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十三年前的冤案
果真,温浅瑜话音刚落,屠夫便差点儿儿没捉住手中的刀。饶是他这样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在忆起那些邻里传闻时,也不由得捏把冷汗。云鬓阁距离他的摊位离,就在隔壁那条小街深处,从他这边,还隐隐能看见了那阁楼飞檐的一角。厚实的灰色,带着丝丝被压抑…“小姑娘,饶是他这样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在想起那些邻里传闻时,也不由捏把冷汗。。...

果然,温浅瑜话音刚落,屠夫便差点儿没拿住手中的刀。

饶是他这样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在想起那些邻里传闻时,也不由捏把冷汗。

云鬓阁距离他的摊位不远,就在隔壁那条小街深处,从他这边,还隐隐能看见那阁楼飞檐的一角。

厚重的灰色,带着丝丝压抑…

“小姑娘,听大叔一句劝,这事儿你就别打听了。”屠夫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劝道,“趁着日头未落,早些出城回吧。这地方,着实不太平。”

“可是…”

“别可是了,这鬼神一事可不是咱们普通人能过问的,不管你打听于知州是为何事,这档口,还是能避则避吧…否则,你家里人也该担心你了…”

屠夫絮絮叨叨地劝着,全然是在为跟前的小姑娘着想。

可温浅瑜听着劝,嘴角却抿出了一丝苦涩。

家里人担心?

她的家里人早在十三年前就没了,她如今来此,便是想求得证据,为全族冤魂沉冤昭雪。可唯一的线索还没搭上,于知州人就没了…

知屠夫处再打听不到什么消息,温浅瑜也不再多问,礼貌朝人道了声谢,就领着秋灵离开了。

只是走后,她并未往出城方向去,而是寻了家客栈,暂且住在了柳城。

“姑娘,咱们如今该怎么办?”秋灵托腮坐在温浅瑜对面,有气无力地叹道,“十三年前家里出事,只有这柳州知州站出来提过疑议,本想着寻到他或许就能找到为家里洗脱冤屈的证据,可他…”

秋灵越说越丧气,最终,整个人都蔫蔫趴在了桌上。

她们跋山涉水来到柳州,其实,是为十三年前的一桩冤案。

十三年前,镇守南疆的镇南王被告与太子联合,意图谋反。在种种证据的印证下,镇南王百口莫辩,最终被朝廷派来的晋王和封地在潼宁府西侧宣平伯联合带兵围剿斩杀…

全族上下,也因此遭到牵连而人头落地…

由于违反禁令,在换防期间派兵越界北上一事铁证如山,所以从头到尾,都没人站出来为镇南王争辩。

唯独柳州知州在那时提出疑议,指出镇南王派兵越界北上可能是事出有因,并非蓄意谋反。

不过,一人的力量终归是太薄弱。

再加上他所言只是自己的分析,并没有确凿证据,这不一样的声音很快就被声讨的大浪压下,于洪流中消散。

最终,书于史书上的,只有一句“永昌十八年,太子与镇南王勾结,蓄意谋反,双双被诛”。

思及过往,温浅瑜亦不由微颤秾丽长睫,暗暗握紧了瓷杯。

大火、惨叫、鲜血…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十三年,即便十三年前她不过三岁,那触目惊心的场面也依旧深深印刻在她的脑海中。

无情的铁令,冰冷的屠刀,更是她一生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不过,作为那场清剿中唯一活下的喻家人,无论前路有多难行,她都必须坚持下去。

喻家世代清名,不能枉送!

她一定要…想办法为家族洗脱冤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