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4章 教训

嫁娶 004章 教训

作者:一个女人 小说:嫁娶 更新时间:2021-10-31 06:02:56
求我的推荐,所有收藏!————————小莲怕自己走后万氏的日子伤心,因为才会找宁氏的麻烦:现在的,还将近她报仇雪恨的时候,只算小小的敲击一番。她要让文四明白,她现在的是池家的大小姐,的话她不开心的话文四和宁氏便会有麻烦。本来还想做得再狠一点儿,虽然听见池原本还想做得再狠一点儿,但是听到池得顺的话她便收手了;她明白,池得顺不会再支持她做下去,不然以池家的地位怎么会管文家一个妾室的死活?而且这个妾室还对她屡有不敬——文四打宁氏再狠池得顺都不开口,显然也是想让宁氏得到教训,却在宁氏给她跪下的时候开口了。。...

序

推荐指数:10分

《序》在线阅读

求推荐,收藏!

————————

小玉怕自己走后万氏的日子难过,所以才会找宁氏的麻烦:现在,还不到她报仇的时候,只算是小小的敲打一番。她要让文四知道,她现在是池家的大小姐,如果她不高兴的话文四和宁氏就会有麻烦。

原本还想做得再狠一点儿,但是听到池得顺的话她便收手了;她明白,池得顺不会再支持她做下去,不然以池家的地位怎么会管文家一个妾室的死活?而且这个妾室还对她屡有不敬——文四打宁氏再狠池得顺都不开口,显然也是想让宁氏得到教训,却在宁氏给她跪下的时候开口了。

池得顺应该是在暗示她守规矩——尊长辈,并不是为了尊文四和宁氏,而是指池家的那些人。

小玉记下了。

至于是不是做得到,是不是心口如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但,小玉不想让任何人在她的脸上看到端倪。

宁氏看了一眼万氏,她和小玉这些年来打也打过、骂也骂过,没有文四的话她在小玉手上吃得亏还要更多;但万氏在她面前只有低头的份儿,不敢大声喘口气的人——让她给万氏跪下:那以后文家还有她的地位?

是不是因为小玉成了池家的大小姐,以后她就要敬着万氏了?那她可做不到,也不可能去做,因为那个样子的话,她就要成文家的使唤丫头,接替万氏做苦工。

小玉话出口后就注意着池得顺,发现他虽然有些不屑,却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过她对池得顺几次对娘亲表现出的不屑除了不满外,还有着极深的不解。

文四这次不等池得顺咳,上前就给了宁氏两脚:“没有听到大姑娘的话嘛,你以为你是谁?左不过是个妾,小心明儿卖了你换米吃。”转头就对小玉赔上笑脸:“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我看大姑娘剪得很好,非常好,剪得太好看了。”

他拿起一件衣裙来,心里淌着血可是脸上却带着笑,扯起来对小玉说:“我来扯着让大姑娘剪,只要大姑娘高兴,把我们这房子点着都成。”反正最后池家会赔银子的,他才不怕呢。

小玉一笑:“剪得好看?这样是不是更好看?”拿起了宁氏的衣裙来统统剪坏后,她看着宁氏:“我才不会要你的衣裙,虽然我穷但我也不会穿你一个窑姐出身之人的东西!只是想让你知道,姑娘我早就说过,我和我娘、弟妹没有的,你就算有了也会失去。”

她往前一步盯着宁氏:“我的话,一口吐沫一个钉,说了就绝对会算数;以后如果你再对我娘、我弟妹有半点不好,我剪得就不仅仅是你的衣裙。”说完,她的目光在宁氏的耳鼻上转了转,最后还特意盯了文四一眼。

池得顺的目光闪了闪,却没有开口。

小玉一直在注意着他,看他的目光闪动便知道他对自己的举止有些不赞同;她在心里笑了:这才哪到哪儿,到了池府您等着瞧好吧。

文四当然听得懂小玉话中的意思,看看池得顺他狠狠一个耳光把宁氏打得倒在地上,嘴角都流出了血来:“背着我敢欺负大姑娘,不知道大姑娘是我们家的祖宗吗?”

宁氏知道自己再不跪到万氏脚下,现在文四不打死自己,等到池家的人离开也会活活打死她,不顾身上的疼痛爬起来乖乖的给万氏跪下:“姐姐,妹妹知道错了。”

文四又给她一脚:“以后给我本份点儿,家里事情都给我弄得妥当些,不要累着我们文家的夫人。”训斥完他对万氏笑了笑,还扶万氏坐到椅子上,再看向小玉一脸的笑,那意思就是在问——这样可以了吧?

小玉迎着他的目光:“我现在姓池,是池家的大姑娘,你给我听清楚,我娘就算不能跟我走,那也是我的娘。”她一把揪住了文四的衣领:“你知道我刚刚的话,绝不是说着玩儿的。”

池得顺和池洗砚的脸抽动了一下,谁也没有说话,他们不知道小玉刚刚那句话是说给文四听得呢,还是说给他们听得,或者两者皆有?

