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来自草莽的亲王妃

祸水 第一章 来自草莽的亲王妃

作者:柳暗花溟 小说:祸水 更新时间:2021-11-01 13:19:17
赵历,启承二十年,六月艳阳天。赵国京师,东京都。若在平时,经安化门入城的运河码头上,卯时中便会船头涌涌,熙熙攘攘。整整能并进十辆马车的官道上,车马忙而不乱,各业其事。犹如工蚁一样来回穿行的脚力,运送着船上的货物,四处是一派忙碌景象。可昨日,都赵国京师,东京都。。...

祸水

推荐指数:10分

《祸水》在线阅读

赵历,启承十年,五月艳阳天。

赵国京师,东京都。

若在平日,经安化门进城的运河码头上,卯时中就会船头攒动,熙熙攘攘。足足能并行十辆马车的官道上,车马忙而不乱,各行其事。有如工蚁一样来回穿梭的脚力,搬运着船上的货物,到处是一派繁忙景象。

可今日,都已经到了巳时中,却只有阳光撒在宽阔之极的河面上,似斑斑金鳞在跃动。

水上有舟,却都下了锚,落了帆,人也待在舱中不出。

码头上,长长一队挂着宁安候府标志的宽大马车静静等候。除此外,还有两队神武军担当起护卫之职。码头正中,一片姹紫嫣红,原来是十来个打扮华丽的侍女。除了遮阳的伞罗,她们还举着仪仗扇。仔细看,是雉尾扇两柄,朱漆团扇四柄,属亲王级别。

竟然是净街相待,亲王来迎。

“来了!来了!”过了不知良久,终于有小宫女指着河面,兴奋的叫道。

远远的,只见一只巨大的商船缓缓而来。船头有旗,上面绣一个灵动翻飞的“水”字。

“真是生得好、性子好、也及不上命好。”一名缩在最后面的红衣侍女低声道,“不过是民女,还是出身于草莽,居然可以嫁给皇子为妻,正经的亲王妃啊。”

“谁让人家有个好哥哥呢。”她身边的绿衣侍女酸溜溜的道,“皇上微服出巡,遇上了不长眼的海盗,偏就让水帮主救了。皇命大如天,赏她个亲王妃做,也算报恩了。”

“可怜我的九郎……”

“呸,你们俩给我消停点吧!”一名紫衣侍女低啐了声,四下看看,拉着两个姐妹到更空阔无人的地方,“晋王殿下不是谁的九郎,你们背地里动动春心也就是了,可别说出来。让人听到,几颗头也不够砍的!”

“就数你小心!”红衣侍女不服气反驳,“我也不过和你们俩私下说说罢了,难道你还去晋王殿下那里告密不成?再说,京里谁不是这么说的?又有谁看得上她!”

“咱们殿下娶了这样的女子进门,就跟那个位置无缘了。”绿衣侍女叹了口气。

紫衣侍女见两个姐妹越说越不像样,只急得恨不能捂了这个的嘴,又按那个人的唇。

红衣侍女仍不服气,“反正她来了,你们两个侍候去。我这眼里不揉沙子的,上不得前。”

“你尽管放心。”绿衣侍女哼了声,“她今年才十六,皇上的意思,满了十八,才让她嫁过来。还有两年时间,到时候你我还不知道什么身份呢。这之前,她会住在宁安候府。”

“所以,你们也别净瞧不起人。”紫衣侍女连忙接过话头,了结这番谈话,“好歹,人家是皇上赐婚,还认了温候爷做义父。说到底,家世也勉强配得上。”

红衣侍女和绿衣侍女相视一眼,又同声叹气,“小温状元郎,她也能常常见到了。”

说话间,商船已入港,下锚,停泊。

船头,站着一名英伟的年轻男子,周身矫健、通身气魄。皮肤是水上汉子那黝亮的黑,生得浓眉大眼。笑的时候,雪白的牙齿衬得他硬朗的气质瞬间化为暖阳。他身上穿着深青色窄袖偏衽袍,同色裤子,平头云纹履。因为式样偏向胡服,显得十分利落。

他凭栏而立,目光落在码头之外。

那里,是鳞次栉比的食肆酒楼,平时招待南来北往的客商和介绍生意的牙郎。此时倒也没有闭店,等着开放码头的商贩们就聚在此处闲聊。不过中间那座最大最豪华的三层酒楼,却被人包了。在三楼临河的窗边,并排站着两名同样年轻的贵族男子。

两人都是高大的身姿,略矮一些的那个穿着皇子服。相貌……只有英俊二字可形容。五官和身材是黄金比例,找不出缺陷来。但和气质相比,他的容貌又算不得什么了。属于皇子的贵气淡淡的,很温润,眉宇间有股子正气,令人不知不觉间臣服、仰慕,似乎他天生就是上位者。

高个子那个,半倚在窗框上,身穿深紫色交领广袖袍,头戴束发金冠。如果说他身边的男子只有两个字形容:英俊。那么,属于他的也是两个字:俊美。

一字之差,气质却异于千里。

他有一双略有些斜吊的丹凤眼,下巴略尖,鼻梁非常挺直,唇薄而眉飞。若他眯眼,就带着些戏谑和挑衅。若他挑眉,就显得刻薄而傲慢。总之,带着些嚣张跋扈的邪魅之美。

“九郎,船到了,还不去迎接?”邪魅男子轻笑,又向码头抬抬下巴,“船头那人,可是水石乔?看不出来啊,你那未来的大舅子虽是江湖人,却真是有些英雄气概。”声音低沉中带点沙哑,有股子诱惑劲儿。

被称为九郎的人,正是皇九子,晋王萧真。

他嗯了声,并不多说,转身要走。

身后,又传来邪魅男子的声音,倒像是自言自语,“也不知水小姐长得好不好看。”

萧真停了脚步,有些冷淡,“有什么关系吗?”

