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辉夜

重生麻雀变凤凰 第四章辉夜

作者:紫衫青衣 小说:重生麻雀变凤凰 更新时间:2021-10-14 18:37:40
罗星夜回家中隐隐听见母亲房中有说话的声,肯定是母亲醒了在和阿婆说话的。“人家很不错我是明白根底的,孩子也很老实肯吃苦······”看星夜屋里罗阿婆话也没在一直这样,却再出口地说:“叶子回去了,晚饭不需要做了,你强叔下山套了两只野鸡,回过头做好了让倩倩给你们送“人家不错我是知道根底的,孩子也老实肯干······”看星夜进屋罗阿婆话没有在下去,却转口说道:“叶子回来了,晚饭不用做了,你强叔上山套了两只野鸡,回头做好了让秀秀给你们送过来。”。...

罗星夜回到家中隐隐听到母亲房中有说话声,一定是母亲醒了在和阿婆说话。

“人家不错我是知道根底的,孩子也老实肯干······”看星夜进屋罗阿婆话没有在下去,却转口说道:“叶子回来了,晚饭不用做了,你强叔上山套了两只野鸡,回头做好了让秀秀给你们送过来。”

母女二人谢过罗阿婆,星夜送阿婆出门。

星夜回屋看母亲手抚着星夜放在床边的英语书,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阿婆可真好,有好吃的总想着我们。”星夜看她不说话又说道:“三婶家山哥来信了,三婶让我帮她写回信去了。”

看母亲还是不回话,星夜有些担心的上前去,于悠月却突然抬起头说:

“叶子,你学习成绩那么好,不读书太可惜了,辉夜受了大委屈,你绝对不能再给耽误了,更不能像你哥哥那样。”

“妈,我···”星夜愕然,是不是阿婆说了什么刺激到了母亲。

“答应妈妈你一定要上大学,完成学业。这是我的也是你哥的心愿。”于悠月没等星夜说话坚定地说道。

罗星夜看着母亲郑重的表情,同样郑重的点头答应,这本来也是她的目标。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的。”

于悠月得到女儿的保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星夜却在母亲的笑容里看出那无法磨灭的痛,哥哥辉夜的遭遇已经成为母亲和自己心中永远的痛。

哥哥辉夜一直是星夜的骄傲,他疼爱自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他品学兼优,从小学起一直担任班干部,他的各种奖状贴满了墙。就是这个优秀的哥哥高考却落榜了,星夜记得他从学校回来自己关在房间哭了一夜,第二天却没事一样提出来要去工作。

因为他知道年幼的妹妹要上学,生病的母亲要治病,家里没有多余的钱来给他复读一年,他怕加重父母的负担,所以他没有提起重考的事,而是不顾家人的反对去了石矿场做工。

每天超过十小时的劳累工作,磨破了的手掌与肩膀,他从没有叫过一声苦和累。几个月下来哪能写出一首好钢笔字的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白皙的皮肤晒得黝黑发亮。

腊月二十六,星夜清楚地记得哥哥临走前捏着她的小鼻子说,领了工资就带她去县城,她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她高高兴兴的在家里等着,不住盘算着要给老爸买两瓶好酒,还有每人做一件新衣服,还要买一个新书包她都上初三了,书包还是五年级时买的,可她一直等到天黑,哥哥也没有回来,却等来了矿上带来的消息,哥哥打伤了人被派出所带走了。星夜再一次见到哥哥时已经是在法庭的审判席上。

原来那矿主拖欠工人的工资,哥哥工作了半年只拿到了几百块所谓的生活费。年轻气盛的哥哥去找他们要钱,被打了出来,三千块钱可是明年妹妹的学费和母亲的医药费呀,急红眼的哥哥再一次上前讨要,却被矿主带了五六个打手狂揍,受伤的哥哥如疯魔般不避其他人的打,却只朝着矿主一人下手,那矿主鼻梁骨打断,头也破了。人家报了警,结果一身伤的哥哥被警察带走了,而打人的矿主和手下却作为被害人和证人带走。

惊慌无措的父亲到处托人打探,带着礼物去看望受伤的矿主,希望能放了哥哥,没等见到人就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给轰了出来。对方嚣张的放话说,敢在县城打人让哥哥吃牢饭都是轻的。后来才知道那女人是矿主的妹妹,县公安局长的新婚小娇妻。

