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把总裁送进监狱(4)
“为啥啊?闺女。”吕菊芳听出了苟雪的急切与焦躁,但但是有些诧异。闺女也不是在S市工作得好好的的吗?为什么会突然要他们到别的地方去逃难呢?“这是所以……”苟雪实际上还也没想好究竟该怎么说,才会让二老急着想要回来找原主,急忙临时性编了个理由:“我被老吕菊芳听出了苟雪的焦急与不安,但还是有些不解。。...

“为啥啊?闺女。”

吕菊芳听出了苟雪的焦急与不安,但还是有些不解。

闺女不是在S市工作得好好的吗?为什么会突然要他们到别的地方去避难呢?

“这是因为……”

苟雪其实还没有想好到底该怎么说,才不会让二老急着想要过来找原主,连忙临时编了个理由:

“我被老板无缘无故地开除了,我要跟他打官司,但这个老板的权势比较大,官司不容易赢,还有可能会被他威胁,为了避免到时候他找上您和爸,还是先避避比较好。”

她尽可能编得合情合理。

“那就不要打官司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是不可能打得赢大老板的,闺女还是回来吧,我跟你爸都老想你了。”

吕菊芳看了一眼神色紧张地站在旁边一同听电话的张安房,尽可能口吻轻松地道。

“不行的,妈,我已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法院也表示会受理,我必须为自己讨回公道。”

苟雪只能接着往下编。

“不能撤销吗?”

吕菊芳看着神色越发凝重的张安房,小心翼翼地道。

“不是不能,是我不想,要是我认了,就会有更多的人受到老板的迫害,我一定要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偏执总裁的专属白月光》里不止“苟雪”这一个炮灰,她只是第一个,如果不能将傅慎送进大牢,那么,其他像“苟雪”一样无辜的人也会受到迫害。

“老张,你看这……”

吕菊芳把手机举远了一些,纠结地看向了张安房。

张安房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极小声地道:“让她试试吧。”

吕菊芳神色同样复杂地点了点头。

苟雪正想问她怎么不说话了,便听到手机里再次传出了吕菊芳温柔而慈爱的声音:

“闺女,我刚刚问了你爸,他说支持你,妈也支持你,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告吧,妈和爸不会拖累你的。”

苟雪突然觉得眼眶好涨,鼻子好酸,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在心底悄然蔓延。

“谢谢妈,谢谢爸。”

她忍着想要哭出来的冲动,真诚地向他们道了谢,跟他们讨论出了合适的去处后,才挂了电话。

“她的爸妈对她真好,嘤……”

苟雪实名羡慕原主有这样的好父母。

“你这是羡慕到哭泣吗?”

某某有点没看懂她的“嘤嘤嘤”。

“不,我是被感动的。”

苟雪抽了两张抽纸出来,捏着鼻子擤了一把鼻涕。

“哦。”

某某不知道该说啥。

作为一个情绪并不容易波动的系统,它有时候真的很难理解人类。

“某某,傅慎这回应该找不到原主的爸妈了吧?”

完全冷静下来后,苟雪慎重地确认了一遍。

“嗯,傅慎只知道原主的老家在哪,其他的信息他也要慢慢查,一时半会肯定是找不到的。”

吕菊芳和张安房是打算去一个住在偏远地区的朋友家里暂住,那里离S市很远,中间还要坐一个多小时的牛车,就算傅慎查到了地址,想要找到具体的地方也没有那么容易。

“那就好。”

苟雪勉强松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