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我等不了

祸水 第二章 我等不了

作者:柳暗花溟 小说:祸水 更新时间:2021-11-01 13:19:17
东京都地势起伏不定,北面的高岗地带是皇宫之所在,偏南则是权贵们集中连片的宅邸。宁安候温府就在座落于此地,红漆大门,屋檐纤瘦,匾额是皇上亲题。因从运河码头至温府的距离有些远,因为近响午时,水家一行人才抵达。在候府门口,又经历过了闹一哄的去迎接仪式,水石乔因从运河码头至温府的距离有些远,所以近晌午时,水家一行人才到达。在候府门口,又经历了闹哄哄的迎接仪式,水石乔就由宁安候温凝之及其子,被称为小温状元郎的温宏宣引到前院去用饭叙话。一个姓程的妈妈,则带着水小姐主仆到早就安排好的住处去。。...

祸水

推荐指数:10分

《祸水》在线阅读

东京都地势起伏,北面的高岗地带是皇宫之所在,偏南则是权贵们连片的宅邸。宁安候温府就在坐落于此地,红漆大门,屋檐高挑,匾额是皇上亲题。

因从运河码头至温府的距离有些远,所以近晌午时,水家一行人才到达。在候府门口,又经历了闹哄哄的迎接仪式,水石乔就由宁安候温凝之及其子,被称为小温状元郎的温宏宣引到前院去用饭叙话。一个姓程的妈妈,则带着水小姐主仆到早就安排好的住处去。

“给水小姐收拾出的院子叫墨玉轩,位置是有些远,却是景致最好的。”程妈妈大约四十上下的年纪,皮肤白净,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索,没有穿金戴银的俗气,态度上虽客气,却无谄媚之态,比普通富商家的正房太太还气派些。

宁安候府没有正经主母,由一房妾室和几个管家掌管中馈。这位程妈妈,就是内管家。

程妈妈一路走,一路热情的道,“如果小姐不喜欢墨玉轩,就先委屈安顿下来,回头再换也成。咱们候府是皇上赐下的,地方尽大,人口又简单,空院子着实不少,能可着小姐挑。”

水小姐不说话,只点了点头,径自前行。她走得很慢,似是认真欣赏着府内的布局和景致。

她身边两个贴身丫鬟之一的青黛和气地微笑道,“多谢妈妈。我们小姐喜欢清静,听起来墨玉轩倒是很好。”笑容温婉,明眸皓齿,声音温软,典型的江南美人,看起来很好说话。

程妈妈暗自揣度着,又瞄了瞄另一个丫头。

大家族的小姐们是不怎么管事的,所以身边的贴身大丫头就特别重要。她们在主人面前说一句话,有时候比旁人的百句、千句还顶用,绝对轻慢不得,要率先打好关系。

另一个丫头名叫青柠,生得颇为英气,五官深刻、英姿飒飒,虽然穿着打扮与青黛完全一样,可近了看,后腰上别着根马鞭子,不伦不类的,还挺吓人。

再细看那小模样,程妈妈心里不由得打了个突,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可是青柠却似浑没在意,就跟着自家小姐,两只手负在身后,走路的姿态有点像兵营的小兵。

“妈妈,程妈妈。”青黛见程妈妈发愣,轻唤了声。

程妈妈回神,连忙掩饰地笑道,“老奴想着水小姐身边肯定带着使唤惯的人,墨玉轩就没多预备,只拔过来二十个粗使的丫鬟和婆子,由着姑娘安排。”

“妈妈想得周到。”仍然是由青黛回话,“除了我和青柠,小姐还带了四个二等丫头。倒不是别的意思,正如妈妈所说,用得顺手罢了。再加上妈妈给拔的二十个,人手尽够了。”

程妈妈这时候看出来了,这位水小姐不爱说话,青柠不爱理人。有什么事,直接和青黛说就好。于是她又捡着好听又要紧的,和青黛聊了几句。

这时,一行人正好穿过箭道,走到一处院落前。院子占地很大,推测一下方位,应该在整个府邸的中轴线上,显然是主院。但院门上没有匾额,也没有丁点人气。程妈妈到了此处,脚下还自然而然的加快了些。

然,水小姐却停下了步子。抬头,仰望着那高高的斗拱,线条简单但灵动的鸱吻和灰色的瓦顶,轻声问,“这里……是何处?”

程妈妈迟疑,又张了张嘴,才恭敬了声音道,“这儿是前头候爷夫人住的地方。”

她以为,水小姐听了,就会离开的。亡人故居,总是不太吉利。哪想到水小姐反而上前几步,因为距离近了,头仰得更高。那挺得笔直的脊背,被高大院门一衬,显得格外倔强。

“怎么好像没人住?”水小姐又问,面上红纱轻轻拂动。

“说起来,咱们候爷这么好的人,命却这般苦。”程妈妈叹了口气道。

她算看出来了,水小姐是个拧的。若是不说明白,今儿就别想顺顺当当的完事。所以,干脆直说好了。反正也不是坏事,传扬出去,只能增加候爷的美名。

“想必小姐知道,咱们温家世代书香,候爷十五岁中探花,轰动大赵国。那还是太宗年间的事。同年,娶了宣宰相之女为妻,夫妻和睦。可惜啊,十几年前元配夫人过世。候爷孤守多年,四年前才续娶了填房夫人。候爷对这位新夫人真真是爱重情深的,哪知……新夫人过门才一年……竟然也故去了。候爷心伤至极,就封了主院,除了打扫的仆役,再不许人出入,用以怀念。就这么着,都三年了。唉。”

