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楔子

祸水 楔子

作者:柳暗花溟 小说:祸水 更新时间:2021-11-01 13:19:17
腊月二十六天,鲜鲜有这么铁青的。厚厚的云层灰蒙蒙黑压压,像是把所有的光和热都被吞噬掉了,又恍若随时随刻会压下去。天地因此成一线,人世间就像是是年久惊的图画,色彩暗淡得只余苍茫。名为宁安的北部边镇上,凌冽寒风呼号,把街面上吹得镜面般光溜,半个行人也无。厚厚的云层灰蒙蒙黑压压,似乎把所有的光和热都吞噬掉了,又仿若随时会压下来。。...

祸水

推荐指数:10分

《祸水》在线阅读

腊月天,鲜少有这么阴沉的。

厚厚的云层灰蒙蒙黑压压,似乎把所有的光和热都吞噬掉了,又仿若随时会压下来。

天地因而成一线,人世间就好像是年久失色的图画,色彩黯淡得只余苍茫。

名为宁安的北部边镇上,凛冽寒风呼号,把街面上吹得镜面般光溜,半个行人也无。可就在这寂静凄冷之中,路边的羊肉铺子突然“呼啦”一声打开了门,年轻的小伙计裹紧了皮袄子跑出来,身上残留的热气和呼出的白烟氤氲成一团,骤然带出模糊的温暖感,瞬间又告消散。

年老的掌柜追在后面,前襟油晃晃的,手中还提着切肉的刀,气得跳脚叫大骂:“你个二球货,懒驴上磨屎尿多,才叫你做点活计,你毛病就来了!”

小伙计跑了几步,回过头嘻笑,“您老生的什么气,屎来刻不容缓,我也没办法呀。”

“这么冷的天,吐口唾沫变成钉。你当心热陀陀的屎拉出来变成冰棍棍儿,戳烂你的腚!”

“您老这是心疼我呢。”小伙计嬉皮笑脸,对嘴毒心热的老掌柜皮皮地笑,“放心吧,我跟霍家军学了扎马,蹲得高,也拉不出那么长的屎。”说完,像匹小骡子似的撒丫子跑开。

“瓜皮!看把你腚冻成四瓣!”老掌柜咕哝着,又望望天,自言自语,“这场雪下来就小不了啊,也不知得压塌多少房子。唉,造孽哦。这天时,在外头岂不冻死个人咧。”说完,他打了个寒战,立即转回到铺子里去。没留意街对面布庄子的台阶上,蜷缩着一颗小球。

布庄子大门紧闭,已经歇业半月有余,加上那颗小球又肮脏破烂,一动不动,任谁都会以为是乱丢的垃圾。

然而,那垃圾小球却动了动,迎着寒风艰难的伸开僵硬的身子。

那是个孩子,五六岁的样子,但凡裸露的皮肤上都生了冻疮,头发乱成鸡窝,早就看不清面貌。只是那对黑白分明的眼睛还带着些许生气,此时慢慢上翻,瞪着天空。

“贼老天,你想要我痛苦的活着,我偏就死给你看。”声音稚嫩,却带着一股又冷又狠的劲儿,“既然给了我,就是我的命,我想要随便丢弃,你管得着么?”

人在寒冷中,本能的会缩紧身子,尽量保存热量。可此时,那孩子却努力伸开四肢,呈大字型半倚在台阶上。他(她)的眼睛大睁着,因为要看清自己怎么死法?什么时候死?曾经听说,冻死的人,脸上会挂着微笑。

也好!

风,继续肆虐。过了不知多久,孩子的意识渐渐模糊。然,却在这半死半生之间,忽然听到“得得得”的马蹄声。

天太冷了,地面都发脆,蹄铁踏上去,纵然不急不缓,也给人连空气都会破碎的感觉。

情不自禁的,孩子抬头,就见长街尽头,一行人马缓缓而来。

队伍约二三十骑,分为两列。人是黑衣黑甲,马是高大神骏,同样披了甲胄。而这么多人马同时行走,队形却保持整齐,动作划一,更没人开口说话,显得纪律极为严明。

天地失色,黑军肃杀,但走在最前列的,却是一位年轻的女将军。二十来岁的年纪,身姿挺拔高挑,坐在马背上,脊背挺得笔直。她穿着红衣红甲,头戴红色皮盔,脸覆红巾。远远看过去,仿佛酷冽人世间,倏然燃起了一把火,把所有寒冷都驱散开。

光明和生机,自她而起。

像被那火样的红牢牢吸住,孩子怔怔望着来人。

女将军也看到了孩子,遂抬手做了个手势。于是,整队军士如臂使指般的停下。同时,她的马僮轻带马缰,两人一马向布庄子门口走来。

马僮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身板结实,生得浓眉大眼,通身掩不住的锐气。

“小叫花,知道这是谁吗?还不见礼!”马僮神气兮兮地呼喝。

孩子却不动,似是吓傻了。但若观其双眼,会发现满藏着不屑,还有了然。

他(她)当然知道这是谁?就算不认得,来此地也有两个多月,自然能辨得出。宁安边镇由霍家军守护,眼前的女将军就是霍家的当家大小姐霍红莲。

霍大小姐目光如矩,看到这情形微微一笑。

她跳下马背,微微俯身,向孩子伸出了手,“没有家的话,跟我走吧。”

孩子不说话,也不动,肢体语言透露出明显拒绝的意思。小脸上,有着无尽的冷漠和戒备。

马僮急得抓耳挠腮,只觉得这小叫花不识抬举。大小姐多好啊,还有人会不领情吗?

但霍红莲并不着急,保持着弯身伸手的姿势。

两相僵持。

忽有冷风吹来,无声无息中,盖住半张脸的红色面巾落地,露出霍大小姐的面容。她算不得顶美,可是五官深刻,细眉如刀,眼睛明亮,浑身上下交织着英气凌厉与温柔可亲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息。

孩子怔住,眼角突然就凝结出眼泪,冰珠子一样滚落。

“你叫什么名字?是男孩还是女孩?”霍红莲柔声问。

“琉璃。”孩子终于开口,“我是……女孩。”

“来吧,跟我回家。”霍红莲二度邀请,眼神轻浅而怜爱。因为莫名的,看到这孤独的小东西,还有那倔强的神情,心就软到不行。

琉璃抬头,脸上冰凉。

那不是泪,是终于落雪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如鹅毛一般飘洒而下,似乎没有开始,也不会穷尽,柔弱无力,却穿透灰暗,染地洁白。

雪片,落在琉璃的脸上。她身子那样冰冷,好像没了温度,雪却也融化了。

她站起来,感觉冻僵的骨头因为动作而寸寸碎裂。

好疼啊,真的好疼啊,但心窝却渐渐有了热乎气儿。

她伸出已经溃烂的小手,凑向霍红莲那红狐狸皮毛做的护手,紧紧抓住。就像雪人,义无反顾的投向火堆,只为那惟一渴望的温暖。

“姐姐。”她低低地叫了一声。

这一年,是赵历的启承元年。

启承帝萧左登位,国中安稳,四海平定,天下归心,蕃镇臣服,真真是最好的时节。

………………………………………

………………………………………

……………66有话要说……………

新书开张,大吉大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