虽然帝非太后亲生,但太后抚养躬亲,母子情深。宣平九年,帝大婚,太后在大婚三个月后撤帘归政,在寿chun宫颐养天年。如今,帝亲政已经六载,勤勉俭慎,朝野皆安。与太后更是母慈子孝,为天下之典范。

谁说皇家无亲恩,太后正是见宣平帝失妃痛楚,朝思暮想,这才自秀女之中选中绯心,以慧妃为典,严加训练,以安帝心。所以说,绯心的荣华富贵,不仅是皇上给的,更是太后给的。

她并非出身士族,父亲商贾起家,虽然富贵,但身份低下。

锦泰重农轻商,尤重世族背景。父亲虽然多金,仍为大家所轻。他深知世族重要,为了子孙后世,便于宣平三年捐得一个散职。广散金银,苦心钻攀,才为她争取一个待选之位。所以,这个机会对她格外重要。她所肩负的,不仅是她一个人,而是他们整个乐正家。唯有她身居高位,得蒙圣宠,她的兄弟才有机会入仕以报效朝廷,以正家声。

后宫斗争,古来有之。加上皇后与她,后宫现有名位妃嫔共计二十三人。今年选秀一过,更会有美女充盈宫房。不过争斗于她并不陌生,她是庶出,娘亲连个二房都没争上。家中兄弟姐妹众多,她自小便在夹缝生存。但是,她却被大娘视为己出,更得到父亲垂注。过程已经不必多说,连这个参选的机会,她都是苦心争取到的。斗争已经成了她生活的一部份,融进她的血管里,流淌在她每一滴热血里。后宫生活何其无聊,不斗岂不是错负光阴。进宫以来,她一直扮演着慧妃的角色,婉如慧妃重生一般天衣无缝。没有一件是她喜欢的,只有斗,她喜欢!就算不能成为赢家,也绝不能倒下。

她正顾惘神思之间,忽听碎步轻响,珠帘微漾,她知道是刚才出去的绣灵回来了。绣灵在宫中已经呆了十三四年,现在是她掬慧宫的掌宫宫女。绯心从当时派给她的宫女掌事之中精选出来。成为绯心的心腹之一,宫中之事,事无巨细,她皆有方打听。

绯心微微睁了眸,正看到她巧步轻移,手中已经多了一个金彩璃托盘,上面摆着几本册子。她贴近绯心的身边,没有开口。绯心懒懒一伸腿,一个眼神,捶腿的绣彩会意。收了棰微一个福身,便轻轻向着殿外而去。刚才所发生的事,就像尘埃一样,风一卷便散。半点痕迹也没有,不但在绯心眼中心中没有,连带她宫里的所有下人眼里心里,也都跟灰尘一样不值得一提。

绣灵将盘子送到她手边:“最上这本子,都是过了二围的。下头的,是已经刷下去的。”

绯心睨了一下,直接从底下抽出一本来展开看。上面不仅详录了人名,家世背景,甚至因何被淘汰,被何人淘汰都标得清清楚楚。她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点点的看。被刷下去的,也有可能咸鱼翻生,这就需要更详细了解这些女子的背景。

选秀是一档子极繁重的工作,有些家世不好的,可能连籍册都不能上到内充就被刷下去了。但人有八面,八爪游触,指不定哪条须子就碰上边沿。比如她,她的家世根本不能入目。若非太后注意到,把她扒拉出来的话,她也只能灰头土脸的回家。她能被太后注意到,就说明太后看得有多详细。待选过千,初选过后得三百人,能最后进入宫闱只有八十,而最终点封者更是廖廖。但当时籍册刚到,还不及送至内充之时,太后已经点明让她入围。

上次选秀,皇上因慧妃而痛,根本不管,所以太后代掌。但这次,皇上要亲选,皇后相辅。但皇后已经不问后宫之事,太后实在不能放心,又不好当面干预,只得悄悄将此任委于她。她心里明白,要论用人,太后有的是方法可以得到消息,但偏让她来做。一是现在太后居寿康宫,每日前来问安络绎不绝,人多言碎,实在不是很妥当。二是太后已经明言不管,放手由帝亲选,再动人查访,实在有伤帝颜。

自小读背记就是绯心的强项,她自知没有过人之慧,所以加倍用心。强煅记忆,百般锤炼,虽然不能过目不忘,但亦能记个七八。她一篇一篇的看着,面上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她慢慢伸手自发上拔了一支单簪,在几个人名下戳点了一番。绣灵自然是明白的很,躬着身说:“这几个是籍册都未入便下去的,家世可都…….”

