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生活也爱不按套路出牌
课间休息。“有你的信。”顾纯递回来熊小宓一个叠存心形的信纸。熊小宓接回来一看,面上写着:初二(3)班,熊小宓收。熊小宓慢悠悠地再打开,也就两三行字:“你好!熊小宓同学,我是高一(6)班的张智汀,请问您你有男朋友吗?也没的话,也可以加下你的扣扣吗?”。““有你的信。”顾纯递给熊小宓一个叠成心形的信纸。。...

课间。

“有你的信。”顾纯递给熊小宓一个叠成心形的信纸。

熊小宓接过来一看,面上写着:初二(3)班,熊小宓收。

熊小宓慢悠悠地打开,也就两三行字:“你好!熊小宓同学,我是高一(6)班的张智汀,请问你有男朋友吗?没有的话,可以加下你的扣扣吗?”。

“无聊。”熊小宓把纸揉成一团。

“回一个吧。”顾纯说。

熊小宓很无奈,元旦汇演结束以后,三天两头收到类似的信,这已经是第NN张了。

熊小宓丧气地趴在桌上,脑子被搅得天翻地覆,顾纯不是说参加了汇演,余湛就会喜欢她吗?她想要余湛的信啊,不是他们的……

“学业为重。”熊小宓撕下一张空白纸,下笔如飞,统一回复!

傍晚。

“叩叩叩”。

熊小宓打开聊天界面,余湛的头像终于不是灰色的了。

喝小米粥吗:学长,吃饭了吗?【可爱】

熊小宓食指抠着桌子,余湛许久未回复,熊小宓起身离开出去客厅倒水喝,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墙上的装饰钟。

她叹了口气,快八点了……

“滴滴滴”。

一口水还没咽下去,熊小宓慌忙地放下水杯,撒腿奔到房间,自从认识余湛之后,熊小宓的听觉变得异常敏锐。

瓜农:还没有。

喝小米粥吗:怎么那么晚?【凋谢】

瓜农:画画。

瓜农:画晚了。【时间】

熊小宓想了想,既然没有吃饭……

喝小米粥吗:学长吃宵夜吗?

喝小米粥吗:我知道有个地方的东西很好吃。

电脑那头的余湛,抬眼看了看台钟,沉默了一会,随后敲字回复。

瓜农:好。

“咚”,清脆的一声响,一只锦鲤跳进熊小宓的心池,泛起层层涟漪。

瓜农:地址发我。

喝小米粥吗:小河东街A03栋。

瓜农:等公交,要点时间。

喝小米粥吗:好,我等学长。【跳跳】

按下发送键,熊小宓勾起一抹微笑,等着吧!一定让你大开眼界,吃得饱饱!

熊小宓打开衣柜,拿着衣服放到身前,站在镜子前比划,挑了许久,熊小宓换上一件厚厚的白色套头毛衣,坐在床边穿靴子。

“滴滴滴”。

瓜农:我到了,公交站。

熊小宓连忙起身回复。

喝小米粥吗:好!就来。

熊小宓顺手拿过一条粉色围巾,着急锁上门,噔噔噔地跑下楼。

夜晚的风很大,行人寥寥,偶尔有车驶过。

熊小宓鼻尖冻得通红,她一路小跑,嘴里不断地哈着白气。

她看到余湛的背影后,停下脚步,掖了掖围巾,慢慢地朝他走过去。

余湛似乎察觉到熊小宓在向他靠近,他忽然转过身,和她目光交汇。

“学长!”熊小宓笑着冲他挥手。

粉绒绒的围巾遮住了熊小宓半张脸,她的眼睛眯成月牙,看的余湛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挥手回应。

余湛穿着依旧简约,黑色棒球外套,内搭一件白色连帽卫衣,也许是看多了发型炫酷,打扮张扬的人,他的穿着总能给熊小宓带来新鲜感。

“学长,有家烤串特别好吃。”

“你肯定会喜欢的。”熊小宓兴致勃勃。

“嗯。”余湛点头。

熊小宓继续自顾自地说:“你知道吗?学长。”

“我的同桌顾纯超有个性的。”

“她发的动态,全部都是她的蜥蜴。”

“你知道那个蜥蜴看起来多凶吗……”

“###……………”

路灯下俩人影子一长一短,她让余湛感到意外,原来熊小宓可以这么能说。

那当然啊……喜欢一个人,屁大点事都想分享,若许久未见,更是有一股脑的话想说。

大约步行了二十分钟后。

熊小宓和余湛站在一个小广场边。

映入眼帘的人间烟火,与这个繁华城市格格不入。

“我记得是在前面。”熊小宓手指方向。

余湛微微挑眉,好像还不错,这个地方他没有来过。

他跟着熊小宓到了一家烧烤店门口,天公不作美,店家没有营业。

“……呃。”熊小米瞬间泄气。=_=

不过她很快振作起来,态度坚定地说:“走!下一家。”

余湛忽然笑了:“还有哪里有好吃的?”