“你是要娶她的啊。”邪魅男子惊讶,随即又了然地笑道,“也是。反正可以纳大把的美貌姬妾,又何必浪费力气在老婆身上。”

“十一郎!”萧真皱了皱眉。

“是十一哥!我在宗室中的排行数字虽比你低,年纪却比你还大一岁。”

要知道,皇子的排行是单列的。

萧真不置可否,只问,“明日击鞠,你来不来?”

“不去,怪热的。”邪魅男子挥挥手,歪坐在桌边,喝酒去了。

萧真再不多话,快步出了酒楼。身后,几名神武卫紧紧跟上。

当他到达码头,正好船已停稳。有健壮的船工搭好踏板,水石乔率先下船,不疾不徐的走向萧真,抱拳道,“水石乔,见过晋王殿下。”不卑不亢,磊落大方。

“自家人,好说。”萧真虚扶一把,态度也是亲疏恰当,冷热适宜。

两个男子,从未见过,此时不着痕迹的对视,都微笑着,看起来很友好。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隐约间应是有些敌意和戒备的。

“水小姐一路可还好?”萧真问。

水石乔摇摇头,无可奈何的笑起来,“说来惭愧,我漕帮的女儿,居然晕船得厉害,这还是在船大水稳的情况下。刚才收拾了一下,现在只怕要下船了。”说着,转头望去。

瞬间,几条人影就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不高不矮的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段,穿了一件纯白的小袖短襦,下系同色紧身长裙,裙腰高系,胸前结带。没有披画帛,倒显得周身干净。只是若非脸上戴着一块红色的纱罗巾,就像穿孝一样。连单螺髻上的发饰,也是拇指大的珍珠质地,温温淡淡的华贵。

“这是怎么的了?穿得这样素净。”忍不住,就有人议论。

“你懂什么?俏不俏,一身孝。见晋王殿下第一面,自然美丽为上,哪管忌讳。”

再看,踏板轻颤,除非是水上讨生活的,旁的女子必须要人搀扶。可眼前这位,虽然走得小心翼翼,似乎还很紧张,却没人让人扶,硬气得很。

赵国民风开放,女子可做生意、可休夫、可再嫁、也可以主动追求心仪的男子,前朝还出过女皇。因而,女子们出门不必带幂蓠帷帽。但来人到底是未来的亲王妃,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还是遮住了脸,让人看不清楚面容。

不过水小姐身后跟着两个丫鬟,倒是大大方方让人看。她们穿着一模一样的丁香色半臂襦裙,同样的垂练髻,赤金的花式发钗,身段婀娜,面容姣好,竟是两个美人。只是东京都的女子都偏爱鲜艳的颜色,这主仆三人实在与众不同。

“丫鬟尚且如此,水小姐定然是绝代佳人。”

“也未必吧?说不定长得丑陋,为了拢住晋王的心,不得不放两个美丫头在身边。”

“不可能!水帮主生得那般好看,他亲妹子怎么会丑?”

“真是女大不中留!我看你是见一个、爱一个。亲兄妹又如何?不能一个随了爹,另一个随了娘吗?放心,不管是晋王还是水帮主,都不是你能肖想的。”

就在这些低声的、但又肆无忌惮、毫无尊重感的议论声中,水小姐稳稳走到萧真面前,躬身一礼。态度大方自然,没有初见未来夫君女子的扭捏。

萧真倒有些意外,但他掩饰得很好,只温言道,“小姐舟车劳顿,不如先上车吧?先休整几天,等皇上旨意下来,再进宫面圣。”

“谢谢。”水小姐略低下头,转回身,动作为非常雅致清柔。

但,萧真挑眉。

他的这个未婚妻,倒真是有意思。她不说“是”,而是说“谢”。不回缘由,转身就走。行事不仅是干脆,姿态放得也高,倒似没有把他这个皇子、亲王放在眼里似的。

再看水石乔,笑嘻嘻的一点不以为意,屁颠屁颠护着妹妹走了,倒把他搁在当地。

“殿下……”神武卫中的心腹有所不满。

萧真笑着摆手,“护着水小姐回宁安候府,顺当就好。至于她随船带的东西,自有温家人处理,不用管了。”说完,当先上马,追到披纱挂彩的那辆马车边,不远不近的护着。

那些打着仪扇的侍女们,紧紧跟在后面。

折腾了一个早上,终于,水小姐进京了。

……………………………………

……………………………………

……………66有话要说…………

疯狂需要推荐票,点击,收藏。点头,疯狂滴。

大家请伸出援手吧?而且这个故事会很好哦,不会让您后悔的。

来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