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五)
柳树卜骨小说名字叫作《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企死图之无生局柳树卜骨,企死图之无生局柳树卜骨小说。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柳树卜骨节选:柳树,除了不少很有意思的东西,你们快回来看一看吧!”嬴川先一步过去的,从小路的另边喊…...

柳树卜骨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柳树卜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整个下午极度无聊,由于他们是连夜坐车赶路而来的,现又忙活了几乎一整天,此刻的他们都躺在了那简陋的临时床铺之上,做着世界上最幸福的梦想,因为他们睁眼之后就会为它而奋斗努力,虽然有点渺小,却一定会实现。如果你的梦是你的理想,那么梦醒之后并不代表理想的幻灭,反而预示着自己要将之付诸实践。梦想无法透支,若是我们不努力,谁为我们的将来买单!工头不允许他们四处乱逛,但是晚饭过后他们还是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好奇,结伴深入到了这…

整个下午极度无聊,由于他们是连夜坐车赶路而来的,现又忙活了几乎一整天,此刻的他们都躺在了那简陋的临时床铺之上,做着世界上最幸福的梦想,因为他们睁眼之后就会为它而奋斗努力,虽然有点渺小,却一定会实现。

如果你的梦是你的理想,那么梦醒之后并不代表理想的幻灭,反而预示着自己要将之付诸实践。

梦想无法透支,若是我们不努力,谁为我们的将来买单!

工头不允许他们四处乱逛,但是晚饭过后他们还是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好奇,结伴深入到了这个他们越是熟悉越感陌生的新世界。

在落日余辉的下,餐厅与实验楼之间的小路吸引住了他们的眼球。并不是因为诱人的晚景,而是因为那条道路的尽头闪动着夺目的绿色,在昏黄的时间点上添置了一道萧索的美感,也是这个地方还是人间的唯一依据。

“这里是一个小土丘,上面长着一棵已经抽芽的柳树,还有不少很有意思的东西,你们快过来看看吧!”嬴川先一步过去,从小路的另一边喊着,招呼那群还在张望不决的伙伴们。

林璎对这件事情似乎很感兴趣,在嬴川的第一次叫喊声停的时候就已经侧身来到了小路里面,夏茹也紧跟着林璎走了过去。

小土丘上的柳树好歹赋予了这个世界一线生机,淡淡的嫩绿色绣在枯槁的柳枝之上,对比那么明显,给人无限的新生希望。在春风之中微微晃动,却是显得那么单薄,拂草之风都可以将它拦腰截断。

嬴川看得出神的眼睛之中忽然闪过一丝的不淡定,因为这个场景太像了,太像他所见到的那个梦魇。虽然换了一层皮,满身覆盖上了翠色,但那随风摇动的身影却是丝毫没有改变,甚至比以前的远视更为清晰与逼真。

“这是什么?”林璎轻抚着垂下的绿丝绦,围绕有着盘虬卧龙枝干的柳树慢走着,忽然间被一块白色的凸起物绊了一个正着,幸亏被嬴川扶住了。

“你怎么了?”林慕从嬴川手中一把接过了林璎,将她扶到了旁边较干净的石头上,“怎么,脚崴了?”

林璎冲着哥哥甜甜地笑了一下,便抬起脚左右摇晃起来:“哥,你不能这么对嬴川,怎么说他也是因为你才来到这个地方见到那种人的,你怎么能这么对人家呢?”

“我并不是针对他,虽然我确实很反感别人吸烟,但是我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讨好工头,不为难我们。我也都看到了,这一路上除了他给工头递烟,其他时候他根本碰都不碰它一下。我只是觉得他很奇怪,从我们开始找他商讨来这里打工的时候他就变得不怎么正常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的哥哥。你说从我们开始联系到出发,他竟然一个字都没给我们透露过,难道他害怕我们因为她找哥哥而将他推掉,你说,他到底安的什么心?”林慕表情变得异常平静,但却透露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摧噬着周围人热情的心。

“哥,你看你又陷入了那种不近人情的分析怪圈了,人家家里到底有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干我们什么事啊。你总是这样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小心不利于身心健康发展啊!”林樱急忙制止林慕继续思考判断下去,她害怕他的分析后果真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友情。

“小樱,你知道是什么东西绊倒你的么?”嬴川将双手背在身后,神神秘秘地走了过来。夏茹还是站在柳树旁边,看着那继续掘土的小普。

“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别在这里卖关子了!”想要起身的林慕被林樱一把拉住,只能无奈地坐下。

“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很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我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鼓起勇气决定带它过来的。”嬴川给它的出场以足够的面子,但是不知道它是否接受。

嬴川看到两个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此刻只是瞪着一双双大眼睛直直地望着嬴川,但他心头的念想却是一变,他忽然不想给他们看了,因为对于这两个人都有不能接受的理由,一个理性至极,一个感性至深。

最终,嬴川还是在胸前摊开了双手,在他温红细长的手指上安放着一块骨白色半球状物,表面的磨砂处理像是现代科技的产物,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令人惊奇的地方。

