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一)
嬴川小说名字叫作《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更多更多嬴川小说全文深度深度深度阅读,嬴川小说全文在线深度深度深度阅读。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嬴川节选:嬴川是吧,挺很很很不错的一个名字!还没找媳妇吧!”望着工头满含饱含充满自信满满的样子,嬴川吸了一下鼻子,地说:“我还没到国…...

嬴川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嬴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我们因偶遇而欢呼,因不和而疏远,却不知欢呼是生命的墓志铭,疏远是逃生的独木桥! ——章首语南宿市卫国区是一片已经荒废了近十年的土地,虽然以前的建筑还残存于世上,但已物是人非,里面的人们都不知迁居到了何处。空气中还弥漫着这十年历史的味道,偶尔有几只麻雀飞过这荒芜人烟的土地,宁肯让自己的喉咙承受如火灼烧的苦痛,也不肯在这个地方歇一下脚。不仅十年之前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甚至于两个月前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因为在未知面前…

我们因偶遇而欢呼,因不和而疏远,却不知欢呼是生命的墓志铭,疏远是逃生的独木桥!

——章首语

南宿市卫国区是一片已经荒废了近十年的土地,虽然以前的建筑还残存于世上,但已物是人非,里面的人们都不知迁居到了何处。空气中还弥漫着这十年历史的味道,偶尔有几只麻雀飞过这荒芜人烟的土地,宁肯让自己的喉咙承受如火灼烧的苦痛,也不肯在这个地方歇一下脚。

不仅十年之前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甚至于两个月前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因为在未知面前,人们总是无知与弱小的。人们总是有着探索未知的勇气,却没有承担后果的能力,非要牵强附会说他们会承担责任,也只是没有任何应对措施的逆来顺受。

“好了,赶快下车吧,这就是你们打工的地方!”随着一个粗鲁浑厚声音的响起,从被建材包装团团围笼的破烂皮卡的车厢里走出了四五个年轻人。

“那是什么?”几乎所有的人在下车之后都发现眼前是密密麻麻的闪烁着荧光的人形生物,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好奇,却没有一丝恐惧。他们使劲揉了一下眼睛,才发现那些只是自己的虚浮幻想,转瞬间什么都化为泡影烟消云散了。

“你们怎么了,是不是看到怪异的东西了?没事的,这个地方的空气中有很多尘土,许久不流动的结果就是会造成这样的光影错觉。其实,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们完全可以揉一下眼睛来适应一下,或者是把它当作一件好玩的事情也行。”

众人一笑而过,进入了这个地方。

正值十八九岁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相互结伴来到了这个能够提供给他们人生第一桶金的宝地,虽然会碰到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是在年轻有力的热情面前,都将会变成他们成长道路之上的垫脚石。

当他们正式踏上这片未知的土地时,兴奋的冲动早已严严实实地屏蔽了内心深处的惊悸,他们从未发现这片昏黄的土地竟对自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诱惑着他们走向那埋葬一切的温馨的宿命荒冢!

他们在相互推推搡搡之中有说有笑地走进了这片和他们的生命之中只有一次交集的地方。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偶然,竟然成为了永远!

在被自己未来幻想熏迷之下所产生的幻想的爱抚中,他们很快来到了自己的临时宿舍。徒步来到三楼最尽头的六人小间宿舍,看着那唯一拥有防盗门的宿舍,几个小伙子好容易露出了一点安全感良好的微笑。

“秦哥,你对我们真好啊,还有这么高配置的地方!”其中一人说道,随即拿出了自己口袋中的香烟,递给了他一根。

被称为秦哥的中年男子就是组织他们前来充当短期工的工地工头,他看着凑上来小青年,驾轻就熟地点上火,深吸了一口,舒服地说道:“吸烟有害,健康!”

“你名字叫做嬴川是吧,挺不错的一个名字!还没找媳妇吧!”

看着工头自信满满的样子,嬴川吸了一下鼻子,说道:“我还没到国家法定年龄呢,这么早结婚会被罚钱的!”

“那你可要努力了,光靠名字可是找不到好媳妇的!”工头在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里就已经将那根香烟解决掉大半,而后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地说道:“和你们瞎聊什么呢,都忘记正事儿了!待会儿你们收拾好之后,带着两个女生到综合楼后面的那座女生宿舍楼上,把她们安顿在那里后快点到楼前集合,我们说点注意事项!”

