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锥心泣血,不外如是

祸水 第三章 锥心泣血,不外如是

作者:柳暗花溟 小说:祸水 更新时间:2021-11-01
“在来的路上,听见了义父亲的事,女儿对义父更为尊敬。”水小姐解释,“女儿想,就算过了身,前夫人是义父的身份。女儿初来乍到,理当去拜祭。再则,能得义父爱重,义父定是是世间的绝好女子,女儿来候府第三天,说什么也要去磕个头。”“人死如灯灭,你“人死如灯灭,你不必这样。”温凝之叹息着摇头道,“要不,等哪天我亲自正告她在天之灵,也就行了。”。...

祸水

推荐指数:10分

《祸水》在线阅读

“在来的路上,听到了义父亲的事,女儿对义父更加敬重。”水小姐解释,“女儿想,就算是过了身,前夫人也是义母的身份。女儿初来乍到,理应去祭拜。再者,能得义父爱重,义母定然是世间的绝好女子,女儿来候府第一天,说什么也要去磕个头。”

“人死如灯灭,你不必这样。”温凝之叹息着摇头道,“要不,等哪天我亲自正告她在天之灵,也就行了。”

“义父,您就让我拜一拜吧。”水小姐脸上流露坚定和哀求之意,“为人子女的,这点礼数必要尽到。只三柱清香就好,绝不惊扰芳魂。若不然,被人传出去,会说女儿傲慢无礼的。”

温凝之了然。

到底出身草莽,礼数如此之多,是怕落人口实,在晋王那里印象变差。既然如此,他也不必过分阻止。反正,那只是一处空院子罢了。

“念你一片孝心,好吧。”他答应了。

也不假他人之手,温凝之亲自带着水小姐主仆到了主院,又亲自打开兽头样的铜锁。水小姐知机,叫青黛留在外面,只身和温凝之进去。

三重深院,高屋阔廊。

在五月的午后,天气这么燥热的时节,步入其间,竟然很是阴凉。到了最后一重主屋,更有种冷森森的感觉。

水小姐神情恭敬,连呼吸都放慢了,规规矩矩跟在温凝之身后。到主屋外,就见窗边放着本该挂在院门上的匾额。虽是竖立着的,却认得出三个字:爱莲居。

进得屋门,迎面就是乌木雕了长青松柏的条案。案后,是白纸黑字,笔走龙蛇的挽联。案前,有香几、香炉和蒲团。案上,除了新鲜供果,还摆着两个牌位。

左边:温门宣氏翠蓉之位。

右边:温门霍氏红莲之位。

看到“霍红莲”三个字,水小姐的眼睛像被针刺了似的涨痛。但她很快低下头,嘴唇微微翕动,似是默默祷告。之后拿起香几上的插香,虔诚点燃,置于香炉之内。

全程,“父女”两个相对无语,祭拜得沉默而迅速。待回到院外,温凝之露出了悲伤的神情,黯声道,“回吧,家宴时,我叫人去接你。”

“是。”水小姐施礼,目送温凝之走远,这才转身离开。

她走得从容不迫,偶尔还和青黛谈及附近的景致,似乎对宁安候府很是好奇,让远远窥探的人看不出任何异样。回到墨玉轩,青柠正好已经指挥丫头们整理好了主屋。水小姐径直走进去,只说累了,青柠就赶紧打发其他人出去,又亲自打了水来,侍候小姐洗漱。

等所有不相干的人退出去,等挨到床边,水小姐才像崩溃般突然滚倒,泪水迸流,哭得哽咽难耐,连气也喘不过来。手上,紧紧抓着丫鬟从花厅取回来的那块红罗面纱。

“姐姐!”她压抑着哭泣,“琉璃穿重孝,行路千里,来看你了。”

泪沾全身素白衣衫,不为俏,是真心的缟素。

一边的青黛和青柠也按住口唇,悲伤不已。

“姐姐!请你,芳魂留驻望乡台。”水琉璃一字一句,气息从牙齿缝中挤出。否则,她连喉咙的肌肉也控制不了,说不出一个字。

“请你在天之灵,睁开眼睛,好好看着。琉璃要那些伤你、害你、坑你、骗你、背叛你算计你的人,血债血偿!”

锥心泣血是什么?不外如是。

……

由于大赵国风气开放,没那么多礼数讲究,晚上的家宴,就是“全家人”坐在一起,没有男女分席。

温家是四个人。

首位的是温凝之、中年大帅哥,宁安候。实职是四品的漕粮转运使,还兼着二品的太子少师,皇帝眼前得用的红人,士林的道德和风骨的楷模。

其长子温宏宣,就是京都女子口中的“小温状元郎。”此子今年才二十岁,赵国有名的才子,打破了他爹的科举纪录,十五岁考中,不是探花,却是状元。不过他以自身学识和经历还太少为由,居然婉拒功名,目前仍在读书。

他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是青年大帅哥。但其父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型。他呢?因为长了一张娃娃脸,又生得唇红齿白,眼神清澈,显得相当纯真无害。是特别容易激起女性母爱和保护欲的那种。他身材适中,笑起来的时候,别人很难拒绝他。

温凝之的长女,名为温芷云,今年十八岁,已经和工部尚书的幼子定了亲,只待明年夏天出嫁。温芷云的相貌随了父亲,身段高挑纤柔,举止娴雅有度,绝对是个美人。她的笑不浓不淡,对人不远不近,说的话恰到好处,随时刺人两句,偏又让人觉得她是出于好意,实在是个心机女,且,心不善。

