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三)
林慕嬴川小说名字叫作《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林慕嬴川是哪部小说,林慕嬴川是什么小说。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林慕嬴川节选:林慕眉头一皱,对两人呱噪的争论明确提出表示抗议与非常不满,毕竟主要原因是针对他们的条理不清与逻辑混乱不堪。“要不然…...

林慕嬴川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林慕嬴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我的快乐很简单,只要他人痛苦就好了! ——章首语二两个女生的宿舍显然要比三个男生的宿舍容易打扫,因为这次打扫卫生的只有两个女生,嬴川三人只是负责倒垃圾。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再次翻出来那个给嬴川带来无尽梦魇的毛球小哥;值得思考的是,他们翻遍了宿舍上下都没有找到一面可以使用的镜子。对于她们来说,这才是最不能容忍的,也是最奇怪的事情。“看来女生宿舍这边也是,冬天透风的玻璃,夏天保暖的厚墙啊!”小普一撇嘴,对这个环境的不…

我的快乐很简单,只要他人痛苦就好了!

——章首语二

两个女生的宿舍显然要比三个男生的宿舍容易打扫,因为这次打扫卫生的只有两个女生,嬴川三人只是负责倒垃圾。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再次翻出来那个给嬴川带来无尽梦魇的毛球小哥;值得思考的是,他们翻遍了宿舍上下都没有找到一面可以使用的镜子。对于她们来说,这才是最不能容忍的,也是最奇怪的事情。

“看来女生宿舍这边也是,冬天透风的玻璃,夏天保暖的厚墙啊!”小普一撇嘴,对这个环境的不满态度又上升了一个层级。

“抱怨的人都是一些心理扭曲甚至畸形的人!”嬴川看着无可救药的小普说了一句,“你为什么不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啊,这还是冬天保暖的厚墙,夏天透风的玻璃呢!”

“你觉得在夏天透风玻璃能将厚墙的保温作用完全抵除吗?”小普也不甘示弱地吼了起来。

“你们两个先搞清楚主次矛盾再说行不行,一味地凭嗓音和威势抢来的风头算什么,你不觉得这是对你们智商的侮辱吗!”林慕眉头一皱,对两人聒噪的争论提出抗议与不满,当然主要是针对他们的条理不清与逻辑混乱。

“要不然,哥哥把你们宿舍里面的镜子给我们吧!”听着三个人不太友善的争吵,林樱急忙换了一个话题。

“我们宿舍有镜子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不就是粘在门后面的镜子吗,怎么,你没注意到?”

“既然是粘上去的,那怎么拿下来呢。再说了,不就是个镜子吗,等我们有空的时候出去买个就好了。”

“就是啊,出去买上一打不就好了,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

“对啊,出……出去。”

匆匆吃过自备的午饭,五人来到了男生宿舍楼面前,等着秦军给他们开会。再次置身于建筑物的包围之中,却没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林慕皱着眉向四下里望着,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面对着给自己接生的庞然大物,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并没有哭泣,而大家觉得也很正常。林慕逐步地换着位置,逐渐远离他们,不久后终于在一个地方停下了脚步,像是到了终点。

“好奇怪,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建筑物都是黄金矩形呢,这是什么人施工建造的,他真的这么笃信数学之美吗?”林慕看着周遭建筑物都与黄金矩形挂钩后,心中涌上一阵难以言表的滋味。

“你们都来了啊!”秦军从老远的地方就开始招呼他们,嬴川也十分高兴地向他挥手,但看到其他人都无动于衷时,他也尴尬地放下了手,安静地等着秦军的到来。

“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情,就是最近工程队回家了,这里暂时没有很大的活儿,你们就跟着另外两个杂务工熟悉一下工作的各项事宜,赵松是老员工了,小王比你们早来没几天,但也比你们经验丰富,你们几个等着工程队来了就可以开工。放心吧,这几天不会黑你们的,每天给你们半天的工资。”

听了工头的这番话,几人松了一口气,重新陷入到了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之中。只有林慕依旧皱着眉头,当他看到秦军来到后,似乎将上午时候的矛盾抛到了脑后,主动走上前。这时候嬴川看到了林慕的异动,虽然他知道林慕现在不可能去找事,但是他们之间的导火索毕竟比其他人的都要短促,更属易燃易爆危险品。于是嬴川抢先一步搭话道:“这里的所有楼房都是你们建造的吗,真的好厉害啊!”

“什么我们建造的,压根就与我们无关,这些楼房比我的年纪都要大不少,估计你们都该叫它们爷爷了,怎么可能与我们有关系呢。它们只是在十年前被大范围整改了一下,主事者好像是一个研究数学的人,还在海外留过学,说这符合数与自然的审美,似乎能帮助他完成某项研究。”秦军咧着嘴说着,而后恍然大悟地说道:“和你们瞎聊什么呢,都忘记正事儿了!我可告诉你们啊,这个地方已经荒弃很久了,可能会有仙物存在,不要到处走动,以防止打扰他们。要是真的碰上了什么事情,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啊!这个地方可没有什么巫师,闯祸了可没人给你们收场。”

“那么图书馆那个样子也是经他改……”嬴川忽然想起了身旁图书馆的奇怪模样,刚要发话却被小普的笑语打断。

听完秦军的那些话,小普笑着说道:“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仙物。我说秦哥,你不会见过吧!”

