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九)
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更多更多人更多人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和和和以及最新章节,企死图之无生局和和和以及最新更新。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企死图之无生局节选:“你们知不明白了了了这扑克牌是一项非常神秘的的的的的发明,就像是《易经》中的六十四…...

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你们知不知道这扑克牌是一项非常神秘的发明,就像是《易经》中的六十四卦竟然能与人身体之中基因表达时的密码子联系起来一般,扑克牌的神秘与巧合程度丝毫不在它之下!”小普的声音变得与以前的少不经事截然相反了,声音平和之至,不夹杂一丝情感波动,如老于世故的人在讲述年轻气盛的求爱经历一般,满满的震撼只有自己知道,“有一种说法是黑桃K代表大卫王,红桃K代表查理曼大帝,梅花K代表亚历山大大帝,这个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方块K代表尤利乌…

“你们知不知道这扑克牌是一项非常神秘的发明,就像是《易经》中的六十四卦竟然能与人身体之中基因表达时的密码子联系起来一般,扑克牌的神秘与巧合程度丝毫不在它之下!”小普的声音变得与以前的少不经事截然相反了,声音平和之至,不夹杂一丝情感波动,如老于世故的人在讲述年轻气盛的求爱经历一般,满满的震撼只有自己知道,“有一种说法是黑桃K代表大卫王,红桃K代表查理曼大帝,梅花K代表亚历山大大帝,这个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方块K代表尤利乌斯·恺撒。关于它的发明时间,观念更是各执一方,法国人认为扑克牌是法国人在十四世纪后期的发明,而一个名为霍契曼的人经过考证,认为第一副扑克牌是埃及人发明使用的;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人说是朝鲜人用来占卜的工具;而更多人却认为这是东方的文化结晶,源于南宋时期的叶子戏,但是你怎么解释这些K牌以及Q牌、J牌都是代表西方的传奇英雄人物呢,你说好不好笑,也或许是经他们改造更为流传了!倘若要是让我给他们安排人物的话,我就会让黑桃K代表建立中华大地之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的夏禹,红桃K代表建立第一个封建国家的秦始皇,梅花K代表鼎盛大唐的唐太宗,方块K代表康熙或者是乾隆都可以。Q牌的话,我们有四大美女,J牌我们还有荆轲等一系列侠士和信陵君为首的战国四君子等等人物。”

“其实,还不止这些呢,扑克牌与天文学还有着莫名的巧合:要是大鬼代表太阳,小鬼代表月亮,其余52张牌代表一年中52个星期,红桃、方片、梅花和黑桃四种花色分别象征着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如果把J、Q、K当做11、12、13点,大鬼、小鬼各为半点,那么一副牌总共365点。若是把大王、小王各看做一点,那么就会有366点,正好是平年和闰年的天数。这些在网络上都有记载,而且也很容易被验证!”

当小普说完这些扑克牌与现实世界种种离奇的巧合之后,他的手也停了下来,扫视了一下刚刚还不理自己的两个人,看到他们此刻也朝这边望了过来,他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平衡。

“下面,就请大家亲眼见证小普大师的伟大预言魔……”

“你怎么还不睡觉!”

正在小普准备解开这个魔术预言的关键时刻,一个不和谐声音骤然突破小普那毫无准备的心理防线,横冲直撞地闯进了小普的内心世界。声音在那极小的空间里经过多次反弹释放出了声音中蕴藏着的全部力量,通过经络传至全身四肢百骸,而表现出来的则是小普持牌的右手猛地一抖。伴随着手中卡片的悄然落地,整个预言魔术便以失败告终了。

“听到没有,还不收拾收拾赶快休息,你们也别在那里看书做题了,也赶快休息吧!”工头透过防盗门之上铁栅栏之间的缝隙向里面张望着,看着小普收拾好扑克牌回到床上,也就不再管他们,哼着小曲离开了。

而这相同的一幕,从嬴川与林慕角度来看,却是截然相反的意境——铁窗岁月,刚刚两人之所以望向小普这里,其实他们的目光焦点是在他身后的玻璃上映出来的人脸。那种从外面射进来的犀利目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被囚禁的罪人,目空一切;被铁栅栏粉碎了的世界,重新编织成了一块斑驳的花布,破烂不堪;被囚居一室的心,整日撞击着颓坯的空壳,痛不欲生。

等到秦军离开后,林慕拿起手机拨通了林樱的手机号,和她聊了起来。嬴川还是在看自己带来的书,但是多多少少有些心不在焉,有意无意间总是想起今天的事情。小普爬上了床铺,从刚刚的恐吓中慢慢地走出来平静下来,独自玩起了用扑克牌搭高塔的小游戏。

“喂,喂!小樱你怎么了,快点说话啊,你到底怎么了?”一直安安静静地和妹妹通话的林慕此刻像是疯了一样冲着手机大喊了起来,随后竟是一掀被子,连裤子都没穿,趟着鞋子拿上外套就往外跑。

“林慕,小樱那里发生什么事了?”嬴川看到林慕着急的样子,知道有可能发生不妙的事情了,跟着问了一句。

林慕根本就没有回答,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小普,我们也去看看!”嬴川学着林慕只是穿着一件衣服,就急忙跑了过去,但是他穿的却是一件大裤衩。

