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唐玉娴动手了
穆桐咋咋呼呼的更是不不要脸:“是啊是啊,有口福了,这玩意儿很新鲜着嘞,二伯娘,我想拿回家去给莹莹也尝一尝,走的时候,我捎三根呗。”穆莹莹是穆桐的小外甥女,是穆桐亲姐穆婷的孩子。穆婷、穆桐亲姐妹俩是穆家老四穆长松一屋的。至于穆婷的孩子,父亲年龄不详,而孩穆莹莹是穆桐的小外甥女,是穆桐亲姐穆婷的孩子。。...

穆桐咋咋呼呼的更是不要脸:“是啊是啊,有口福了,这玩意儿新鲜着嘞,二伯娘,我想拿回去给莹莹也尝尝,走的时候,我捎两根呗。”

穆莹莹是穆桐的小外甥女,是穆桐亲姐穆婷的孩子。

穆婷、穆桐亲姐妹俩是穆家老四穆长松一屋的。

至于穆婷的孩子,父亲不详,而孩子才刚刚满了周岁。

唐玉娴心里不悦,脸上还是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面色不显。

“呦,莹莹还小着呢,她那牙口可吃不了这玩意儿,只能喝些菜糊米糊,还吃不了呐。”

穆桐盯着那半袋子野萝卜,锲而不舍。

“那就拿两根回去给我姐补补,我姐自从生了莹莹之后,身体一直不好。”

“我瞧着阿婷抱着莹莹没少出去溜达,阿银这边儿也是得补补,磕了脑袋,流了那么多血,这到现在还下不来床呢。”

唐玉娴这话一出口,噎得穆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穆婉儿是穆家老三穆长青一屋的,她没有姐妹,只有两个哥哥,一直在保护队里任职。

可保护队是村子里面身强力壮的男人们自发性组织起来的一个队伍,不是东方帝国的正规军,得不到东方帝国发放的军用物资跟装备。

更没胆也没能力像正规军那样往乌蒙大森林里深处去冒险搜刮宝贝。

只能在乌蒙大森林外围还算安全的区域里活动,挖些野菜这种不值钱又难吃的玩意儿,也没多少油水可捞,平日里也就靠着一个村子里交的保护费维持生计。

那些保护费分发到队伍里的每个人身上,那可就捞不了多少了。

分发到她两个哥哥身上的保护费,一年攒到头,都被拿来用在买兵器以备抵御魔物上了,哪里还有一点儿闲余用来满足口腹之欲?

几乎天天都是过着吃不饱的日子。

就这野萝卜,是她吃过的野菜里口感最好的了,清脆甜爽,一年到头她也吃不了两回。

好不容易穆银这傻货不要命的跑到乌蒙大森林的危险区里弄了这么半袋子野萝卜来,她说什么也想尝尝鲜。

要是也能弄回去两根就好了。

不过,瞧着二伯娘这几天里因为穆银差点丢了命一下子就突变的性子,估计弄回去是不可能的了。

以往,二伯娘一直性子和软,逆来顺受,无论大伯家那边儿要什么,只要有的,都会尽可能的满足大伯家那边。

包括对她家,跟四叔家,也是一直以来都和和气气的相待的。

除了大伯家,她家跟四叔家可没少在二伯娘家这里占便宜。

结果就是二伯做好人,为了面子上好看,名声上好听,彰显兄弟情深,父慈子孝,二伯娘跟穆银一直以来都是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比她这每一顿吃不饱的还要惨。

这才把人给逼急了,跑到了那乌蒙大森林里找吃的。

村里皆知,二伯娘性子突然变了,也是因为穆银出了这种事了,这是被逼急了。

她来二伯家除了蹭饭吃的想法之外,本来也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占点儿便宜,弄点野萝卜回去。

现在她是半点这心思都没有了,就想着赶紧满足一下味蕾,吃上顿野萝卜。

“二伯娘,这野萝卜我拿出去给洗了吧。”木婉儿坐不住的从床边儿下来,就要对着袋子里的野萝卜下手。

“你干什么?”唐玉娴尖锐一声,见穆婉儿要对野萝卜下手,跟受了刺激似的,猛地一巴掌将人的手给拍开。

这野萝卜可是她闺女的命。

是她闺女差点丢了命换来的,她说什么也不能让任何人碰这些野萝卜。

这突然的一嗓子吓了穆婉儿一跳,手背更是被唐玉娴一巴掌拍的生疼,顿时就红了一片。

“二伯娘,你干什么呀?我就是想帮你洗洗。”穆婉儿手捂着嘴,眼眶当即红了一圈,委屈的含上了两泡子泪。

唐玉娴一怔,没想到自己会忍不住的情急之下动了手,顿了顿,声音不由缓和下来。

“婉儿,你也知道阿银现在这个情况,失血过多,身体缺乏营养,二伯娘家现在也没啥好东西给阿银补身体,就需要靠这些野萝卜来恢复身体了。

这些野萝卜对你们来说也就是解个馋,可对阿银来说却是她的命了。”

穆桐人坐在床边儿上傻了眼,也是被唐玉娴刚才那翻脸的模样给吓得不轻。

二伯娘脾气一向温和,虽然知道最近二伯娘看起来有些变化,可没想到,今天居然跟婉儿堂姐动了手了。

就连以前,穆金堂哥从城里弄来的小鲫鱼被大伯家、三伯家还有她家都给分走了,二伯娘也就只是闷声不吭的任大家拿走。

这次,因为这些野萝卜,却反应这么大,看来,真的是被阿银的事给刺激的不轻。

被唐玉娴这么一吓,穆桐顿时什么心思也没了,人也从床上站起来了,脚往门边挪动着。

“呵……那个……二伯娘说的对,是……是得好好给阿银补补,我、我就不在这儿打扰阿银休息了,阿银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不等说完,人就脚底抹油的溜了。

别看她平日里咋咋呼呼的,其实胆子并不大,最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穆婉儿抿着唇,红着眼睛不发一语的跟着走了。

屋里的这一出闹剧,穆银从始至终看的神色淡淡的,眼波不惊,没什么情绪。

吃了一顿凉拌野萝卜,穆银昏昏沉沉的又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天都已经大黑了,家里饭桌上多了个人,穆银的哥哥,穆金。

“阿银醒啦?坐起来吃点,看你哥给你带回什么来了?小鲫鱼,这玩意儿熬汤鲜,跟野萝卜炖一块儿,那味道可好了。”

一直注意着床上动静的唐玉娴,见穆银睁开了眼,忙不迭的站起来。

顾不得自己吃,给穆银盛了满满的一碗小鲫鱼炖野萝卜汤,往里屋走。

穆长临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唐玉娴手里端着的那碗汤。

阿金也没弄回来多点儿,顶多也就一斤,给爸那边送去半斤,就剩下了这半斤。

现在被唐玉娴几勺子舀下去,大汤碗里直接就见了底。

唐玉娴感受到来自穆长临的视线,视若无睹。

她闺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谁害的?

喝着她闺女差点儿丢了命换来的野萝卜汤,他有什么可不满的?

这些年来,她处处隐忍,一直忍让着那几房,可换来了什么?

得寸进尺!

没完没了!

还有这个男人认为的理所应当。

在这个男人眼里,她就应该受着这一大家子的欺负,她闺女就得应该去吃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