次女名为温倚云,和水琉璃同为十六岁,不过比琉璃小四个月。这个姑娘有点悲剧,出生的时候不太会选,大约继承了母亲的缺点,鼻子有些塌。于是整张脸没那么立体了。加上皮肤黑,姿色只算中等,大约因为自卑,导致性格不太好,非常敏感,不好相处。只是自从见了水石乔就收敛了不少,偶尔插几句话,倒有些真性情。

最小的儿子只有十四岁,名为温映宣。琉璃不知是不是那位温夫人后来生孩子生累了,有点偷工减料的缘故,长子长女都是人中龙凤,长子更是出类拔萃,后面两个就非常普通了。但温倚云好歹还直率,温映宣却举止粗俗、眼睛乱转,显得诡计多端,一幅小人相。尽管他在父亲面前极力控制了,但和长兄对比,仍然令琉璃联想想起贾宝玉和贾环。

水家这边,自然就是水石乔和水琉璃。水石乔话多,水琉璃话少,倒是相得益彰。琉璃已经换了鲜艳的衣服,淡淡的粉色,又上了艳丽的桃花妆,有效的把哭肿的眼睛掩盖住了。

温凝之的孩子全是嫡子女,在风流好色的东京都权贵之中,极为难得。不过他还是有三个妾室。不过他最大的本事是:他明明纳了妾,旁人还只说他情深义重。

大姨娘名叫含巧,是先宣夫人的贴身丫鬟,一直侍候宣夫人到死,自己已经快三十。若说姿色,却只是寻常。外人都说,温候纳她,只是为了恩义。毕竟,宣夫人去世后,含巧无处可去,若为妾就终身有靠,宣夫人芳灵可安心。还因为忠义,她会对宣夫人留下的四个子女好。

这说明什么?说明温候不是为女色,而且非常长情。看他两个儿子的名字就知道,都有一个“宣”字,这不就是伉俪情深吗?

二姨娘名叫冷香,三姨娘名叫冷玉。从名字上看,就知道是侍候同一位夫人的丫鬟。

没错,她们两个正是填房霍夫人的陪嫁丫头,也是霍夫人去世后才纳的。虽然霍夫人生前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的,但所有人都相信,温候仍然是为了恩义。

当然,这两个都是美人,只是被纳时年纪仍然是奔三。除非鳏夫,早没人肯娶了。

“都没人想到过,温候是个收破烂的吗?”琉璃在来京之前曾和水石乔说过。

“琉璃,别那么刻薄。”当时,水石乔叹气。

琉璃却沉下脸,“对于可耻的背叛者来说,刻薄是最轻的惩罚了。不,都算不上惩罚。”

偌大个候府,就这几个主人和半主,仆役倒是一大堆。和内外管家共同掌中馈的,自然是大姨娘含巧。她进府时间长,管家经验丰富。二姨娘和三姨娘的职责就是侍候候爷,据说很是得宠。外头盛传,那是因为温候极爱霍红连的缘故。他是在这两个美妾的身上,寻找霍夫人的影子。甚至,温候已经决定不再娶正妻,就是因为他死后,身边的位置要留给宣、霍二位夫人。

若在平日,几个妾室都在自己屋里用饭,温凝之会与四个子女一起吃。不过今天有义女认亲,三个姨娘就也来了,但并不上桌,而是站在一边侍候。

琉璃对几位姨娘很客气,甚至还和二、三这对同是冷美人,却各有千秋的的姨娘多说了几句,令两个姨娘受宠若惊。

水石乔注意到,琉璃并没带着青柠出来,只有青黛和一个二等丫头,名叫忆秋的跟着侍候。

彼此认识过,就连温倚云和温映宣都乖乖的没有搅局,又其乐融融的吃过饭,温候怜惜琉璃旅途劳累,就叫她回去休息。

水石乔立即站起来道,“我送妹妹回去吧。明日一早,我就要回去了,只怕最近都不能进京,以后想和妹妹说话也很难。”

听到水石乔这么说,温倚云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水兄和琉璃妹妹的感情很好啊。”温宏宣笑道。

“小家小户的,天天混在一处讨生活,想扔了这个丫头都难。”水石乔大大咧咧。

“琉璃以后也是我妹妹了。水兄放心,我会帮你照顾他。”温宏宣一脸诚恳。

“只怕我这妹子性子顽劣,宏宣兄镇不住她。”水石乔笑得没心没肺样,“我的名字中有个石字,爹娘本打算让妹妹有个聪明剔透的性子,取名琉璃,却忘记琉璃也是石头。”

两个男人相对大笑,在座其他人也配合性的莞尔,只有琉璃面无表情,似乎正在议论的人与她无关,真是煞风景得很。害得水石乔越笑越僵,很快坚持不下去,只得拉着她先行告退。

…………………………………………

…………………………………………

…………66有话要说…………………

1,精华米有了!才周二!下周如果精华多就补上。

2,关于读者群:下面公布一个群号,名为66超级群。入群有问题,就是我所有书中任意三个男配的名字。其实入群条件比较宽松,但管理挺严格的。大家不要怕,不是有厉害的人或者事,是因为之前有人成群结队去加我群,然后捣乱,还有宣传盗版及做广告。管得严,是为真正的书迷好。大家只要混熟了,会发现66的群很热闹,有很多可爱的姑娘,还人少量男人出没。总之我以文会友,也希望大家在书迷群找到真正的朋友。

群号:72189398

3,感谢红蝶之零打赏的金光闪闪财神钱罐和十张评价票

感谢莫伊莱123、狠白打赏的香囊

感谢cindyj1808(两张)、欧阳&晶晶(两张)、寻找失落的爱情·(两张)、花草君君、桃夭夭是个妖精、旖湮綮、小院子打赏的平安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