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八)
林慕嬴川小说名字叫作《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企死图之无生局,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深度阅读。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林慕嬴川节选:林慕,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去,你就怕这里的女鬼啊!”嬴川房门们看见有说有笑的他们,心中暖洋洋的同时也…...

林慕嬴川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林慕嬴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林慕,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你不怕这里的女鬼啊!”嬴川推开们看到有说有笑的他们,心中暖洋洋的同时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准备慢慢地将这些诡异的事情渗透给他们,一蹴而就绝对会坏事。“要是比我漂亮的话,就给我当嫂子好了,要不然哥哥还不得打光棍啊!”林樱一句玩笑话就让嬴川本来准备的台词毫无用武之地了。“两个,不,越多越好!”林慕一拍大腿,也跟着林樱起哄,“国家虽然铭文规定只能一夫一妻,但应该排除鬼吧,毕竟人类的律法可管不住她们,你…

“林慕,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你不怕这里的女鬼啊!”嬴川推开们看到有说有笑的他们,心中暖洋洋的同时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准备慢慢地将这些诡异的事情渗透给他们,一蹴而就绝对会坏事。

“要是比我漂亮的话,就给我当嫂子好了,要不然哥哥还不得打光棍啊!”林樱一句玩笑话就让嬴川本来准备的台词毫无用武之地了。

“两个,不,越多越好!”林慕一拍大腿,也跟着林樱起哄,“国家虽然铭文规定只能一夫一妻,但应该排除鬼吧,毕竟人类的律法可管不住她们,你们说是吧!”

“小心你阳气不够用!”小普提醒道,“生出孩子后怎么上户口啊,这你有没有想过!除此之外,你有没有想过该怎么领结婚证啊!”

“到时候让他妈带着他们,男的找女鬼,女的找男鬼就行了。你还指望他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至于结婚证,只要阎王爷答应就行了!”

“嘿,你还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房啊,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你也做的出来,真行啊!”小普似乎对鬼怪很抵制,虽然是玩笑话,但也要争个高下。

“这有什么不好啊,如果真有这种生物,这些事我也许真能做出来呢!”林慕倒不怎么在意,“从小方面说,自己可以借助他们捞点外快;从大方面说,没准自己还能成为沟通阴阳两界的联络官,何乐不为呢!”

嬴川看着自己起开头的话题却完全容不得自己插话,多少有些失望之后,却明白了以他们现在的心智根本无法接受甚至不相信那些事情。或许那些事情真的只与这个来找哥哥的自己有关系,唐突地扯入其他人,确实不是理智的决断。那自己到底要不要留在这个地方呢,哥哥的下落与自己的安全到底哪个更重要呢?

“你们谁有比较硬的东西啊,我刮一下玻璃上污渍!”林樱不知怎么地看到了玻璃上的点点灰渍,女孩子洁癖的性格逐渐显露出来,“这是些什么东西啊,怎么弄不下来啊!”

“看我的,这东西用我的指甲就可以搞定!”林慕露出自己的指甲走上前去,使劲刮了几下之后根本不见好转,不禁好奇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慕的这句话吸引了其他几个人的围观,但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没有得出任何一致性的举措。

“嬴川,你不是有……”林樱也没怎么好意思开口,她只是象征性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或许是她今天拍打嬴川的胸膛时感觉到了那种突兀的感觉,说出了自己的这个不情之请。

“哦,你是说这个吗?”嬴川意识到林樱的所指,从衣服后面取出了那古色的刀币,摘下来递给了林樱。在递出手的那一刻,嬴川才感觉到了刀币离开自己身体时的那种不安与不适。

他忽然想到了这里是自己音讯全无的哥哥的最后现身地,如果自己现在离开了,势单力薄的他们恐怕没有多大力量将接下来的未知道路完整走下去,因为看样子这里的怪事还会不少。所以嬴川在递出刀币以后就缄默不语,绝口不提这件事情了。

林慕和小普都在研究玻璃,也没怎么注意嬴川身上的刀币。

林樱刮了几下毫无起色,刚要放弃时被夏茹接了过去,她与林樱同在上铺,只不过她靠窗户而已,她也想试试看能否把上面的污渍清除掉,但结果相差无几。

“你们是不是眼睛不好使啊,这些东西好像是不在里面呢?”小普靠近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一疏漏之处,“除非你们能把玻璃刮透,否则别想干净!”

林慕伸出手一抹,在双手乌黑的同时,玻璃窗也变干净了。夏茹这时候下床打了点水,让几人洗洗手。

“好像有问题!”林樱看到这一幕,张口说道,“白天的时候都已经将玻璃擦干净了,怎么这么快就粘上了这么多脏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地方本来就干燥,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小普满不在意地说着,但确实很对,“再说了,如果屋子里变得尘土飞扬就没有问题了吗,真是的!”

看到尘埃落定,嬴川问道:“事情竟然解决了,那我的东西呢?”

“在床头上呢!”夏茹急忙回答道,然后爬**去给嬴川拿了下来,“我一般会把东西放在床头上,以后找东西在那里找就行了!”

