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为什么不能宰?
“那里边都是魔物,你这一次能回去是你命大!”“不行啊!你要跟妈确保,你肯定会再往那里面去了,你跟妈确保。”唐玉娴镇定脸,扳着穆银的肩膀晃动,人看出来好像有些失了理智,情绪极其兴奋。穆银皱了皱眉头,挣开,“我说了没事儿儿就没事儿儿。”在这吃不上饭穆银皱了皱眉头,挣开,“我说了没事儿就没事儿。”。...

“那里边都是魔物,你这次能回来是你命大!”

“不行!你必须跟妈保证,你绝对不会再往那里面去了,你跟妈保证。”唐玉娴沉着脸,扳着穆银的肩膀摇晃,人看起来似乎有些失了理智,情绪异常激动。

穆银皱了皱眉头,挣开,“我说了没事儿就没事儿。”

在这吃不上饭的家庭里面,她怎么可能跟她保证不再往那里面去。

乌蒙大森林里野珍不计其数,没饭吃的时候自然是要去的,她又不是兔子,可不想天天净吃些野菜。

这些日子在家里吃菜吃腻了,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怎么可能会没事儿?那个地方连冒险者都不敢轻易冒险进去,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往那里边儿跑算怎么回事儿?你要是死在里边了,你让妈怎么活?”

“我不会轻易就死的。”穆银淡漠的吐一句,从屋子里面抄了把菜刀,放下两只野兔,提着手里的野鸡,准备去院子里宰鸡。

“这两只野兔你先养起来吧,我先把这只鸡宰了。”

别到时候一顿吃不完就不新鲜了,等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再宰,这只鸡挺肥,看起来得有四斤重了,直接就够一家人吃一顿的。

唐玉娴听到穆银冷不丁的说要宰鸡,跟不上穆银的脑回路,懵了下,“宰、宰了?”

穆银温吞的“啊”了一声,她弄来就是宰了吃的,不宰了还留着不成?

“阿银,这可不能宰啊。”唐玉娴此时顾不得闺女不去乌蒙大森林的保证了,急吼吼的就要从穆银举起的菜刀下夺鸡。

这么大一只野鸡要是卖的话,至少也能卖它个三、四十星币。

这些星币放在他们这种贫民家庭里面可是不少了,四个星币就能买一斤劣质面粉,七个星币就能买一斤劣质大米了。

当然了,像他们这样的平民家庭自然是不可能顿顿吃面吃米的,一个星期里也就偶尔吃上三顿,一直不吃米面,铁打的身体也是受不了的。

“为什么不能宰?”穆银顿了顿手里的刀,抬眼,睁着扑灵扑灵的黑瞳,盯着唐玉娴。

被这双漆黑无害又单纯求知的大眼盯着,唐玉娴怔在这双瞳仁里,有一瞬间的失神,一度以为自己夺鸡的行为有些罪恶,突然就被问住了。

下一秒反应过来,唐玉娴没好气儿的手一转,没有夺鸡,一把夺过了穆银手里的菜刀。

“当然不能宰了,这鸡得留着卖星币。”顿了顿声,唐玉娴又道。

“等你爸回来了,让他把这鸡跟兔子一起拿到城里的集市上去卖了。”

穆银能干吗?当然不干了,这鸡可是她特意弄回来给自己改善伙食的,拿去卖了算怎么回事?

况且就她那个爸,她敢保证,只要这鸡卖了回来的星币,绝对得有一半拿到大屋那边儿去。

穆银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鸡与其拿去卖了,还不如让我吃了呢,这要拿回去卖了,有几枚星币能落咱家里来?还不都得进了大伯家的腰包里?”

唐玉娴犹豫了一会儿,摇头。

“那也不行,这么精贵的玩意儿,哪是咱们家吃的起的东西啊?”

“还是留着卖星币吧,至少还能分一半回来买面。”

“家里的面可早都吃的一干二净了,已经没有种植的小麦可以换面了。”

就那几分的种植田种植出来的粮食,根本就不够他们一家人吃的。

母女两个正为鸡争执着,穆林跟穆兹兄弟两个扒头探脑的站在院子外,往栅栏里面望来。

穆林跟穆兹是穆婉儿的亲兄长,是穆家老三穆长青的儿子。

余光瞥见兄弟两个往院子里张望,唐玉娴招呼了人进来。

“呀,是阿林跟阿兹啊,怎么站门外边儿不进来呀?有啥事进来说。”

这俩兄弟平常很少往这边儿溜达,除非是有事情才会过来,这个时候出现在他家门外,肯定是有事的。

推开栅栏门进来,穆兹笑道,“二伯娘,是有点儿事儿过来说。”

穆兹眼神飘虚的落在了一旁坐在板凳上的穆银身上,笑嘻嘻的一脸没个正经模样。

“主要是想过来问问阿银,乌蒙大森林里的情况,今儿我可是看到了,阿银提了两只野兔跟一只野鸡回来,她是进了乌蒙大森林里边儿去了吧?”

一提这茬,唐玉娴脸色就不好看。

“这孩子说了不听,磕了回脑袋也没长记性,还往那地儿钻,铁定再不让她去了,多危险的地儿啊。”

穆兹轻咳一嗓子,一脸期冀的试探问道,“应该没那么危险吧?”

“是吧?阿银,要不你怎么囫囵个的回来的?那地儿,是不没魔物了啊?”

话题问到了正题了,穆林竖着耳朵,目光从头到尾的一直盯在穆银脸上,等她回答。

穆银摇摇头,回答的言简意赅,“有的。”

穆兹显然不信。

“怎么可能?那里边儿要有魔物,你怎么出来的?你可别跟我说你能干的过魔物啊,我可不信这邪。”

穆银没做辩解,“不信算了。”

“不是,我在这儿跟你问正经的呢,这可是关乎着咱们一个村的生计呐,那里边要是没魔物,我们保护队可就打算进去弄点野味去了啊。”

穆银只是轻描淡写的瞥了穆兹一眼,没再说话,她现在心情不好。

她的鸡弄回来还没等吃就已经被她母亲打上了主意。

懒得跟他们解释。

作为转生者,穆银性子一向淡薄,谁想进去找死,跟她也没什么关系,死的又不是她,爱谁死谁死。

唐玉娴听了第一个不答应,蹙眉看了一眼穆兹。

“那可不行,里边儿有多危险?那些冒险队、佣兵团们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怎么一个个的还都不长记性了,你这孩子可别乱来啊。”

说着,目光又扫了一眼穆林。

三弟家的这个大的一向是个稳重的,今儿过来,看来也是财迷了心窍了,被这财物迷了眼了。

“阿林,阿兹一向胡闹惯了,你这当哥哥的,可不能由着他性子,跟着他一块儿胡来呀。”

穆林闻言没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穆兹听了脸一耷拉,有些不乐意了。

“二伯娘,你这不是见不得我们好嘛,怎么就胡来了?你瞧瞧阿银不是都好好的从里边出来了吗?我们保护队的进去能有什么事儿啊?”

嘁!就她家阿银弄点儿野味儿回来就行,他们保护队的进森林就是胡闹了?

瞎几把扯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