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回 家

重生麻雀变凤凰 第二章回 家

作者:紫衫青衣 小说:重生麻雀变凤凰 更新时间:2021-10-14 18:37:39
星夜在水房用冷水洗了洗脸,确认看不出哭过的痕迹才回病房。病房中三叔三婶正聊着话,“三叔三婶来了。”星夜若无其事的打打招呼。“嗯”三叔低下头答应下来了一声。星夜望着有些很紧张的两人,心中怕,啊很老实人也没一点儿当演员的天赋,可别说漏了。“是看中他人能病房中三叔三婶正说着话,“三叔三婶来了。”星夜若无其事的打招呼。。...

星夜在水房用冷水洗了洗脸,确定看不出哭过的痕迹才回到病房。

病房中三叔三婶正说着话,“三叔三婶来了。”星夜若无其事的打招呼。

“嗯”三叔低头答应了一声。

星夜看着有些紧张的两人,心中担心,真是老实人没有一点演戏的天赋,可别说漏了。

“就是看上他人能干又踏实还做过生意,这路上有伴也安全,走的急了,也没顾上来医院告诉你一声,没办法接不上料,整个工地都得耽误着呢!”还是三婶好点儿,把话说圆满了。

星夜看母亲十分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理由,还跟他们说了几句客气话,心里却有些疑惑与不安,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三叔俩人没说几句就走了。星夜送出他们,又是一番叮咛。目送他们离开后才回病房。

星夜尽心的照顾着母亲,吃饭,擦身,说话也捡好听的说。期间她也曾暗地找到医生了解情况,却很无奈。医生说的很直白,癌细胞扩散到全身淋巴结,病人治疗也只是减少一下痛苦,对病情却没多大作用,病人想吃点儿什么就吃点什么吧,不用忌口了,左右不过是拖日子,一句话就是没治了。

三天后,医院的催款单下来了,再不缴费就要停止治疗了。

星夜把单子藏了起来,不想让母亲知道,自己手里只有三百多块钱了,心中筹划着怎样筹到钱。

于悠月就像知道了一样,坚持要回家。

对于母亲的固执星夜很了解,平时的母亲总是温温柔柔的,但是一旦她拿定的主意就很难改变。

无法星夜只能办出院手续,并让医生多开些药。

主治医生是个好人,也很了解与同情她们,再加上当时县医院对药品的管理并不像后来那么严,于是开了不少像吗啡一类的止疼药。

也没有人接,于悠月母女雇了一辆出租车回了罗家寨。

再次回到记忆中的小镇,星夜难掩心中的激动。

黄昏的小镇宁静而美丽,古旧的街道在夕阳照射下染上了一片红晕,几处炊烟袅袅,已是晚饭时分。

记得多年前(或者说多年后),已不再为生活发愁的罗星夜,曾回到过小镇上,也想找回一些儿时的温暖记忆,却发现那宁静的小镇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找不回当年的影子。她怀着满腔遗憾离开,再也没有回过小镇。

家门口下了车,扶着母亲进了卧室,让母亲上chuang躺好,又收拾好带回的东西,星夜才有时间仔细看看这离开十几年的家。

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切既熟悉又有些陌生,铺着兰花床单的木质单人床上放着棉布面的被子,书桌上摆了一排高中的课本,还有同学送的自制的小花篮,靠床的一面上摆着一面小镜子与梳子,床侧的木制衣柜是父亲自己做的,刷了明漆露出木纹底色。

星夜没有多待,转身又来到厨房。已经到了晚饭时间,星夜先烧上一壶水,四下看了看,有些犯难,厨房里有米有油却没有什么菜了,眼下却没地方去买了。

敲门声响起,星夜忙去开门。

门外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提着一个篮子。是邻居罗阿婆,罗家寨大部分都姓罗,从祖上说起来都是一家,罗阿婆是镇上最大的一辈了,很多四五十岁的人都是她孙子辈的。

星夜忙招呼进来,进来才看见老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是阿婆的小孙女,同样手里拿着一个竹篮。