“太后宫中耳目众多,这点子东西她还用得本宫?不过是过本宫一道手,拿本宫当个牌罢了。”绯心低语着,“皇上此次要求亲选,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外打外而已。她们的家世可都好的很,外充哪敢除名?不过是,外党跟太后一系相抵而已。”

“既然如此,娘娘何必还兜揽这事?”绣灵小心的说了一声。

“帽子都先给本宫扣上了,本宫不接也得接。”绯心轻笑一下,“反正不揽也得揽,索性替自己揽几个。这几个人让小福子给本宫绘了像送来,指不定哪天能展翅高飞呢!”

“此招好险,太后既然已经自外充便除名,自然是不想让皇上看。若是弄她们进来,岂不是与太后作对?”绣灵低声应着。

“谁说弄她们进来,若是皇上宫外遇上,哪里是本宫的过错?成与不成,皆看她们。不过是让她们记得本宫的恩典便罢了!”绯心说着,将簪子随手递给绣灵。皇上虽然说是亲选,但他政务繁忙,哪有时间将这等琐碎一一记挂心头。

太后不愿意让这些世家大臣之女进宫,自然是怕皇上借此封其父兄,以外打外。太后当初能瞧上她,也是因为她家世实在是提不起来。再怎么封也脱不了商贾的铜臭,完全对太后无害。而她心里也明白,自己家族是完全指望不上的。一味迎合太后虽然安全,但太后年事已高,外连横也很重要。宫中的事,一味的心狠手辣没什么用的。最后只能落个妒嫉的恶名。她的家族还巴巴的等着她振声威。坏名声,她才不要!

她静了一下,见绣灵仍是不动,便略扬了眉低语着:“怎么不去?”

“娘娘。”绣灵低声说着,“绣灵多嘴一句,上次娘娘弄那对姐妹来,皇上骂娘娘是……这都一个来月没来掬慧宫了。如果这次再让皇上知道是娘娘安排的,到时真是连太后都一并得罪了去!与其这样,不如娘娘想想,如何讨得皇上回心转意才好?”

绯心怔了一下,月余之前的事她当然记得。他喜欢谁,要哪个是他的事,但她帮着张罗就是错。让皇上沉迷美色,就是佞。但是,她就是不知道要如何讨得他回心转意。她本就是慧妃的替身,竭尽模仿之能事,借着他对慧妃的恩怀之情登上贵妃之位。但恩怀之情早晚是要烟消云散的,后宫佳丽逐艳争芳,即便是再新鲜美丽他都有厌的一日。更何况,还是她这样的冒牌货?

她不求他对她有情,只求有恩便罢了。她现在辅助皇后掌六宫之事,事无巨细皆亲力亲为。力求后宫升平,大家皆大欢喜。她苦读《贤妃传》,自小更是将《女训》,《女孝》烂熟于胸她当然知道礼仪廉耻,况且帮助圣上挑选适合的妃嫔本就是一个贤妃该做的事。但是,她没能换得一个“贤”,却换了一个“佞”字!

以色事人皆不能长久,况且她的“颜色”,也是借了曾经那位的恩典。如今,斯人已逝,恩情不再。他缅怀也够了,凄哀也足了。她还能留在这个位置上,当然是他给了太后面子。但这面子还能给多久,根本没人知道。她要巩固这个地位,当然只能走曲线了。

“这次又不是在宫内,皇上去汤原行宫,路上的事哪里就算到本宫头上了?”绯心摆了摆手,“去吧,小心点便是了。”

“娘娘,皇上往日里去行宫,哪一次不带着娘娘?这次连跟娘娘说一声都没有。皇上总赞宁华夫人舞姿绰绝,我瞧娘娘也不…….”

“绣灵,你今天话多了。”绯心半闭了眼睛,舞姿卓绝?慧贵妃生前可不会舞。她的任务是做一个好替身而已。绣灵明白她的意思,便不再多话,静静的退下了。召唤绣彩以及一应女官入内服侍。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