“……关东煮。”熊小宓挑眉。

路上熊小宓一直没有说话,突然开始胡思乱想,如果没有吃到东西,余湛会不会怪她?会不会形象受损啊?会不会被贴上不靠谱的标签?

想到这些,熊小宓担心地皱眉。

她虽一路沉默,表情却很丰富,余湛看穿了她的心思。

“不会。”余湛。

熊小宓突然抬头,空气骤然安静,她注视着余湛的脸,她不确定,但又有点确定,余湛知道她在想什么……

“开了!”熊小宓兴高采烈地说。

距离十几米不远处,关东煮门庭若市,店内爆满,热闹的像煮锅里的高汤,咕噜咕噜直冒热气。

“过去吧。”余湛展颜。

俩人大步流星,进去找了一个比较靠门的位置坐了下来,余湛脱下外套,倒了一杯水推到熊小宓面前。

“学长你吃原味还是蘸酱啊?”熊小宓眨眨眼,有所期待。

“辣椒酱。”余湛回答。

“我也是。”熊小宓感到喜悦,她总是有意识无意识地寻找和余湛的共同点。

食物热气腾腾,熏得熊小宓脸颊发热,她摘下围巾,愉快地吃起来。

突然一只小狗冲进来,扒拉上桌,叼走了熊小宓的牛肉丸,她吓得连忙躲闪“啊”!一声叫。

不知怎的,她突然站起来追出去,小狗回头得意地看她,随后扬长而去。熊小宓受到了挑衅,驻立在门口捏紧拳头。

看得余湛忍俊不禁,她真的有趣。

熊小宓回到座位气恼地哼了一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板闻声赶来。

“这只流浪狗天天都来,是我疏忽了。”

“实在抱歉!对不住!”老板面有愧色,端上两叠鱿鱼卷,魔芋丝赔罪。

“老板,它在这里多久了?”余湛开口。

“两个多月了吧,看它可怜,没赶过它。”老板叹了口气,“顾客经常投诉,有些老常客慢慢就不来了。”

老板是个体型壮硕的中年男人,鬓发初白,看得出是个辛勤的性情中人。

余湛皱眉,若有所思,然后开口说:“老板方便留个号码在店里吗?”

“可以。”老板一愣,然后领会到余湛的意思后说。

老板从收银台拿了纸笔过来,余湛写了一串号码,礼貌地递给老板:“麻烦您打电话给我。”

“好!”老板。

“学长,你想领养它吗?”熊小宓。

“有点。”

“需要跟家人商量。”余湛。

熊小宓笑了笑,仿佛余湛身上的光环更灿烂了。

从店里出来,余湛看看手表,转头向熊小宓说:“我送你回去。”

熊小宓突然有些害羞,点点头。

冬夜繁星点点,寒风凛冽,路边的树木悄悄站着。

“学长。”熊小宓打破沉静。

“嗯。”余湛。

“我可以不叫你学长吗?”熊小宓小心翼翼地问。

“可以。”余湛停下脚步,定睛看她。

“那……我该叫学长什么?”熊小宓。

“余湛。”余湛简洁有力地回答。

“好!”熊小宓微笑着说。

他们俩现在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公交站。

“啊……公交车停运了。”熊小宓不经为余湛感到焦灼。

熊小宓掏出手机一看,九点五十八分,好晚……

“要不去我家吧。”熊小宓忽地脱口而出。

“……”余湛诧异地看熊小宓。

“啊!别误会。”熊小宓赶忙挥手解释。

“我只是……不想你一个人在外面……”

“你放心,我爸妈都不在。”这句话一说出口,熊小宓瞬间石化。O_O

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嗤!哈哈。”余湛爽朗地笑出声,她真的太有趣,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哈哈哈……”熊小宓看到余湛笑,自己也跟着笑了,刚才的囧事算一笑而过了吧。

余湛送熊小宓回到家后,独自慢慢走回家……

“余湛到家了吗?”熊小宓全无睡意,仰躺在床上自言自语。

起身坐到电脑旁边。

喝小米粥吗:学长……

刚打出‘学长’两个字,熊小宓快速回删。

喝小宓粥吗:余湛。

“滴滴滴”。

瓜农:在。

喝小米粥吗:你到家了吗?

瓜农:刚到。

瓜农:你得睡了。【时间】

瓜农:明天有课。

喝小米粥吗:嗯嗯!

喝小米粥吗:【可爱】

喝小米粥吗:那……余湛晚安!

瓜农:晚安。【月亮】

“滴滴滴”。

喝小米粥吗:对了。

喝小米粥吗:以后叫我小米吧。

“……”屏幕前的余湛顿了顿,蓦然笑了。

随即敲字发送。

瓜农:好。

熊小宓摊到床上,满意地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