“没想到义父有这么多伤心事。”水小姐沉默了一会儿,也是唏嘘,“往后,我要多孝敬义父才行。”

“小姐如此仁孝,一定会有福报的。”程妈妈连忙道,身子侧转开,继续领路。

墨玉轩是一处两进小院,回字型。但别看只两进,房屋却高大,院子也宽绰。此时正是五月的天气,花木开得正好。还没进院,就闻到醉人香气。正门前,还有一片清幽的小小竹林。

回字型的外围,有二十来间房,安排粗使的仆妇、丫环,加设水房、灶房、杂物房,绰绰有余。回字型的里圈,有房九间。正房一明两暗,外加两间耳房,东西厢各三间大屋。天井中有一小池,湖石四围,泉清见底,内蓄锦鱼翠藻,雅致又漂亮。

眼看饭点就要过了,一行人进了墨玉轩的时候,饭菜已经摆好。程妈妈回去复命,几个人就在花厅里随便吃了些,后面拉东西的马车也到了。眼看一只只的箱笼流水价抬进来,青黛忙得脚不沾地,指挥小丫头赶紧归置东西,收拾屋子。

至少,正屋在天黑前必须拾掇好,不能耽误了小姐晚上安眠。

花厅里,就剩下水小姐和青柠。

“你就不去帮帮青黛?”水小姐瞪了青柠一眼。

青柠嘿嘿笑,“一文一武!我们一文一武。管家婆的事都是她来,奴婢要负责小姐的安全。”

水小姐呸了声,“就说你偷懒好了,如今都进了府,哪有什么危险?”

她早已经摘下了红罗面纱,露出年轻的面容。很漂亮,皮肤雪白,一双点漆般的大眼,属于明丽张扬的长相。不过,在眉目之间有锋锐之气,如果板着脸,就带着点生人勿近的气息。

“候府对小姐不那么待见呢。”青柠哼了声,“虽然没有当家主母,妾室往小姐面前跑又不够没资格,可不是还有两位嫡小姐吗?怎么就派个妈妈来?再怎么能干,也是个奴婢。下马威啊,我的乖乖,给谁看。”

“谁爱看谁看,反正咱们不看就是了。”水小姐软软打了个哈欠,闭眼倚在桌子上,也不知想些什么。

青柠仍不服气,“那死女人还盯着奴婢看来着!奴婢脸上有花吗?还只当奴婢不知道,奴婢不爱理就是了。”

“因为……”水小姐没睁眼,只嫣红小巧、下唇略丰的嘴动了动,“你长得太像了。”

青柠一怔,就没再说话,低垂下了眼睛。

好半天,水小姐站起来,“前头吃得差不多了吧?我得去拜见义父。”

“不是说,晚上有接风的家宴?”青柠道,“宁安候爷虽占了义父的辈分,到底小姐是未来的亲王妃,晚上再见也一样的。”

“不,我等不了了。”水小姐说着就往外走,“你暂时别露面,去把青黛换过来,再找个人去通报一声。”

青柠愁眉苦脸的应了声,拖着步子出门办事。因花厅没有镜子,水小姐依着感觉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又看看手中的红罗面纱,认认真真地叠好,放在桌上。

外院里,温宏宣带着水石乔去安顿,温凝之独自去了书房。屁股还没坐热,他的贴身小厮豆子就来报,说水小姐求见。

他有些诧异,却点了头。很快,水小姐就来了。对他持晚辈礼,言谈举止坦然镇静,不像是出身于民间的女子。这让他很满意,之前他都没见过这位“义女”,有了这层关系,不过是为了让水小姐能稍微配得上晋王殿下。

皇上选他做儿女亲家,是对他的信任和恩宠。他明白,自然高高兴兴的应承了,还要让水小姐在候府里过得好。但,如果此女粗鄙无文,行事中闹出笑话来,他脸面上也不好看。

他随口考较了几句诗文,本也没什么期待,最后却惊讶的发现,此女居然文采不错,比他亲自教的,在东京都素有才名的两个亲生女儿不差。

再看跟在她身边的丫鬟,柔美知礼,进退得宜,同样不可多得。

“在府里不要拘束,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温凝之和蔼地道,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因这样的神情,好像散发着淡淡的微光。

他年纪三十有六,但保养的极好,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又因为身上有浓浓书卷气,那温雅的模样,照样能令少女和少妇们芳心乱跳。

“你年纪比芷儿小两岁,比又倚儿又大了四个月,所以我已经吩咐下去,从此你就是咱们候府的二小姐了。”他继续说,声音满是安抚之意,“今天你才来,怕是累得狠了,先回去歇着,晚上家宴,为父再为你引见兄弟姐妹。”

“是,义父。”水小姐看起来规矩而顺从,但却没有退下,反而道,“只是女儿有一事,想跟义父说。”

“什么事啊?”

“我想……叩拜义母大人。”

温凝之闻言,额角一跳。

…………………………………………

…………………………………………

…………66有话要说…………………

推荐票,是冲榜的第一杀手,请大家奋力提供。

演员表:

1,书迷群书迷朱砂青黛,扮演琉璃的贴身丫鬟青黛,

2,书迷群书迷柠檬,扮演琉璃的贴身丫鬟青柠

感谢无名指的束缚打赏的桃花扇,特别是你还为我做了这么漂亮的封面,MUA!

感谢瑤華、狠白、沐绯红打赏的香囊

感谢朱砂青黛、EtAiors、祝小蛮、小院子、春来江水绿如蓝、Guotoguo、小花袜子、凉月宛秋、Ursula1011打赏的平安符

又有同学打赏的了却不显示,这破系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