“听秀秀说你家开门了,我就知道是你们回来了,还没吃晚饭吧?给,趁热。”阿婆边说边打开手上的篮子。篮子里一大碗黄橙橙的炒鸡蛋,一小锅二米粥,还有一碟切得碎碎的小咸菜用香油拌了撒了些葱花,看着就有食欲。

“阿婆,谢谢,太麻烦你了”

星夜这些年来看遍了世间人情冷暖,对这种无私的关爱感到十分欣慰。

“我从小看你长起来的,你跟我还客气啥,还有些鸡蛋和青菜你先用着,缺什么就说”回头招呼那女孩:“秀秀来”

秀秀从手里的篮子里拿出来鸡蛋和菜放在桌上,又乖巧的站在阿婆身后。

星夜又站起来谢过。

“你爸的事,我们都知道了。”阿婆小心翼翼的说。

看到阿婆眼中的关爱与怜惜,星夜不觉红了眼圈,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好孩子莫哭,莫哭,哎,老天爷不开眼啊,怎光难为这好人呢?”

“我妈她还不知道。”

“我明白,我晓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们趁热吃,告诉你妈,好好歇着,我明天再来看她”

星夜送走祖孙二人,回屋把粥成在碗里,连菜端到母亲房里。

“我正愁家里有米没菜呢,阿婆就给送来了。”星夜看母亲依靠在床头笑着说道,“她说怕你累了,让我们先吃,明天再来看你。”

“多亏这些老邻居了”

星夜喂母亲吃饭,母亲于悠月的饭量已经很小了,只吃了几口粥就吃不下了。

星夜收拾好碗筷,又打来热水,给母亲擦洗了身体,自己也一起梳洗了一下。这几天都在医院里凑合着洗把脸,今天虽然不能泡个热水澡,擦洗一下也是很舒服的。

又拿药给母亲吃了,只是为如何睡觉两人有了分歧。

“我爸不在正好我和妈睡,我盼了好久呢!”星夜撒娇的说,其实她是不放心夜里面,“再说你夜里起夜也方便呀”

“这几天累坏你了,回你房间睡个好觉,明天也有精神呀,我这你放心晚上什么事也没有,如果真有事我一准叫你。”

于悠月也是心疼女儿,在医院这些天,就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黑天白天一个人傲,眼看着人廋了一圈,一张小脸上光看见一对大眼睛了。

“反正是睡觉,你这也睡的开,不守着你我还睡不着呢。”星夜辩解道。

“回你自己房间,有你在我还怕睡不着呢,听话,你不想想,你爸不在家,你若是灾因为休息不好病倒了,我该怎么办。”

星夜见母亲坚持又听到她提到父亲,便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把水、药等物品都摆在伸手就够的到得地方,并一再嘱咐,有事一定要叫她,甚至还放了一只小钢碗,说是叫不醒她,就砸在地上,自己就能听到。

不放心的又查对一遍,见一切安排妥当,才回自己房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到房间星夜随手拿起一本书,正是高二的数学,倚在床上翻看。

星夜有些担心,自己计划是要继续读书的,可十几年的放纵生活早把那些知识抛到脑后了,如今在拾起来怕是不容易。

高二只上了两个多月,星夜看了看学过的部分,发现自己思路清晰的很,很容易就理解了课本内容。换了一本英语书,单词句型也都读的出,仿佛今天新学的一般,一点也没有生疏感。

星夜抱在书一阵发呆后,又一阵窃喜,肯定是自己还保留着十六岁的思维记忆能力,毕竟想想自己的学习成绩一向是很好的。

这样正好解决了自己的担心,不过现在的情况看,自己恐怕要先休学一年了,而且要想办法解决今后的学费与生活费用。

虽然有不少办法赚到钱,可星夜却不想用,那会让她记起自己不堪的前世。从重生的那一天起她就在不断地自我催眠:我是十六岁的什么也不懂得罗星夜,我要做个单纯快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女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