“你怕我们接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东西,真是好笑。嬴川,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听着林慕这带刺的话语,嬴川并没有表现出那本能的回击与反抗。难道是真的已经害怕了,还是他的心里有把握,让林慕的话成为打他自己的耳光。

“那你看看这个该怎么解释!”嬴川慢慢地将那半球型的壳状物反转过来,不出所料,面前的这两个本来还淡定的人儿,此刻却如坐针毡,林慕直接走到嬴川面前,仔细观摩起来了。

天壤之别的诡异视觉冲击,骨白与灰黑的对立,磨砂与纹络的交替,在这半个手掌大小的东西上明明白白地展现了出来。

“这是,占卜用的卜骨!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道这里不仅能祭祀,还能占卜?”林慕翻来覆去好几遍,语气中满是不确定。

“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占卜用的卜骨,但是至于这里到底是不是一座古墓,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因为这些卜骨有问题!”小普这个时候抱着大约十几个大小不同形状迥异的卜骨走了过来,将它们一下子扔在了林慕面前的地上。

“你说卜骨有问题,这问题指的是卜骨的本身,还是卜辞的内容上!”林慕的询问简练有效,问题刚一出来,就让小普瞪大了眼睛。

“你的问题真是问到了点子上,不仅卜骨有问题,就连卜辞也有问题。众所周知,卜骨的骨头通常选用的是兽类的肩肿骨,还要事先经过刮磨等工序的精心加工。但是这块骨头却不是兽类的肩胛骨,更像是某种动物的头骨,而且没有经过事后的精细打磨处理,显得非常随意。至于头骨这般大小的动物,常见动物似乎就只有一种,那就是猫了!这是一块块货真价实的用猫头骨制造的卜骨!”

“猫——这是猫头骨?”林樱惊讶道。

“对,就是猫,这就是第一个症结所在!古语云:玄猫,辟邪之物。易置于南,子孙皆易,忌易动。这里的玄猫,就是指黑猫。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黑猫寓意着吉祥,古时的人们认为,黑猫能辟邪,使妖魔鬼怪不敢靠近,还能为主人带来吉祥,所以迷信的古代人是不会用黑猫的头骨来制造卜骨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现代人所为,这也可以解释第一个问题——卜骨的错误了。”小普一边把玩着那些猫头骨,一边解释道,“关于卜辞的具体问题,你们不会也想知道吧!”

“但是,你能从头骨上就可以分辨出这只猫是什么颜色的吗?”夏茹在旁边轻声问道,众目睽睽之下的小普顿时哑口无言,只能在大家的笑声之中尴尬地陪笑了。

“只要有一条证据能够证明这个事情是假的,那它就是假的了,不需要再进行繁冗的解释。不过,还真没注意到,你还是一个对占卜之术有研究的人!”林慕看着那些还具有一丝数学美感的乱文,就像经过加密后的电报,外行看起来只是一串没有意义的数字,但是内行却能得到有关世界车轮走向的信息。

“谬赞谬赞了,我只是偶尔涉猎一下而已,不足为奇啊!”小普摸着脑袋笑着说道,那句话像是对他的褒奖一样,让他在心里吃了好几罐蜜糖。

“但是,竟然有人会用猫的头骨来做这种简易的卜骨,不知道有多少小猫遭到了这个变态的毒手!”林慕说完之后,随手捡起一块猫头骨,朝着柳树狠狠地扔了过去。

微风中,柳树的枝条飘飘洒洒,**不羁似的在空中乱舞,但在嬴川看来,那是它被刚刚那块骨头划伤了,此刻正在痛苦地抽搐。

“小樱,给你编一个柳冠吧!”林慕说着走向了柳树,此刻的他充分显示出了一个哥哥的责任,不仅要在关键时刻保护妹妹,还要在平常给她不尽的关爱。

嬴川本来想阻止,但是凭自己的理由确实很难将林慕说服,总不能说他看到了柳树在痛苦地摇摆吧。于是他便退而求其次,与小普一起也加入到了摘柳条的行列,准备在关键时刻提醒他们。两个柳冠很快就被编好送到她们的手中,她们也是欣然地接过去,带在头上在柳树下缓步慢行起来。那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身影,仿佛花仙子一般,在人间四月天尽晚的那一刻从花丛之中走向人间大地一样,充满着温情与热火的笑容,用一把烈火将夏天的味道烹烤到淋漓尽致。

“哎,好疼啊!嬴川你干什么啊?”三个男生也加入了那绕树漫游的行列,没过多久,小普就回过头满脸疑惑地质问起了嬴川。

“我没做什么啊!”嬴川回答道,而后低声神秘一问,“是不是到有东西打到你了?”

“你怎么知道的?”小普惊讶地问道,忽而发觉到了背后阴风阵阵袭来,“我都感觉到好几次了,我以为是你在开玩笑呢!”