小普应声而下,他更方便,因为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魔术之中,根本就没有心思脱衣服,魔术失败之后就更没有心情了。嬴川着急忙慌地冲了出去,小普也跟着出去了。但是当他在门口转身的时候,他却发现了在那张小桌子下面躺着的那张牌,他从未注意到自己竟然丢了一张牌。回想起自己玩扑克的先后,他终于锁定了这张牌的掉落时间,那就是自己手抖的瞬间,而这张牌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预测他生死的关键。

小普在看到这张牌的时候自然地停止了前行的脚步,因为在他的心里,没有什么比自己更重要,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小樱现在有夏茹、林慕和嬴川三个人的关心,即使出了什么乱子,他们也可以搞定。我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总不能让新环境中的第一次魔术就以失败告终啊!”小普安慰着自己,向那张牌走过去了。

小普还是先拿出了一张湿巾,将自己的手擦干净,随后蹲下身子,将纸牌原封不动的放在了桌子上。而后双手合十,嘴里面念念有词,之后睁开眼睛,探出双手,去揭晓那等待已久而且已成定论的预言。

“小鬼!”小普看到自己的手中竟然是张鬼牌,怛然失色,脸上的血色顿时削减了一大半,瞬间枯槁形似白纸。多半的血液带着惶恐顺着脸部、颈部的血管流向了躯干,一股股可感的恐惧继而弥漫全身。

“小鬼,再加上刚刚手上的那四张牌,我的死因是——离奇死亡,原因、原因竟然是……”小普将那最后的几个字咽在了自己的喉咙里,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颤抖着双手,尽量将刚刚的牌面重现——他要求出自己的死亡时间。当他将要把最后一张牌放下的时候,他的手竟然毫无缘由地再次颤抖了起来,而那张扑克牌也毫无悬念地掉在了地上。

他再次蹲下身来准备捡扑克牌的时候,却发现不仅他的右手在颤抖,他的左手也抖了,他的身体也哆哆嗦嗦了起来。

在触碰纸牌的一瞬间,他想起自己还要用湿巾来擦擦手,以增加这最后的幸运度。右手接受了这个历史性的重任,但是那一张湿巾却也在这不住的颤抖之中掉在了地上。

小普使劲摇了摇头,很想让自己清醒一下。长吸了一口气之后,他又用右手去拿湿巾。这一次,他的脸从白色一下子刷成了惨绿色——湿巾没有了,最后一张被自己的右手活生生浪费了。明明自己还有一整包,为什么仅剩下了这么几张了,其余的去哪里了?

小普极度失望地看着那像是拖了一百年地板但是从来没有涮洗过的拖把一样的湿巾,慢慢地将它捏了起来,几乎要哭了!

忽然之间他忿然作色,目露凶光,将自己的右手狠狠地摔在了眼前的桌子上,发了疯地作贱自己的手,手骨与木桌剧烈碰撞产生的咚咚声,以及从手背传到大脑那令人牙痒麻痛的神经冲动,还有在自己珍爱的扑克牌上出现的点点血斑,都在极力抗衡着他大脑中的冲动,让他冷静下来。

小普的手臂因为疼痛直接摆脱了大脑的控制,颤颤巍巍地停了下来。丧失控制权的小普喘着粗气,放弃了残酷的自虐行为,却用那肮脏的湿巾在自己的手背上使劲擦拭着,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在他自认为处理好伤口之后,便直接躺在了地上。他还特意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看着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口,似乎很满意对它做错了事所进行的处罚。

手背上残留的鲜血滴落在了唇边,腥热的气息流入鼻孔,刺激着本来就已经失控的大脑逐步走向疯狂的边境。

“妈的!”小普破口大骂,猛地起身,不再顾忌干净与否,用那只狰狞着伤口疤痕的手立刻抓起了地上的纸牌,一阵癫狂的乱翻整理之后,四张纸牌如期地出现在了眼前,仿佛是熟睡中的圣子一般,安静而恬然。但是在异教徒的眼中却是大难临头的凶兆,一定要将这可恶的杂种斩杀在摇篮之中。

红桃2,黑桃10,方片10,梅花3。

“死亡时间是——2003年!”

看着那刺目的四张牌,本应该嘲笑着说“现在都是13年了,你可真不靠谱,连我都不会相信”这句话的小普,脸上却是出奇的安静。他醉酒一般地将桌子上的纸牌扫到了地下,又躺在了地上,用嘴巴吮吸着手背上肮脏的血迹。他再次注意到了那张湿巾,而后慢慢拿起,眼睁睁看着那混着血与土的湿巾盖住自己的眼,盖住自己的脸,盖住自己彻底认命的大脑。

看来,你的确想要玩死我啊,啊哈哈……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嬴川:小普,你这魔术怎么弄得,是真的吗?

小普:你想试试,但你刚才为什么不答应我呢?

嬴川:刚刚不是在演戏吗,剧本上没这么写啊!

小普:你说什……

作者:小普啊,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嬴川:我让小普教我刚刚那个魔术啊,我很好奇!

作者:原来小普还会魔术啊,你之前怎么没告诉我呢,要不然我就让你主角了!

嬴川:怎么又扯到这件事情上了!好了,我不学了,我去好好当我的主角!

作者:小普,以后你要有点数啊,知道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