文四心头一阵火大,可是马上压了下去:“是,是,我知道,我知道。”以后这就是金菩萨啊,他哪里能得罪?说起来的确要待万氏好一些,不然怎么能在小玉的手中得到好处呢?

小玉推开文四看着宁氏:“以后家里一切活都归你做,伺侯我娘有什么不周到的,让我知道把你卖到翠玉楼去。”宁氏不敢说什么,唯唯喏喏的答应了。

小玉回头看向文四:“你呢?”她需要文四的一个承诺。

文四马上指天誓日一番,要好好的待万氏,会把万氏当成菩萨一样供在家中。

小玉哼了几声,说实话她真得想把文四打一顿先出口气再说,但知道池得顺不会让她那么做,因为文四是她的养父!嘿,好一个养父啊。

礼仪廉耻?!我呸啊——小玉在心里骂了一句。

看着池得顺,小玉的心思转了几个圈,去池家的确是要小心应对,但是不能像娘说得那样,时时处处的赔小心就可以;总要让池家的人知道,她也是有脾气的。而且她可不想事事都听池得顺的摆布,她才是主子不是吗?

池得顺上前几步:“大姑娘,我们是不是应该启程了?”

小玉马上摇头:“不行。我还有一个朋友,要去告别一下。”

“咳,大姑娘,您现在是池家的大姑娘,没有仆妇丫头怎么能单独出去会客?”池得顺当然不同意;他真得没有想到这个大姑娘如此的麻烦,要教训文四和宁氏小妾他能理解,可是非要去和什么朋友告别——有这个必要吗?

小玉听了这话看着池得顺,盯着他半晌看他还是低着头欠着身子站在那里,摆明就是不会妥协,定要小玉现在就走人;小玉眉一皱脸一扁:“我不去池家了。”她说完对娘亲招了招手:“没有事情我就去上工了,翠……”

文四连忙拦住她的话头:“大姑娘,你父亲还在等你,家里还有诸多的长辈都在等你,不能让长辈久等啊,还是和大管家去吧;那个谁那里,回头我们会和他说一声的。”

小玉懂了,原来池家的人不知道自己在翠玉楼做工!

眼睛转了转,她狠狠盯一眼文四也没有再往下说,倒底自己娘亲还在人家手中;但是她这次不能如了池得顺的意,便故意跺起脚来:“我就是想和朋友道个别,有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不行,不行我就不去了,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现在我要去上……”

上工的工字没有吐出来,文四已经急忙接过话去:“大姑娘,不要使性子了,啊;”说完他看一眼万氏,想到妻子从来没有主意,只能自己上前劝池得顺:“大管家,那也是大姑娘自小长大的朋友,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告别也是人之常情嘛。”

池得顺看着小玉,最终只能欠了欠腰:“大姑娘,半个时辰后我们启程可以吗?”

“好。”小玉答应往外走:“你们在这里等我,如果回来的晚了你们也不用着急,我不会迷路的。”

池得顺紧走两步:“小的们侍候着……”

“不用了。”小玉回头看他一眼:“或者你们跟上来,我绝对不会跟你们回池家的,你们自己选吧。”她完全就是无赖的语气,吃定了池得顺。

她看出来了,池得顺是一定要把她接回去才成——池家这么重视她?她心里生出了更多的疑问,但是现在猜是猜不到答案的,所以她把所有的疑问丢到了脑后;路上看看有没有机会和办法套池得顺的话。

池得顺还真得没有跟上去,他回头看看池洗砚苦笑了两下:这个大姑娘说有心机吧,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儿,可是怎么如此的无赖,市井气如此的浓,足够自家主子头疼的。

他的心微微的提了起来,一个有城府的、有手腕的池大姑娘,对他们的老爷和夫人来说不是好事儿啊;至于市井气,学了规矩总会去掉的,那就不是他烦恼的事情,但是人太过聪明的话……。

小玉不知道池得顺的心思,蹦蹦跳跳出了门,拐几个弯后看身后真得没有人,脚下发力向镇西的赌坊跑去:她要去找苏万里——这几年里她给苏万里存下二十多两银子,要走了总要交给他;并且也要好好的叮嘱他,以后没有她看着他,真得需要戒赌才能过日子。

苏万里和她一起长大,三年前他娘死后家里就只有他一人,一直以来小玉和他可是好搭挡:小玉在翠玉楼里瞅准了人,然后两个人一起准备骗人的东西,然后装扮成各色人等去骗些银子用;像冯公子那样一下子给六两银子,是他们赚到最多的一次。

在人声鼎沸的赌场里把苏万里拉出来,小玉把装银子的袋子塞给他:“你的银子。”

苏万里高兴起来:“你良心发现了?我可有银子翻本了……”

小玉狠狠的踹他一脚:“不许再赌!现在向你娘发誓,快。”她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下去:“我、我要走了,以后不能再看着你,你再赌就会饿肚子;我答应了大娘要看好你的,你发誓不赌了,我就不担心你会冻坏或是饿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