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6章 云绕曦微心百转
汪成海手里了捧了一套簇新的宫装,他向云曦躬了身:“皇上,奴才刚去了一趟服局,领了套宫衣来。”缩在帐里的绯心听了,吓了一跳。汪成海自幼跟皇上几道慢慢长大,更本是皇上的铁杆子心腹。此时了为掌宫大太监总管。此时他这么做,也不是但是脑子,是要坑她缩在帐里的绯心听了,吓了一跳。汪成海自小跟皇上一道长大,根本就是皇上的铁杆子心腹。此时已经为掌宫大太监总管。此时他这么做,不是不过脑子,就是要坑她了。。...

汪成海手里已经捧了一套簇新的宫装,他向云曦躬了身:“皇上,奴才刚去了一趟服局,领了套宫衣来。”

缩在帐里的绯心听了,吓了一跳。汪成海自小跟皇上一道长大,根本就是皇上的铁杆子心腹。此时已经为掌宫大太监总管。此时他这么做,不是不过脑子,就是要坑她了。

皇上这里定不会留女人东西,就算传言说婉嫔林雪清跟他同进同出,她也知道,皇上定不会把东西拿过来真跟她在这过日子。但伺候皇上的宫女有,随便弄一件让她能混出去就行了。能躲一时就一时,总好过现在这样,从服局领,全都有记录,随便一翻,款式颜色岂是能骗人的。服局的掌事就是太后的亲信,皇上这么做,根本就是想向太后卖个好。让她自己顺藤摸瓜,把那狐媚子揪出来。到时候,面子里子都有了,不是他不保,是他保不住。她呢,就面子里子全没了,她的里子早就烂成一锅粥。一直以来,都是撑面子。不是为她自己撑,是为她全家撑。这事传出去,不但她脸面尽丧,连带她乐正一家都要蒙羞。

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向太后请罪。让太后暗地里处置了,也能保她一个面子。绯心裹紧了袍子,正想出去。突然听云曦说:“算你机灵。”绯心听了之后,心真是死尽了,他真是这么想的。突然他又接着说:“就送到莱音宫去吧,傍晚的时候送过去。然后跟婉嫔说,让她明天早些去跟太后请安!”

绯心的脑子一下子炸了,她完全被皇上弄晕了。送到莱音宫去,那可以婉嫔的地方!他究竟在想什么?还让婉嫔早些去请安?这分明就是告诉太后。是婉嫔指使宫女勾引皇上,主仆一起拴住皇上的心!服局所领的衣服都是宫装,但该都是普通宫女穿的。高级妃嫔的衣服是出自上服局,是依照主子们的月例按款定制的,各宫领各自的。

刚才他和婉嫔在湖心亭画画,这众人都知道。转脸他就在芍药海那里跟人搅上了,婉嫔的回去路线太后肯定可以知道。估计当时她已经怀疑是婉嫔那边的人,纵不是婉嫔,也是她的奴才。奴才就不太好查了,换了宫装都一个样。出出进进又太多,哪宫哪院没个四五十?所以即使皇上带回启元殿,偷溜回去也有可能。但宫女的服品都是有数的,扯烂了一件就得再领一件。现在汪成海领了一件,然后偷送给婉嫔那里。明天婉嫔请安去早,这一串一连。太后就笃定了,不用查具体是谁了,知道源头就足够了!

后面他们说的话她都没听进去了,心里已经搅活成一大团。突然她眼一花,一个人影已经坐到她身侧,她吓得低呼了一声。此时她的心溃不成军,哪里还顾上装什么慧妃神情。一对眸子瞪得奇大,一副受惊受怕的小兔模样。

“这个人情,你要不是要?”云曦唇角微扬,居然对着她笑!他头一回冲她笑,却让她害怕。她以前就看不懂他,现在她更看不懂了。这哪里像是一个皇上说的话,皇上需要向妃嫔讨人情吗?

“不要吗?”他看着她的眼,笑意却更深了起来。

“皇上让宫女给臣妾一套旧装,臣妾有把握混出去。太后查不着人也只能作罢,何……”她突然觉得自己话多了,说了一半噤了声。

“要是不要?”他不理会她的话,接着问。

“臣妾谢皇上恩典。”绯心深深吸了一口气,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移。婉嫔是这样想的,但冲婉嫔这般温柔笑着的男人,却不是这样想的。绯心现在甚至也怀疑,他根本就不喜欢那个什么慧妃,当初的凄痛悲苦,或者也只是做给别人看!

