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温柔的杀意(3)
陈冬青迅速将脑中所有的事情记忆了一遍。她敲开最后一间寝室的门,蘑菇头倒开水,喂药......是了,她在出门时前,试水温的时候,喝了一口水。怪不得101没能及时辨别出她了被感染了病毒,真的是她被感染的时间,太晚了些。一眨眼之间,后路防线被攻陷,陈冬青和她敲开最后一间寝室的门,蘑菇头倒水,喂药......。...

陈冬青迅速将脑中所有的事情回忆了一遍。

她敲开最后一间寝室的门,蘑菇头倒水,喂药......

是了,她在出门前,试水温的时候,喝了一口水。

难怪101没能及时分辨出她已经感染了病毒,实在是她感染的时间,太晚了些。

眨眼之间,后路防线被攻破,陈冬青和101腹背受敌。

【我尽力了】

101说完这样一句,陡然收了紫色结印,不见了踪迹。

哪怕陈冬青再唤它,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大概是能量一口气用完,回去补充去了。毕竟在小世界中,101的能力与陈冬青的积分成正比。

而现在,陈冬青的积分是零。

深呼吸一口气,陈冬青知道,现在只能靠自己。

成群的丧尸朝她招手,陈冬青没有犹豫,在几百个丧尸和几十个丧尸之间,选了几十个。

她踹开蘑菇头转向扒过来的手,迅速将门合拢,掏出腰间尖刀,将蘑菇头卡在门缝里的手斩断。

手在地上,还很有弹性地跳了跳。

呕,好像红椒凤爪。

陈冬青关好门,还没从地上的凤爪里回过神来,脑后风声响起,叫她不得不闪身避开。

“快!快点上来!”

身后有人叫她。

陈冬青抬头,瞧见房顶上用作装饰的小烟囱上,立着三个女生。

她们环手互相抱着,保持对方不掉下去。丧尸身体僵硬,不能往上爬,所以尽管闻到活人的味道,也只能站在烟囱下扣墙皮。

现在陈冬青上了天台,无异于在食槽中放进了饲料,惹得群丧尸直往她身上扑。

陈冬青的一双手已经磕出了血。她心中暗自后悔,匕首还是太短了些,下回一定要选一把四十米大砍刀。

带着砍刀旋转跳跃,丧尸立刻闭眼。也省得她这样一拳拳打得自己手疼。

她靠近烟囱,上头有个女生大胆,揪着同伴的手,弯下身来伸手想要拉她上去。

可丧尸不希望自己口粮溜走。

几乎是本能,女生伸手下来的那一刻,丧尸的嘴就张大迎了上去。

要不是女生反应速度极快,恐怕烟囱上的三个女生,要像葫芦串一样被扯下来。

“你们站好,我自己想办法。”

还有十七只丧尸。

这些东西似乎不会死,即使将它们打倒,他们也还能站起来。

垂头歪颈,流着涎水,步伐滑稽。

陈冬青知道,再这样下去,她会支持不住。

她必须立刻离开这个天台。

陈冬青想起了自己腰间的绳子。

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宿舍楼的布置都同从前的老房子没有什么差别。

它们在第二层和第一层的中间位置,会有一个挡雨棚。或是水泥,或是玻璃搭建。

只要想办法跳到那上面去,自己就能暂时的获得安全。

但问题在于,陈冬青没法将绳子系在天台上。

身边丧尸还在源源不断的攻击,别说在天台栏杆上系绳子,就连靠近天台,都是件难事。

陈冬青用匕首挡住一只丧尸的獠牙,迅速从腰间抽出绳索,找准绳头,挽了个套结。

“上头的姑娘,帮我散点注意。”陈冬青对烟囱上三个姑娘喊道。

姑娘瞧见她拿出绳子,就大概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其中一个胆大的,直接放手坐在烟囱上,伸了条腿下去。其余两个姑娘瑟瑟地哭,不敢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揪紧她的衣领。

丧尸嗅见人气在可攻击的范围内,立刻分出部分围了过去。

陈冬青借机,立刻将绳子套在栏杆之上,在手里绕了几圈,站在天台的边缘之上。

在跳下去之前,她还可以再做点事。

“腿收回去。”陈冬青瞧着上头那三个女生已经快支持不住,大声对她们喊道,自己则在边缘站好,用一只脚勾住栏杆。

女生的腿一收,丧尸立刻朝陈冬青扑来。

瞧见它们跃来的速度,陈冬青身体微微后倾,扯了扯绳子。丧尸刚想追上来,却陡然失去了目标。

陈冬青没站稳,摔了下去。

陈冬青:“......”

本来想跳下去的时候带上几只小丧尸,没有想到居然自己下来的这么快。

失重的感觉,总叫人有些不适,然而让陈冬青觉得更不适的是,在她眼前一晃而过的二楼雨棚。

雨棚太小,她又没有找准位置,跌落速度太快,以至于她直接掉到了底。

想要再爬上去,是不可能了。

大妈浑身缠着毛线,举着棒针,对她张口笑了笑。

这一笑,让陈冬青背后的每一根汗毛都立了起来。

“101!101!”陈冬青惊慌,躲开大妈的攻击,却没有得到101任何的反应。

方才的抵挡,耗费了101太多能量,又从陈冬青身上得不到补充,只能关闭系统。

这回陈冬青,是真正意义上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好在之前学校里关了宿舍门,里头的丧尸一时半会还出不来。但待会它们能不能出来,就很难说了。

这取决于学校的门,究竟质量好不好。

陈冬青想起天台上的铁门,叹了口气。

将身上绳子拆掉,陈冬青躲开大妈丧尸的棒针,转头寻找还有没有高地能让她苟活。

可这一回头,却叫她看见女生宿舍天台上,忽然有一道道黑影翻下,狠狠砸落在地上,摔成一滩烂泥。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即使摔成一滩烂泥,也有东西从中歪歪斜斜地站起身,朝陈冬青走来。

她被包围了。

就像白面包围了馅料,要将她团一团上锅煮了吃。

掉下来的丧尸,不止十七具。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数量。

恐怕楼顶天台的门已经被外头的丧尸撞开,那三个姑娘,不知道还好不好。

陈冬青抵挡大妈的攻击愈发费力。

她拉着绳子下来时,手被绳子割破,现下手腕也有些脱力。

这样下去,恐怕她坚持不到101醒来,就要满足了这些丧尸的胃。

陈冬青笑,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如果非说有什么叫她不满意的地方,大概就是这种死法实在太难看。

最后一次将大妈丧尸锤开,陈冬青放弃了抵抗,掉头就跑。

只是还没跑出去两步,天上跳下来一只丧尸,砸在了她的身上。

妈的,真沉。陈冬青差点背过气去。姑娘,您也该减减肥。

不然当个丧尸,也当得像只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