“为什么不能住在一起啊,那样我们还能在突发事件中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他们之中个子最高的男生走到了工头面前问道。他是这伙暑假生之中最强壮的,名字叫做林慕。

“相互照应,哼!是你没断奶,还是她寂寞,你们就那么舍不得对方么?再说了,人家两个女孩子和你几个大老爷们生活在一起,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还有,那边为什么就不安全啊,那边同样有这么一间高配置!”工头狠命指着那间“高配置”,自问自答之后就离开了这里,说是去安排一下另外两个老工人的任务,就没再理会这群年轻气盛的青年人。

“小樱,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去揍飞那个混蛋啊,他说的那种话你能够受得了?”林慕看着小樱松开了刚刚一直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说了这句不知道是抱怨谁的话。

那长得较为文静的女孩低声说道:“哥,你干嘛和他一般见识啊。再说了,我们是出来打工挣钱的,他又是工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林慕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嬴川见到这场无烟环保的战争结束之后,就拿出刚刚工头给他们的防盗门钥匙,伸手要开门,这个时候却被林慕那几乎高自己一头的身子给逼到了墙面上。

“我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林慕阴着脸说道,“你的到来也有我的一份功劳,你不感谢我就算了,但是千万别惹是生非,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还有,我告诉你,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吸烟,你最好不要让我闻到烟味,否则今天那话的后果就让你来承担,你信不信我让你永远记住这个破地方!”

嬴川看着咄咄逼人的林慕,那盛气凌人的气势还真在这个陌生的异地他乡将自己震住了。

“听到了么!”林慕猛地一喝,吓得嬴川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抖了一下,手中的钥匙也由此掉在了地上。这时候,他们之中剩下的唯一的男生小普走到了矛盾激化的两人的身旁,他只是稍一弯腰,捡起那掉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的钥匙,轻轻地擦了一下,转身打开了门。

看到小普开了门,林慕也往后退了一下身子,与两个女孩子走进了宿舍。嬴川脱下外套来轻拍了一下背上的土,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看着几个人的背影,眼眸的深处忽然闪过一道凶光。背对着他的同伴是不会看到的,甚至于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它的产生。虽然只是一瞬而逝,可它确实存在过!嬴川穿上外套,再次变回那个为众人所熟知的青年,无所谓地笑了一下,走进了宿舍。

秦军慢慢地走下台阶,看着面前站着的民工赵松,一脸冷峻,刚要张口说话,却听到了赵松略带嘲笑的声音传来。

“你还真是不懈啊,看来你的确很想知道这个地方对你隐藏的关于十年前的事情。但是,你的老师已经死了,即使你知道了秘密,也无能为力了。这个地方的秘密,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染指的,因为你没有那承受能力!”

“现实中总需要一个人来捅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将模糊变为清晰,将窃语变为公告,将一切偷偷摸摸置身于光天化日之下!”秦军看了一眼赵松,继续说着,“难道这个地方囚禁了你十年,你还喜欢上了它?”

“喜欢倒算不上!”赵松哂笑着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不过这种感觉也不赖,还有一个人对自己牵肠挂肚,让我多了一点存在感!”

“你最好快点行动,不然他们几个要是像前几次那样夭折了,想要再继续这种超乎想象的仪式可就麻烦了!”秦军看着有些吊儿郎当的赵松,言语中有些怒意,“你现在找到他们的死因了吗?”

“都变成那摸样了,还怎么找死因啊!”赵松看着羞恼的秦军,脸上的表情依然云淡风轻,“你是对你自己不放心呢,还是对我不放心呢?不过你放心,我会遵守承诺,在我离开这里之前,我会将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知于你。这你不用担心,因为这个掌握在我手中的秘密不会对外界产生任何影响。只要你能把我从这个鬼地方弄出去,我就告诉你,全都告诉你!”

赵松稍一停顿,再次重复了一遍:“只要你能把我从这个鬼地方弄出去,我就告诉你,全都告诉你!”

“一字都不差,满足你这个好学生的愿望,啊不,是遗愿,遗愿啊!”

“这样最好不过!”秦军一声冷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只剩下站在原地蔑视着楼上新搬来住户的赵松,他往前踏出一步后犹豫了一下,几秒之后撤回了那只脚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时间虽然过得很快,但也没有十年吧!”

