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忆往事
“我的叶子真的长到大姑娘了。”于悠月望着忙里忙外的星夜感叹的说,记忆中那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姑娘,转眼间了与自己通常高了。忆起上午阿婆的话却一阵纠心。“叶子”“嗯,妈,什么事?”星夜放下自己手中的抹布,回到母亲床边。“你明白昨天阿婆跟妈妈说什“叶子”。...

“我的叶子真的长成大姑娘了。”于悠月看着忙里忙外的星夜感慨的说,记忆中那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姑娘,转眼已经与自己一般高了。想起下午阿婆的话却是一阵揪心。

“叶子”

“嗯,妈,什么事?”星夜放下手中的抹布,来到母亲床边。

“你知道今天阿婆跟妈妈说什么?”于悠月看星夜道。

星夜摇摇头问道:“说什么了?”

“阿婆要给你介绍对象呢,就是下河湾的,听说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给我说?我才多大呀!”星夜看多了二十七八还不结婚的女人,对自己十六岁就有人提亲感到好笑。

“小霞,金凤她们差不多都是十七八岁就定下了婆家呢,阿婆也是想趁我还在先给你定下来。听说人不错,你要不要见一见?”

星夜回想一下,其实镇上的女孩子确实是初中毕业后家里就给张罗着定下婆家,十八九就结婚不到二十就当了孩儿他妈的大有人在呢。阿婆也是好意,怕母亲去世后,自己孤苦无依,还不如找个好婆家。想到此星夜一阵恶寒,虽然自己向往平淡幸福的家庭生活,可也不愿早恋又早婚,在这小村里糊里糊涂的过完下半辈子呀。

“妈快别逗我了,妈不是希望我上大学吗,大学里人家可不要拖家带口的小媳妇。”星夜看母亲笑,知道是母亲在开自己的玩笑。

“还真是长大了,糊弄不了你了。”于悠月看女儿笑的小狐狸似的,知道女儿没把阿婆的话放在心上,看着那酷似自己年轻时的容颜,感慨道:“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有福气,能娶到我的宝贝女儿。”

“妈,你女儿聪明伶俐,温柔可爱,出的厅堂入得厨房,虽然只继承了你七分美貌,可仍然是小美女一个,追求的人肯定排长队,到时候咱母女俩拿着放大镜慢慢找,不帅的不要,没学识的不要,没钱的不要,一定找个十全十美的。”

于悠月被女儿的话逗笑了,知道女儿懂事,故意说笑来让自己高兴。

“让我看看什么时候脸皮变得这么厚了,什么话都敢说,羞不羞”

星夜看母亲笑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故意把头凑了过去撒娇的说:“看看,看看是不是很可爱?”

“你呀”于悠月点点女儿的额头自己却“扑哧”先笑起来,引得一阵咳嗽。

星夜帮她拍背,又端水喝了,才慢慢止住咳嗽。

于悠月拉住星夜的手不让她在忙和。

“说起来,妈虽然想你考大学有好工作,可想来你一定会很辛苦,有时候也想,要是你能像我和你爸一样,在小镇上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也不错的。”

“妈,上大学不光是圆你的梦,也是我自己的愿望,不管多苦多累我都认了。”

于悠月专注的注视着女儿,俊秀的脸庞上是从未有过的坚韧执着。

“叶子,倒是长的越来越像你外婆了。”

“外婆?外婆和妈妈像吗?”星夜听母亲再次提起家世,小心的问。

“我的脸型和眼睛像你外公有些刚正,倒是你的脸庞圆润和外婆更像些,甚至嗓音都有七八分像呢,你不知道,你外婆那可是一代名伶,解放前就唱出名了,要不你外公这留洋的富家公子真么会追的那么辛苦呀。还有……”

于悠月像打开了记忆深处的大门,完全沉浸在幸福的回忆当中,星夜静静地听着母亲的叙述,脑中幻化着一幕幕影像。

外公的家世显赫,祖上几辈都是皇商,外公的父亲在解放前也是成功的富豪,那可不是暴发户,典型的儒商,而外公却没有继承这种经商的天分,自幼就聪明好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更是出国留学深造,回国后就在大学任教,一生桃李无数。

而外婆是个孤儿,从小跟着义父也是师傅学唱曲,流落在江湖讨生活,又随了师傅的一个朋友学戏,十六岁凭着扮相秀美,唱腔动听,一炮而红。

一个是名门公子,家里不同意娶一个唱曲的下九流女子,一个是戏子红角,却被亲朋规劝那富豪人家岂会有真情实意。两人的爱情要开花结果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他们却坚强的坚持了过来。就是这段不被双方亲朋看好的婚姻,两人却牵手走过了这风风雨雨五十年。

他们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小女儿,孩子们继承了他们的好天赋,虽然时代的动乱造成了一些困扰,但他们都一个个长大成人,并在事业与学业上有所成就。

“大哥最疼的就是我,二哥有些调皮,却最听我这个小妹的话,还有慧芬嫂子,还有小毛毛”

“妈,你想外婆了吧?我可以替你去找她们,他们一定也想见你。”星夜看母亲突然闭上了眼睛不再叙说,脸上的笑意变成了浓浓的失落,领会的说。

许久都不见母亲回话,久到星夜以为母亲已经睡着,才听到母亲幽幽的说道:“我当年伤透了他们的心,如今这样子见他们,只会给他们带来痛苦,见了面也不知说什么,不如不见、不如不见。”

星夜见母亲真的睡着了般不再言语,默默的为母亲盖好被子。

没想到母亲的家世竟然如此的好,想来一个大学未读完的大女孩,孤身一人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在小镇定居十几年,与父母亲戚从不往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让母亲会离家,星夜大概也猜出来一些,肯定与自己的身世有莫大的关系。书香门第的家庭出现了未婚先孕的女儿,女儿在父母家庭和孩子之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未出世的孩子,放弃了一切优越的生活,而背井离乡独自讨生活。

相信母亲经历了异常刻骨铭心的爱情。

可那个让他怀孕的男人呢?那个她血缘上的父亲,又在哪里?为什么没有站出来接纳她们母女。难道是始乱终弃,还是有什么意外,更或者已经逝去。

星夜想到种种可能,心中对母亲一阵痛惜,她宁愿那个男人是因为死掉了,才没能和母亲结合,不然她心里永远不会原谅那个男人。

星夜甚至并不想知道他是谁,在心里父亲就是那个朴实温厚的小镇男人,这一辈子无人可以替代的,他们之间的那份感情是无法抹去的。

星夜更相信,母亲对继父是有真挚的感情的,或许不会有初恋般的激情,或许不会有海誓山盟的浪漫,可那种暖暖的情意是深入骨髓的,无需言表的,化入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当中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