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四)
林慕小说名字叫作《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林慕小说大结局,林慕小说结局是什么。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林慕摘选:林慕在几番实验后,终于等到在地上画出了一个能可以容纳两只脚大小的矩形,抢先站在了上面。“你在干什么?”小普诧异…...

林慕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林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林慕在几番实验之后,终于在地上画出了一个能够容纳两只脚大小的矩形,率先站在了上面。“你在干什么?”小普不解地问道。“多么精巧绝伦的设计啊,要不是处在这么偏远荒凉的地界,它不可能这么安静地存在着!”林慕终于笑了,那个笑容在从稚嫩转向成熟的脸上显得格外清晰与深刻。他张开双臂吸收着天地间的活力,但是落在远方的视线却迟迟没有收回。他的脸色在那一秒惊然易撤,陡变的神情一瞬间就攫住了所有人的心脏。“你看到了什么,怎么变脸像唱戏…

林慕在几番实验之后,终于在地上画出了一个能够容纳两只脚大小的矩形,率先站在了上面。

“你在干什么?”小普不解地问道。

“多么精巧绝伦的设计啊,要不是处在这么偏远荒凉的地界,它不可能这么安静地存在着!”林慕终于笑了,那个笑容在从稚嫩转向成熟的脸上显得格外清晰与深刻。他张开双臂吸收着天地间的活力,但是落在远方的视线却迟迟没有收回。他的脸色在那一秒惊然易撤,陡变的神情一瞬间就攫住了所有人的心脏。

“你看到了什么,怎么变脸像唱戏一样啊?”小普不解地看着林慕,旋即不怀好意地将他挤开,自己站了过去。

夏茹自始至终就一直看着他们闹着,沉默但很开心。嬴川虽然回过神来,并和林樱一起走了过来,但心里还是有一阵一阵怅惶若失的情绪。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小普学着林慕那样往四处转着,映入眼帘的一幕幕正在改变着他对这个地方的认知。

在其他的地方也可以看到这些坍坯的旧建筑,没有中世纪古堡的美感与历史感,也没有汉唐宫殿的富丽与古老,只剩下时间过后摩擦出来的阴影与尘埃,在日渐腐朽的世道上愈发破旧。

“林慕,你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么?啊,快告诉我!”

看着小普有些着急的样子,林慕脸上的那似凝固的窒息感没有丝毫改变,像是从千年冰窟中打捞上来的冻尸,完全一张僵尸脸。小普见林慕没有理会自己,于是把其他人招呼过来,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是目瞪口呆的表情。

这个地方的晚春竟然还有隆冬的作息感,才下午三四点钟,太阳就已经困倦不堪,慢慢地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南面是两栋相距甚远的男生宿舍楼,长度都要超过百米;北面是综合楼和餐厅的连体建筑,还有一座间隔一条过道的图书馆,稍远处还有一座靠里一点的实验楼,它们的偏后方向就是那座女生宿舍楼。而在东方,在这日头有些孱弱的春天,遥远的地平线上已经开始升起了雾腾腾的阴霾,在那阴霾之后,淡青色的轮廓掩映着若隐若现的如画美景,地球外的玉镜已经准备好了给在黑暗中前行的人们照亮他们脚下的小路;而在它的对面,赤阳不再,春日的清寒还在深深地刺痛着小太阳那火热的心,使他只能远远地望着心爱的春姑娘,慢慢融解她那冰冷的外表。黄昏来临之际,太阳那被暮春削弱的炽光与月亮那被阴霾掩盖的柔光在这个特殊的位置发生着水乳交融一般的神奇,布满温柔气息的光泽微微荡漾开来,给万物抹增添一抹温暖的色彩。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日月同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还如此清晰,真有股神话味道。他们这些人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有这么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的!”切身感受到沐浴在暖光下的舒爽,嬴川目瞪口呆了。

林慕抿了一下嘴唇,欲言又止重新站到了那个矩形里面,深吸了一口气,将那散失在空气中的羡慕全部吸收进入自己的肺泡之中,反刍似的细细品味着。再次环视这周遭的一切平凡与惊奇,林慕脸上如天上地下般挂满了舒心的微笑,就像眼前的一切是自己的功劳似的。

“嗯?”林慕看着那群已经丧失理智,在仅有的小空间里悠扬徜徉的家伙,忙问道:“你们到底看到了什么,难道就是这日月同辉的美景吗?”

“怎么,这还不能算是一个伟大的奇观吗?”小普问道。

“难道你的意思是,这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景观,但并不是那个最重要的发现!”嬴川的笑容瞬间僵滞在了脸上,在那作茧自缚的凝固之下,乃是孕育着更加强烈与热切的希望与冲动,一旦破茧而出,将是势不可挡的激情活力。

“日月同辉的神奇其实只是人们积久传说所形成的误区,它其实没有那么神秘,只是一种自然现象。出现日月同辉现象的条件更为简单,只需要太阳和月亮同时在地平线以上即可。理论上认为,只要大气条件比较好,除了农历十五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此外,再加上第二个条件,就是天空中我们能看到最暗的天体,通常被称为极限星,它不能太低,一般来说在太阳初升或者将落的情况下天空的亮度最容易满足这个条件。说到底,这只是在所有客观条件交汇下形成的一个普通的自然景观而已。”

“所以,这并不是我所称道的。我所赞叹的,可以说是人类的鬼斧神工与大自然的造化规律巧夺天成的结合。对于这个奇观,你们要问的可能是现象本身的出现原因,而对于我来说,则更青睐于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发生这种景象?”