“即使没有十年,也足够用了吧!”

空荡荡的楼前回荡着满腹不解的声音,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因为没有人知道正确答案,除了他自己。

宿舍条件比较简陋,三张上下铺,一张小木桌。冬天透风的玻璃,夏天保温的厚墙,幸亏这不是夏天,也不是冬天。

三个大男孩七手八脚地忙活了起来,没过几分钟,凌乱的宿舍更显脏乱不堪。两个女孩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地叫停后,打扫卫生的工作才开始进入正轨。

“你们快过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啊?”五人之中的最后一个女孩子夏茹从桌洞之中打扫出了一团乱草状的东西,正在清扫床板的男生们抓紧时间放下手中的事情跑了过来。

“怎么了,你没事吧?”嬴川第一个跑了进来,看到站在面前望着自己的两个女孩子急忙问道。林慕两人这时候也冲了进来,看到两人没事也松了口气,随即和嬴川一起凑了过去。在五双眼睛的密切注视下,不知不觉间,他们亲手开启了自己刺激的死亡之旅。

他们五个人围住了那一团状物的东西,开始了口水战。

“这个东西好像是枯萎了,竟然严重缩水到了这个程度,恐怕他妈妈也不知道它竟然这么能缩水,它还是植物么?”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这怎么不是植物了,你没看到它毛烘烘干巴巴的身子,你以为这是刺猬啊!”

“都什么时候了?听你的话怎么有种瘮得慌的感觉呢!”

“你们都正经一点,别吵了!这个东西有些古怪,还是赶快扔掉的好!”

“扔掉干什么,或许还可以吃也说不定呢!”

……

外界的喧嚣始终影响不到安然在地的毛球小哥,它静静地躺在那里,侧耳聆听猎物活力四射的心跳声,引得自己心潮阵阵澎湃。它已经闻到了那熟悉的喷香的鲜血味,伴着一声声呼唤的声音,沁入心肺耳脑。严重缩水的身子此刻没有一点重量,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般,只是偶尔有风从窗户上无法堵上的小缝中钻进来,抚摸它那枯黄的软刺,轻轻将它从温暖的梦乡中唤醒。

众人讨论无果,便将它打扫到了垃圾袋之中。毕竟有这么一个挑战自己混了十几年学识程度的东西游荡在自己面前,即使是专家也不会开心的,何况他们还只是一群学生。

嬴川将打扫出来的东西打包,而后拖着走向了楼下。楼道里面还没有打扫,每走一步都像是千军万马共赴沙场,烟尘腾腾恍若雾霾吞噬的北京城。

空气有点干燥,像是被脱水剂处理过一般,充斥着尘土的干燥味道。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总感觉还残留着刺鼻的药水味道,细细品味之下还有些许酸涩腥味。

看样子这是一片废弃的校园,这也证实了工头刚刚说的话,七八十年代的建筑看上去像是报废了更长时间,四处弥漫着一股生涩不安的狂躁。现在的嬴川刚刚摆脱了困扰自己许久的中学校园,本想缓一口气,没想到还是落在了她的怀抱之中。这个伴你思想逐渐成熟的朋友,在与你朝夕相处的时间里,将你的眼界拓宽到了上下五千年的全世界,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囚你灵魂于方寸之间。

出神的嬴川终于在垃圾袋将自己的手指坠得生疼的时候回过神来,他急忙放下手中的袋子,四下里寻找垃圾桶,或者是垃圾箱,或者是垃圾车,或者是垃圾池,或者是……可是什么也没有。

他本来想去问一下秦军,但那样一定会激化他与工友伙伴的矛盾。所以嬴川选择自己去寻找,顺便看一下这个即将要陪伴他渡过人生之中几个月的“学校”。

还没等他开始逛,他就在宿舍楼后面发现了一个天然的垃圾池。虽然有些扫兴,但他还是拖着垃圾袋走向了那个地方。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嬴川:这部书——你确定是我的主角?

作者:当然了,这还有疑问吗!

嬴川:可是我怎么有种路人甲的感觉呢,应该是你给我的戏份太少了的缘故!

作者:那好,我让你的戏份多点,以后我就这样写“第一章嬴川嬴川嬴川……”

嬴川:好吧,我认输,你还是按照你的剧本来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