“明天去寿chun宫捞人吧,林雪清一定会多记你一条恩典。以后她爹也好为你办事,你说是不是,贵妃?”云曦眸间抖出的笑意依旧,却让绯心颤抖了起来。他,全都知道。

宣平帝楚云曦,自小长于宫帷。宫廷倾轧他比谁都清楚,个中妙意他自然乐在其中。以十一子身份而登位。除了太后相辅,也得他自己争气。原来是绯心小看他了,他没有心,只会斗。他才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顺太后的意,交一个太后最愿意看到的人。林中郎就会明白,别以为一个女儿进去,就能在朝堂呼风唤雨。皇上要用的人,必先要打压到极点,然后就完全归他所有。他的目的一定是如此,林中郎现在太锋锐了,不适合做大事。皇上可以欣赏别人的个性,但行事只需要棋子,棋子是不需要棱角的,他必会将其磨光磨圆,让其服服帖帖。

把这个天大的人情送给她,是要绯心看清她该在站在哪里。后宫之主不是太后,不是皇后,而是宣平帝。庙堂内宫,在野在朝,只有他!她明白了。太后将绯心选入宫中,苦心令其登上贵妃之位。代后执掌后宫,操持后宫之事。是借绯心眼耳,从而布划于后。太后的心思,皇上自然明白。太后培养三年,绯心于后宫略有小成。只不过,这苦心培养,却是为人作嫁衣裳!皇上现在要控掌朝堂,后宫之中,绯心这颗棋就断难再想左右逢源。皇上不是向她讨人情,是要她看清楚自己的阵营。

“你要如何谢朕?”他伸手去摸她的脸颊,这个温柔的动作让她全身都哆嗦起来。她想的果然没错,他现在就要讨她的立场。她想在宫中居安是不可能的,想风平浪静保证自己的地位是不可能的。路他已经指了,走与不走,不由得她!

“臣妾的命,是皇上的。”绯心微曲了一下腿,跪在床上。

“下回,还用这种香。”云曦忽然凑过来,在她颈间嗅了一下,“跟上回一模一样。”

她吓了一跳,诧异,上回?她突然想起来了。上月初三!她回回都记得,但因之前得罪他,把上月初三的事给忘记了。就是那天,在贵妃椅上,他去行宫的当天!

“是什么香?”他突然又开始啃她的颈子,让她整个人乱抖不休。

“是,是白莲桑芙蓉。”她哆嗦成一片,“如,如果皇上喜欢。臣,臣妾…….”

“白莲桑芙蓉。”他轻轻重复,伸手去抓她的手。摊开她的掌心,那里已经不再渗血,而成一个深深的血点,有如掌心朱砂。

他***了一下她的掌心,垂眼低语着:“下回,记得还用这种香。”她彻底晕了,完全看不懂他,更加不敢看他。

“你连每月初三都会忘记,朕不知道贵妃都把心思用在了哪里?”他的声音突然又漠冷了下来,这一放一收让她的心肝都要碎开。这话一下让她想起太后的话,她的心思都用在了哪里?或者,真是她一直都忽略了。最能保住她的地位的,唯有皇上。她记得呀,所以她才会如此筹谋,讨皇上欢心。当初那两个宫女,虽然是骂她了,但他不也是照收不误。现在婉嫔,他不一样也喜欢的很?喜欢?她现在不知道了,完全不知道。

“臣妾知罪。”她温吞的吐了几个字,再说不出别的话来。别人她尚能猜,但他,完全猜不到。

“朕觉得你穿蓝衣服很难看!”他突然又冒出来的话让她更是乱七八糟起来,难看?慧妃最爱的颜色啊?是了,他不愿意看她扮成慧妃的样子,因为她根本不配。他提醒过她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扯得稀八烂已经说明了。是她蠢,还在做贤妃的美梦!

无所谓,反正她没什么喜欢不喜欢,她一切兴趣爱好都是为了讨别人喜欢。以前讨大娘和父亲,现在讨皇上和太后。至于她自己,什么都无所谓。

“臣妾明白了。”她咬了下唇,应了一句。他的眸子冷冷看着她,明白?她真是能明白才怪!她默了一会,现在这场景让她尴尬到了极点,况且这里让她极度不自在。全是他的气息,淡淡的幽檀的味道。包括身上这件袍子,裹着让她觉得透不过气。但她又不敢开口让他找人伺候她,实在是不敢。

还是外头的太监救了她呀!前殿有职官急报,太监不敢不传。他这才站起身让宫女进来更衣,他只着内衫也同样需要更换。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当时真有种冲动去嘉赏那位职官才好!真是救了她的命呢。

后宫斗争她不怕,夹缝求存她也不怕。她最怕他!她想当的其实就是一个管家,帮他打理一应的内宫杂事。什么她都能安排的很好,然后换他一句赞赏。相敬如宾,就像大娘和父亲那样,像先朝的贤妃与神宗皇帝那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