在小普的一声提醒下,嬴川再次想起了那道曼妙的身姿,心想道“难道我的运气这么好,第一天就碰到了仙物,但是为什么感觉它们有点不太友善。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好的运气,看来找哥哥的事情有戏了!”

“你小子也太唯心了吧,没见过就代表着不存在啊!对于你们这些学生,我是真的无法与你们去沟通交流。你们虽然知道的不少,也能够做出很多书本上连意思我们都搞不明白的古怪题目,但是要应用在现实生活中,你们可就不如我们这些文盲了!”

小普越听越尴尬,真后悔自己当时多那么一句话干什么。待得秦军说完转身要走时,嬴川慌忙拽住了他。

“秦哥,向你打听个事情啊!你在这里有没有见过一个名字叫做嬴政的人啊?”

“嬴政,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呢,他不就是那个秦始皇么。怎么,你还与他有关系啊?对啊,你也姓嬴啊!”

“只是重名而已!我的一个哥哥也叫嬴政,他两个月前在这里打过工,可是一连两个月都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来找哥哥的。秦哥,你知道那工程队之中有叫嬴政的人么?”

“对于那个工程队,我不怎么了解啊,我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两个月前的工头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暂替他一段时间,我才会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和你们这群小鬼们混在一起。你可以等上一段时间,等着工程队来了,不就真相大白了!”

嬴川点头称是,却不知该如何往下接话。

林慕看着他们没有了话题,就再次靠了过去。嬴川看到林慕还要找事,急忙拉住了他,还不住地对他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开口。毕竟沉思中的林慕与现在的秦军之间更容易摩擦出火花,引燃他们之间那一旦燃烧就无法熄灭,注定产生悲剧的导火索。

“其实嬴川你可以先描述一下你哥哥的样貌,再让工头帮你向其他人问问,先给你吃颗定心丹,安稳住你那躁动的心!”林樱这时补充道,提出了这折中的方法

“这个……”嬴川抓耳挠头了好一阵,才悻悻地说道:“还是算了吧,谢谢你们的好意了,我还是在这等等吧!”

“你这小子,不会才两个月就把你的大哥忘了吧!”秦军与他开了句玩笑后,也没理会站在旁边的林慕,哼着小曲径直地走了。林慕的脸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严肃板着的脸说明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对外界发生的事情都漠不关心。

“他们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林慕的表情自从在小普的提醒后就一直没变样子。对他们来说,他们还是习惯那个不在思考中的林慕,虽然有些强势,但是总比这样欢快点。

所有人好奇林慕到底看到了什么,都跟着林慕走了过去,只有嬴川没有过去。他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自从秦军的那句玩笑之后,他的大脑就一直处于空白状态,背后的冷汗嗖嗖地往外钻,很快就湿透了衣服的背面。

哥哥,我确实有个哥哥,他长得……

不对!为什么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我明明有个哥哥啊,他比我大点,是大几岁,哎,到底是大几岁来着……

不对,不对!我应该有个哥哥啊,我们曾经一起玩过,对啊,我是来找他的。

不对,不对,不对!我为什么来到这里,为什么来找他,他到底是谁!

这个“哥哥”——到底是谁?

嬴川四散的瞳孔散发着呆滞的目光,漫无焦点地将面前的全部景物都收揽进了眼中,却只是在眼球之中游离,无法聚集到视网膜上。迷离的话语一遍一遍地撞击着他的脑海,像是脱缰的战马,在敌营之中宁死不屈地狂奔着。

“嬴川,你在干什么啊,还不快点过来!”林樱看到嬴川站在原地发愣,于是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胸膛。也许就是她这么不经意的一下,使得嬴川再次找到了依靠。

哥哥还留下了这个刀币,这就是哥哥存在过的依据。他现在一定在某个地方无法脱身,正等着我去找他,我一定要用它来找到哥哥!

只是刚刚为什么会出现那种彷徨呢?

嬴川渐渐感觉到胸口处刀币传来的刺痛感,精神也为之一震,从无力中舒缓了过来。

“走啊,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好,好!这就走,这就走!”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作者:演了一天大家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可还要彩排呢!

嬴川:那个,老大——我们的报酬该怎么算啊,虽说我们现在还不出名,没准这部戏之后就大红大紫了呢,可不可以先……

作者:那个谁——小普啊,你要不要当这部书的主角……

嬴川:老大,我这就回去休息,保准明天第一个到这里来,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出名也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我会记你一辈子,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