“因为这里满足你说的那些条件啊!”小普不以为然地说道,他不知道是自己的理解能力有限,还是林慕的表达能力欠缺,反正他觉得那两个问题的答案是相同的。

“你们就不觉得这些建筑物不仅在排列上很有特点,外型上照样不同凡响吗?”林慕瞥了小普一眼,没再理会他,“它们的形状无不符合黄金矩形这一数学上的审美观点,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我想这个设计者若不是强迫症患者,那就只能被认为——难道他正在刻意地告诉我们什么东西!”

“你说的也太玄乎了吧!”林慕的一番话让小普直摇头,“按你说的这样,那要是其他不知道这黄金矩形的人,他还没有办法收到这个信息呢,那他们怎么破译这其中的秘密啊!”

“这又不是一项所有人都需要掌握的能力,没有能力就不用费心了,又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救世主!”林慕一语道破小普思维的漏洞,继续表达自己的看法,“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提示了,这意味着什么?”

“林慕,你的疑心太重了,几座建筑就让你焦头烂额,似乎有点不太值哦!”小普自知多说无益,但还是忍不住说了起来。

“黄金矩形,源自斐波那契数……”

“先别动,你的脚下有什么东西!”嬴川发现在经过大家数次踩踏之后,那矩形的地皮开始变薄,其下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上面刻着的像是汉字。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林慕也好奇了起来,中断了自己的推理,也将自己的发现掩埋了起来。难道自己一不小心发现了什么秘密,先前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便又投身在了新的问题之中。

“这是一首诗么?”小普等人也加入了挖掘行列。几分钟后,在他们小心翼翼地刮擦下,四句类似于现代诗歌的文字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林慕读了起来——

朔望之间永恒的缺损,

恶魔心上失败的诡计。

独一无二完美的人类,

自然唤你来侍寝!

“这是什么意思啊?”

所有人不解地用目光相互询问着,如同万蚁蚀骨一般焦灼,可是无人问津,任其自生自灭。

“林慕,你真是厉害啊,随处一找一画就能找到这种东西。你实话实说,是不是你想给我们添点乐子,特地这么做的?”小普朝着林慕眨了眨眼睛,似乎一眼看穿了他的小小把戏。

“你说什么呢,小普!哥哥根本就没有时间做这些东西,谁知道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在这里恶作剧呢?”林璎说完后也仔细看了起来,这四行字像是刻在一块埋在地下的木头上,摸上去除了干土沙沙的感觉,就只剩下腐朽木头的坚硬带状感。

“有点怪异,要不要把它挖出来呢?”嬴川看了小普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动起了手。出乎他们预料的是这块木头很大很硬,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不仅没有办法将它完整地挖出来,甚至连那几行字也没办法抠下来。

林慕看着他们,没说什么。他站起身来,再次环顾了四周一圈,心中忽而释然,那种感觉再次袭来——这似曾相识的悸动,到底从何而来?

这种神奇的光景产生的原因就隐藏这一系列特殊的地形与建筑的巧妙结合之下,而隐藏在这之中的秘密,正在不经意间被这群好奇的年轻人慢慢发现。但是它的表面现象太过于瑰丽,以至于喧宾夺主,完全遮掩住了它的核心存在。

看着好事的人们扎堆在自己的面前,林慕慢吞吞地站了起来,将目光重新投向了远方,投向了那建筑物的影子上:“巨石阵是诞生于新石器时代的神秘建筑物,在那个时代,对于看中生死的建设者来说,为什么在这座建筑周围看不到任何死亡的痕迹,这当然要排除以后的杀戮事件。假如这里真是祭祀仪式的话,自然是要祭祀那个时代的神灵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信奉的应该是大地母亲与太阳之父,如果再加上巨石阵在地面上的投影的话,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它真的就像是……”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以后可没有时间了!”秦军从他的宿舍窗户里往外大声地喊叫着,语气中有股淡淡的火药味,就像是已经爆炸后的火药桶一般。

所有人一哄而散,没人继续深究这几句诗歌的来历,好像完全信服了小普的玩笑,也把他当成了一个玩笑。

欢愉的人们还是在生活的压力下从自由的幻想世界中走了出来,走进了被固化的缤纷现实中。许多事实表明,即使你拥有无数旁观者的支持,却始终不如自己那一颗真挚而永恒的心。

林慕重蹈嬴川的覆辙,站在这神奇的土地,眼看着太阳与月亮的擦肩而过,目送着瑰丽暮景的离开,心中豁然开朗,那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归宿感,终于喷薄而出。

这片一直召唤自己的大地,究竟在等待自己做什么?那恍惚若现的景色,竟像是自己记忆中一个寻常的夕阳落幕之景,虽已失真,但触手可及。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林慕:我已经无力吐槽作者的想象力了,这真太……

嬴川:我已经无力吐槽作者的节约意识了,也真太……

小普:我也已经无力吐槽作者的语言表达能力了,太他……

林樱:第一次露面,我可不想给大家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夏茹:……

作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