几人继续聊了一会儿,也觉得该走了。林慕在临走之前还特地帮她们检查了一下窗户是否关紧,并向隔壁与对门的宿舍里面去打探了一下情况,确定一切安好之后才与小普、嬴川回到了他们的宿舍。

秦军在他们回到宿舍个半小时之后带着手电筒出了自己的宿舍,先是看了一下女孩子的安全情况,看到她们宿舍里面那昏黄温柔的灯光,以及听到她们窃窃的私语,还有那谈到兴起时的嘻嘻笑声,都让他觉得温馨无比。

“晚安!”他在宿舍下面,一脸微笑地说道。楼上的女孩们像是接受到了这份祝福一般,在那一瞬间静默了下来。

“不知道那几个小子在干什么,希望在这个男性**极度喷张的年龄段,他们能够管住自己!”工头打着手电筒,朝着男生宿舍那里走了过去。还没走近,就听到了那里面的嬉闹声。

这一盘识你输了,你得继续脱衣服!

大哥,你行行好吧,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怎么脱啊,你还让我见人不?

不行,你不能违约,这还是你提出来的游戏规则呢,你怎么能不遵守呢!

你不说话还忘记你了呢!你这一盘第二,上上一盘也是第二,两盘合起来也就是输了一盘,你也要脱一件衣服!

好,脱就脱,谁怕谁啊!

你看你,能不能向人家学习一下,能不能男人一点啊!

为什么一只袜子就会制造这么悬殊的差距啊!你们真会欺负人!

工头听着他们那满是活力的吵闹声,看着那灯光映照下健康的影子,嘴角也露出暖暖的一笑。随后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扔到了三楼的墙上,不一会儿一个脑袋探了出来,看到工头比划的休息手势,他们也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工头已经走了,我这里还有一个更加好玩刺激的游戏,你们要不要来玩玩啊?”小普从窗台上再次探出脑袋,看到下面的工头已经离开,对着躺在床上的嬴川与林慕说道。

“不能和你玩了,你说话不算数,自己定下的游戏规则自己都不遵守,你说还能一起玩耍么?”林慕举了一下手上正在演算的铅笔,几句话就拒绝了小普,“话说这秦军也真是多事,在这地方还想当宿管!”

“那嬴川呢,你和我一起玩吧!”小普还不死心,非得让所有的可能都变成不可能他才死心,从来都不知道在自己的心中给自己留下一块供自己美化他人的地方。

嬴川只是将自己手中的《世界历史》拿给小普看了一下,便又沉浸在了自己的书海之中。

书海无涯,何处是岸。

书笔舟楫,四海为家。

“你们这群人,接触世界太片面化了,你看看你们,一个整天看历史书,一个整天看数学书。这都不要紧,关键是你们竟然还不接受别人的批评教诲,用夜郎自大来形容你们吧,是有点太过了,但却很对症啊!”小普嘟囔了一阵之后,发现嬴川根本没有什么反应,林慕也只是象征性地举起手中的铅笔抗议一下,也不再搭理他。他也不再自讨没趣,独自坐了下来,开始玩一出看似很诡秘的扑克游戏。

“我跟你们说啊,这可是最近异常流行的恐怖扑克牌游戏啊,它的名字叫‘死神来了’,能够预测你死亡的时间以及死亡的原因。怎么样,有兴趣吧!”小普继续**着两人,继续没有被认可。林慕没有力气再去和这位天真汉斗嘴了,甚至连抗议的手都没再举起过。

“那我就给你们示范一下,让你们看看扑克牌预测的真谛。”小普说完后也沉默了下来,开始做起了有规律的深呼吸。之后他又从自己的书包里面拿出了一包湿巾,将双手狠狠地擦了一遍,开始了自己的游戏。

“当你诚心诚意进行预测的时候,你会得到它们同样敬畏的答复。这很像是我们的一个成语,叫做礼尚往来!”小普洗好牌之后就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恐怖之旅。

林慕觉得他说的这句话很好笑,但是没有笑出来。当你诚心诚意的时候,即使出现的是错误的结果,也会由于你的信念而让自己以假乱真、指鹿为马;当你有口无心的时候,即使现实顺着预订轨迹来到你面前,你依旧会捧起盛满鸩酒的高脚杯,欣然畅饮。

对于缺少未卜先知能力的人们来说,要完全认清楚这一切简直难如登天。虽然对于我们后人来说这些存在借鉴意义的事情可为茶余饭后的小料,但谁都无法否认那当局者的困惑与混沌,亦如现在的人们一般。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嬴川:呼,第一章终于要结束了,快累死我了!

作者:看样子你很兴奋啊,是不是很希望看到它的结束啊?

嬴川:那当然——不了,我还有很多演技没有秀呢,这么快就结束对我——们都不利啊!

作者:好的演员,很多时候紧紧一个眼神就能体现出他的演技,多了反倒是累赘。

嬴川:那其他时候呢?

作者:其他时候,其他时——根本连那眼神也不需要,一站就行了!

嬴川:这么好的演员多的是,你怎么不去请啊,工资都拖了好几天了,连个影……

作者:我去找……

嬴川:不用了,还是用我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