“我也感觉到了好几次了!”嬴川暗叫不妙,他一边回答,一边转过头望向了林慕。还在后面继续慢舞的林慕也感觉到了几次不友好的试探,但是不知道两个女孩子有没有感觉到。

就在这个时候,随风飘扬的柳条齐刷刷地全部落了下来,仿佛一瞬间置身于无风真空的环境中一样。本在他们视野之中的柳隙间若隐若现的蓝天白云、楼房建筑转眼易色,满眼都是无穷无尽的绿色,像是潜伏在树林里面的妖魔,用绿意做陷阱来吸引那贪色的猎物。

嬴川视觉的偏角之上还有着一道身影,他很肯定那就是小普,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嬴川猛地用力,给了小普一丝精神上与身体上的双重动力。可是没有看到小普的答复,因为他一瞬间就被绿色彻底围笼包裹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但是总觉得那样做会让自己会很安心。

嬴川本能的反应是退后几步,但是当他碰到身后的柳树躯干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走错了方向,这样一味地退后只会让自己更加深陷囹圄而无法自拔。于是他一咬牙,双臂交错横在头顶,一头冲进了绿意盎然的漩涡。但敌人却深谙以柔克刚的武学要领,几个波浪就把嬴川浑身上下的力量全都卸除了。

嬴川忽然觉得脚下一空,像是踩在了软绵绵的水草之上,腿上用不出一点力量,如石牛入海般求生无望。他的心里防线瞬间崩溃,而后睁开了眼睛,想看看这到底是何方妖怪在此作祟。

大片大片的绿色如同洪水猛兽一般一波波地涌向身前,散发着不尽的生命气息与力量,那象征着生命与春天的绿色如今展现了它们恐怖的一面。密密麻麻的柳叶如同手术刀一样在眼前来回穿梭,铺天盖地地撞击着、捶打着、轻揉着、抚摸着嬴川的身体。数股绿色的恐惧寒流布满全身,就像是对黑夜与蛇窝的恐惧,一点点摧毁着他对恐怖抵御能力的底线。周身已全部被这肆意的绿色所围笼,恰若羊入虎口,已经成为了它们铁定的晚餐,但是它们却不急于进食,非要体验到折磨猎物的乐趣之后才做决定。

不少的柳枝已经从衣领袖口的缝隙进入,接触到了柔软的皮肤,一瞬间,一股刺激感从皮肤的神经末梢处传来,通过神经传到了大脑,就像是一柄柄锋利的小刀,来回刮擦着你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次只是削下薄如细纱的组织碎片,而后在伤口之处亲密地摩擦着,用着砂纸一样的刀柄。他紧紧地靠在柳树的枝干上,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已经看不到了任何的东西,浓密的柳枝用绿色隔绝了太阳,剩下的便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情况越来越紧迫了,嬴川已经能够感受到对面猎人身上的不耐烦以及嘴里面散发出来的恶臭腥味。有那么一刹,嬴川竟然想象着自己不是被它咬死的,而是在它的肚子里面被活活得闷熏臭死。

时间正在变慢,也许是人们临近死亡的时候都会有的体验吧,那应该是造物主怜悯一生不懂得珍惜时间的人类,本着善的原则,在他们知道时间宝贵之后,留给他们最后的一点享受生活的机会,并剥夺了他们改过自新的权利——他们再也没有机会来享受他们曾经挥霍如土的时间与生命。

从绿色的深海之中,此刻出现了两根细长的柳条,在自己黑暗蔓延的瞳孔之中不断地变粗变大,柳叶划过空气的呜鸣声在耳边猎猎作响,仿佛用慢镜头播放在神奇的大自然之中的神奇的植物以其神奇的能力来捕食食物的神奇纪录片——来祭奠它们逝去的神秘感。

在柳条围笼起来的密闭空间里,氧气浓度急剧下降,在嬴川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刻,他发现那柳条的末梢处竟然闪过了一丝黑光,就像是上午遇到的不知名的怪蛇黑丝一样。他的嘴角不禁出现一丝自嘲,都这个时候了,自己竟然毫无死亡的恐惧。

但是他还有感觉,虽然极其微弱,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从他背后慢慢地出现了两根像是手臂一样但是却有着刚毛皮肤的东西,它划过嬴川的肩头和脖颈,突突兀兀的刺激感与柳枝的嫩滑感相辅相成,一起折磨着嬴川的感觉神经。忽然之间,另一只类似于手臂的东西紧紧地搂住了嬴川的双臂,先前的手臂却是瞬间下滑,坠入到了嬴川的胸膛前,抓住了那在胸前晃荡的刀币。嬴川瞪大双眼,终于知道了这些家伙的目的。

也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嬴川终于迎来了转机。

作者与主人公的对话——

嬴川:老大,我能不能知道我最后的结局啊?

作者:干什么,干烦了吗?

嬴川:没有,绝对没有!我就是想知道我最后怎么样了,好有个心理准备啊!

作者:你这是让我剧透啊,你没听说过剧透死全家的真理吗?

嬴川:您不用让所有人都知道,就让我一个知道就行了!

作者:小普,你要不要当这部书的主角啊?

嬴川:对不起呀老大,我再也不问了,我这就去背台词,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