所有人都在躲避着,甚至那些一样没有拿到工资的工人们,都不敢站出来为哥哥作证,所有责任被推到哥哥身上,案件性质也由斗殴变成了恶意伤人,十九岁的哥哥被判了有期徒刑五年。

就在收拾哥哥房间的时候,星夜在哥哥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张折叠规整的纸。当星夜捧着这张纸给父亲看时,这将近半百的男人失声痛哭。

那是哥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华大土木专业,那是省里数一数二的好学校。这是大家才明白哥哥那夜哭的不是没考上大学,而是他已经下定决心放弃上学了,他不愿意家里再添加负担。

父亲哭了,母亲也哭了,知道了这事的邻居们哭了,就是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本来应该是镇上第一个大学生,他会有光辉的前途,完美的人生,但是如今却成为阶下囚,这到底是谁的错呢?

星夜想起哥哥心里一阵难过,当年的自己懵懂无知,只知道哭啼,现在想来,当年的矿主凭借公安局长的势力无所顾忌,看守所里的哥哥肯定会受到他的打击报复,不知会受多少罪。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父母亲都生活在自责当中,尤其是母亲她认为如果不是她的病就不会拖累全家,虽然父亲从未说过怪罪的话,还总是开解她,但她却一直耿耿于怀,只是不再说出来了。

“叶子,妈也曾经是燕大的大学生呢,不过却没有毕业。”于悠月说。

罗星夜好奇的睁大了眼睛,一直以来母亲确实与普通的小镇女人不一样,她更细致,更有气质,本以为她就是一城市来的女孩,却想不到还是一大学生,十几二十年前的大学生更是少呢,何况燕大,那可是百年名校呀!

“怎么不信,这可是家传,你外公也是燕大的高材生,还是留学法国的博士生呢。就是你两个舅舅也是大学毕业呢,所以我的小叶子一定也会考上大学的。”于悠月微笑着看着被雷到的女儿。

罗星夜虽然吃惊于母亲的家庭背景居然如此的好,但更让她好奇的是母亲主动提起自己的过去与家庭,这在以往的十六年里是没有的,小时候自己也曾好奇问起,总是被母亲差开话题,懂事后明白母亲是不愿意提起往事,也就闭口不提了,如今为什么母亲要主动提起呢?

“百年燕大呀,从没听你说过···”星夜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无奈响起了敲门声。

“快去开门吧,回头再和你细说。”

星夜去开门,原来是罗三婶送走了刘耀发来找星夜。三婶摸出两千块钱来给星夜。

“这是那刘经理留下的,经你那么一说他也改口了,说赔偿金另商量,这两千块就是给你母亲补养身体的。”

星夜留下一千块,把另外一千块又还给三婶,“三叔帮忙办事,需要费用的,这一千块,三叔先用着吧。”

罗家三婶推脱不要,与星夜拉扯半天,才收下来。又进去和星夜母亲说了几句话后才离开。

三婶刚走,秀秀提了一只瓦罐过来了。

“叶子姐姐,阿婆要我送的鸡汤,可香了。”

星夜问起秀秀的学习,秀秀欢快的和星夜说起来。

秀秀打小就和星夜亲近,星夜也喜欢她乖巧听话。星夜看她一天下来发辫都松了,就拿出这两天做的一对蝴蝶结,其实就是没事时拿花布头缝的,又穿在皮筋上,很可爱适合小女孩带。果然秀秀很喜欢,一听说是给她的,忙让星夜帮她扎起来。

星夜没给她扎辫子,而是把头发分成两股,在头顶盘成了两个小花苞,再把蝴蝶结带上去,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出现了。秀秀美滋滋的照着镜子,连声说好看,称赞星夜手巧,抱怨她妈妈只会扎辫子,跑着给她妈妈还有阿婆去看了。

星夜笑着看她离开,小孩子真容易满足呀,这一点小事就高兴成这样。

星夜把鸡汤在炉子上烧开,用勺撇去浮油,母亲吃饭喜欢清淡的,又捞起一块鸡肉细细的撕成肉丝,与白粥放在一起煮,怕是母亲吃不下鸡肉,那就做点鸡肉粥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